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88 黄河阵再现

188 黄河阵再现

        依哪吒这暴脾气,哪怕是尚在战中,也不会给黄天化面子,但两道声音传入他的心中,这才强忍着试试三头八臂凶威的冲动,退到一旁。

        黄天化忙纵着坐骑杀上。

        要论起武艺,两人都是人间罕见,这一番厮杀,居然难分胜败。

        黄天化报仇心切,只得“武将”转“法师”,祭起火龙标与攒心钉两件偷袭宝物,趁着张奎躲避之时,再把莫邪宝剑一指,一点星光激射而出,张奎未及闪避,头颅已是落地。

        “父亲、叔父,孩儿为你们报仇了。”黄天化取了张奎首级,仰天悲呼,泪洒黄河。

        哪吒见此,不由沉默。

        等其他人围上来后,黄天化才收拾心情:

        “张奎已死,速速回营,禀告师叔。”

        众人齐齐离开。

        而站在云头的杨戬见此,说道:

        “我们也回去吧。”

        “好。”汪子安抬头看了看天空那逐渐黯淡的星辰,驾云回到周营主帐。

        等黄天化递上张奎首级后,姜子牙才轻抚颌下长须,沉声说道:

        “张奎已死,众将可趁机调兵,开始攻打渑池了。

        “今夜,必定要拿下此城。”

        “遵命。”早已等候在旁的南宫适、邓九公等人齐齐抱拳应下。

        战鼓频催,号角长鸣,黄河之前,商周之战再次展开。

        主将身亡,渑池上下无人能挡,不过半个时辰,城中将士已没了信心,有人打开城门,主动归降。

        渑池,就此拿下。

        不过,此城之前,伤亡实在太过惨重,连损数员大将,姜子牙没有着急渡河,而是在此等待落在后面的武王,顺便借机休整。

        一晃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在休整过来后,武王亲自下令,要与大军一同出发,渡河前往孟津。

        但就在大军准备船只木筏,打算过河的时候,又有变故发生了。

        黄河本就昏黄的河水更加浑浊,泛起黄烟,河中隐隐可见鱼龙曼衍,藏有庞然兽影,船只木筏等物刚一入水,连人被扯入水中,消失不见,只有不断冒起的鲜血把河水染红,再经上游流水冲刷,恢复原本模样。

        初时姜子牙还只以为是河水湍急,但在接连数百士兵惨死后,终于发现不对,派杨戬、汪子安、杨任前来查看。

        一看之下,几人终是看出了几分究竟。

        “鱼龙潜藏、蛟蜃现踪,水下怎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水妖?”杨任神目一观,发现不对。

        “不仅如此,这黄河已发生变化,隐隐结成阵势。”汪子安在旁补充,面色逐渐严肃:

        “这阵势并不陌生,正是前番被三霄布下的九曲黄河阵。”

        “怎会如此?”杨戬也不由目瞪口呆。

        九曲黄河阵阵图已落入汪子安手中,难不成,截教之人为了前来阻挡,又重新炼成了一卷阵图不成?

        但也不对啊,这阵图可不是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炼成的。

        而且,其中还有水妖。

        在一河之中,又有谁能驱动这无尽水妖。

        “河伯?”杨戬猜出了出手那人的来历。

        汪子安点了点头:

        “能摆下九曲黄河阵,又能催动河中水妖,除了此人,我不作他想。”

        “此人怎会挡关在前?”杨任也跟着愣了愣。

        此乃神仙杀劫,虽有诸神欲讨封号,但这黄河乃百川之首、四渎之宗,河伯又未入劫,挡在这里是想做什么?惹怒签定封神榜的三教圣人吗?

        “此事来得莫名,且先回去报于师叔再说。”杨戬按下疑惑,说道。

        三人回了主帐,便将先前所见尽数上报。

        “什么?”姜子牙闻言,先是一愕,而后大怒。

        先前三霄摆下九曲黄河阵时,他派杨戬往河伯府求助,就被挡在门外,眼下这恶神又来此挡道,坏他大事,难道真看他姜子牙是好欺负的吗?

        “本丞相定要亲手斩了此恶神。”姜子牙拍案而起。

        “师叔切勿动怒。还需探出此人出手原因再说其他。”汪子安在旁劝道:

        “而且,这九曲黄河阵本就是黄河衍化而成,此番被河伯摆下,威能必更加强大,仅凭我等之力,根本无法破去此阵,还需另做商议,寻求帮手。”

        “子安师弟所言不错,弟子愿遍游三山五岳,求得众位师伯师叔相助。”杨戬主动说道。

        云霄摆阵,幸好有道行天尊得到破阵诀窍,能护住自身,再凭借一身神通,与汪子安内外呼应,才破去大阵,这其中还有云霄畏惧道行神通,主动收手的缘故。

        但此阵原主摆阵,加上占据地利,虽说修为不明,但也足以让众人忌惮,恐怕十二金仙亲至,也没有多少把握。

        “这,也好。”姜子牙思忖片刻,点头应下:“就由你......算了,由我亲自向掌教师尊祷祝,求得援手。”

        姜子牙焚香沐浴,掐了法诀,遥遥朝着昆仑方向拜下。

        这边一动,远在玉虚宫内的阐教教主当即有了感应,心念一动,遍查天机,已是知了因果,招来随侍弟子南极先问,传下法旨。

        南极仙翁得了法旨,先是敲动宫前金钟,三山五岳众多仙家纷纷有了感应,纵是自称“闭关”的惧留孙也不敢多留,出了洞府,往渑池这边而来。

        之后,仙翁又遣弟子白鹤童儿前来渑池报信,自己则是驾着云光,进了南天门,直奔妙有真境、弥罗宫中,即大罗天中天帝道场。

        弥罗宫有三殿,第一殿则是御天之殿凌霄宝殿。

        仙翁经过通禀,许久之后,才得以步入殿内,拜见天帝。

        不敢放肆,自称小臣,忙将教主吩咐之事如实上禀。

        但天帝回应却是出乎仙翁预料。

        “那冯夷是人族出身,曾行水仙之道,于中途遇难,魂魄坠于黄河,得本源青睐,成为黄河河伯。

        “虽无治河之功,却在大禹治水时献上河图,顺天应人,有大功德,黄河本源仍归其身。

        “朕虽掌天,但此类大神,本源不失,仍得天眷,又能奈其何?”

        这几乎是已经明说,不想插手此事。

        南极仙翁心中无奈,只得拱手退下,离开殿中,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