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83 临潼关终破

183 临潼关终破

        “汪将军,这是灵符,将此物贴在顶上,便能不受白骨幡所制。”

        刚刚回到房间,公孙铎就看到了桌案后的汪子安,忙把得到的灵符递上。

        “哦?”汪子安接过灵符,略一感应,已是明白过来。

        这灵符说是灵符,其实是白骨幡内中灵气所化,上面如龙蛇一般的符号并无实际作用。

        可惜了,原本还想照着画几道的。汪子安暗自摇头。

        “此番有劳公孙将军了。”

        “汪将军不用客气。”公孙铎连忙摆手,接着道:

        “本来想把桂天禄手中的灵符一同要来,但若是我俩手中都无灵符,万一卞吉问起,唯恐露了破绽。”

        “不用,这一道就足够了。”汪子安笑着说道。

        若无白骨幡,那卞吉修为也不过寻常,如南宫适、黄飞虎之流就可将其拿下了。

        “我现在返回营中,将灵符送上,待与元帅商量过后,再来城中与你商谈。”汪子安说了一句,借着土遁,消失不见。

        而公孙铎见此,自然是在房中等候,不敢有一丝大意。

        周营中。

        汪子安把灵符递上。

        “师叔,杨戬师兄持此灵符,再加上玄功护体,足以保证自身安全。

        “弟子稍后再入城中,救出南宫适等人,咱们里应外合,或可将此辈一网打尽。”

        “兵贵神速,师侄所言不差。”姜子牙接过灵符,看了几眼,又放到了杨戬身前。

        杨戬接过灵符,将之叠好,放入头顶玉冠。

        “稍后杨戬去拿白骨幡,我带兵在后。只等白骨幡被收走,便带兵冲杀。

        “而城门那处,师侄还得与公孙铎早做安排,若是能直接打开城门,就再好不过了。”姜子牙做了安排。

        “师叔放心,那卞吉还在城外白骨幡下,倒也方便弟子行事,弟子这便前往城中,与公孙铎等人商议。”汪子安拱了拱手,冲着杨戬点了点头,借着遁光离去。

        姜子牙见此,忙让人下去安排,开始号召众将,调集大军,准备出营进攻。

        而汪子安则是再次回到公孙铎家中。

        “公孙将军,元帅稍后便要起兵攻城,不知你可有部下在城门处镇守?”

        公孙铎听得此言,也是大惊。

        竟然来的这么快。

        不过,如此一来,反而能打欧阳淳等人一个猝不及防。

        “桂将军一身勇力,最是能得人心,在城门守关处多有部属,我可让桂将军前往,作为内应。”公孙铎说道。

        “如此也好,等桂将军前往城门处后,将军便随我往关押南宫适将军等人之地,救下他们。”汪子安没有反对。

        如此一来,兵分两路。

        “走,前去桂将军那里,我跟着你。”汪子安站起身来。

        “也好。”公孙铎点头应下,出了家中,一路遇到熟悉将士,手心冒起冷汗,生怕被人看穿了身后的汪子安踪迹。

        “他们看不到我,你不用多想,只管往前走就是了。”汪子安看出公孙铎紧张,出言安慰。

        一路前来,来到桂天禄家,经过通禀,两人来到府中演武场。

        “公孙将军,何事找我?”桂天禄放下手中兵器,擦了擦脸颊流下的汗水,问道。

        “去房中再说。”公孙铎摇了摇头。

        “也好。”见公孙铎神秘兮兮,桂天禄也知道应是发生了大事,带着前者来到房中。

        “现在可以说了吧!”

        公孙铎没有答话,只是看向身后,这引起了桂天禄的注意。

        目光注视下,金光一闪,现出了一黄衫少年。

        “这是......”桂天禄面带惊愕。

        公孙铎心中一定,介绍道:“这位便是我与你所说的汪子安,汪将军。”

        “见过汪将军。”桂天禄忙拱手拜见。

        “不必如此,公孙将军,你将方才商量之事告诉桂将军吧。”汪子安摆了摆手,看向了公孙铎。

        公孙铎将两人商量的事情说了一遍,桂天禄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此事倒也简单。只是,末将打开城门,卞吉必会发现城中变故,到时他仗着法术来取末将,要如何能挡?”

        汪子安把手一招,现出一杆七寸白濛濛小幡。

        “将军带着此物,等到杨戬师兄拔了白骨幡后,再打开城门。

        “如此一来,卞吉失了白骨幡,凶威大减,有此宝物相护,足以保住性命。”

        “多谢将军。”桂天禄这才放心,接过小幡,藏于甲下。

        “好了,可以出发了。”见两人再无异议,汪子安下令。

        “谨遵将军之令。”

        两人拱了拱手,各自离开,汪子安依旧跟在公孙铎身后。

        避过各处巡守,两人一明一暗来到了关押南宫适等人之地。

        但还未等公孙铎入内,就见内里已是走出一人,身披甲胄,腰悬佩剑,中年模样,一派威严。

        是欧阳淳。

        他怎会来此处?

