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78 主动送上门来的高人

178 主动送上门来的高人

        虽然途生波折,但佳梦关与青龙关总算是被拿下。而姜子牙在苏醒后,也开始布置,让一部人留在两关作为镇守,把其他人撤回,准备攻打下一座城池。

        界牌关。

        让汪子安诧异的是,在姜子牙休息的这段日子里,界牌关前没有丝毫异动,也不见截教仙家降临,更不要说是诛仙剑阵了。

        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界牌关总兵名唤徐盖,原是家父副将,自家父归周后,徐盖接任总兵之职。

        “此人有仁德之心,深明大义。若是能谴人入内劝说,或可使其归周。”黄飞虎在旁说道。

        “既如此,不知谁人愿往?”姜子牙看向阐教弟子这边。

        “弟子愿往。”杨戬、汪子安拱手站出。

        “好,等今夜子时,你二人持我手书,前往界牌关一探。”姜子牙点了点头。

        早在西岐大军拿下汜水关时,界牌关总兵徐盖便派人前往朝歌传信求助。

        但谁知,纣王听闻之后本就不欲理会,再被妲己一说,还以为徐盖是想趁机谋取钱粮。

        再然后,骚操作就来了。

        纣王直接下令,砍了传信之人的脑袋,送回界牌关。

        而商朝王室箕子自然是连忙劝阻,但对此,纣王只是说道:

        “姜尚不过一术士,能有何本领?况且就算拿下汜水关,也还有四关之险,黄河之隔。朕又怎会被这等事情所惑?”

        徐盖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援助,反而得了传信士兵的脑袋,一时间火气上涌,拍案而起,就要反商归周,但他有这想法,麾下大将却和他想法不同。

        徐盖有些头痛,这与他意见相左的大将是身怀术法之辈,连他也不敢逼迫太甚,免得反噬自身,心中郁闷下,只得坐在园中,看着漫天星光,消解闷气。

        突然,一阵清风吹入,两道人影出现在了对面,藏于墙影之下。

        “是谁?”徐盖按住腰间佩剑,沉声问道。

        一白衣青年和一黄衫少年走了出来,拱手见礼:

        “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姜麾下杨戬、汪子安,见过将军。”

        一听这两个名字,徐盖便知道两人身份,不由凝神打量起来。

        借着月光一看,果真是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不似尘世俗类。

        “原来二位便是姜丞相麾下大将,我虽在商营,却也是久仰大名了。”徐盖笑道。

        见到徐盖态度温和,杨戬、汪子安两人心中一定,忙将姜子牙所书送上。

        “还请将军看过再说。”

        幸好桌前点有灯盏,徐盖皱着眉头细细看了看,眉头舒展,开门见山道:

        “实不相瞒,我徐盖早有归周之心,但麾下大将却无此意,此辈术法在身,我亦是无可奈何。”

        “若是如此。明日两军交战,将军可遣不从之将出阵,后面便交由我等处理。”汪子安说道。

        明白汪子安话中深意,徐盖沉默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就依二位之言。

        “不过此辈术法玄妙,二位还需当心才是。”

        “将军放心便是。”杨戬闻言一笑,把袖一挥,两人同化清风不见。

        徐盖坐在原地,望着夜空,喟然一叹。

        ......

        而在周营,得到杨、汪二人消息的姜子牙心中大喜。

        如此一来,挡在身前的关隘又少了一座。

        “为保万无一失,明日那敌将就由二位师侄出手接下。”

        “弟子遵命。”汪子安对此并无意见。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城中应有一人,与先前汜水关所遇的韩升、韩变算是师兄弟,而这些人的师父则是截教弟子法戒。

        他对这人有些印象。

        虽是截教仙家,却被郑伦这位尚未登仙的武将使异法拿住。最关键的是,这人居然被西方那位圣人亲自出面救下。

        这样一来,原本只是个寻常仙家的法戒自然被他记下了。

        这几道关隘之中,汜水关离界牌关距离最近,并没有多远,在五更起兵赶路的情况下,午时就来到了界牌关前,也不停歇,姜子牙派了杨戬与汪子安前往搦战。

        杨戬骑着自余化那里得来的火眼金睛兽,汪子安骑着从余元那里得来的金睛五云驼,两人径直来到城下。

        “我等奉姜元帅之令,前来拿下此关,不知你界牌关内可有能战之将,速来与我分个生死。”

