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06 万仙阵、法身

206 万仙阵、法身

        因此次封神,通天教主受门下万千仙家“请求”,见了鸿钧老祖,自毁信诺,导致榜单规则已变。

        随后,又有火灵圣母元神连同真灵一并被道行天尊捏碎,并收走了金霞冠此宝,在道行天尊身陷时光长河后,也就没有了广成子三遏碧游宫彻底引发两教大战的这章。

        再加上此番大劫本就出现了某种尚不清楚的变化,又有多方势力早显踪迹,背后频频插手,彼此忌惮之下,诸教及人道真正的主掌者居然尚无一人真正出面、临凡入劫。

        如此一来,在顶尖人物不出手,中底层人物死伤惨重的情况下,截教仅次于教主的这批人士终于坐不下去,纷纷出面了。

        其中代表人物,就属四大亲传、随侍七仙。

        要知道,一般人在看过原著后,对截教弟子都有这么一个印象,那就是“万众一心、精诚团结”,为了替同道报仇,可以不遵通天教主‘闭门苦修、静诵黄庭’的命令,擅自下山,哪怕为此送上性命,都在所不惜。

        与此一对比,处于对立关系,并且自命正道的阐教就成了大反派的化身,虽然他们的确是承天命、顺大势而行,而且完成的封神大事,也是通天教主签定的。

        那么四大亲传是怎么出手的。

        与频频临凡替姜子牙化解灾难的十二金仙不同,他们没出手过几次,但每一次出手,都几乎改变了大局。

        第一次,还未临凡,身为截教大弟子的多宝道人便带领着万千师弟师妹,恳求通天教主,改变封神榜的规则。

        面对截教中除去自己以外,所有人的“真诚恳求”,通天教主是内心暗叹“门人团结”,面上答应下来,虽然为此丢了老脸,连自毁信诺的事情都干出来了。

        但这件事本身,好像就是通天教主有那么几分理亏。

        因为他没有经过门下弟子同意,就擅自签定了那么多人的名字,而且一边签人上榜,一边还告诉大家不要出门免得上了榜单,着实自相矛盾。

        规则改变之后,确实出现了对截教有利的一面。

        例如,玉虚金仙之一的普贤真人上榜。

        出手这一次后,多宝道人便带着一众师妹时时关注战局,尤其是在姜子牙起兵伐纣,兵出西岐、东进五关时,在这途中,还有痴仙马遂忍不住出手一次。

        但是,这些危难,都在阐教众人的出手下,一一化解,包括余化龙一家祭起大型生化武器——毒痘,差点将六十万凡人大军连同阐教门人尽数埋葬,也被代表人道的火云洞方面化解。

        而就在阐教这边一往无前、奔赴朝歌的时候,多宝道人第二次出手了。

        规则已经更改,接下来就该凭借自己的优势,全力杀上了,要不然的话,继续拖下去,情况十有八九会发生变化。

        而截教的优势是什么呢。

        人多,阵法。

        虽然在这之前,已经损失了一大批例如吕岳、罗宣、十大天君之类的中层精英骨干,但他们还有四大弟子、随侍七仙这种高层,以及数不清的外门弟子,尽管这些外门弟子修为参差不齐,连未成仙的都有许多,但人多势众,再辅以第二个优势阵法,足以起到彻底改变大局的作用。

        眼下诸教及人道主掌之人不出,规则改变,正是召集人手把这阐教之人尽数送上榜单的绝佳机会。

        相比起一边签弟子上榜一边又告诉弟子不要下山免得上榜的通天教主来说,多宝道人头脑清醒,把自身优势运用到了极致。

        事实上,他本来想借诛仙四剑来用的,毕竟此物用着方便,仅凭他们四大弟子就能将阐教之人尽数埋葬,但通天教主可能是认为“门人团结”,不需要此宝就能成功,所以任由多宝道人说破天也是没有答应。

