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97 玄功变化

197 玄功变化

        “子牙师弟,贫道奉掌教师尊法旨,持三宝玉如意来助你。

        “你捉拿袁洪时,可将白鹤童儿带上!”

        天庭广阔、额头凸起的南极仙翁拄杖走入,丝丝缕缕的氤氲福寿之气随身,仿佛灵鹤飘飞。

        而在身后,跟着一名面色稚嫩的白衣童儿,气息清正,腰佩一青玉葫芦,手中抱着一杆白玉如意走来。

        这位便是白鹤童儿,仙鹤化形,为元始天尊随侍道童,算是南极仙翁的弟子。

        “老师神通,弟子拜服,这如意来的正是时候。”姜子牙冲着西面拱手一礼,面带喜色。

        南极仙翁抚须而笑:

        “天意假子牙之手完成封神之事,玉虚门下自是鼎力相助。”

        姜子牙看着白鹤童儿手中的宝物,点头一笑:

        “既如此,明日便设法捉拿袁洪。

        “汪子安、杨戬两位师侄,可需要准备什么?”

        “弟子要提前铺开阵图,将阵图隐入空间遮掩。”汪子安说着,看向南极仙翁:“不过仅凭弟子法力,难免为对方看出破绽,所以仍需南极师伯出手相助。”

        “此事易耳。”仙翁笑着应下。

        “弟子倒不需准备,明日只将袁洪引入子安师弟阵中便好。”杨戬摇了摇头。

        “好。”姜子牙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要将阵图藏于何处?”

        汪子安嘴角带着笑意:“袁洪此妖出身梅山,不如弟子将阵图铺在梅山如何?”

        姜子牙闻言不由一笑:“这袁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巢会出问题。

        “也好,就依师侄之言。”

        “还请师伯随弟子往梅山一趟。”汪子安看向南极仙翁。

        “也好。”南极仙翁点头应下。

        两人出了主帐,无需汪子安驾云,只见南极仙翁足下红气汇聚,转眼间,一团福瑞红云凝成,托着两人往东南方向而去。

        以南极仙翁法力,排云荡气、破开罡风,不过片刻功夫,就已来到梅山上空。

        山势险峻,仅有一条羊肠小道直通山顶,两边尽是古松柏木,有飒飒阴风从林中吹出,气息阴冷,潜藏妖氛。

        祥云转至山背,悬崖峭壁上有如龙瀑布自天垂落,在山底寒潭溅起无数水花,惊得潭边青石上千百白猿啼鸣。

        “就在此处吧。”南极仙翁看了看。

        汪子安点头应下,自袖中取出一黄扑扑的图卷,将其缓缓展开,顿时一副九曲黄河奔腾的动态奇景出现在了图卷之上。

        “起。”汪子安并指一点,图卷迎风便涨,转眼已有百丈大小。

        但诡异的是,高悬于九天的骄阳洒下无尽和煦光华,依旧是从空中照下,落在那群猿身上,两者之间好似没有阵图遮挡。

        “落。”汪子安掐动手诀。

        虽说云霄将九曲黄河阵阵图交于他手,但实际操控阵图的法门并未传下,这一切都是汪子安自己根据破阵之法以及参悟阵图所领悟到的。

        把手一指,百丈阵图缓缓落下,沉于梅山之下,群猿没有丝毫察觉。

        山依旧是那山、水依旧是那水,但在南极仙翁的眼中,山水早已变了模样,哪里还是以前的山水,分明是一挂不知始终的九曲长河低吼奔腾。

        “子安师侄,等封神之事完结,你便能参悟金仙了。”南极仙翁看出了汪子安的手段,再把袖一挥,将其圆满,纵是大罗至此,也难看清。

        一身法力臻至化境,随念而行,举手投足不带丝毫烟火,不见多余法力耗费,对法力的操控已是精细入微。

        “杨戬师兄恐怕还要在我前面。”汪子安早有预料,面上不带得意,反而是大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想不到早被师侄看出。”南极仙翁有些惊异地看了汪子安一眼。

