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12 三妖身死、封神之末

212 三妖身死、封神之末

        汪子安等人运使宝物正厮杀间,一股莫名力量在虚空流淌,仿佛空间冻结、时间停滞,等意识再次执掌了元神、肉身后,眼前景色已然大变。

        “咦,子安师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身后传来了姜子牙的声音。

        转头看了看,原来他们已经站在朝歌城外,盘亘在城池上空引动奇幻天象的风暴漩涡已然不在,万仙阵连带内中剩下的截教门人更是不见踪影。

        除去玉虚三代弟子外,其他上仙也不见了踪迹。

        对于这些,只有一个解释,圣人出手了。

        “师弟,不用看了,南极师伯留下音讯,劫气已散,他们已经随教主回转昆仑,只等封神之时,才会再次出现。”杨戬手中拿着枚玉符晃了晃。

        走了?

        汪子安愣了愣,随后便在四海瓶中一通寻找,被他关在其中的殷郊、申公豹、虬首仙,乃至于受伤的黄天化等人皆已不在,而自始至终,四海瓶这件奇珍灵识也没有发现不妥,若非是先前收走这几人的记忆仍存,恐怕都会以为,从没遇见过这几人。

        “不愧是圣人手段。”汪子安内心赞叹。

        阐教一众三代弟子及汪漭萧升等人跟随姜子牙来到主帐,说起了下面安排。

        这朝歌城乃殷商都城,城坚墙厚,不易攻打。但让人惊喜的是,值此危难之际,朝歌城又有能人出现,自愿领兵,如今已在城外安营扎寨,要挡诸侯联军入城。

        如此一来,若能将彼辈打败,乘胜追击,直入朝歌,倒也是一件大好事。

        等杨戬探得如今的商营情况后,姜子牙便再无顾忌,调兵遣将,前往搦战。

        如今截教不在,也无什么三山五岳的异人前来相助,仅凭此辈,又有何能耐。

        商营在主帅鲁仁杰的主掌下,应下了此战,派遣了新近投靠的能人,即丁策、郭宸、董忠三人。

        但奈何,这三人本领有些言过其实,被东伯侯姜文焕砍死一个、又被李靖打死一个,唯一逃过的董忠撞上了苏护,两人同归于尽。

        如此一来,朝歌实无可用之人。

        就在此时,曾经捉拿殷郊、殷洪二人的殷破败愿主动前往周营,晓以君臣大义,劝诸侯退兵。

        虽不见得殷破败能起多大作用,但纣王还是全了其“骂贼而死”的心愿。

        殷破败来到周营,姜子牙以礼拜见,接着两人就打起了嘴炮,论嘴炮,姜子牙着实还从没怕过谁,殷破败不敌之下,搬起君臣大义,说的帐中诸侯纷纷大怒,姜子牙还没答话,东伯侯姜文焕就忍不住了。

        好家伙,在你们这群佞臣的搬弄下,我父姜桓楚被纣王施以醢尸之刑,剁成肉酱。我姐姜皇后被剜双目,双手置于炮烙上,生生烤死,你他么跟劳资说君臣大义。

        干,恁,娘。

        习武之人的暴脾气一下子就起来了,一刀把殷破败砍成两截,姜子牙命将之厚葬。

        得到消息的纣王也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行事,殷破败之子殷成秀更是哭着喊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请求为父报仇。

        对此,纣王只得安慰几句,答应了这个请求。

        殷成秀领兵出阵,要姜文焕受死,三十回合后,姜文焕手起刀落,送殷成秀上路。

        但殷成秀出兵前,朝歌城大门已经紧闭,纵其身死,姜子牙也没能乘胜追击拿下朝歌。

        因强攻会使城内百姓死伤,姜子牙决定用计,最简单的便是往城内投书,书写纣王罪状,又让人在城外喊话。

        虽然计谋简单,但确实起到了作用,没等几天,朝歌大门被人打开,诸侯联军长驱直入,经过一阵杀伐后,来到了王宫之前,请纣王出来答话。

        纣王这才有些慌了,忙让鲁仁杰整点宫城所有人马,身披甲胄、手持金刀,外出与诸侯会面。

        当然,这次会面谈话肯定不是为了和谈,而是为了装逼泄愤,尤其是姜子牙,心中虽然不说,但老人家心里也憋了口气。

        从被追杀、迫不得己离开朝歌前往西岐,至今已有二十载时光,要说他心中没一点气愤,那是不可能的。

        到了如今,麾下掌有八百诸侯、百万兵马的姜子牙,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大王麾下已无大将可用,忍不住生出几分快意。

        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莫欺老年穷。

        姜子牙真正做到了主角的逆袭。

        心中很爽,但姜子牙还是依着君臣之礼拜见,在纣王不断发问自己到底有什么罪的情况下,骑在四不相上,当着四方诸侯与朝歌百姓的面,细数纣王十大罪责。

        纣王目瞪口呆。

        八百诸侯齐齐高呼:“愿诛此无道昏君。”