        公孙铎心中不解。

        以往时,欧阳淳可不会来这种地方。

        “咦,是公孙将军。”欧阳淳迎面见到公孙铎,心中也是诧异。

        如今大军压境,公孙铎不去防守,来到此处作甚?

        他虽能力平平,但也不傻,念头一转,就明白了公孙铎的想法。

        “你想降周?”欧阳淳拔出佩剑。

        “给我围住他。”

        一声令下,守在此处的数十甲士,纷纷持戈围了上来。

        公孙铎面色一变。

        “你是何时有此想法的?”欧阳淳走上前来,喝问道。

        公孙铎沉默不言,同样按住了腰间佩剑。

        “想动手?上。”欧阳淳把手一挥,数十甲士围上。

        正动作间,忽然有惊天巨爆声传于城中,紧接着,喊杀震天,号角长鸣。

        西岐大军攻城了。

        公孙铎心中一松,看向了欧阳淳:

        “将军,大势已去,就算是卞吉有宝物在手,也无济于事,还是回头吧!”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蛊惑人心,杀了他!”欧阳淳面色大变,亲自持剑与数十甲士杀来。

        “定。”

        金光一闪,一黄衫少年出现场中,目光所过,甲士纷纷停下了动作。

        “哪里来的妖人?”欧阳淳一见此幕,持剑杀来。

        但剑锋刚一刺进,就被黄衫少年身周亮起的护身金光牢牢挡下。

        “欧阳淳,我不杀你,等见了元帅,再做处置。”黄衫少年把手一指,一道玄光扫出,欧阳淳消失不见。

        “速去救南宫适等人。”

        公孙铎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片刻功夫,数道身影依次从监中走出。

        “南宫适将军,你跟随公孙将军在城门处接应,我带他们两人出城,去看看那白骨幡情况。”汪子安说道。

        “真人放心,有我在此,绝对出不了差错。”南宫适点头应下。

        公孙铎也是点了点头。

        汪子安把神通一运,身周金光萦绕,卷了身旁的黄天化与雷震子,化作惊天长虹,往城外落下。

        刚来到西岐兵马之前,就有哪吒牵来了五云金睛驼。

        “师兄,请。”

        汪子安也没多说,上了坐骑,看向了姜子牙:

        “师叔,那欧阳淳已被我拿住,如今城中有公孙铎、桂天禄、南宫适将军坐镇,临潼关算是拿下了。”

        “不急,还是看杨戬这边。”姜子牙闻言摇了摇头,看向了阵前那处。

        汪子安也定睛去看。

        白骨幡下,任凭卞吉如何催动宝物,也奈何不了杨戬半分。

        但同样的,卞吉仗剑披发,催动白骨幡中无数阴魂相护,杨戬也奈何不得对方分毫。

        就算是掌握五雷这道神通,都对那至阴至邪的白骨幡起不到丝毫作用。

        “此宝远比寻常灵宝厉害太多。”汪子安暗道。

        “迟则生变,先杀卞吉。只要此人一死,无人催动白骨幡,杨戬师兄便能借着灵符之力,无惧白骨幡之威,将之收起。”

        元神一动,汪子安心神之中出现了一口无暇心剑,他勾动元神之力,在其上刻画卞吉真形。

        片刻后,刻画完成,汪子安元神一催,心剑消失不见,而正在催动白骨幡的卞吉忽然痛吼一声,直接从马背摔落在地。

        没了宝主催动,白骨幡威力内敛不少,只能凭借本能攻击方圆十丈所有生人。

        但杨戬有同出一源的灵符相护,凄厉鬼吼起不到丝毫作用,趁着此时,杨戬来到近前,猛一用力,这杆大幡被拔了下来,同样指石成金,凝出一尊金柜,把大幡放到里面,封住金柜,所有异象登时一收。

        再把大小如意施展,金柜化作巴掌大小,落入手中。

        “师弟,你有四海瓶,此物便交由你镇压吧!”杨戬看向了身后。

        “也好。”汪子安没有拒绝,唤出四海瓶,卷起一道白霞,把金柜收了。

        而在临潼关上,看着下方动静的桂天禄见到此幕,忙传令下去,城门缓缓打开。

        “攻城。”姜子牙见此大喜,把剑一挥,身后六十万大军齐齐开动,喊声震天。

        “杀。”

        姜子牙当先冲杀上去。

        而卞吉中了一道心剑,元神受创,昏迷过去,虽被手下救下,往城中退去,却不防南宫适早已是仗着刀剑,从城中杀出,看到卞吉,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高喝一声,把挡在身前之人尽数杀死,又拍马迎上,刀剑交错,被驼在马背的卞吉连同身下宝马被一同斩成数截。

        内外相合,纵使有反抗之人,也掀不起多大浪花,眨眼功夫就被拿下。

        临潼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