        “只是隐隐有些猜测罢了。”汪子安笑了笑。

        从玉鼎真人先前交待杨戬,他就察觉不对了。

        “玉鼎道兄手段高明,借势将袁洪化作杨戬心魔,等袁洪被斩后,杨戬师侄便能立地成就金仙。”南极仙翁说道。

        成就金仙,并非仅仅是得到机缘,参悟玄妙之境,就能结成道果成就的。

        到了这一步,还需渡一道劫数,魔劫。

        魔头阻道乃是天意,渡过之后,才能成就金仙。

        而这袁洪不知从何而来,学得是与杨戬一样的八九玄功,同样的一身白衣,英气逼人。

        在玉鼎真人刻意出手之下,将其化作杨戬心中魔头,只要能解决了袁洪,再加上玉鼎真人的手段,立地金仙绝对不是虚言。

        而且,玉鼎真人刻意强调“梅山七圣”,绝对还有其他布置,汪子安也只能根据后面包括杨戬在内的“梅山七圣”称呼,判断两者应当有些联系。

        对此,汪子安只能默默赞叹,玉鼎师伯看上去沉默寡言,但其实心中也是很有想法的。

        “我的魔劫又会是怎样?”汪子安不免猜想。

        南极仙翁也不多问,把袖一挥,拨过云头,往孟津而去。

        等回到主帐,见了姜子牙,说了几句,汪子安回到营中,盘膝打坐,静等明日之战。

        一夜过去,姜子牙与阐教一众三代弟子尽数出了营帐,来到商营辕门之前,让哪吒搦战。

        “谁敢与我决一死战?”哪吒火尖枪有紫焰激射,脚下风火轮催动风火。

        看到这副模样,商营士兵忙去主帐禀报。

        一听姜子牙带领诸多能人异士前来,殷破败与雷开两人就傻了眼。

        如果只是人间武将,他俩倒还有一战之力,但眼下么......

        两人齐齐往袁洪身上看去。

        既然袁洪能请到那么多妖怪,想必也能请来更多的高人吧!

        但是,让他们失望了。

        如果袁洪出身截教,有申公豹的本事,说不定还真能请到高人,可惜。

        “此战,由我亲自出手。”袁洪站起身来,望向对面,仿佛隔着营帐看到了辕门之外的姜子牙等人。

        “谨遵元帅之命。”

        看着袁洪提着水火棍、让人牵来白马,纵马出营后,殷破败与雷开两人才商量起来。

        仅凭袁洪一人,又能顶得了什么事,还是趁着对方与姜子牙一干人大战之时,回返朝歌,向纣王如实禀报吧!

        两人悄摸摸带了部分兵马从后营离开了。

        而袁洪单枪匹马来到辕门外时,杨戬心有所感,望了过去。

        正巧,对方同时望来。

        两人目光一触,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杀意、以及要除掉对方的决心。

        “杀。”不等姜子牙发话,杨戬已是拍马杀出。

        汪子安在旁静观。

        这一战的主角,乃是杨戬,他在旁打个辅助便好。

        场中两人心知,单凭武艺难分高下,所以数十回合之后,袁洪有了变化。

        把身一纵,化作一数十丈花白大蟒,盘在原地,睁开血盆大口,一声嘶吼,有奇毒化作气息散出,张口咬向杨戬。

        杨戬见此,同样把身一晃,化作一金翅鲲头、星睛豹眼的金色神鸟,双翼一振,踏云行风,飞至半空,一对金钩银爪,冲着大蟒妖躯抓落,

        那对爪子散发锐芒,让人毫不怀疑,能将那大蟒撕碎。

        致命杀机临身,袁洪忙把身一晃,再次变化,一庞然巨山现于场中,山巅耸入云端,气势浑厚,仿佛神山泰岳,杨戬化作的金色神鸟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杨戬见状,把身一晃,化作一副尖锥、铁锤,尖锥钉在山上,铁锤铛铛砸下,不一会,那山壁上就现出一张面孔,面带疼痛之色,发出惨呼。

        白光一闪,再次变化。

        巨山不见,出现在此地的乃是一条长河,不见首尾,气势磅礴,浩浩荡荡往东奔流,似欲归入大海。

        杨戬见状,把身一晃,化作一龙首牛耳独目身上,身高数十丈,双手一挥,便有泥灰之物化作大山,将长河拦腰压断。

        汪子安眉头一挑。

        好家伙,居然变成了防风氏,而且用的也是汪漭悟出的防风氏神通。

        当然,这神通虽与防风氏神通相近,但其内里确是普通土遁,凝土成山。

        接连数十座大山压下,长河已被分成百道浅浅溪流,袁洪感应法力流失,忙把身再变,化作了一尾白鱼,顺着仍未完全消散的溪流而去。

        杨戬元神感应气机,同样把身一晃,化作灰扑扑鱼鹰,往那白鱼抓去。

        白鱼感应危机,再把身一晃,化作一只绿毛龟。杨戬见状,化作一模样狰狞的猪婆龙,张口要把其吞下。

        绿龟再变一株参天大树。

        猪婆龙化作一团火光。

        大树变成倾盆大雨。

        火光化作一五爪蛟龙,张口长吟,大雨散去。

        大雨再变一轮明月,清冷月光洒下。

        蛟龙化作一尊骄阳,炙热光华驱散月光。

        两人运转玄功变化,从飞禽走兽,到五行之物,再到阴阳日月、万千星辰,万事万物,无不变化。

        此皆是八九玄功之妙。

        汪子安在旁都看傻了眼。

        虽知八九玄功厉害,但这厉害得没边了吧!

        要是法力足够,是不是还能变出道果,一步大罗?

        姜子牙等人更是目瞪口呆,一副大开眼界的模样。

        看着两人变化频率加快,汪子安知道,袁洪快要撑不住了。

        直到袁洪化作一缕清风不见,杨戬才把哮天犬祭起。

        “跟上去一看。”汪子安把足一点,托起自身与身旁的白鹤童儿,两人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