        当先冲出的就是纣王头号苦主东伯侯姜文焕,手中大刀劈落,道出纣王与他的仇怨。

        随后就是南伯侯鄂顺。

        鄂顺之父鄂崇禹也是被骗入朝歌,砍了脑袋。相比起史上据说被杀死后制成肉干的下场来说,这个结果算是不错了。

        纣王自幼就颇有勇力,面对二侯杀来,只把手中金刀一晃,竟隐隐占据一丝上风。

        这边北伯侯崇应鸾虽不是纣王苦主,但既然到了此处,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大功,同样催马来战。

        四方诸侯,仅有西方未动。

        姬发实不愿与纣王相杀,一来是有失体面,二来则是眼看着江山就要易主,他这番贸然上去厮杀,万一出了意外,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姜子牙也觉得这样最为稳妥,让人擂鼓聚将,三五十骑人马顿时杀出。

        但结果,确是让人黯然伤神。

        纵使这数十大将,竟一时也难以伤得了纣王分毫。

        汪子安看得清楚,这么多人一拥而上,最起码都要围个两三圈,兵器都舞不开,有人连纣王面都撞不上,还想杀人,想功劳想疯了吧。

        那边仅有的三员商朝大将鲁仁杰、雷鲲、雷鹏见纣王陷危,同样杀了上去,但却被杨戬、哪吒、雷震子三人挡下。

        不多时,纣王看出机会,一刀砍了鄂顺。可怜堂堂南伯侯在一脚迈向成功刹那,悲催身亡。要是能重来,也不知道会如何选择。

        纣王越战越勇,挥动兵器,几乎刀刀见血。

        而这边,杨戬也砍了雷鲲、哪吒杀了鲁仁杰、雷震子打死了雷鹏。

        最终还是东伯侯姜文焕给力,趁机给了纣王一鞭,几乎将其打落马下,但仍是被纣王逃回了攻城之中。

        此次一战,诸侯大军损了南伯侯,又损了二十六员大将,对于八百路诸侯来说,算是伤筋动骨。

        但对于纣王来说,三员大将身死,除了近臣飞廉、恶来外,几乎再无可用之人。

        而就在他回到宫城的时候,飞廉与恶来也悄摸摸卷了宫中符玺,跑路归周了。

        这下是真的无人可用了。

        伤了心的纣王与妲己三人饮酒作别,吐露心声,妲己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妖怪,能使术法的。

        一见纣王模样,早就动了凡心的妲己、胡喜媚、王贵人三人心疼得不行,主动请战劫营,纣王这才转忧为喜,笑着应下。

        虽然八百诸侯连带元帅姜子牙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人来劫营,但汪子安还是恰到好处地出言提醒。

        “师叔万万不可大意,莫要忘记,这朝歌城中仍有妖孽留驻,万一此辈前来劫营,岂不是为其所趁。”

        在纣王面前装完逼的姜子牙心中陡然一惊。

        “若非师侄提醒,险些误了大事。”

        站起身来,就让人叫来杨戬、雷震子等阐教弟子,今夜巡营。

        汪子安见此,才点了点头,他倒想会会这纣王三妃。

        夜幕降临,直至二更时分,骤然刮起一阵妖风,汪子安抬目一看,三道妖气已是冲着周营而来。

        “尔等占了轩辕坟,自其内练得神通,入世应劫,实乃天数早定。今日,贫道便送尔等上路。”汪子安看着妖气,心中暗道。

        千里眼、顺风耳那是因为大有来历,才能在轩辕庙中停留,这三只妖精,一身妖邪之气,又怎可能占据轩辕坟这种宝地,在内借着灵气修炼。

        要知道,人皇轩辕可还在火云洞看着呢。而且纣王身为人王,又是轩辕后裔,一切遭遇又怎能瞒得过这位法眼。

        只能说,这棋盘早就被人摆好,就等着各路人马成为棋子开局了。

        未等多久,便见三人骑乘桃花马,各着甲胄,手持宝刃杀来。妖风卷起,吹得营帐七倒八歪,飞沙走石,迷了大军将士目光,所过之处,一片哀鸿。

        凭这些凡人之力又怎能挡下三妖之力?

        “上。”杨戬一声沉喝。

        汪子安元神一运,祭起神通,双手挥动,掌发五雷,至正之法驱散妖风邪气,把手一招,蟠龙古矛现于掌中,以体内微弱的龙气洗练。

        祥光道道、瑞气条条。

        半空突闻天龙吟啸,古矛绽放灿灿金光,无需催动,便感应妖气,化作如同纯金打造的天龙模样,龙目一扫,看清妖孽模样,四爪生云,往当先那人头上抓去。

        正仗着一对双刀杀伐的妲己当即为龙威所慑,一身媚术无法施展,更差点现了本相,双刀劈开身周将士,稳住心神,运转天赋,一对翦水秋瞳看向抓来天龙,蕴有无限风情,细嫩面庞泛起嫣红,妩媚动人,杀上来的周兵都两眼无神,嘴角滴下口水,竟挥动兵器,往身周同袍杀来。

