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71 各路帮手

171 各路帮手

        接下来的几天,绝对是阐教众仙下山相助西岐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孔宣神通、道行皆是世间罕有,除去教主级以上人物出手,还真就无人能够挫其锋芒。

        再加上,黄龙真人、惧留孙被对方拿去,普贤真人又因广法天尊的插手而惹怒了对方,被打得身死道消。

        一时间,士气衰落,也无人去指责清虚道德真君“打不过就扔下队友跑路”的行为。

        姜子牙同样有感。

        这几日不是去向武王请罪,就是想办法安抚众将,又往芦蓬请教众仙,但不论是何做法,谨守营寨,绝不出兵。

        好在,孔宣那边也似是另有顾忌,在当日一战后,只是派麾下高继能在外搦战,自己并不出手。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在高继能骂的话越来越难听,甚至编出了一个长达百字的“三字经”下,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高继能,小爷干恁娘。”一员白马银枪小将不顾命令,杀出营帐去了。

        这人当然不是哪吒,也不是任何阐教弟子,事实上在十二金仙来到营中后,就把各自的徒弟看得死死的。

        哪怕是早就算出黄天化有灾劫临身的清虚道德真君也是一样,直接来到黄天化的营帐中坐着。

        这人乃是武成王黄飞虎幼子——黄天祥。

        作为一个八岁上阵,就枪挑了左道之士风林的凡人,黄天祥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

        今年他虽刚满十六,但这手中一杆银枪在西岐可是少有敌手,纵是哪吒、黄天化等人,也需避其锋芒。

        但在以往的战斗中,黄飞虎之父黄滚最疼爱这个小孙儿,所以黄天祥少有机会出手。

        而在此次伐纣,姜子牙亲口举荐“内事不决散宜生,外事不决问黄滚”的情况下,老将军黄滚并未随同大军,黄天祥无人看管,自认为立功机会来了。

        但谁能想到,竟会是这种结果?

        尤其,在这高继能“作歌而骂”的刺激下,黄天祥终于忍不住了。

        把枪一摆,纵马出了营帐,直朝高继能杀去。

        枪是深寒铁,老君炉里炼。

        一枪刺出,寒星点点,骑在马上作歌而骂的高继能不及提防,吃了好大的亏。

        不过数合之间,便被含怒而至的黄天祥刺穿臂膀,差点跌落马下。

        最关键的是,黄天祥招招式式都是冲着高继能的嘴巴捅去,似欲把这张臭嘴戳烂。

        高继能迅速闪避,但还是被打得满嘴是血,为他的嘴贱付出了代价。

        “找xi。”高继能心中大怒,也不顾说话漏风,把手一拍,借着摔下同时,摘了腰间蜈蜂袋,将之一抛。

        漫天身如蜈蚣却生有蜂刺的虫子嗡嗡低鸣,直冲着黄天祥而来。

        黄天化虽然勇猛,却不通左道之术,尤其座下白马不过寻常凡马,被这蜈蜂一拥而上,当即满身大包,更被一口刺中了眼睛。

        白马嘶鸣,发疯似的在原地乱转,又跪伏在地上,不断用眼睛去蹭地上的砂石。

        如此一来,黄天祥则是被甩落马下。

        看出机会的高继能钢枪一点,拍马杀去,寒光闪过,枪尖已是染上血红。

        再看黄天祥,已是断了生机。

        两人这场大战总共不顾数十个呼吸的功夫。

        听闻禀报的黄飞虎带兵出营,骑着五色神牛,就看到了这副场景。

        “天祥我儿......”

        怒吼一声,黄飞虎把枪一横,直冲高继能杀去。而身后黄家众将也不断赶来。

        高继能虽自忖不惧,但先前已被打伤,再看对方人多势众,不好对付,忙上了坐骑,收起蜈蜂袋,匆匆往商营逃回。

        黄飞虎毫不犹豫,拍马便追。

        “大哥,莫要忘了丞相之令。”一见黄飞虎失去理智,黄飞彪连忙在旁喊道。

        听得“丞相”二字,黄飞虎才清醒过来,恨恨地看了看高继能的背影,转身来到黄天祥死去之地,抱着尸体,仰天大吼,一头栽倒。

        “大哥。”

        黄飞彪等人连忙上前。

        片刻后,总算才将黄飞虎带回营中。

        姜子牙看着此幕,也不好再提黄天祥违反命令之事,垂首叹息,摆了摆手,让人将之厚葬。

        周营士气再次衰落。

        等黄飞虎醒来后,沉默片刻,起身往主帐而去。

        “武成王欲望何处?”姜子牙看着眼前消瘦不少的黄飞虎,心中又是叹息。

        “那高继能仗术法逞威,末将记得崇城崇黑虎有铁嘴神鹰,能破此术。

        “末将愿前去相请崇黑虎,取了高继能首级,为我儿报仇。”

        黄飞虎直言道。

        姜子牙没有拒绝,虽然他的本意是请出阐教金仙出手,但黄飞虎明显是要以自己的方式报了此仇。

        “依你之言。”

