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95 齐天大圣???

195 齐天大圣???

        高明、高觉本体被毁,却未曾察觉。而周营这数日内,除去以幡旗、锣鼓遮掩外,也再无其他动静。

        袁洪不知周营打算,心生烦躁,有心劫营,传令让高明、高觉二人下去准备,入夜出兵。

        商营这边一动,周营这边姜子牙便见大风平地起、灵觉心中生,默默卜了一卦,知晓了对方打算,连忙让人准备,应对商营劫营。

        因商营中,除去先一步面见纣王的袁洪、吴龙、常昊外,其他四怪尚未出面,此时吴龙、常昊身亡,再加上新近拜入的高明、高觉神通已失,众人所需谨慎者,唯袁洪一人。

        所以,南宫适、邓九公、苏护等到大将在营中厉兵秣马,而杨戬、汪子安等阐教三代弟子则是祭炼宝物、打坐复气,静等袁洪上门。

        这夜,刚至子时,便闻喊杀声至,号鼓齐鸣,姜子牙一见为首的高明、高觉二人杀到,立刻把剑一指,李靖等四人忙把准备好的桃桩震动,杨戬、汪子安二人手发五雷,高明、高觉应声而倒,魂魄往封神台而去。

        这两人一死,便只有袁洪威胁最大,汪子安持矛在手,当先往那白马将军杀去,杨戬、哪吒、雷震子、黄天化、薛恶虎、金吒、杨任等紧随其后。

        “杀。”汪子安高喝一声,把五道遁光尽数祭起,模仿孔宣的五色神光如扇刷出。

        袁洪看出汪子安道行不差,只是把身一晃,化作一道白光轻松躲开,却不料这边杨戬早动,只把乾坤尺祭起,翠汪汪光华击中白光,将其身形打出,三尖两刃刀携寒光破空劈下。

        面对此等神物,袁洪躲也不躲,顶上冲出一道白光,化作一猿猴模样,持一水火棍,同样往杨戬头顶砸落。

        一个刀光落下,冲起一道青气,化作一纯白莲花,把刀光托住,另一个棍影砸落,同样不见损伤,只有金光火花四起,传来金铁之声。

        两人竟不分胜负,难以伤到对方。

        一旁杨任急催云霞兽,扇动五火七禽扇,想以神火克敌,却不想,这袁洪见无法奈何杨戬,心中憋了火气,正巧撞见杨任,自是再催猿猴元神,持棍从头上砸落。

        杨任猝不及防,当即被砸烂脑袋,一道魂魄往封神榜去了。

        “师弟......”

        杨任一死,跟在后面的黄天化大怒,也不贴身近战,反手便是攒心钉与火龙标两件偷袭宝物化光袭来。

        但这两件宝物中,火龙标材质寻常,被那猿猴元神盯上,一棍打碎,只有攒心钉建了功勋,刺破猿猴元神,但白光一闪,又恢复原样。

        黄天化见此,不惊不慌,再次祭起一物。

        莫邪宝剑。

        剑锋一指,如流星飞逝,一点寒光直奔袁洪肉身,剑锋所过,头颅落地。

        但还未等黄天化露出喜意,便见袁洪脖颈没有鲜血流出,而是冲出一道白光,化作一斗大莲花,莲花内托着一与地上头颅一模一样的脑袋,光华一闪,头颅接上。

        “这怎么可能?”黄天化不由一愣,早有被惹怒的袁洪元神化光而来,迎头再次一棍劈落。

        幸得哪吒以混天绫裹了黄天化肉身将之救起,仅被袁洪打死了坐骑玉麒麟,保住了性命。

        “吃我一棍!”见得袁洪持棍逞威,雷震子现了风雷二翼,原本普通的双翅上有紫青电光环绕,黄金棍搅动了风雷,一棍砸向对方肉身,天翻地覆,有灰濛濛气息升腾,空间崩塌,时间好似凝固,使袁洪身陷混沌,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金棍砸落。

        但可惜的是,袁洪此人同样握有八九玄机,三宝混一,雷震子棍下藏有万钧巨力,把对方脑袋砸扁,但在扭曲面庞下泛起的白光下,还是将五官撑起,重回原样。

        唯一变化的,是袁洪心中的怒火愈演愈烈,仿佛一轮散发无尽光热的太阳猛然炸开。

        “死。”