        但妲己却不知,这天龙并未真正活物,乃是杀伐灵宝所化,怎会被她所惑。

        声声吟啸下,龙爪探下,竟摘下妲己脑袋,在一声尖叫下,将其捏碎。

        但这躯壳乃是妲己所有,并非其内所藏的九尾狐狸,如今躯壳所毁,但本身并未有损,只是受了龙威惊吓。

        本体脱出,正要逃离,就见汪子安顶上升起一尊葫芦,心间生出一口无暇之剑。

        在九尾狐现出本体刹那,明亮剑身上同时烙印出九尾狐身形。

        “请神剑显威。”

        沉声一喝,九尾狐尚未纵起妖光,就觉心中一痛,一股极端锋芒笼罩元神,连惨叫都未发出,元神就被锋芒所灭。

        原地,仅留下一毛发纯白的九尾狐狸尸体。

        “姐姐。”

        九尾狐妖一死,九头雉鸡精与玉石琵琶精齐齐悲呼,被杨戬赶上,高喝一声祭起。

        哮天犬脚踏清风,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雉鸡精脖颈。经这神犬咬住,九头雉鸡精现了本相,原是一生具九头、羽毛艳丽的妖鸟,竟与传说中的神鸟九凤有几分相似。

        “杀。”

        三尖两刃刀划出开山刀光,一刀将妖鸟劈成两半。

        而那边,哪吒、雷震子、薛恶虎三人围住最后的玉石琵琶精,一者抛起缚龙索、一者祭起乾坤圈,最后的薛恶虎更是手持降魔杵,狠狠砸下。

        饶是这妖精修行千年,又怎能受得了此宝神威,一击之下,被打出玉石本相,在这股堪比须弥山的沉沉力道下,本体竟化为齑粉。

        飞出元神尚未逃离,就被哪吒以琉璃灯炼化。

        许是封神榜发生变化,这三妖竟然同样榜上有名,一点真灵不昧,往封神台投去。

        这三妖一死,被迷惑的将士才纷纷清醒过来。

        “速速将此妖物尸身焚毁。”走上前来的姜子牙神色难看,厉声喝道。

        光是这三妖手下伤亡,竟不下千人,其中大多是被对方迷惑,自相残杀所致。

        等其他人收拾残局,姜子牙才看向了汪子安。

        “师侄,如何,这宫城内可还有妖孽?”

        话音方落,就见前方城中,烈焰升腾,浓烟滚滚,不时有呼喊声传来。

        “那是,摘星楼方向。”姜子牙眉头一动,说道。

        “不错。”汪子安灵目一动,已是看清了摘星楼上情景。

        不仅仅是纣王,死在虿盆内的无辜之人、死于炮烙酷刑的赵启、梅伯,以及姜皇后,还有死于摘星楼的黄娘娘及贾夫人,这些人虽已身死,但魂魄尚存,其中更有数人乃是榜中人物,因含冤而死,不愿入封神榜中,一直停留在此,要亲眼见到纣王将殷商江山送葬。

        此辈不过阴魂,又如何近得了纣王这位人王之身,天子之气仍存,阳气充沛,几如仙道阳神,在此阳神之下,阴魂尽被打散。

        但也仅仅如此了。

        汪子安抬头看向朝歌上空,与初次来时所见不同,八方汇来的红光紫气已失了九成,而在孔宣身陷时光长河时,图腾玄鸟也失了形体,此刻更是体型虚幻,仿佛一团光华,看着摘星楼方向,不断发出哀鸣。

        在一道灵魂往封神榜投去时,玄鸟身形再也无法维持,轰然散开,剩下的红光紫气一同消散。

        而在同时,西方那处,有天凤长鸣,祥瑞紫光几乎照亮了整片天地。受此牵引,四散的红光紫气纷纷往那处投去。

        “纣王死了。”汪子安说道。

        商朝五百年江山就此断绝。

        姜子牙听得此言,神情复杂,一时无言。

        沉默片刻,才召集大军,往宫城内而去,灭火救人、严令大军、拆炮烙、毁虿盆、散鹿台之财,埋葬摘星楼中同被烧死的无辜宫人,还有后花园中被妲己吸**气而亡的侍者尸首。

        又将先前被抛尸荒野的丞相商容等人的尸骨尽数找到,厚礼葬之,又赦了纣王之子武庚之罪,后将其封于邶(bèi)国。

        再接下来,无外乎是三请三让之类的东西。

        我不想当大王,真的不想,别逼我了啊。好吧,请叫我大王吧。

        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在朝歌停留几日,祭祀皇天后土,留下王叔管叔鲜、蔡叔度监国,就带兵返回西岐。

        一来一去,心情自是不同。

        途中又遇到了伯夷、叔齐,这二位听得朝歌消息后皆是仰面痛哭,返回首阳山,作采薇之诗,七日不食周粟,饿死山中,留名千古。

        回到西岐后,姜子牙无形装逼,前妻马氏气得悬梁自尽,这位榜中之人上了榜单。

        最后,就是封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