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73 不疯魔不成活(求订阅,求月票)

173 不疯魔不成活(求订阅,求月票)

        师尊教导在耳,汪子安不敢有忘,将这桩桩事情记入心间,跪伏在地,忍不住落下泪来。

        道行天尊见此只是笑叹:

        “无需这般女儿作态,日后并非不能相见。

        “你只需勇猛精进,早参上境,自有我师徒再会之时。”

        “弟子遵命。”汪子安颤声应下。

        “该回去了。”把金光纵起,师徒两人回到芦蓬,天尊往芦蓬走去,而汪子安则是与杨戬一道,往营中走去。

        “师弟,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见汪子安神色有异,杨戬关切问道。

        汪子安压下悲痛,摇了摇头:“无事,明日或有大战,我等还是调息准备吧。”

        杨戬闻言,眉头一动,心中有所猜测,点了点头。

        一夜过去。

        这日,姜子牙犯了头痛,正在帐中静坐,就听得有人来报,说是道行天尊求见,忙起身去迎。

        等来到帐中,才问道:

        “道行师兄今日至此,可是想到什么破解之法?”

        “无非是遇山开山,遇水架桥罢了。”道行天尊叹息,接着道:

        “这孔宣挡在此处,为防他日后不再生事,贫道愿倾力出手,与其一战。

        “若是能胜,子牙师弟可率领大军过关,若是败了,便另思他策吧。”

        姜子牙听闻此言,连头痛都顾不上了,当即坐起身来,面带惊色,问道:

        “师兄此言当真?那孔宣神通非凡,可不是寻常金仙。”

        “自是当真。”道行天尊拂尘一甩,淡淡道。

        姜子牙深深吸了口气,忍不住在帐内踱步。

        强攻是眼下唯一的办法,道行天尊实力不凡,或许真能将孔宣拿下。

        但,若遇万一,道行天尊出了意外,他岂不是害了师兄性命?

        在这种大事面前,由不得姜子牙不谨慎。

        沉思片刻,他终是有了决定,转过头来,严肃道:

        “师兄要去可以,但请收下此物,有此护身,小弟才能安心。”

        说着,自衣襟间取出了数寸长短的杏黄小旗。

        “也好。”道行天尊没有拒绝这番好意。

        “那我便召集众将,为师兄压阵。”姜子牙送出宝物,心中微松,接着说道。

        “无需,仅我一人便可。”道行天尊摇了摇头,起身就往岭上商营走去。

        姜子牙哪里会让道行天尊一人前往,想了想后,让人去叫杨戬、汪子安。

        但话音方落,外面已经有人禀报,说是众人来见。

        玉鼎真人、云中子、杨戬、汪子安,四人联袂而来。

        “子牙无需多言,此事贫道已然知晓,我等便遵从道行之意,在旁远远一观吧。”玉鼎真人见得姜子牙面带忧色,当先说道。

        “那就有劳师兄了。”姜子牙拱了拱手。

        玉鼎真人把袖一甩,道道玉白光华圈住五人身形,化作一道剑光,出了营帐,来到旁侧山岭。

        众人皆有法力在身,视线极好,定睛去看,一眼就看到了正一步一步如同凡人那样,走向商营的道行天尊。

        道行天尊也感应到了不远处的目光,他没有回头,径直来到商营辕门,沉声喝道:

        “孔宣,听闻你神通非凡,五行生克之理皆在掌中,贫道玉虚宫门下道行,今日特来请教。

        “不知,你可敢一战?”

        道行天尊喝声如雷,震得商营上下耳边轰鸣,端坐主帐的孔宣闻言,心中微动,感应那道如风不可捉摸的缥缈气息逐渐变得凝实,直如巨山神岳不可撼动,终是忍不住变了脸色。

        “此人不凡。”前些日子大战时,道行天尊有意隐藏,连孔宣也不曾看破对方境界。

        既是对方有意挑战,孔宣也毫不畏惧,身上五色光华一闪,身影不见,再出现时,已站在辕门之前,看向了对面那黄衫老道。

        两人目光接触,意在试探,空间震动,两人齐齐一震,各自向后退了数步。

        “你果然到了那一步。”孔宣主动说道。

        道行天尊问道:“那你在此挡关,也是欲逼出高人,助你突破?”