        两人齐声大喝,城楼上甲士忙将此事报于总兵府中。

        听得有人搦战,当下就有一人站起身来,冲着主位的徐盖拱手。

        “将军,末将请战。”

        徐盖不动声色地看了这人一眼,暗自点头。

        这人正是反对归周的几人之一,名唤彭遵,据说与前面汜水关韩荣的两个儿子出身同门,习有术法在身。

        “这二人既敢前来挑战,想必有些本领。仅凭彭将军一人,难免力有未逮,为防万一,还是再寻一位大将相助吧。”徐盖说着,目光转了转,落在了另一人的身上:

        “王豹将军勇猛难挡,且同样习有术法,便由王豹将军一同出阵吧。”

        对于徐盖的安排,王豹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彭遵虽自忖仅凭自身就能拿下,但见王豹已经同意,倒也不好多说,点头应下。

        “就依将军之言。”

        “我等前往观战。”徐盖冲着其他将领说道。

        一时间,除去披甲上阵的彭遵、王豹两人,界牌关能战之人都来到了城楼。

        徐盖低头一看,认出了昨夜两人,心中暗自点头,静静看了起来。

        而汪子安与杨戬看到城门大开,两员将领拍马赶出,相识一眼,同声喝道:

        “我兄弟二人不斩无名之辈,你二人胆敢应战,想必有些本领,还不速速报上姓名。”

        “狂妄。”这边彭遵当即怒喝一声,纵马挺枪向着两人杀来。

        “爷爷彭遵,特来送尔等上路。”

        “找死。”汪子安把五云驼一拍,这异兽速度奇快无比,眨眼之间,已来到彭遵身前不远,仗剑杀上。

        彭遵虽猝不及防,但却有术法在身,忙把“菡萏阵”使出。

        菡萏,即未开的荷花。

        这菡萏阵说是阵,但其实就是一门术法,任他吹破天去,功效也就相当于地雷。

        在囊中取出一仿佛花骨朵的东西,往地上一抛,看到汪子安坐骑已奔至那处,彭遵用手发雷,打向那物,“嘭”的一声炸响,黑烟弥漫,掩人视线。

        “死了?”彭遵心中一喜。

        但未等他细看,只觉脖颈一痛,便失去了所有知觉,一头从马背跌落。

        不知何时,他的背后现出一道人影,骑乘五云驼,身穿黄衫,正缓缓收回右手。

        正是汪子安。

        在彭遵祭出那物瞬间,他就催动五云驼,脚踏金光,闪至身后,趁着对方大意,一把扭断了此人的脖颈。

        那边王豹一见这边变故,忙向汪子安杀来,却不料有杨戬迎上,持刀挡关。

        王豹把手一震,一道劈面雷砸向杨戬面门,雷光落下,火光燃起。

        但对此,杨戬连看都不看,硬生生用脑门接下了这雷光,看得王豹两眼发直,忙将双手震动,欲要催动雷光。

        杨戬只是持刀砍落,刀光破空,王豹还未发出术法,就被劈成两半,血流如注。

        站在城楼上的徐盖见此,拔出腰间佩剑,看向众将:

        “我欲归周,众位将军有何意见?”

        这些人虽有勇力,却不通术法,一见最强的彭遵和王豹都被秒了,哪里还敢多言,齐齐一拱手:

        “谨遵将军之令。”

        很好。徐盖抚须一笑。

        整个接收过程顺利得让姜子牙心中不安。

        直到第二天仍是安安稳稳坐在总兵府中,才放下心来。

        “此番能拿下界牌关,将军当是首功。”姜子牙沉声道。

        对此,徐盖自是谦虚。

        其他大将见此,也不由含笑点头。

        但就在众将刚说话间,外面忽有人来通报。

        “报,外面有一头陀求见。”

        “请。”姜子牙不知来人身份,只是说请。

        不多时,一头陀打扮模样的中年走入殿中,冲着端坐首位的姜子牙施了一礼:

        “徐将军,贫道有礼。”

        对于这头陀西方打扮确行道家之礼的怪事也不多问,姜子牙闻言,笑道:

        “不知道者来此,有何见教。”

