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08 三光元气、太极金桥

208 三光元气、太极金桥

        众人都极为默契的没有问起刚才广法天尊身上的变化,站在一处,静静看着对方恢复。

        直到被缚龙索捆住的虬首仙清醒过来,庞然仙妖气息缓缓升腾,有厉声怒喝响起,才将众人惊醒过来。

        “广法,你使的是什么邪法?”

        虬首仙着实惊怒不已。

        对方那法门一个照面,便让他堂堂大罗金仙意识沦陷、元神无主,为对方所操控,对着同门下手。

        更痛苦的是,面对发生的一切,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能清晰看到、感知到,但就是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没有回答他的话,黄龙真人看了看广法天尊一眼,走上前来,沉声问道:

        “虬首仙,老实告诉贫道出阵法门,否则的话,哼哼哼。”

        真人手中双剑挥舞,剑气纷纷,转眼功夫,虬首仙满头黑发已经落地,变成了个秃头。

        “黄龙,凭你也敢辱我?”虬首仙何时受过这等待遇,见得让他为之自傲的满头乌黑长发落地,立刻又是一声怒喝。

        “说不说。”黄龙真人也不生气,把手搓了搓,法力凝聚,一根粗大壮实的金灿灿铁棒出现在了手中。

        虬首仙怎会向黄龙真人低头,闻言便是冷笑道:“劳资就算是死,也不......呜呜呜。”

        话还没说完,铁棒就堵到了他的嘴里。

        旁观众人,纷纷转过头去,不忍直视。

        “说不说?”黄龙真人再把手一招,地上的头发落入手中。

        “呜呜呜...”

        “还是不说?”黄龙真人伸手上去,将头发塞到了虬首仙鼻孔、耳孔。

        “呜呜呜...”

        还是不说?真人诧异地看了虬首仙一眼,决定使出最后杀招,双剑一合,化作一柄金灿灿大剪,锋芒直指虬首仙身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虬首仙目光惊恐,拼命挣扎,但在缚龙索的束缚下,难以发挥半点力量。

        剪刀逐渐逼近,虬首仙面目越发惊恐,到最后,感觉到冰凉寒气袭身,浑身汗毛乍起,面色惨白。

        到底还是灵宝法师看不过眼,忍不住说道:

        “道兄,他的嘴被你堵上了,就算想说也说不出来啊!”

        “贫道糊涂,倒忘了这茬。”也不知道黄龙真人是不是故意的,取出了铁棒。

        “现在可以说了吧!”

        恢复过来的虬首仙晃了晃低下的头颅,闻言仰天怒吼:

        “黄龙真人,我誓杀...呜呜呜。”

        话没说完,嘴巴又被堵上。

        “不急,等你想好再说。”黄龙真人淡淡道,接着又把铁棒取出。

        “黄龙真人,你这卑鄙...呜呜呜。”

        “哎呀呀,虬首仙,话可不能乱说啊。”黄龙真人一边嘲讽,一边取出了铁棒。

        “黄龙真人,我...”虬首仙正要再骂,就见黄龙真人手中铁棒再次壮实几分。

        “我说。”

        心中傲气,终究还是屈服于黄龙真人的铁棒之下。

        “这才对么。”真人脸上带着和煦笑意。

        虬首仙:“......”

        暗地里把对方骂了个惨,虬首仙说出了这方困阵的开启之法。

        “希望你不要耍花招。”黄龙真人琢磨片刻,扔下一句话,就让汪子安用四海瓶将之收起。

        等到广法天尊终于恢复了不少元气后,黄龙真人将离开之法告知众人。

        “阵道者,高不可及、深不可测、包裹天地,禀受无形...而张三光。”