        孔宣不可置否:“看来,阐教法门倒也有可取之处。”

        “可惜,普贤道兄死在你手。否则,说不定还能同在玉虚宫中听道。”道行天尊叹道。

        “以几位圣人喜好,恐怕最不可能的,便属阐教教主了吧。”孔宣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其实,相比之下,还是西方教入灭超脱之道最适合我。”

        凤属神禽,本就有涅槃之能,与入灭颇为相似。

        道行天尊闻言,双目一凝,动了杀意,叹道:

        “可惜啊!”

        孔宣略一感应,不由大笑:

        “虽说没有达到先前所想,但有你这等高手出面,也算不枉。

        “你是想杀我吗?那就动手吧!”

        说完之后,把肩一晃,身后青赤黄白黑五道光华齐齐刷落,如同一挂五色霓虹,往道行天尊身上落下。

        “倒转。”道行天尊拂尘一甩,一道淡金光华荡漾而出,如同平静虚空水面泛起涟漪,五色霓虹与淡金光华接触,忽然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向着孔宣身上刷去。

        第一时间发现不妥,孔宣背后五道犹如插天利剑的光华齐齐一动,那五色霓虹不由散了威力,重新投入其中。

        虽然轻易接下,但孔宣却面色大变:

        “时间的力量?”

        相比起能化生万灵的五行之力,作为宇宙之基的时间力量才最难让人掌控。

        在这天地之间,也只有传说中的钟山之神才拥有这种力量,而除此之外,也仅西王母一人有此可能,毕竟昆仑镜在其手中。

        “只是略有参悟。”道行天尊仍是那副淡淡模样,仿佛又恢复了长久以来闭关时的心境。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那日你与惧留孙道兄大战时,不也自五行相克之道中参悟破灭之理么。

        “否则,以惧留孙道兄修为,决计不可能如此轻易被你拿下。”

        “好眼力。”被人戳穿隐藏手段,孔宣不怒反喜,哈哈大笑,把肩一晃,再施手段。

        背后五道神光猛一纠缠,而后展开,有无尽细如牛毛的五色光针从中泼洒出来,每一根光针上,都有别样力量散发,能轻易伤到寻常金仙元神。

        道行天尊见此,面色一肃,仍是挥动拂尘,身周有淡金光华荡漾,想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但这些光针上,含有破灭之理,轻易穿破荡漾光华,以道行天尊催动时间的二把刀手段根本无法挡下。

        拂尘一挥,甩出一道百丈淡金长河,与世间常见的大江大河不同,这道长河水平如镜,没有磅礴气势,没有发出声音。

        若非旁侧有水花溅起,还会以为这条河是死水。

        五色光针遇上,没有掀起半点波澜,就被卷入其中,如同时光一去不复返那般,光针染上了岁月斑驳,在时光的伟力下,难以保全自身,直到被耗去所有力量,化成最原始的五行之气消失不见。

        “好手段。”孔宣眼前一亮。

        “道友谬赞了。”道行天尊谦虚一声,接着说道:

        “若道友只有这点手段,贫道便要全力出手,拿下道友了。”

        “狂言。”孔宣长啸一声,再把五道神光祭起,一面五行宝轮从中飞出,五色光华不住变幻,生生不息。

        宝轮五根尖刺遇上长河,分水破河,纵使有时光力量,但在五行相生的生生不息下,也难被耗去,使其归入时光。

        甚至,在孔宣接连出手,已经耗去的法力也在这道力量下逐渐恢复,直至圆满。

        先前是五行相克,此时又是五行相生。

        道行天尊终于知道此人难缠,紧跟着,就听孔宣笑道:

        “时光伟力何等浩瀚,除去圣人能身入其中而不受任何限制外,寻常之人触之即死,哪怕是寿元无尽的大罗金仙长久深处其中,也会变得腐朽,直至心灵崩溃。”

        这也是传说中的钟山之神为何是一副垂垂老朽的模样。

        “你以大罗之躯,能运用此道,着实出人意料。但看你手段,想必也是得了机缘,能勉强运用,时间一长,必遭反噬。

        “就是不知道,你能撑得了多久呢?”

