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199 后方起火、五关生变

199 后方起火、五关生变

        金仙。

        杨戬立地成就金仙。

        突来的变故让汪子安愣了愣,但瞬间就看出了杨戬此时的状态。

        有丝丝缕缕的青白氤氲如水溢出,在顶上凝出一团十丈方圆的青白庆云,斗大白莲落于云中,托起道果,随着庆云翻滚,不住沉浮,又有仍未散去的纯阳道韵弥漫出来,在杨戬身后形成一尊白金色大日,迎着阵中黄风缓缓攀升。

        这是......

        汪子安心中一动。

        竟然是在斩杀袁洪的瞬间,进入玄妙之境,且在袁洪身死之后,直接堪破玄妙,斩却心魔,一步成就金仙。

        而这道韵,乃是八九玄功剥尽后天群阴、成就先天真阳的表现。

        一时间,汪子安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白鹤童子脸上同样带着羡慕之色。

        金仙,到了此境,只要自己不作死,基本就不会死。

        数日过去。

        闭眼参悟的杨戬睁开了双目,身周异象尽散,缓缓归于平静,呵气如龙,一股力量从体内传出,来到汪子安身边时,他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制。

        金仙威压么。汪子安心中有数。

        到了此步,杨戬已经成就金仙,可称得上是成道了。

        “成道”二字,每个人的理解不同。

        有人在得到炼气法诀时,就自认为成道。

        有人在踏足纯阳天仙时,认为才是成道。

        但对于阐截二教来说,凝出道果,才勉强算是成道。

        “师弟,走吧。”杨戬收敛气息,笑着看向两人。

        等汪子安把三人传出阵中,收了阵图后,就见杨戬身上吹起一道清风,把三人一卷,往周营而去,速度远非先前真仙可比。

        三人来到主帐复命。

        “师叔,袁洪已死。”汪子安看到南极仙翁、姜子牙两位师长神色有异,但还是说道。

        听到袁洪身亡的消息,姜子牙眉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还是南极仙翁看向三人,说出了他们神色有异的原因所在。

        “袁洪之事能得解决,自是最好。但眼下,却有一件大事发生,若不早早解决,必将成为大患。”

        什么大事?汪子安不解,来时也没见有截教之人的踪迹啊。

        南极仙翁抚须一叹:

        “那殷郊、殷洪二人带着九仙山、太华山镇洞之宝,私自下山,被人撺掇,前往五关,以商朝殿下的身份,打伤了镇守五关的周将,夺了关隘,广招兵马,兄弟二人守住五关首尾,断了大军粮道。”

        什么?

        要是南极仙翁不提,汪子安几乎都忘了这二人。不成想,眼看大局将定,又跑下山来搅风搅雨。

        “那弟子等人该当如何?莫非要带着大军,重回五关?”

        南极仙翁摇了摇头:“我与子牙师弟商议,决定分兵两路,一路继续往朝歌进发,一路回返五关。”

        “广成子与赤精子二位师伯可有说法?”汪子安继续问道。

        此时的广成子与赤精子道行未失,总不会连这两个徒弟都拿不下来吧。

        “师侄不知,两位道兄另有大事,如今正在玉虚宫中听教主差遣。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被此辈得逞。”南极仙翁解释道。

        “那还是请师伯、师叔早做安排吧!”杨戬冲着两人拱手。

        南极仙翁又看向了姜子牙。

        五关之地事关重大,不是寻常小城可比,以此为据,足以斩断西岐与孟津这处联盟大军的联系。

        姜子牙得到消息时,把殷郊、殷洪两兄弟骂了个惨,若非是顾忌身边的南极仙翁,连广成子、赤精子都一块骂了。

        这简直就是猪队友啊!

        “我带领大军继续攻向朝歌,稍后苏护会带领麾下大军,回转五关。

        “到时候,两位师侄可带着其他弟子,一同前往五关。”

        姜子牙淡淡说道。

        “这样一来,师叔手下岂不是没有人听候差遣了?”汪子安问道。

        “师侄无需担心,贫道奉了教主法旨,会留驻凡间,直等子牙拿下朝歌,才会回山。”南极仙翁说道。

        汪子安明白过来。

        弟子辈的回去支援,长辈们则照看大局。

        “好了,你们先下去收拾,等苏将军调集大军,便一同出发吧!”姜子牙说道。

        汪子安拱手离开主帐,回到帐中。

        “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早就听到消息的薛恶虎持着降魔杵,走上前来,

        “不急,等其他人都到了再说。”汪子安摆了摆手,开始思忖起来。

        殷郊、殷洪二人道行不高,单论神通,汪子安觉得,自己让这两人一手一脚,都能拿下。

        但九仙山、太华山镇洞宝物落在两人手上,那就不一样了,纵使金仙高人遇上,也绝对要吃大亏。

        尤其是,这二人年纪尚小、性情不定,又手持大宝,一旦发起狠来,可比宝物拿在其师手上威胁大太多了。

        年轻人么,手上没谱,总喜欢下狠手。

        “看来,此次还需借来落宝金钱。”汪子安心中暗道,接着往东伯侯大军营帐那处走去。

        与汪漭说过其中内情,汪漭当即拍着胸脯应下,并且还要带着萧升一同回转五关。

        汪子安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前往朝歌途中,必定有截教之人生事,到了那时,以汪漭的本事,沦为炮灰是肯定的事,还不如跟在他的身边,前往五关。