        当然,多宝道人也知道,自己这件事如果真做成了的后果是什么。

        阐教门下尽丧,阐教教主元始天尊不找他玩命才怪,到时候通天教主都保不住他。

        所以,在全员出动,打算在朝歌这个决战之地摆下阵法之前,申公豹再次撺掇殷郊、殷洪兄弟下山为饵,再有随侍七仙不断出面。

        一是为引走阐教部分战力,以保证朝歌这面他们摆下的大阵能将剩下的阐教金仙一并送葬。

        二则是,朝歌这边一旦功成,被引到汜水关的阐教金仙,足以保证阐教传承不灭,等于给自己留了一线生机。

        多宝道人的布局果然成功了。

        轻轻松松的两招,便把阐教金仙耍得团团转,上当中计。

        这可能就是大道至简吧。

        如果出手频繁、算计复杂,反倒百密必有一疏,露出各种破绽。

        多宝道人话音一落,原本朝歌上空的蓝天白云已是漫天阴云,不见光明,卷起绵延千万丈的可怕风暴,仿佛凭空出现了一个吞噬天地的漩涡,吸走日月光华、五行元气、众生神魂,要将万灵众生一同埋葬。

        妖气、仙气、邪气、戾气,八方诸般元气随着风暴漩涡转动而动,化作一道惊天动地的杀伐狼烟。

        杀气直冲九万里。

        这股杀气晃动九霄,直接惊到了正在弥罗宫通明殿中休憩的天帝。

        天帝金目一望,便知究竟,不仅没有生怒,反而是带着几分笑意。

        这位天帝不是洪荒小说中的那个弱鸡,昆仑山姜子牙下山这一章早已说明,这次封神,不仅仅是因为阐教教主门下十二弟子犯了杀劫,更因昊天上帝命这十二位仙首称臣。

        所以,十二金仙上榜,对于天帝来说,绝对是乐见其成。

        南极仙翁及身后惧留孙、太乙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清虚道德真君以及哪吒、黄天化等弟子见到这副惊天异象,纷纷面色大变。

        “多宝道人,事已至此,你截教教主都不出面,你身为他的弟子,汇聚同门,摆此恶阵,难道真不怕三教圣人责罚吗?”南极仙翁厉声呵斥。

        这已经是丧心病狂之举。

        听得此言,多宝道人平凡的面孔上带着笑意,双臂展开,笑问道:

        “汇聚众人,拼死一战,这一阵中的仙家元神足以填补封神榜空缺之位。

        “我这是在顺天而行,完成封神大业,三教圣人又怎会因此责罚于我呢?”

        南极仙翁等人:“......”

        这话好像没毛病。

        半晌没有听到回应,多宝道人哈哈大笑:

        “所以,众位道友,请入阵吧。”

        话音方落,阵中便有数道力量朝着除了姜子牙以外的阐教门人摄拿过来。

        面对这万千仙神的力量,阐教众人根本无法抵抗,直接被吞入阵中。

        多宝道人看了看姜子牙一眼,把袖一挥,带着三位师妹转身入阵。

        阐教大劫,开始了。

        ......

        而在汜水关下,文殊广法天尊神情不再温和、面目逐渐严肃,缓缓道出了眼前几人的来历。

        “乌云仙、金箍仙、毗芦仙、虬首仙、灵牙仙、金光仙、长耳定光仙。

        “想不到,截教教主随侍七仙,竟会尽数来此,这不禁使贫道心中惶恐。”

        对面一满头金发、身材魁梧得不像道士的金光仙哈哈大笑:

        “广法,听你这话,你不会以为,我们兄弟是奔着你一人来的吧,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们奉了老大的命令,来此摆阵困你。

        “要是你们老老实实待着,或许还能保得一命。要是不然......哼哼。”

        金光仙目光扫过广法天尊身后的几个拖油瓶。

        “就算你能依仗法力保住性命,这几个小辈可就难说了。”

        广法天尊神色阴沉下来。

        “你在威胁贫道?”

        “你当是,那就是了。”旁边蓝灰道袍的虬首仙淡淡道。

        广法天尊瞳孔一缩,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问道:

        “如此说来,朝歌那处......”

        不等天尊问完,金光仙就粗暴打断,说道:

        “没错,老大已带着我教群仙摆下万仙阵,算算时间,这会儿也该发动了。”

        “这么说,殷郊殷洪也是你们在背后撺掇的了。”广法天尊看向了对面的殷郊。

        “是,也不是。”马遂似笑非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汪子安在后静静看着眼前发生的变故,听闻此言后,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申公豹身上,突然问道:

        “那么,申公豹师叔。敢问,你又是谁的人呢?”