        孔宣的五行力量可是天生,纵使有所变动,也能运用自如。

        反观道行天尊,不过是偶得机缘,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是有所参悟,而不是彻底掌控,这其中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道行天尊眉头一挑,淡淡道:

        “虽说时间有限,但拿下你,却也够了。”

        说着,足下一点,祥云托体,升入高空,手里掐了个印诀,冲着身下一指,有一挂长河虚影在脚下浮现,不见首尾,横于天地,且隐隐与虚空中某处存在呼应。

        一见此幕,道行天尊现了百丈庆云、万盏金灯,将手一指,金庭仙光把金灯点亮,驱散了长河虚影上的晦暗,好似在为某人指路。

        没等多久,在长河不断流往的方向,一道身姿挺拔、面容英俊的黄衫青年正在逆流而上,每一步走来,长河中都有河水凝成光索,破水而出,往他身上缠来。

        但青年对此,不管不顾,只是一味逆流赶来,脚步坚定,从未有过半分迟疑,直到来到道行天尊身前时,浑身上下已是捆满了锁链,仅有一张与天尊有九分相似的面孔留在外面。

        “借助未来的力量吗?”一直默默在旁观看的孔宣见此,明白过来,接着就问道:

        “你已有大罗巅峰修为,能被你召唤而来,想必这未来身影应已突破上境。

        “不过,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你能够成功突破上境呢?”

        “未来有无限种可能,我只要牢牢抓住我心中所想的一点就足够了。”道行天尊摇了摇头,紧跟着,拂尘一挥,身前青年连同锁链化作淡金光华没入自身。

        但因这股力量本不应存在于这个时空,所以身下长河虚影中仍是有源源不断地锁链显现,而道行天尊身上也有模糊虚影不断变幻,似是难以抵挡长河的力量,青年要被抓回。

        在此关键时刻,道行天尊把拂尘一甩,化作一道金色长索,在身周盘旋缠绕,没入元神,才将借来的青年力量锁住。

        顿时,一股远超大罗巅峰,踏破上境的力量出现在了这方天地之间,引来了不知多少目光的注意。

        同时,极西之地有极端圣气爆发,但在短短一瞬,又不知被什么力量挡住,虽是并未降临,但一时之间,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高人还是能隐隐约约有所感应。

        而从始至终,孔宣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道行天尊施为,目有疯狂,面带期盼。

        只有这种超越他的力量,才能让他嗅到死亡的气息。而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在死亡边缘不断试探,寻求新的突破。

        直到道行天尊身上的气息逐渐收敛,消失于无,仿佛平平无奇的凡人那样。

        孔宣才笑着说道:

        “好了,也该拿出你全部的实力了。”

        “如你所愿。”道行天尊睁开了双目,年轻的面貌神情冷峻,没有多余动作,没有多余语言,只有普普通通的一拳打出,不说道行、不说修行,单以法力强横、拳头大小来诉说道理。

        一拳之下,孔宣不及提防,被浩瀚力量轰落在地,身形嵌入地下不知多少里处,砸出深深坑洞。

        “这才有点意思,再来。”不等众人习惯,金光一闪,蹿出洞口,原地现出一百丈之巨的瞠目细冠红孔雀,五色翎羽如扇展开,顶上有五色祥云笼罩。

        翎羽如扇刷下,比之先前人身施展更见强大,天地间五行紊乱,引动道行天尊体内五气,互相牵引,想把天尊刷入神光。

        “断。”

