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94 悲催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194 悲催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却说袁洪输了一阵,免不了上报朝歌,得了消息的纣王心中烦闷,带着妲己往城外散心,途中发生了敲骨辨髓、剖腹验胎这种惨事,前来劝阻的箕子被贬为奴,微子、微子启、微子衍三人也归隐而去。

        直到招贤榜下,再有高人前来,纣王才转怒为喜。

        这二人名唤高明、高觉,皆是身材高大,一个面如蓝靛、眼似金灯,一个青面赤须,头生双角。

        纣王见这二人天生异相,自是大喜,当即拜两人为将军,次日便让两人带领兵马往孟津袁洪处增援。

        而正巧,袁洪与这二人相识,寒暄几句,与众将会面,过了一日,又让两人带兵往周营搦战。

        汪子安坐在营帐,听到“高明、高觉”两人,来了兴趣。

        鼎鼎大名的千里眼、顺风耳他又如何不知。

        按照此时的说法,这两人应是桃精、柳精出身,但汪子安可知道,这二人绝对是欲讨封号的诸神之一。

        他可清楚记得,书中所写,姜子牙捉拿这二人时,用的是“神荼(shēn    shū)、郁垒(yù    lǜ)”的称呼。

        “末将请战。”哪吒从列中战中,拱手抱拳。

        “也好,就由先锋哪吒前去。”姜子牙点头答应。

        汪子安也想看看这两人本事,便骑着五云驼跟着哪吒,权当压阵。

        看到这二人模样后,汪子安不由暗道:这也太丑了。

        何止是丑,简直是不成人形。

        要搁以前哪吒还在陈塘关的时候,肯定忍不住开骂,你这丑逼是个什么东西,但现在已有改善,见了二人只是喝道;

        “来者何人?”

        高明、高觉自是报上姓名,末了再说一句:“奉袁大将军之令,来取姜尚首级。”

        哪吒闻言大怒:“孽障,你等有何本领,敢除此狂言?”

        把肩一晃,现了三头八臂,诸般宝物在手,乾坤圈化作一道金光砸下。

        但诡异的是,这高觉被宝物砸中脑门,只有金光散落在地,而后就不见了踪影。

        而后又有九龙神火罩罩住高明,九条火龙盘旋、口吐烈焰,将之焚烧,须臾也不见了踪影。

        哪吒见此,以为杀了两人,就要回营邀功。

        “哪吒莫急,那二人并未身死。”汪子安在后面以灵目看得清楚。

        高觉被砸中之时,已是借着一道金光遁去,而高明被罩于宝物中,同样腾起一道金光遁去。

        光华清正,暗藏神威,看不出丝毫邪祟之气,也难怪能在棋盘山轩辕庙中成精。

        “那二人被我宝物打中,怎可能未死?”哪吒不大相信,他这乾坤圈和九龙神火罩可不是寻常宝物,真仙挨上都得死。

        见哪吒模样,汪子安也不多说,任由哪吒往主帐而去,向姜子牙邀功。

        姜子牙闻言,果然大喜。

        但这喜气还没持续多长时间,第二天,姜子牙正在帐中静坐,与众人商议,就听得外面甲士来报,高明、高觉二人又来搦战。

        “你昨日曾言,灭了二人,今日怎会又来?”

        哪吒面皮通红,看了汪子安一眼,找了个理由:

        “想必这二人有潜身小术,昨日被他脱逃。”

