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75 铁头娃、万刃车

175 铁头娃、万刃车

        纵是面对广成子这位阐教第一位撞钟仙,余元也没有丝毫畏惧,一出手,金光挫迎上法力大手,红光直朝三名小辈杀去。

        红光一闪,金吒不及施展遁龙桩,就被划破肩膀,顿时口不能言,浑身发颤,一头栽倒在地,伤口有如墨鲜血淌出。

        “不好,此物有毒。”杨戬把身一晃,挡在薛恶虎身前,运转玄功变化,硬生生接了一刀,火花迸射,没有一点伤势。

        余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接下自己宝刀而不伤不损的,不免多看两眼。

        广成子知晓寻常宝物对余元无用,只把法力运起,大手朝着对方拍下,同时说道:

        “无需担忧,此人炼有毒刀,身上也定有解药,且先拿下此人再说。”

        说罢,右手扣住一物,打算趁机发动。

        话音方落,远方天际一道金虹划破长空,在夜空下格外醒目,余元察觉气机,面色一变。

        “不好。”

        “道友果真出城了。”金虹疾驰,无视定海珠封锁,落在地面,现出一道黄衫身影。

        正是汪子安。

        细细打量几眼,见得对方一口化血神刀逼得杨戬、薛恶虎连连闪避,一步踏出,身影变幻,来到两人身前,双目有定灵神光如柱打出,将红光尽数包住。

        伸出两指,“叮”的一声脆响,化血神刀竟被两指夹住,刀身不住颤鸣,撕开定灵神光封印,且有腥臭之气从其上传来,刀锋光华一闪,在汪子安手中开出了个口子,有鲜血流出。

        见到此幕,余元大喜。

        他这化血神刀藏有奇毒,若无他独门解药,纵是大罗金仙也绝无法可解。

        但紧接着,就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面色难看。

        只见那被刀锋划出的口子有青气萦绕,伤口迅速愈合,不多时,已连一丝疤痕都看不到。

        并且,他那自信能毒倒大罗金仙的诸般奇毒,居然对对方毫无作用。

        “怎么可能?

        “我的宝物怎会对你不起作用?”

        余元不可置信。

        “无需多言,道友上路吧!”汪子安把手一招,降魔杵在手,趁着广成子以法力压住余元之时,一步追上,降魔杵狠狠落下,山岳神力在余元头颅上尽数倾泻。

        但这霸道力量,只是打得余元七窍喷火,脑门上却连一点伤痕都没留下。

        汪子安暗叹果真是个铁头娃,右手伸出,在空中虚抓,一柄暗金短矛现于掌中。

        “开。”

        沉喝一声,体内那股神秘力量注入蟠龙古矛,熠熠光华绽放间,为这件后天杀伐利器开了锋芒,祥光道道,瑞气条条,将之一抛,金光一闪,矛尖已冲着余元眉心刺去。

        “给我挡住。”余元召回金光挫,这件其师金灵圣母赐下的灵宝迎上金矛。

        “铛”的一声脆响,锋芒去势不减,金光挫已断为两截,余元躲闪不及,被一矛刺穿头颅,有极端锋芒在体内爆发,将那头颅戳爆。

        但在矛锋未至前,千钧一发之际时,余元早将元神遁出,现于顶上虚空,手中拿着一绑紧的皮带,把袋口一松,朝着汪子安罩来。

        一股无法阻挡的吸力从其中传出,汪子安身形不稳,几乎要被吸了进去,幸好把足一跺,两腿没入地下,再把指石成金使出,才稳住身形,留在原地。

        抬头看了一眼,汪子安元神勾动金光葫芦,召唤出一口金灿灿的小巧心剑,在其上勾勒出余元容貌,低喝一声:

        “请神剑显威。”

        心剑消失不见,没有丝毫异象,半空中的余元元神陡然痛呼一声,尚未待他动作,体内有耀目金华隐隐闪耀。

        但毕竟是金仙境界,元神未损,且有道果在身,只是片刻间,就重整意识,开始驱逐体内的异样力量。

        广成子见此,把手一翻,一尊颜色斑驳的铜制小钟在手,轻轻一敲,钟声荡漾在四面虚空,余元刚刚聚齐的意识陡然崩碎,再也无法调动道果元神压制那股力量,刺目金光在体内轰然炸开。

        “嘭”。

        一声巨响。

        余元元神被灭,一道真灵被百灵幡吸引,消失不见。

        “收。”汪子安把手一招,召回宝物,再把大袖一扬,二十四团五色光华闪耀,齐齐飞入袖中。

        “余元已死,贫道也该返回山中了。”广成子见此,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把袖一拂,身化清风不见。

        “这里有丹药。”薛恶虎早在余元肉身被破时,就来到了五云金睛驼前,在这灵兽背上的兽皮囊中翻找,终于寻到了几瓶丹药。

        “先回营再说。”汪子安把手一挥,金光圈住几人连同那坐骑,径直回到周营,走入大帐,经过一一辨认后,寻到真正解药,才把金吒救了回来。

        “余元已经身死,眼下仅凭韩荣一人再难抵挡,明日老夫便下令大军强攻,拿下这汜水关。”姜子牙一见金吒无事,心中松了口气,说道。

        “但弟子心中总是有些不安。”汪子安看向了对面的汜水关方向。

        他隐约记得,这韩荣的两个儿子,好像都有异宝在手。

        姜子牙一听此言,沉思片刻,说道:

        “也罢,且先等上三日。若三日后,韩荣再无异动,我便下令让大军攻城。”

        ......