        拜入阐教,却交友遍天下,认识各类仙家、妖物,甚至连邓九公等凡人武将都与其相识,又能在东海截教通天教主的眼皮子下随意走动,截教不少人物被其诓骗出山,却依旧能自由自在,不被怪罪,这种身份,绝对不像是阴谋论中所说“元始天尊的棋子”那么简单。

        除非截教那万千仙家全是傻子,被申公豹送了一次又一次,居然还没有一丝怀疑。

        申公豹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注意到他,转过头来,看向汪子安,大有深意地笑了笑:

        “贫道,修炼之人、奉天而行,不正与阐教教理相合么。”

        奉天而行,奉天而行......汪子安喃喃自语,一丝灵光划破了脑中混沌,恍然大悟。

        是了,肯定就是那位的人了。恐怕截教教主也早已知晓。

        “好了,问题问完了,那就老老实实待着吧,可别逼我们动手。”金光仙粗声说道。

        “你确定,就凭你们几个,能困住贫道吗?”广法天尊突然一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光仙瞪眼问道。

        广法天尊也不说话,默默运转元神,灵台上琉璃色的清净光华不断涌起,透体而出,照得这方阵法一片通明,好似尘封已久的封印被缓缓揭开一样,气息逐渐强大。

        大罗...大罗圆满...甚至是......

        不知何时,为首那位闭目不言的黑面皂服道人睁开了双眼,看出了广法天尊此时的境界。

        “借助外力,勉强发挥上境力量。这股外力的来源,应是圣人之力。”

        “竟将自身力量赐下,元始老儿欺人太甚。”金光仙怒声狂吼,把手一招,仙剑现于掌中。

        “不,这股力量不含道门阴阳之力。”这黑面皂服的道人乃是七仙之首乌云仙,说话极有分量,纵是金光仙这等大罗仙家也极为信服。

        “那是什么?”马遂不解。

        没等乌云仙再说,就见文殊广法天尊顶上升起一颗金灿灿、圆彤彤的金光之物,无边琉璃光华在这金光之物上开始凝聚。

        转眼之间,一尊面如蓝靛、红发赤髯,身有五色祥光,体内金光拥护,手持降魔杵、足踏金莲花的金光法身出现在了眼前。

        而那金光之物,则是落在法身眉心。

        伴随着这具法身出现,一股超过大罗的力量开始在阵中流淌、蔓延,清净光华如风摇曳,直直吹入离得最近的虬首仙体内。

        被这光华一照,虬首仙元神失守、意识不存,堂堂大罗金仙,仿佛傀儡一般为人操控。

        “虬首仙,还不归降,更待何时。”

        广法天尊手捏法印,沉声大喝。

        伴随着声声震喝,顶上十丈法身同样睁开眼睛,目带琉璃金光,同样沉声大喝。

        “虬首仙,还不归降,更待何时。”

        “虬首仙,还不归降...”

        “虬首仙...”

        虬首仙不由自主,现了本体,原是一膀大腰圆、浑身青毛的雄狮。

        且,现出本体后,身上泛起淡淡金光,不受控制地往那法身身下投去。

        “不好,一齐出手。”乌云仙黑面更黑,把手一招,一柄混元锤往广法天尊身上砸去。

        但未等宝物落下,就见灵宝法师仗剑迎上。

        虽不清楚,广法天尊身上到底有什么隐秘,但眼下众人受困,唯有同心戮力,才能破开困境,前往朝歌营救众人。

        黄龙真人看了看身后的诸多拖油瓶一眼,哈哈一笑:

        “你们几个小子,都不要与我抢,灵牙仙和金光仙交给贫道了,且看师伯我如何大发神威。”

        说罢,身下仙鹤一振,黄龙真人竟把手中双剑一抛,化光往灵牙仙、金光仙刺去。

        这一举动,瞬间让本就脾气不太好的金光仙大怒:

        “黄龙,凭你本事,怎敢大言不惭,以一敌二,今日我送你上榜。”

        灵牙仙同样大怒。

        什么时候,黄龙真人这种战五渣也能吊打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