        道行天尊神色冰冷,一拳之下,时间长河都被打得短暂倒流,身周方圆数百里之内有明显的时间静止,两军将士都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哪怕是在旁观看的玉鼎真人、云中子等大罗金仙都无法避免。

        除去道行天尊站在时间力量外,其他人皆被限制,哪怕是孔宣也是一样。

        一步踏出,真人来至孔宣头顶,又是一拳砸出。

        孔宣再次落地,双翼铺开,犹如死鸟。

        连邓婵玉都能以五光石都能打得孔宣破相,更别说道行天尊此时这种粗暴至极的手段。

        凤冠被打得扭曲,两翼被打得骨折。

        关键对于这袭来的力量,孔宣无法阻挡、无法闪避,只能靠肉硬接。

        数息后,时间重新恢复,而孔宣也以五行相生恢复了肉身伤势,重新飞入高空。

        “再来。”孔宣的语气有些恼怒。

        他所向往的,是那种两人正面相对的拼死一斗,而不是这种借助手段耍赖,让他成为出气沙包的一边倒战斗。

        双翅一振,掀动五行风暴,欲将道行天尊淹没。

        但单单的五行之力还未临身,就已被时光之力腐朽。

        自身最强的五行神通失去作用,眼看对方又要一拳砸来,孔宣张口吟啸,如天凤清鸣,发出神圣道音,羽翼上燃起通红火光。

        一拳砸落,时间之力在遇到这腾起火光,居然被抵消了大部分作用,唯一奏效的霸道力量,虽然伤了对方,但在火光的升腾下,受损的肉身更是瞬间恢复了所有生机。

        孔宣与凤凰有关。道行天尊想到了之前的猜测。

        “再来。”双目一眯,道行天尊把手一张,体内澎湃法力化作金庭仙光涌动,一座与金庭山十成相似的法力大山沉沉压下,镇压邪祟。

        孔宣无处可躲,当即被大山压落。

        但只是法力镇压,仍是无法将其彻底杀死。

        事实上,到了这个层次,再加上血脉神通,除非是那几位圣人及手中宝物,确实很少有东西能把孔宣彻底杀死。

        “再来。”道行天尊想以金庭仙光侵入对方元神,但在那股腾起的神圣火焰下,根本没有半分可能。

        “师父,接着。”在旁看出不对的汪子安把手一招,金光葫芦化作金光落在道行天尊身前。

        天尊接过葫芦,法力侵入,以元神力量在心中出现的那口小剑上勾勒孔宣模样。

        但总是在将近功成的时候,一片五色祥云闪过,就抹去了孔宣真形。

        这等祥瑞在身且天生神异的灵禽,确实难以寻常神通将其杀死。

        再加上时间一长,时光长河的压制力量越来越大,体内的未来身也开始挣扎、晃动,似要被重新拉入长河。

        道行天尊陷入两难之境。

        杀,杀不死。困,又能困住多长时间。

        只要被西方那位圣人出手,孔宣踏入上境,日后佛道之争,必定又是大患。

        道行天尊咬了咬牙,终是打定主意。

        手中掐诀,也不再管其他,强行催动并未参悟多久的大神通,再次召唤时光长河虚影降临。

        这虚影一出,无需道行天尊催动,竟然自发凝实,且有道道锁链再次伸出,想要把他连同体内未来身拉入长河。

        一见果然如此,天尊把身一晃,融入镇压孔宣的法力神山之中,再不抵挡,任由长河中伸出的锁链缠绕而来。

        法力神山,内里的道行天尊,被镇压在山下的孔宣,竟然被这伸出的无数锁链绑成一团,正不断被拉到长河之下。

        汪子安见此,焦急大喊,忙要纵起金虹,施展手段营救,却被云中子施展手段,压在原地。

        “师父。”