        而在汜水关中。

        城楼上观战的韩荣见到余化师父余元也被杀死,心中再无半点迟疑,转身回到府中,招来麾下诸将,说要挂印离去,隐迹山林。

        这个主意,也得到了众将的认可,纷纷表示要一同离去。

        韩荣见此,转忧为喜,暗赞自己能得人心,便下令让众人收拾行李,搬运物件,趁着天还未亮,弃城归隐。

        但这副动静,却惊动了一直留在府中的长子韩升、次子韩变。

        “父亲如此,意欲何为?”

        韩荣没有隐瞒,说了眼下情况。

        听完这些,这二子不由失笑:

        “父亲此言差矣,王上以此关托付父亲,父亲不思报国,反而畏死逃生,此举实难称得上是“忠义”。”

        儿子这样说父亲,韩荣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有些暗喜:想不到,我家也有如此忠义之后。

        紧跟着,长子韩升便去书房取出一物,如同风车,转盘四面各有小幡,上书地、水、风、火。

        韩荣见此,不觉奇异,便问此物来历,等二子将之一说,不由大喜:

        “此物约有多少?要用多少人马?”

        “三千足矣。”

        韩荣闻言,立刻招来三千精兵,各持此车,交由韩升韩变操练。

        转眼间,三日即过。

        姜子牙派人前往城下搦战,那韩荣也不出来答话,死守不出。

        姜子牙见此,便要强攻,却不料这韩荣反向周营下了战书,言道再过半月,便会带领兵马来战。

        对于这反常举动,姜子牙有些猜测,招来众将,前来商议。

        “这韩荣如此做法,必有依仗。依末将之见,此人应是请到了帮手。”李靖在旁言道。

        至于帮手来路,那还用说么。

        “以弟子想法,或许是这韩荣得了什么异法,所以才需要这么长时间准备,只等功成,才会出战。”杨戬也站出言道。

        不管是什么。总之,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我等今夜直接杀入城中,夺了城池,任他有何阴谋算计,也绝对无法施展。”汪子安说道。

        确实,韩荣既如此说法,就说明那手段仍需时间准备,只要在此之前,拿下城池,就算再有天大本领,又能如何?

        “此事可行。”姜子牙也觉得,这是最快的方法,想了想后,点头说道:

        “就依师侄之言,今夜你二人入内打开城门,我会带领大军杀入城中。”

        “遵命。”汪子安拱手应下。

        等到夜幕降临,汪子安杨戬两人借着遁术,来到了汜水关内。

        只把定灵神光打出,定住这群凡人身形,两人打开城门,早已悄悄潜伏在外的姜子牙顿时带兵杀入。

        而这边刚一动作,城楼上镇守的士兵便发现了不对,忙吹号打鼓提醒城中。

        韩荣一听声音,立刻惊醒过来,穿上甲胄,翻身上马,让手下亲兵把二子叫来。

        不多时,二子前来,身后跟着这几日操练的三千精兵。

        “姜子牙已带人进城,你等麾下可能一战?”韩荣问道。

        “足以一战。”韩升答道。

        “既如此,随我杀往西门。”韩荣把马一拍,当先杀去。

        而韩升韩变兄弟也骑乘马匹,紧随在后。

        刚来到城门处,便见西岐大军已然杀到街前,还有源源不断地士兵正从外赶入。

        “杀。”韩荣把刀一挥,直朝最前面的那金甲老者杀去。

        李靖跟在姜子牙身后,一见此幕,忙把坐骑一拍,挥动手中大戟,迎向韩荣,两人杀作一团。

        韩升韩变兄弟见此,下令让三千甲士往前冲去,两人仗剑披发,口诵咒语,在后面施法。

        顿时,三千风车齐齐转动,云雾弥漫,阴风飒飒,有百万利刃从风车上飞出,直往街道对面的姜子牙大军杀去。

        一时间,众人视线受阻,又被阴风吹得魂魄乱颤,面对万千利刃,根本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锋芒加身。

        而在此时,天中有两道身影踏云而行,正看向下方。

        “师兄,这些风车交给我了。那兄弟二人便由你来对付。”汪子安说道。

        “师弟动手便是。”杨戬点了点头。

        接着就见,汪子安把手一翻,四海瓶在手,法力一运,一道百丈霞光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