        姜子牙有心问一句,什么小术能从九龙神火罩中逃命,但看哪吒神情不对,便亲自带人出营查看。

        来到阵前,哪吒一看,啪啪啪,被打得脸疼。

        那二人果真又现于阵前。

        “堂堂昆仑弟子,连我等潜身小术也看不穿,真是惹人发笑。”一见哪吒上前,高明、高觉立时出言嘲讽,好似是听到了方才哪吒所言,一开口便是“潜身小术”。

        哪吒虽屡经战事,但还从未见过这种神通,不由又气又恼。

        旁边杨任、李靖二人闻言,更是拍着坐骑,杀了上来,一者五火七禽扇扇动火焰,能焚烧金仙身躯,一者黄金玲珑塔散发神光,能镇压诸般妖邪。

        但面对这两宝物,高明、高觉二人仍是各自催起一道光华,一黑一青,消失不见。

        袁洪见杨任、李靖二人祭宝,还以为高明、高觉无法躲开,忙把新找的白马坐骑催动,使一条镔铁棍,杀了过来。

        杨任、李靖见此,也调转枪口,迎上袁洪。

        又有雷震子振动风雷双翅,挥着黄金棍砸下,薛恶虎同样仗着却阳锥、降魔杵二宝杀了上去。

        这袁洪虽同样握有八九玄机,但偏偏怕这降魔杵,一见宝物沉沉落下,有降魔金光散发,自忖难以接下,忙纵身化白光而走。

        汪子安杨戬等人也未上前,等袁洪退去后,才见姜子牙鸣金退兵。

        此战算是不分胜负。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除去知道对方能化遁光躲避攻击外,其他什么神通手段也不了解。

        汪子安有心说破高明、高觉手段,但知晓自己空口无凭,不到时机。

        而杨戬见到此幕,也及时说道:

        “当日师尊回山时,曾吩咐弟子到了孟津,要谨防梅山七圣,万不可大意。

        “如今此辈化光而走,不惧法宝,还需另思他策,或可设计捉拿。”

        梅山七圣?汪子安眉头一挑。

        明明是梅山七怪,怎的玉鼎真人会称之为“圣”,口误么?

        姜子牙闻言也不由思忖起来。

        确实,凭借一般手段,难以拿下此辈。

        想了想后,姜子牙决定提前布置。

        怎么布置?

        前些天汪子安以九烈焚川阵困住对方,给了姜子牙新的思路,以阵围困,以法破邪。

        正巧,他曾观握奇经有所领悟,通晓八卦九宫之道,就摆一座八卦九宫阵。

        说着,便取出四道符印,交予李靖、哪吒、雷震子、杨任之手,令四人下去削好桃桩、取来狗血,站定四方之位。

        又叮嘱汪子安、杨戬二人,只要看到阵法起了作用,就催动五雷,往阵中打去。

        而后又有金吒、薛恶虎去寻乌鸡、黑狗血、女子五谷轮回之物,准备以此破掉对方邪法。

        金吒、薛恶虎闻言,擦了把汗,这也太难了。

        汪子安在旁听着,暗道姜师叔此次布置必定无功。

        若这高明、高觉真是神荼、郁垒,那这区区桃桩怎能起到作用?要知道,这两位镇守的可是天下最大的桃木之下,论起对桃木的了解,姜子牙拍马都比不上。

        更何况,以这二人本事,已是把姜子牙一番布置听了个齐全。

        “末将遵命。”汪子安拱手应下。

        众人下去准备。

        当天夜里,就找好诸多所需材料,李靖四人更是悄摸摸钉好了桃桩。

        嗯,值得多说一句的是,在夜里回营休息时,可能是汪子安心理作用,觉得薛恶虎身上的味道实在太冲,便施展定灵神光,将其定在营帐上吹了一夜的寒风。

        第二天一早,自认为胜券在握的姜子牙就带着汪子安等人,上门搦战。

        但高明、高觉刚一出现,就给了姜子牙一记沉重打击。

        “姜子牙,你自号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我兄弟看你,怎么不过一山野匹夫?

        “你既为昆仑高士,理当调兵遣将,决一生死,为何钉桃桩、布阵法,让门人以污秽之物来恶心我等?

        “实不相瞒,我等并非鬼魅妖邪,又岂会惧你这左道之术?”

        一向厌恶他人使用“左道之术”的姜子牙,第一次被人扣上了“左道之术”的帽子。虽然说,细细一琢磨,这破邪之法好像是有点左道的样子。

        姜子牙闻言大怒。

        但高明、高觉兄弟更怒。

        不等姜子牙说话,被恶心到的兄弟二人就仗着大戟、巨斧杀来,邓九公、南宫适连忙迎上。

        仅以武艺来论,二将绝非这高明高觉兄弟能挡。

        姜子牙一见占了上风,也亲自催动四不相杀上,战过数合,转身就走,引兄弟二人入阵。

        高明高觉明知子牙算计,却也跟了上去,来到阵中,李靖四人立刻催动符印,围困二人。

        但尚未等金吒、薛恶虎准备的污秽之物洒落,两人已是化光而去了。

        这一番折腾,把自己恶心的够呛,还没能功成,被对方逃脱,姜子牙心中恼怒,回到营中,便说是有了奸细。

        确实如此,自己的谋划被对方一一说出,这是个正常人,都怀疑是奸细作祟。

        汪子安见此,知晓时机已到,忙上前说道:

