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66 旗门遁

166 旗门遁

        羽翼仙一死,张山、李锦怎能是姜子牙对手?

        四路大军齐出,南宫适等西岐大将勇不可当,黄氏满门更是骁勇善战,再有邓九公、邓婵玉父女联手,加之苏护麾下郑伦术法难敌。

        一战之下,张山、李锦、马德、桑元四位领军大将尽数身死,大多兵马趁乱逃脱,余下的自是被西岐收编。

        在整个过程,汪子安只是走了个过场,压了压阵,就回到府中静修去了。

        也不知是受劫气影响,还是其他原因,那层窗户纸明明已在身前,就是无法捅破。

        任他如何参悟,也无法感应玄妙之境。

        “应该就是如此了。”汪子安走出房间,运起灵目,看向天上。

        月明星稀,清冷月光洒落,不复先前纯净,整个天地间都染了层灰。

        丝丝红白气息自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城池周边,如火如荼,把西岐这汪池水煮沸。

        起兵伐纣,不远了。

        一夜过去,姜子牙传令前往相府议事。

        “根据杨戬打探,纣王已封三山关守将洪锦为奉天征讨大元帅,尽起大军,往西岐赶来。”

        姜子牙说完这句话后,就看向了邓九公。

        但可惜的是,邓九公对此人并没有多少了解。

        还是黄飞虎靠谱,略作沉思,就道出了此人来历:

        “洪锦乃是截教弟子,精通旗门遁甲内五行遁术。末将曾听闻太师评价“洪锦法力寻常,但自视甚高,不可使其为一军主帅。”

        而眼下纣王派出此人,想来麾下真已无人可用。

        一听“截教”弟子,姜子牙便谨慎起来。

        而汪子安坐在一旁,听到洪锦,也略有讶异。

        看来,应是殷洪前车之鉴,才让广成子心中不安,没有把殷郊也放下山来。

        不过,这洪锦么......

        汪子安面色有些古怪。

        “也罢,到时先由哪吒出阵试探,看看此人有何本事?”姜子牙做了决定。

        在西岐,哪吒战力几乎仅次于汪、杨两人。

        “是,师叔。”哪吒大喜,拱手拜下。

        姜子牙略作布置后,众人离去。

        ......

        洪锦从三山关发兵,一路上匆匆忙忙,并不停留,经青龙关,到汜水关,终于来到了西岐。

        安营扎寨,略作休整。

        第二天一大早,就让麾下先锋官季康来城下搦战。

        因此次意在试探,姜子牙没有带领大军,而是带着一帮武将、弟子来到城楼,远远观看。

        汪子安灵目一开,就看出了这季康根底。

        “此人身上隐隐有妖气透出,应是有异法护身。”

        汪子安说得委婉,但姜子牙自动听成“妖术”。

        “哪吒,你前去一会。”

        哪吒脚踩风火轮,从城楼上跳下,火尖枪直取对方首级。

        嵇康见上方有人落下,心知此人也是术道中人,念动咒语,顶上现出一团黑云,云中有一黑狗撕咬,扑向哪吒。

        然而,在哪吒这位煞星的火尖枪下,那妖狗连惨叫都未发出,就被枪尖冒出的火光烤熟,去势不减,一枪贯穿季康脖颈。

        远远观战的洪锦见死了心腹,催马冲着哪吒杀来,偃月刀下,哪吒竟隐隐不是对手。

        “着。”把臂一甩,金砖已是化作金光飞出。

        洪锦把手一招,一面皂旗现于掌中,随风摆动,轻喝一声,将之插在地上,眼前竟出现一道门户。

        金光落入门户,消失不见。

        哪吒失了宝物,心中大怒,踩着风火轮往洪锦杀来,洪锦把马一拍,转身入了门户之中,哪吒紧随其后,就要进去。

        “哪吒万万不可。”汪子安见此,连忙出言提醒。

        此时的哪吒,在西岐最听四个人的话,一是姜子牙,师门长辈之命,不得不从。另一是金吒,这位兄长对他态度和蔼,他也乐得亲近。还有就是杨戬,师门大师兄的话,肯定是要听的。最后一人就是汪子安了。

        因为汪子安曾打伤李靖,哪吒一下子就对汪子安“心生佩服”,后来随着诸多战事,汪子安展现出诸多能为,哪吒更加敬佩,隐隐有种小迷弟的感觉。

        一听汪子安喝声,也不理会失落宝物,风火圈卷起风火,慌忙向后退去,直接回到城上。

        “子安师兄,怎么了?”哪吒不解。

        迎着众人疑惑目光,汪子安解释道:

        “此乃旗门遁,类似阵法,外人入内,目不能视、耳不能听。

        “但自身一切动作尽数落入宝主眼中,若在其中动手,你要吃亏。”

        “原来如此。”哪吒恍然大悟:

        “想不到师兄如此博学多闻,连这种偏门术法都知晓。”

        “师弟说笑了。”汪子安暗自惭愧,这还是从龙吉那里听来的。

        “那这旗门遁该如何破开?”姜子牙最关心这个。

        “若知晓其中相生相克隐秘,且有此类幡旗宝物在手,可轻松破开。

        “另外,依仗强横法力,也可一举破去。”

        汪子安说道。

        “那师侄可通晓破解法门?”姜子牙问道。

        “弟子不通此法。”汪子安摇了摇头,在姜子牙有些失望的目光下,却沉声说道:

        “不过,弟子自信,能强行破开此物。”

        “果真如此?”姜子牙有些惊喜。

        “果真如此。”汪子安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师侄了。”姜子牙毫不犹豫,派汪子安上阵。

        汪子安跃下城楼,脚下云气相托,来到城楼之前,静静看着不知通往何方的门户。

        这洪锦倒也能沉得住气,哪吒不追,他也不出,就在旗门中藏着。

        “可惜啊,道行太过浅薄。”汪子安左手负于身后,叹道。

        足下一点,金光绕身,纵身飞入旗门之中。

        果然如先前所说那般,视线受阻、耳边也无丝毫声音,但隐藏在背后的气息,还是被汪子安感觉到了。

        “出来吧。”

        把肩一晃,金木水火土五行遁光接连向着四面八方刷去,同属遁术,这旗门遁虽借宝物施展,但在汪子安圆满法力下,还是被刷的不稳,空间晃动。

        再把灵目一运,看向四方,才发现了旁侧那骑马持刀之人。

        “道友,贫道汪子安,特来送你上路。”汪子安大笑一声,虚虚一抓,金矛在手,破开对方隐匿法门,矛锋刺入洪锦眉心,锋芒把元神搅碎。

        轰隆隆。

        空间震动,景象变幻。

        再看时,汪子安已回到西岐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