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89 水伯现身

189 水伯现身

        不多时,渑池这座小小城池中,以广成子为首的玉虚十位金仙降临(普贤入榜,道行身陷时光长河)。

        没有停留,众仙随着杨戬、汪子安指引,直接来到了黄河之前。

        与三霄所摆的九曲黄河阵不同,此阵好似别有玄妙,虽看上去浩浩荡荡、沸沸汤汤,但实则黯晦消沉不闻水声,有鱼龙水妖潜滋暗长,吞纳一切生机,如临不测之渊。

        不仅如此,就连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也为人操控,不见天日,阴沉之下风雨晦暝,有淅淅沥沥雨点不断落下,将原本就极高的水位不断堆高,淹向两岸,洪灾即将爆发。

        “且让我入内一观。”热心肠黄龙真人见到此幕,立刻正义感发作,心中隐有骚动,主动请缨,还没等众人答应,已是步入其中。

        刚一入内,本就水雾弥漫的水面上空,烟气上浮,远远看去,一副烟波浩渺之景,阻人视线,遮蔽元神,让人难以看清其内景象。

        接着就闻几声惊怒大喝,随后“噗通”一声,水雾缓缓消失,已不见了黄龙真人身影。

        “不好,黄龙已失陷其中。”广成子面色大变,忙掐动手诀,背上一对雌雄剑化光射向水中,剑身破水而入,就被一股绵绵不绝的阴柔之力所摄拿,任由广成子如何催动,也无法掀起半点浪花,最终还是玉鼎真人见状,把手中拂尘一甩,卷住仅有剑柄在外的雌雄剑,才将这对宝物收回。

        “还是先回营中,从长再议。”玉鼎真人运起元神,察觉黄龙真人尚无性命之忧,收回拂尘,缓缓说道。

        “玉鼎道兄所言极是。”清虚道德真君点头。

        玉虚十位金仙出师不利,被拿去一人,剩下的九人只得回了营中,商谈起来。

        “子安师侄,你前番与道行道兄身入九曲黄河阵,可曾见过这副光景?”广成子问道。

        汪子安走了出来,拱手说道:

        “不瞒师伯,此阵虽有九曲黄河阵之形,但却与先前云霄所摆的大阵并不相同。至于其中景象,弟子尚未进入这阵中,还不知此阵与先前黄河阵的差别。

        “不过,依弟子猜测,那河伯应知弟子有破阵诀窍,所以万不会将原阵摆出,若仍是遵照破阵之法而入,必定面临死关。”

        “这倒也是。”赤精子抚须说道。

        “我等不通阵道,此处又是对方主场,天时地利下,又能如之奈何。”广法天尊不由叹道。

        “还是等南极道兄前来,再做计较吧!”

        说曹操曹操到,南极仙翁无功而返,回到昆仑后,向掌教说明情况,也朝着渑池这边而来。

        “怎不见黄龙道兄?”南极仙翁发现缺了一人,不由问道。

        广成子忙将先前遭遇讲了。

        南极仙翁闻言不禁摇头。连对方影子都没看到呢,就已失了一人,这可真是......

        “那诸位道兄商量出结果没有?”

        其他人齐齐摇头。

        南极仙翁见此,略作沉吟,接着说道:

        “不论如何,且先见过河伯,再言破阵。”

        “但那河伯并不出面,我等实无他法。”广成子摇头道。

        “无妨,贫道自有办法。”南极仙翁自信点头,随后领着众人,出了城中,往河边而去。

        汪子安见此,连忙跟上,他也想看看这位河伯,究竟是何等人物,连洛水之神宓妃都为之倾倒。

        其他好奇的弟子也是纷纷跟上。

        来到岸边,就见南极仙翁两手掐诀,念诵咒语,随着时间过去,声音逐渐高亢,直入云霄,黄河之水也跟着颤动起来,掀起惊涛骇浪。

        水下有光华亮起,驱散晦暗,一道华美尊贵的身影在万千龙蛇水妖簇拥之下,踏着水波,出现在了眼前。

        一见这道身影,所有人都为之一怔,而后才清醒过来。

        “好...漂亮。”

        请允许汪子安用漂亮这个词形容一个男人,因为这道身影实在是太过俊美,这天地间九成九的女子都比不上。

        那是一张比之白玉还要无暇的面孔,满头银发如同星辰光华,两眼闪耀着流光溢彩的琉璃色,上身赤裸,下身则是鱼尾,每一枚鳞片都仿佛水蓝色的棱形宝石镶嵌,鱼尾轻轻甩动,黄河掀动的惊涛居然被尽数抚平。

        不仅仅是他,就连十二金仙都忍不住赞叹,哪吒更是叫出声来:

        “好美。”

        “玉虚金仙?南极仙翁?”这位名唤冯夷的河伯神情冰冷,眼中似有暴虐之色闪过,看着河岸边的人影,轻蔑一笑。

        “咳。”玉鼎真人见到众弟子神情恍惚,轻咳一声,拂尘一甩,抽在背后仙剑之上,清越剑鸣响彻当空,才将众人惊醒过来。

        汪子安忙紧守元神,云团与红光散发道韵,才将那股诡异的感觉强压下来。

        好险,居然被一名男子的容貌所震惊。

        “冯夷,你乃四渎之首、天地正神,能体察天心,必能知晓扶周灭商、完成封神乃是天意。

        “但眼下,你率领黄河水族来此挡道,布下阵法,阻子牙师弟东进,是为何事?难道不怕遭受天罚么?”

        南极仙翁走上前来,沉声喝道。

        “天罚?本尊得天意青睐、黄河本源眷顾,执掌水脉,统领河道,天意又怎会自戮其身,降劫罚我?”冯夷只是不屑。

        与炼气修仙追求超脱的修炼之士不同,诸般神灵本就是借助天地本源而登临神主,本身就可看做天地重要的一份子,从另个角度来看,他们所行便代表天意。

        “狡辩。”南极仙翁怎会不知冯夷情况:

        “你不过仗着助禹王治水之功德,便在此行助纣为虐之事。你可知晓,等你那一身功德消耗殆尽、劫气反噬之日,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

        “想看本尊魂飞魄散,先等尔等破了此阵,完成封神再说吧!”冯夷把臂一挥,身后诸多黄河水族齐齐仰天长啸,龙蛇嘶吼,庞然妖气倾泻而出,其中不乏金仙之属,看得阐教众人纷纷变色。

        好厉害。

        要知道,这黄河乃四渎之首,水脉本源浓厚,其中不乏自天地开辟以来传下的诸多水妖,如今尽尊河伯号令,又岂是寻常人物可敌?

        众位金仙虽拜得明师、习得正法,但修炼年岁比之这些大妖来说,可差得太远,法力也远远不如,更何况对方占有地利。

        “难办了。”汪子安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