        三位大罗金仙口诵法诀,手捏法印,身周空间蓦然崩解,有金灿灿、银彤彤、紫滢滢三色光华蔓延,把众人身影淹没。

        “小心。”广法天尊忙把七宝金莲祭起。

        虬首仙所告知的,确实是脱困之法,此处阵法并无阵眼,乃是以截教一道阵法秘术引动日月星三光之力凝聚所成,只要三光元气仍存,阵法便无法散去。

        而虬首仙的法门便是,将引动三光元气的阵法秘术散去,阵法自然化解。

        但唯一所要警醒的是,阵法秘术散去瞬间,被引来的三光之力失了统御,自然化作了最为纯粹的力量,狂暴、凶猛,不受控制。

        而日月星三光不仅能凝成肉白骨、活死人的救命神水,更能化作消融生机的毁灭之物。

        日光消磨骨肉精血。

        月光腐蚀元神魂魄。

        星光吞灭真灵意识。

        纵然众人反应及时,但因灵宝法师仙躯被混元锤几乎打碎,勉强借着法力维持,在这金灿灿的神光之下,连汪漭、薛恶虎等人的表现都极有不如,只是被沾上一点,立刻仙躯破碎。

        “不好。”汪子安几乎是下意识地,再把太虚空洞运转,放开以空洞为中心的磁场,将众人笼罩,才护住身周的汪漭、薛恶虎、雷震子、萧升。

        空洞吞噬一切有形无形之力,日月星三光来到身周十丈,便被吞噬。

        而黄龙真人并无伤势,再加上所站之地并无多少光华,不仅是自身得以保存,连座下仙鹤都没受半点损伤,在看到汪子安这边情况,张开大袖,把灵宝法师的受损的元神一收,往这边跑了过来。

        “师侄救命啊......”

        而金吒因为一直跟在广法天尊身后,得七宝金莲相护,并无损伤。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杨戬这边。

        迎着毁灭生机的三色神光,杨戬把身一晃,居然化作了一轮金灿灿的骄阳,冲到身前的日光元气不仅没伤得了他,反而被骄阳吸引,注入其中。

        借着这些力量的加入,骄阳冲破了身前的月光、星光,来到了汪子安这处。

        “众人无恙吧!”广法天尊见状,也带着金吒来到这边。

        “灵宝道兄仙躯有损,元神并无大碍。”黄龙真人解释道。

        这也是灵宝法师仙家高人,炼得元神,若是凡人,身躯一死,仅有魂魄,少不得往封神榜上走一遭了。

        “那就好。”

        维持大阵成形的三光元气或是散去,或是被汪子安空洞所吞,片刻功夫后,众人重新出现在了汜水关前。

        “你们去找云中子道兄,贫道往昆仑山一趟,前去禀告掌教师尊朝歌万仙阵情况。”广法天尊主动请缨。

        “也好。”黄龙真人答应下来,正要离开,就见得西面有祥云飘来,一道清朗声音传下。

        “众位道兄,贫道云中子有礼了。”祥云落下,走下一身着水合服的年轻道人。

        正是云中子。

        “道兄来得正好。”黄龙真人大喜,就要将方才之事道出,却听得云中子说道:

        “其中内情,贫道已然尽知,方才有白鹤童儿从昆仑前来,传了掌教金旨,令贫道往朝歌相助,众位随我一同前往吧。

        “至于灵宝道兄元神,可先放在子安师侄四海瓶中蕴养。”

        “原来如此。”黄龙真人这才明白过来:“那掌教可有交待,要如何破这阵法?”

        “广成子、赤精子两位道友已往八景宫向大老爷借宝,如今想必已到了朝歌,众位道兄还是速速前往吧!”云中子没有隐瞒。

        众人闻言,这才转忧为喜。

        汪子安也不由猜测,本教教主让广成子、赤精子前往昆仑,想必对今日发生之事也是早有预料。

        有太极图相助,万仙阵可破矣。

        众人齐齐往朝歌而去。

        刚至朝歌城外,一直守在这里的姜子牙就忙上前见礼,将发生之事道出。

        “广成子、赤精子道兄可曾前来?”广法天尊问道。

        “并未前来。”将担忧挂在脸上的姜子牙摇了摇头。

        “还是先观阵法吧。”广法天尊走上前来,直面朝歌城上空奇景。

        在那几乎是要毁灭天地的狂暴漩涡中,时不时有各色光华涌起,又有沙发之音之音传出。

        广法天尊细看几眼,不由叹道:

        “想不到,连清虚道兄也去了。”

        “什么,竟有此事?”云中子满面惊色。

        清虚道德真君虽在十二金仙中排行最末,但一身法力、宝物,皆在中游,比之黄龙真人可要强出太多。

        元神默默感应,已明白了其中究竟。

        凭借清虚道德真君法力,就算入了大阵,确实也可以勉强保身,但因仗着五火七禽扇与莫邪剑两件灵宝,杀伐过多,零零总总,手上竟死了近百位仙家性命,其中还有数位金仙,这才被多宝道人盯上,硬扛着南极仙翁的木杖,亲自动手,又被回返的乌云仙几人围住,才被打爆了仙躯,连元神也不存,仅有一道真灵往封神榜上去了。

        说话间,远方有两道遁光疾驰而来,落在地上,现出了广成子与赤精子身影,而广成子的手中,正持着一卷卷起的宝图。

        太极图。

        “其中详情,我已自大老爷那处尽知,可以动手破阵了。”广成子面色严肃,拿出了众仙之首的姿态,沉声说道。

        “不过,还请汪漭道兄将宝物先还于我。”

        汪子安闻言,用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的亲爹。他可知道,入了汪漭手中的东西,很难再取回来了。

        但紧跟着,汪漭的表现便让他大吃一惊。

        “广成子大仙太过客气了,此物本就是大仙所有,我又岂会心生贪念。”汪漭义正言辞、高风亮节,面对番天印这种大宝,没有丝毫留恋,将之取出。

        汪子安不禁对其刮目相看。

        但紧跟着,他又恢复了对汪漭的原有印象。

        “不过......”