        猴子一向是最小气的,更别说被几人狠狠群殴的猴子。

        雷震子一棍炸开的无尽怒火,被此时祭起遁龙桩的金吒尽数接下。

        遁龙桩这件宝物所附带的迷神之效根本不起作用,直接被猴子的怒火烧了个干净,元神再次挥动水火棍,朝着金吒头顶砸落。

        “袁洪休得放肆。”落在最后的薛恶虎终于赶到,金庭山王屋洞镇洞之宝降魔杵一经祭出,便如同须弥山岳压下,金光挥洒间,隐隐凝成剑形,如同一柄降魔神剑,冲着袁洪肉身斩下。

        降魔剑法,居然是汪子安等人刚刚拜入金庭山时所习的护身剑法,此时经由降魔杵祭出,竟仿佛浑然一体。

        浩浩剑光当头斩落。

        袁洪纵使无惧剑光,却难挡降魔杵神力,被一棍打翻在地,肉身几乎化为肉泥,元神也不由归入泥丸宫内,眼见雷震子缚龙索如龙吟啸、舞爪而来,忙把地一拍,借着土遁离了战场,仅留手中镔铁棍落在原地。

        “杀。”

        后方带着大军冲杀的姜子牙见此大喜,把臂一挥,前来劫营的商营兵马便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无边大海中。

        这可是百万大军。

        这一战,被憋了许久的四方联军直接杀到卯时,才缓缓平静下来。

        尸骨堆积如山,遍地皆是哀嚎,鲜红血液将大地染成褐红,到处都是残尸断臂。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连一向最为好战的黄天化也不禁沉默。

        “该回去了。”汪子安抬头看了看,其他诸侯正带人打扫战场,转身往主帐而去。

        主帐中,姜子牙正向南宫适、邓九公、苏护三位交待事情。

        等汪子安等人进来后,才看向几人。

        “如何?现在知道,能够蜕凡成仙,是多好的事了吧!”姜子牙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纵使成仙成神,亦是避免不了,且从另外角度来说,可能还比凡间的战斗更加残酷。”汪子安接过了话。

        最简单的例子,商周背后隐藏的截阐两教之争,虽然死的人可能并不算多。

        “此言倒也有理。”姜子牙抚须点头。说起来,这越是临近朝歌,他心中的不安也越是强烈,好似一场能够毁天灭地的危机即将来临一般。

        这让他在猜测的同时,有些迟疑,直接影响到了他接下来的命令。

        “如今商营中,可堪一战之人唯有袁洪,此人为术法中人,还需我等出手,与他人无关。

        “这些日子,便让大军先暂时休养吧!”

        在之前,姜子牙对于兵入朝歌可最是迫切,就连武王都有所不如。此时眼见着到了孟津,且在己方大军实则没有多少伤亡的情况下下令休养,这让众人感觉有些怪异。

        只有心中同样感应危机的汪子安、杨戬等人才能理解。

        “末将遵命。”

        南宫适等人自是抱拳应下,离开帐中,下去交待去了。

        “禀师叔,先前常昊、吴龙原身皆是妖精,后有高明、高觉亦是精怪化身,如今仅剩的袁洪元神仿佛猿猴,应也是妖物之属。

        “如今杨任师弟死在此人手中,依弟子之见,还是往玉柱洞走上一趟,借来照妖鉴,以此克敌。”等几人离开后,杨戬说道。

        照妖鉴不仅能照出妖物原形,其上所发金光亦是最克此类。

        姜子牙点头应下,将这跑腿的事情又交给了杨戬去做。

        在杨戬离去后,周兵进入短暂休养,恢复元气。

        而这边,袁洪夜袭,损了近两成兵马,沉思片刻,让麾下大将鲁仁杰报与朝歌,一是催粮,二是求援。

        初战先败。

        二战又败。

        得到消息的纣王怒不可遏,一巴掌拍碎了身前的桌案,幸好城外招贤榜下又有异人来助,才平息怒火。

        召至殿上,见此人又是天生异相,纣王不禁心喜,封这异人为将军,带兵往孟津支援袁洪。

        而袁洪在见到这人物异相后,也是大喜,当即使其行先锋之职,休整一夜,往周营辕门外搦战。

        一见此人形貌,周营巡守的甲士都吓傻了,慌忙逃到主帐禀明情况。

        “禀元帅,商营有一巨人前来挑战。”

        “巨人?”姜子牙略一琢磨,看向了左侧第一位的汪子安:

        “那巨人有多高,可有汪将军本相高么?”