        而在黄飞虎刚走不久,辕门外便有一人求见。

        “陈塘关李靖?”姜子牙有了几分猜测,面上愁色终于去了几分。

        “末将李靖,拜见丞相。”李靖走上前来,施礼一拜。

        “李将军快快请起。”姜子牙面带喜色,让人去把金吒叫来。

        等这父子两人见面后,才问起了李靖来意。

        李靖也不隐瞒,说道:

        “末将在陈塘关镇守时,知晓北地崇黑虎时常操练大军,似有南进之意。又听闻丞相已起兵东进,欲要伐纣,知晓天下将乱,这才弃了总兵之位,来投西岐。”

        是来投靠的。姜子牙心中一喜,忽然又想到李靖后来拜的师父燃灯道人已死,不由叹道:

        “李将军能归周,实是一件喜事,若是副教主在天有灵,想必也会为李将军高兴。”

        说到燃灯,众人又不免感叹了几句“副教主乃我辈楷模”之言。

        闲谈几句,等李靖和金吒父子二人离开后,姜子牙又想到了哪吒,眯着眼睛,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脑门,暗道:希望这两人不要打起来。

        但他心里刚说完这话,薛恶虎就匆匆跑到帐中,满脸急切道:

        “不好了,姜师叔,哪吒和李靖快打起来了。”

        姜子牙:“......”

        “还不带我去。”

        来到帐中,抬头一看,李靖、哪吒二人各在左右,正大声吵着,中间金吒劝了这个劝那个。

        若非是雷震子在旁按住哪吒,恐怕真的要打起来了。

        询问几句,才知道了缘由。

        原来是哪吒来找金吒,恰逢金吒与李靖回帐,碰在了一下,哪吒见了面没打招呼,李靖见此,也有些着恼,忍不住说了一句。

        然后,就这样了。

        姜子牙一把年纪,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夜里都没睡好觉,又撞到这种事情,立刻动了肝火,直接去太乙真人那里告状。

        在太乙真人淡淡地“哦”了一声表示知道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好在李靖不再追责,姜子牙才压下此事,来到帐前,望着漫天星光,忍不住叹道:

        “若有杨戬与汪子安在此,我又何至于陷入如此困境。”

        不说对付孔宣,单单是这两人坐镇,就足以压下阐教三代弟子一切不和谐的声音。

        姜子牙打定主意,哪怕粮草是头等大事,下次也绝对不会再让这两人去押运了。

        又是数日功夫,众位金仙仍是没拿出个主意,黄飞虎却带来了好消息。

        “末将已请得崇黑虎以及三位大将前来。”

        “快请。”姜子牙站起身来,说道。

        如今的崇黑虎已是北地之主,论地位不在姬发之下,所以武王得到消息后,怀着试探之意前来会面。

        客套几句,才问起了北地情况。

        “我此番只是应飞虎贤弟之邀而来,等破去那高继能,便会离去。”崇黑虎看出众人之意,解释了一句。

        此时的崇黑虎在成为北伯侯后,其实是有问鼎天下的心思的。

        淡淡一句话后,武王明白过来。

        几人谈笑片刻,又饮下数杯浊酒,才各自离去。

        第二天一早,黄飞虎牵了五色神牛,崇黑虎骑了火眼金睛兽,连同手下三位大将文聘、崔英、蒋雄,总共五人,拍马来到岭上商营之前,让高继能出来说话。

        而孔宣得到消息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还真就让高继能出去迎战。

        高继能听到这崇黑虎也在其中,知晓对方神鹰在手,蜈蜂袋恐难抵挡,所以按照他的想法,是藏在营中不去迎战的。

        但孔宣命令已下,让他退去西岐兵马,只得应了一声,骑马出营来战。

        “崇黑虎,你这北地叛逆,来助西岐作甚?

        “也好,今日你等齐聚,便看本将军如何将你等拿下。”

        “高继能,你杀我爱子,今日任你说破了天,也绝难逃生,若想活命,那就动手迎战吧!”比起长子黄天化,黄天祥才是黄飞虎倾注心血培养起来的。

        黄飞虎厉喝一声,也不等其他人说话,骑着神牛就杀了上去。

        其他四人见此,同样紧随而上。

        这五人武艺俱都是人间难见之辈,纵是高继能天大本事,也难以敌得过这五人,眼看落入下风,高继能把马一拍,转身就逃,顺手摘下蜈蜂袋,放出蜈蜂。

        崇黑虎把背后红葫芦揭开,一阵黑烟蹿起,化作黑云,内里有不知多少金鹰藏匿。

        无需催动,高继能的蜈蜂便被吃了个干干净净,被黄飞虎骑牛赶上,一枪刺下马来。

        高继能刚死,孔宣便骑马走出,也不说话,只把背后五道神光祭起,这五位大将已是不见了踪影。

        远远观战的姜子牙见此,彻底无奈。

        “有此人挡路,伐纣已然无望。”

        此时他开始怀疑,在死前,究竟能不能扶周灭商,能不能完成封神大业。

        就在此时,有甲士来报,又有人求见,听到这人性命,姜子牙不由大喜。

        “快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