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85 七杀星张奎

185 七杀星张奎

        事实上,不仅是黄飞虎,就连为父报仇的黄天化,若非有哪吒出手相救,恐怕也已丧命在渑池守将张奎的刀下。

        此人竟如此厉害。汪子安暗道。

        这张奎他有所耳闻,师传不明,但偏偏此人习得一手地行术,能日行一千五百里,比之惧留孙传于土行孙的阐教正传地行术还要多出五百里。

        且,其妻子高兰英同样本领非凡,随身宝物乃是以太阳神光炼成的太阳神针。

        若非是张奎挡在渑池,原本还杀了土行孙,最后也是被惧留孙“指地成钢”符逼死,汪子安都以为,这是惧留孙在外悄摸摸收的徒弟了。

        “看来,此人应当便是“欲讨封号”的诸神之一了。”

        念头转过,他又问道:“武吉、邓婵玉又是因何而死?”

        “说起来,此事与杨戬师兄还有些关系。”薛恶虎也不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先前西岐两位殿下姬叔明、姬叔升被杀,又有黄飞虎五人接连死在此人手上,加上黄飞虎将军之弟黄飞彪为兄报仇,同样被此人所杀,最后黄天化又差点陷于此人手中,惹怒了杨戬师兄。

        “杨戬师兄故意被此人抓去,而后施展法门移花接木,张奎让人砍杨戬师兄首级,却被尽数嫁接在他人身上,导致此人坐骑独角乌烟兽与其母身死。

        “此人携怒而至,武吉师弟与邓婵玉两人联手迎上,终是不敌,被此人仗着地行术杀死。”

        细细算下来,这小小的渑池前,居然被张奎杀了十员周营大将,且都是颇有身份之辈。

        汪子安可以想象,现在师叔姜子牙是何种表情了。

        “我记得指石成金不是能克制地行术么,上次见杨戬师兄也习得了。”

        “指石成金作用有限,且此人所炼神通,比之土行孙所使的地行术还要玄妙。”薛恶虎摇了摇头,接着道:

        “姜师叔已经让杨戬师兄前往夹龙山飞云洞去求见惧留孙师伯,看看能否有法可解。”

        “原来如此。”难怪没有感觉到杨戬的气息。

        “我先去拜见师叔。”汪子安说着,来到主帐。

        帐中,端坐上首的姜子牙满面悲色,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据汪子安了解,武吉身为跟随姜子牙最早的弟子,两人间一直是类似父子般的师徒感情,武吉一死,姜子牙心中怎能好受。

        “师叔,还请节哀。”汪子安出言劝慰。

        “是师侄回来了。”听到声音,姜子牙才回过神来,叹道:

        “看来,你也知晓这两日变故了。”

        “武吉师弟并无成仙之缘,此番入榜,一步登天,也算是好坏参半,师叔莫要太过悲痛,还需平复情绪,完成封神大任。”汪子安在旁劝道。

        “我怎会不知这些。”姜子牙摇了摇头:“只是,毕竟十数年师徒之情,老夫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个人。如今徒弟一走,心中难免空落落的。”

        汪子安还是第一次见到姜子牙如此模样,不免叹息。

        也不知如今封神榜生变,姜子牙有没有机会上榜封神。

        正说话间,忽有一人不经通禀,径直步入帐中。

        “师叔,弟子回来了。”这人一身道装,走上前来,正是前去夹龙山求教的杨戬。

        “如何?”姜子牙连忙问道。

        “弟子在夹龙山时,并未见到惧留孙师伯的身影,想是闭关未出。”杨戬据实说道。

        闭关?姜子牙喃喃一句,不禁叹道:

        “看来,只有咱们自己想办法了。”

        “若师叔同意,弟子愿出营,一试这张奎本领。”汪子安主动说道。

        “这,此人术法厉害,师侄真要出阵,还需小心才是。”姜子牙有些担心。

        “师叔大可放心。”汪子安拱手一拜,转身离去,杨戬一同跟上。

        等出了营帐,杨戬才提醒道:

        “师弟小心,这张奎可不是先前破五关时所遇的那些左道之人可比。”

        “哦?能让师兄如此警惕,想必此人确实非凡。”汪子安牵来五云驼,笑着道。

        “具体如何,稍后你见了便知,我在后面为你压阵。”杨戬也没多说,同样牵了金睛兽,两人出了营中,来到渑池城前。

        “我乃周营汪子安,听闻渑池守将张奎本领非凡,今日特来领教,你等还不速速通报。”汪子安骑着异兽,手持法剑,指着城上喝道。

        城上士兵闻言,立刻前往将军府,将城外有人搦战之事报上。

        “他说他叫汪子安?”