        道行天尊听得呼声,于神山上显化元神,只来得及喊出一句话,抛出金葫,已是被彻底拉入长河之中。

        “徒儿,为师命运尽在你手中掌控。切记,勇猛精进,光大道统。”

        人已不见,只有声音传遍群山,久久不散。

        “师父。”汪子安悲声嘶吼。

        旁边玉鼎真人看到此幕,手捻长须,定定看着时光长河消失的方向,目带思索,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中子见此,仰首喟然一叹,出言说道:

        “道行师兄虽被拉入时光长河,但只要掌教师尊出手,还有得救。你速速随我前往玉虚宫中。”

        汪子安这才想起,圣人不受时光长河所限,忙站起身来,不及擦拭眼泪,看向云中子:

        “请师叔助我。”

        “且慢。”玉鼎真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制止了两人。

        “师兄,你这是?”云中子不解。

        玉鼎真人手持拂尘,解释道:

        “道行师弟并无危险,你等实不必大费周章,劳烦掌教。”

        “这是为何?”汪子安连忙问道。

        “道行师弟参悟时间力量,想要踏破上境,本就极为困难,除非寻找到那不知踪迹的钟山之神。

        “而钟山之神早已不见,想要突破,唯有兵行险招。”玉鼎真人说道。

        “你是说,道行师兄是欲借助时光长河,堪破上境?他这是在找死吗?”云中子有些气急败坏,这简直比孔宣逼着圣人出手助他突破还要不可思议。

        孔宣看圣人心情,说不定还能保得一命。但身入时光长河,时间一长,哪怕是不死的大罗金仙也要元神腐朽。

        察觉这手段有些熟悉,云中子看了汪子安一眼,暗道:道行师兄不仅对徒弟狠,对自己更狠。

        对玉鼎真人的话,云中子几乎信了十成。

        “所以,才要拉孔宣下水。”玉鼎真人目光睿智,轻易看出了这背后的隐秘。

        “孔宣有祥瑞气息护体,又能五行相生,纵是身入时光长河,也绝对能够保持自身处于巅峰,足以保下性命。”

        “但孔宣能保住自己,却也并不代表会出手相助把他拉入时光成河的道行师兄啊!”云中子没了往日的自在风度。

        玉鼎真人闻言一笑:“错了,以大罗境界招出时光长河的人只有道行师弟。

        “孔宣若是想要从长河中脱困,则必须要助道行师弟,如此才能打开通道,重回世间。

        “再加上,子牙先前把戊己杏黄旗借与道行师弟,有此护身,足以保全。”

        原来如此。云中子恍然大悟。

        汪子安也明白过来,心中竟隐隐有些苦笑不得。

        真是白白被赚走一波眼泪。

        玉鼎真人说明白后,却并不乐观,紧接着道:

        “但时光长河毕竟是时光长河,不是普通人能够踏足的领地,时间一长,必生变故。所以,必须有外力相助。

        “子安师侄,你应该记得你师父最后的话。”

        说着,看向了汪子安。

        汪子安说道:“师父说,他的命运由我掌控。”

        “不错。”玉鼎真人点了点头,说道:

        “这就是我所说的外力了。

        “虽然我不知道道行师弟施展了什么法门,但既然这么说,定然不会无的放矢。

        “而你要做的,就是遵循他的交待。勇猛精进,光大道统。

        “如此,或才能助道行师弟一臂之力。”

        “原来如此。”经玉鼎真人连番解释,汪子安总算明白过来。

        “勇猛精进,光大道统。”

        “不错。”玉鼎真人笑着点头:“所以,现在的你,应该收拾心情,助子牙师弟完成封神大任。

        “此乃顺天应人之善举,一旦功成,必有天缘降临,届时你或可借此突破。”

        玉鼎真人不愧长者风范,数言之间不仅让汪子安悲痛尽去,更使汪子安定下心来。

        “多谢师伯指点。”汪子安拱手深深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