        “纵是汪将军也有所不如。”甲士看了一眼汪子安,不假思索地答道。

        “这倒是有意思了。”姜子牙抚须一笑,看向汪子安:

        “走,随我一同出营一观。”

        “我也去。”哪吒蹬着风火轮站起。

        其他弟子见此,也纷纷来看。

        妖怪、术士见多了,好不容易来了不一样的,肯定要来凑凑热闹。

        不仅是这般阐教三代弟子,连四方诸侯都惊动了,皆是带着人来观看,好像看猴戏一样。

        刚一出营,就看到了那好似承天接地一般的山岳人影。

        何止是巨人,约莫七八丈,比寻常小山还要高大,手里拎着根排扒木(应是有着铁钉的木棒,类似狼牙棒)。

        普通人在其面前,几乎相当于蚂蚁大小。

        汪子安灵目一观,察觉此人并非术士之流,而是仅凭一身血脉,就达到了这等身高,不由暗自惊诧。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个头比他还要高的。

        可惜此人血脉虽强,却无法灵活运用。

        走上前来,汪子安仰起头来,看着这人,问道:

        “你就是来挑战的人?”

        这巨人看着脚下如同虫子大小的汪子安,同样闷声问道:

        “你就是来接战的人?”

        还不错,身形巨大,脑子也还在。汪子安来了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

        “我乃纣王御前袁元帅麾下威武大将军邬文化,你是个什么官?也敢来此挡我?”这巨人声如雷霆,傲然说道。

        看得出来,很是在意自己的身份。

        汪子安心中一笑,仰头说道:

        “你自称商营将军,却连我也不识。

        “我叫汪子安,乃真仙临凡,旁人惧我神通,给我起了个诨名,叫做‘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邬文化听到这四字不由呆了呆,随后便是哈哈大笑,惊起群山鸟兽,手里的排扒木都拿不住了。

        “就你这小身板,连蝼蚁尚且不如,怎敢号称‘齐天’?

        “还不如交给本将军来用,唤作‘纣王御前袁元帅麾下齐天威武大将军邬文化。’”

        这邬文化越琢磨,越觉得这“齐天”二字,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

        “蝼蚁?”汪子安把眉一挑,似笑非笑,催动体内血脉,现了防风氏本相,再把变化之术运起,身形骤然狂涨。

        几乎是眨眼功夫,一尊身高九百丈,上半身没入云霄的龙首牛耳独目神人出现在周营之前,呼吸吐纳有雷霆之音,双臂一撑,便有大风扬起。

        神人俯下身子,低着头颅,苍天仿佛有了面孔,伸出右手食指,指向了脚下这个不过七八丈大小的所谓巨人。

        “你说的是这只么?”

        声音犹如九天神雷齐震,响彻耳边,惊得邬文化耳痛难忍,忙把耳朵捂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不断说着:

        “好大,好大......”

        不仅是邬文化,就连周营这边也都目瞪口呆。

        虽然他们曾见过汪子安防风氏本相,但那也不过三丈三尺,加上变化之术,最高也不过百丈,何曾见过这在他们看来几乎与天同高的九百丈身形。

        “还要挑战么?”汪子安面孔周边云气相聚,独目泛起青白光华,看着足下的较大蝼蚁。

        “不敢了,不敢了......”这邬文化体型虽巨,但其实也就是普通凡人,一点术法不通,如今看到比自己高大出不知多少倍的神人,哪里还敢再言挑战,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汪子安见此,哈哈大笑。

        “看你这模样,也没多少本事,不如跟在我身边,学习学习这变化巨人之法,如何?”

        汪子安说道。

        不说这人有多厉害,但是这身板,就足以让人望之生畏,绝对是两军交战、随主帅捧旗的不二人选。哪怕放到金庭山当个门柱子也是不错的。

        “愿意,愿意。”邬文化羡慕汪子安神通,连忙点头。

        “好。”汪子安应了一身,身周金光一闪,重新变回了寻常大小。

        “跟我走。”

        姜子牙见此,再看了看对面下巴几乎掉到地上的商营人马,同样哈哈一笑,下令道:

        “众军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