        “贫道在汜水关有俩徒弟,死在姜子牙麾下之人手中。昨日于洞府闭关,又感应徒弟彭遵身死。

        “贫道来此,特地为徒弟报仇而来。”

        “哦?”姜子牙眉头一挑,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而殿中其他人听到这一问一答,神情更是古怪,如南宫适等人更是憋得面色发红,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是......”头陀抬起头来,看向两面,这才发现有些不对。

        界牌关只是一小小城池,哪里来得这么多悍勇猛将,还有这么多的道门高人,甚至连他也难以看清其中几人修为。

        “不好,入了贼窝。”细细琢磨,终于察觉不对,忙把遁光祭起,就要转身遁离。

        却不防,早有汪子安站起身来,一步踏出,挡在殿门之前,双目开合,打出定灵神光。

        “道长哪里走。”

        而在定灵神光落在身上时,又有一道如龙金索于殿中盘旋,锁了头陀身体,连其元神一同制住。

        “想不到,这天底下竟会有如此愚蠢之人。”南宫适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好笑同时不免感叹。

        其他人更是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头陀元神被制、身躯被锁,意识却是仍存,听着殿内这些人的谈笑,顿时面皮通红,有精气化作火光从七窍流出。

        “还不知道长姓名?”汪子安打了个响指,一团水光从顶上浇落,灭了对方的精气之火。

        “贫...贫道法戒。”头陀说道。

        真是此人。汪子安心中点头,主动冲着上首说道:

        “师叔,此人交给弟子处置。”

        姜子牙只是觉得看了个笑话,并无意见,点头应下了汪子安请求。

        提着这人衣领,汪子安来到殿外,右手虚抓,化作一金灿灿大刀,手起刀落,一刀砍下。

        法戒头颅滚落在地,溅起三尺鲜血。

        右手并指一点,破了对方元神,察觉一道真灵往西面飘去后,才转身回到殿内。

        虽然不知道汪子安为何这么大的杀性,但其他人也没有多问,谈论几句,便说到了下一座关隘。

        穿云关。

        “实不相瞒,穿云关守将徐芳乃是末将胞弟。

        “末将愿只身入关,说服舍弟归周。”

        一旁的徐盖主动说道。

        “还有这层关系。”姜子牙也没有想到,闻言心中极为惊喜,打算准了徐盖之请。

        但汪子安忽然说道:

        “徐将军切莫心急,徐芳虽是徐将军胞弟,或有归周之心,但麾下其他大将想法如何,还尚不知晓。

        “若是如同先前徐将军遭遇,岂不反将徐将军陷于危难。”

        徐盖闻言,不由惊醒。

        “差点忘了此事。”姜子牙一拍额头。

        当然,他也知晓徐盖这是新近投靠,立功心切,所以才出言请求,以求建功。

        “既如此,还是先派人前往打探。

        “若徐芳将军真有归周之心,那便如同先前那般,先剪除有异心之人,再里应外合,拿下关隘。”

        说完这些,姜子牙又看向了汪子安和杨戬:

        “此事还需落在两位师侄身上。”

        “师叔放心便是。”汪子安抱拳应下。

        他当然知道,徐盖之弟徐芳并无归周之心,但此次前往,只要出手除掉那几员有异法傍身的敌将外,整座穿云关几乎无人能挡住西岐大军。

        “不过,若要弟子前往,还请师叔先带大军埋伏在外,若有变故,也可一举杀入城中,拿下关隘。”

        “理应如此。”姜子牙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刚才被汪子安出言打断,他才想起了先前黄飞虎一家过界牌关时的遭遇。若非是黄明用计,恐怕守将黄滚真的要大义灭亲,拿下亲子黄飞虎一家,前往朝歌领罪。

        所以说,在这种事情上,什么亲情还真就不一定能靠得住。

        对此,姜子牙不由感叹,到底殷商相传五百年,占据正统,仍是能得人心。

        “今日众位将军且先休息,明日一早,我等便要带领大军,直奔穿云关了。”姜子牙面色一肃,沉声道。

        “谨遵元帅之令。”众将拱手应下。

        “等到了穿云关外,便看两位师侄的了。”姜子牙看向两人。

        “师叔放心便是。”汪子安、杨戬拱手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