        厅上,张奎端坐,听得此事,便看向了那士兵。

        “是,将军,此人自称汪子安。”甲士点头称是。

        “我虽在渑池镇守,却也听得此人大名。”张奎面色凝重。

        “此人乃是玉虚金仙道行天尊的弟子,又是防风氏之后,神通颇为不凡。”

        “夫君若是要去,我也一同前往。”旁边位子上,一女将身披甲胄,手按两柄日月刀,说道。

        这正是张奎之妻高兰英。

        “也好。”张奎沉吟片刻,点头应下。他也想看看,这差点杀了闻太师的高手,到底有何能耐。

        因坐骑已死,张奎与高兰英骑了两匹凡马,手持兵刃,出了城门,来到阵前,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两人。

        一见道装青年,张奎眼中止不住地怒火,把刀一指,喝问道:

        “杨戬,你竟还敢来此处?”

        “此战虽与我无关,但将军若真要战,杨戬却也不惧。”杨戬把手一抓,三尖两刃刀现于手中,丝毫不退。

        “哼。”张奎冷哼一声,看向了另一黄衫少年,目带探究之色:

        “你就是汪子安?”

        “不错。”汪子安点了点头,催动坐骑来到近前:

        “将军想必便是张奎了。”

        汪子安同样放眼望去。

        乍一看,此人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运使灵目一看,汪子安才发现,这张奎身周笼罩着一层赤红光华,仿佛万千杀气凝练,只是一看,便似陷入了尸山血海之中。

        而且,此人气息,隐隐与天穹中某处所在呼应,极为诡异,更难看清其修为境界。

        “果然非是凡俗可比。”汪子安终于明白了杨戬之言。

        单单是这身杀气,就不是寻常人物能够抵挡的。

        被汪子安一看,张奎有种自身隐秘暴露于光天化日下的感觉,眉头皱起,把刀一横:

        “敢来邀战,且吃我一刀。”

        座下马如箭奔出,手中大刀寒光凛冽,肉眼可见的杀气在刀锋成形,化作赤红刀光劈山裂海。

        “破。”汪子安把肩一晃,金遁凝成锋芒白光迎上,两者刚一接触,便炸成无数细小光华,往对方身上激射而去。

        汪子安把袖一抖,金庭仙光现于身周,挡下刀光杀气。

        张奎则是挥动大刀,挑、刺、拨、撩,简简单单,挡下了所有金遁光华。

        “再来。”汪子安低喝一声,主动出击。

        双目泛起青白光华,凝成两道光虹打出,于空中合成一道,瞬息来到张奎身前。

        此光虹来得迅速,张奎无法躲避,只得眼睁睁看着定灵神光落在身上。

        不仅身形被制,连元神魂魄,好似都被冻住了一样,仅有意识保持清醒。

        “杀。”汪子安把手一指,就要下了杀手,却不料,被制住的张奎体内陡然有一股神秘力量爆发开来,身周笼罩的红光同受催动,散发无尽杀意,直接把定灵神光冲散,且去势不减,直奔汪子安元神冲来。

        “有意思。”汪子安察觉不妥,右手拂过额头,现了一团三尺方圆的白云,身周九点红光相随。

        对方那杀气红光冲在身上,便见白云垂下氤氲,红光之间相连,隐隐结成阵势,将外来攻势挡下。

        不等汪子安再看,忽然就见那张奎翻身下马,把身一晃,身形消失不见。

        “是地行术,师弟小心。”杨戬在旁盯着高兰英,出言提醒。

        汪子安把五云驼一拍,这异兽足下升起云光,离地数丈,看着下方地面,把手接连点出,指石成金,方圆数里之内,已被尽数凝成金地。

        同时,运使灵目,看向地面。

        但灵目所观,并无一丝收获。

        正要降落在地,主动引来张奎上钩,忽然眉头一动,看向旁边杨戬。

        “杨戬师兄小心,那张奎奔你去了。”

        杨戬闻言,忙把身一晃,化作清风去了,但身下这火眼金睛兽却被突然从土中冒出的一杆偃月刀拦腰切成两段。

        同时,面对着杨戬的高兰英,却把腰间的红葫芦祭起,四十九点牛毛细小的金光如雨激射,直取汪子安双眼。

        原来,这两人知晓汪子安灵目有定人之效,早做了这些安排。

        “去。”

        灵目眨动,想要以定灵神光定住这些神针,但这神针乃是以太阳神光炼成,拥有光的速度,奇快无比,定灵神光根本不及施展,就见金光已来到身前。

        匆忙间,汪子安只得元神一催,一杆白濛濛小幡悬于头顶,垂下水火光华,才把那神针挡住。

        但饶是如此,这神针也刺入了身前的水火墙壁,有炫丽金光从针尖发出,逼开水火之力,缓缓向着汪子安身上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