        凡事最怕“不过”“但是”之类的字眼。

        “我儿汪子安修为浅薄,还要为我汪氏传承血脉,不如让他与姜丞相一同镇守营中,静待消息如何?”汪漭说出了他的条件。

        “父亲。”汪子安忍不住喊道。

        “长辈说话,你插什么嘴。”汪漭拿出了往日里从未有过的严肃面孔,厉声呵斥。

        “这......”广成子不由沉吟起来。

        汪漭之言却有道理,先前道行天尊已为阐教身陷时光长河,要是亲传弟子再上了榜单,不得逍遥,又如何传承金庭山道统。

        况且,此子与火云洞天皇圣人还有关系,确实不能出了意外,免得阐教被这位记恨。

        薛恶虎闻言,站了出来,主动请缨:

        “众位师伯,眼下我师不在,我师弟韩毒龙又入了榜中。

        “还请让子安师兄留在阵外,弟子愿代本脉入阵。”

        “你们......”汪子安神情错愕,声音有些发颤。

        什么时候,薛恶虎这最怕上榜的,居然愿意主动赶赴这条死路。

        就连对薛恶虎印象普通的云中子,也不由得对此子刮目相看。

        广成子闻言,陷入沉默。

        他与燃灯道人有所不同,虽身为群仙之首,却是个有人情味儿的,而且要是阵中生变,若有万一,留在外面的汪子安也能继续传承阐教法门。

        “好,就依你......”

        广成子正要答应,汪子安已是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师伯且慢,弟子修为已至真仙,况有诸般大宝在身,足以护住性命。”

        面对汪子安主动请战,广成子并不打算答应。就在此时,一旁服下金丹恢复元气的广法天尊忽然说道:

        “子安师侄已练成太虚空洞法,只要不碰上几位截教亲传,护住性命绝无问题。

        “况且,凭他这一身战力,比之寻常金仙还要强大,若无他助阵,我等便会少了一强大助手。”

        “掌教的太虚空洞法?”广成子有些诧异,这太虚空洞法衍化混沌,有空洞、混沌、混洞三境。

        据传说,本教教主元始天尊就是经此三境,自混洞而出,有名有质,为万物之初始,居上可为万天之元,居中可为万化之根,居下可为万帝之尊,乃道之化身。

        换言之,此乃圣人法门。

        “不错。”汪子安点了点头,顶上再现太虚空洞,一股神秘幽暗的力量覆盖方圆。

        “好,就依你之请。”广成子点头应下,既有此法,确实足以护身。

        汪漭闻言,面色微变。

        “好了,耽搁至此,准备入阵吧。”看到广法天尊气息逐渐恢复,广成子与赤精子走在前面,将手中宝图祭起。

        图卷缓缓破开,有阴阳道气显化在外,凝成阴阳轮转之相。

        未等众人细观,就听广成子与赤精子同诵法咒,现了顶上道果庆云,内有阴阳二气沉浮,注入图卷。

        本教之中,唯有此二人对阴阳之道参悟最深,太极图由这二人运转,确实再恰当不过。

        “起。”

        沉喝一声,混沌气息生衍,开辟地水风火,衍化阴阳天地,包罗万象。在这茫茫天地之间,一座不知从何处伸出的大道金桥落在了朝歌上空的万仙阵上,散发五色毫光,照耀山河大地,这一时间,无论身处何方之人,元神散开,感应之中都有一尊开辟混沌、衍化阴阳的金桥出现。

        不懂的人在看热闹,而有见识的人,已经是将全部心神放出,尝试借机参悟大道。

        原本能毁灭天地的狂暴漩涡登时被一股力量制住,不仅不再吞噬天地元气增强,反而有崩散、瓦解的征兆。

        直到双眼能看出其内诸仙身影,仙光异彩,妖气冲天,广成子才大喝一声:

        “就是现在,走。”

        话语落,平地起了一道祥光,将众人卷起,落在了金桥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