        “师叔此言,弟子不敢苟同。”

        “哦?师侄有何想法,速速道出。”姜子牙听闻此言,心知汪子安必有想法,忙说道。

        汪子安先不作答,只把两手一撮,有金庭仙光泼洒出来,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下,将主帐笼罩。

        “先前哪吒师弟在帐中说这高明高觉有‘潜身小术’,但随即我等出阵,便听这二人自称‘潜身小术’。

        “而此次师叔布置,仅有我几人得知,却被这高明、高觉当众道出,几乎分毫不差。

        “依弟子猜测,此兄弟二人必有奇法,能窥探我营中虚实。”

        汪子安据实相告。

        “这世间竟有此等异法?”姜子牙没有否认,他也觉得,在场众人绝对不会是奸细宵小。而且,这高明、高觉既是术法中人,必有擅长,说不定便是此类术法。

        “的确有此可能。”杨戬略作思忖,主动请缨:

        “不过,具体如何,弟子还需回山向老师请教。”

        在他看来,玉鼎真人既然知道他会遇上梅山七怪,自然也知道高明、高觉二人来历。

        “也好。”姜子牙点头应下:“此番又有劳杨戬师侄了。”

        跑腿、请人的活一向都是杨戬来做。

        “师叔言重了。”杨戬倒是洒然一笑,拱手拜别,穿过金庭仙光,祭起土遁,转身离去。

        “这几日,众将可在营中休憩,无需再来主帐议事。”姜子牙做了布置。

        在杨戬没有返回之前,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遵命。”

        众人领命退下。

        而在阵上泼洒污秽之物的薛恶虎自然又是被汪子安寻了个高处,挂了半天。嗯,金吒也跟着前来,主动求挂。

        虽说汪子安血脉神通能催动风水,足以将那臭不可闻的气息吹散,但既然对方主动开口,他也不好拒绝,遂了对方心意。

        吹了一天,金吒好似有些洁癖,又在汪子安这边续了一天的挂。

        至于薛恶虎,汪子安看在师兄弟的面子上,在被挂在山巅的金吒注视下,催动神风,帮了对方一把。

        “这,汪师兄,你有法门,怎不早说?”金吒瞪大了眼睛。

        “咳,金吒师弟你身上味道早都散去了,如今求挂,是想得到一些心理安慰。

        “根据为兄想法,在这儿吹上一天的风,还是比术法相助更能让你安心。”

        汪子安解释了一句,挥了挥衣袖就离去了。

        薛恶虎看着金吒,忍不住大笑两声,也跟着离开了。

        在杨戬尚未回来之前,周营这边过得还是比较欢快的,主要是有金吒这个笑柄在,大家相互传开,都是笑出声来。

        而这几天中,一直以神通观察周营动静的顺风耳高觉听了几天的笑声,哪怕是夜里没人发笑,脑中也会有各种魔性笑声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常常听着听着,自己就忍不住笑出来了,高觉觉得自己有些不大正常。

        当然,他兄弟高明也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杨戬回来后,这种情况才得到缓解。

        “禀师叔,此二人原是棋盘山桃精、柳鬼,吸收日月精华,生出灵性,又在轩辕庙供有泥像,借着香火成形,名曰千里眼、顺风耳。

        “若要破这二人神通,须得将庙中泥像打碎,再把根茎断绝,而后遮掩我营情况,才能除掉此二人。”

        “原来如此。”姜子牙既知对方根底,立刻派遣了李靖带领三千士兵前往棋盘山动手,又下令让众多士兵白天敲锣打鼓,再寻来幡旗,把周营围住,大风一吹,无数红旗招展。

        于是乎,在告别魔性笑声后,高觉天天听得都是锣鼓齐鸣,时不时还有爆竹声响,纵使到了晚上休息,脑瓜子也是嗡嗡的。

        而一直以神眼看着周营的周明则是两眼发昏,眼前的人影好像都是黄的,长时间面对红色,更是心中烦闷、暴躁。

        如此一来,两人心神难得清静,再加上有人刻意遮掩天机,连本体被毁都没有丝毫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