        去向姜子牙禀报过,得到答允后,父子二人连带打手萧升,阐教三代弟子杨戬、雷震子、金吒、薛恶虎,再加上跟班邬文化,以及苏护大军,渡河往渑池而去。

        至于哪吒、黄天化,身居军中大将之职,倒是没有一同离开。

        不过,仅凭这些人,对付殷郊、殷洪二人倒也绰绰有余了。

        大军马不停蹄,来到渑池。

        如今的渑池守将乃是邓秀。

        邓秀乃是邓九公长子,取了西岐一位贵女,又拜姜子牙为师,颇得信任,又因龙须虎、武吉尽数身死,姜子牙不敢让最后的弟子出了意外,便将其安顿在后方渑池,以求能保住性命。

        苏护带着众人来到渑池时,邓秀开了城门,亲自前来迎接。

        “苏将军、郑将军。杨师兄、汪师兄......”邓秀一一见过礼后,带领众人来到议事厅中。

        “如今情况如何?”苏护开门见山。

        “夺了临潼关的乃是殷洪,手中一面宝镜甚是厉害,只一下就取了桂天禄将军的性命,若非我见机不对,混迹人群溜出,恐怕也早已失了性命。”

        说话的是邓秀身旁一人。

        汪子安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孙铎。

        桂天禄与公孙铎原是临潼关副将,在欧阳淳身死,西岐拿下临潼关后,便将此关交予两人镇守。

        “殷洪身边还有何人?”苏护接着问道。

        “除了殷洪,还有四员大将。”邓秀接过话来:

        “当日探子探出临潼关生变,我出兵前往查看时,遇到殷洪手下大将庞弘正追赶公孙将军。

        “此人武艺不弱,我打退此人后,便派人打听这人来历,才知是二龙山黄峰岭山贼,连带兄弟四人,被殷洪拿下后,尽数归降。

        “而且这四人麾下还有三千精兵,战力不弱。”

        苏护没说什么,只是轻抚长须。

        如此看来,这临潼关倒不好拿下了。

        不过,除了这殷洪,尚有殷郊夺了汜水关,此关离西岐最近,对西岐威胁最大,所以绝不能在此久留,还需早早将眼前殷洪占据的临潼关拿下才是。

        “汪将军有何想法?”苏护看向了汪漭。

        此次大军回返五关,他为主将,汪漭则是副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殷洪既自恃宝物逞威,那我便落了他的宝物,看他还有何能为?”汪漭腰板一挺,淡淡说着,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让人无法理解的蜜汁自信。

        汪子安嘴角抽搐。

        苏护知晓汪漭乃是炼气之士,加之身边又有萧升这位仙家随身,自然不敢怠慢,听闻此言,也没有怀疑:

        “既如此,我等便直奔临潼关下,拿下此子。”

        没有在渑池多做停留,和邓秀告别后,苏护大军便带着原临潼关守将公孙铎往临潼关赶去。

        一路之上,脚不停歇,来至临潼关前时,已是日落西山,晚霞相伴。

        苏护毫不耽搁,直接便让郑伦前往关前邀战。

        “殷洪小儿,你杀我守关大将,夺我大周关隘,可敢与我郑伦一战。”

        催动金睛兽,郑伦拎着两杆降魔杵,指着城上大喝。

        “凭你也配与殿下一战?”几乎是话音方落,城池上便有一人同样大喝。

        未等多久,便见城门打开,一人骑黄骠马、持驼龙枪,走了出来。

        “我乃殷洪殿下麾下大将刘甫,你是何人?也敢在此叫嚣。”自称刘甫之人,指着郑伦喝骂。

        “宵小山贼,也配知我姓名,且吃我一杵。”郑伦把手一挥,两杆降魔杵直取刘甫首级。

        刘甫一杆驼龙枪点出无数枪影,同样迎上。

        单论武艺,两人确实是人间罕有,胜负难分,但郑伦可有术法傍身,缠战九十回合,把金睛兽一拍,两人身影交错间,轻哼一声。

        两道白光从鼻孔喷出,刘甫魂魄当即被白光扯出,身体摔下马来。

        郑伦赶上,一杵将其砸死,而后看向城楼。

        “殷洪小儿,还不速速出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