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16 鱼龙图解、龙吉出手

216 鱼龙图解、龙吉出手

        宝辇分水破浪,径直来到白玉牌坊下,随着灵官指引,过九龙桥,来到殿前。

        老人模样的折江龙君亲自上前迎来。

        “折江水君见过汪真君。”

        虽折江为九江之一,水域之主可称水帝,但论起品阶,与汪子安相当,是故做全了礼数,上前迎来。

        “世伯无需如此,我未掌权柄,且为晚辈,受不得这般大礼。”汪子安忙闪到一边。

        折江水君见状也不纠缠,把袖一甩,笑着道:“贤侄眼下未掌权柄,但可不代表将来不会登临神道。”

        嗯?汪子安心中一动:莫非折江水君已经知晓我即将入驻济水的消息?

        不过也不对啊,这件事情除去伏羲老祖外,也就洞天中的汪漭等人知晓。

        折江水君也发觉不对,轻咳一声,笑着解释道:

        “不瞒贤侄,我与济水龙君出自一脉,是故对此有些了解。”

        原来如此。汪子安作恍然大悟状。

        见得汪子安不再多问,折江水君才带着汪子安来到后花园中,说起来意。

        “贤侄若有所求,尽可道来,但凡力所能及之事,我绝不推辞。”

        “世伯慧眼如炬,那小侄也就直言了。”汪子安赞了一句,接着道:

        “小侄入驻济水,但对为一方之主并无多少经验。再者,小侄孤身一人力量薄弱,手下并无任何水兵大将调遣。所以此番才来向世伯求助。

        “还望世伯能不吝赐教。”

        折江水君一副“早在我预料之中”的模样,抚须而笑:

        “贤侄快人快语。

        “这治理一方,并无多少难处,平日里只要治理河道、保一方平安便可。

        “而此时天庭水部圆满,多了一条奉旨降雨。日后但凡有天使奉旨而来,贤侄遵循旨意,在本方水域降雨便可。”

        汪子安点了点头。

        目前水部圆满,但水部首领全称乃是北斗五气水德星君,换句话说,对方是星神出身,与他们这些山川河岳的水君可不相同,两方是不同部门。

        平日里只要做到遵循旨意行事就可,并不需要太多纠缠,况且若是按品级而论,四渎与水部首领平级,而四渎之首的河伯更在水德星君之上。

        “除此之外,若是有人前来告状,你也必须受理,着灵官查清其中内情,而后根据情况,或着功曹上报天庭、或是自己依律处理。”

        换句话说,在自己地盘上,拥有司法权。

        汪子安有些诧异。

        看出汪子安神色,折江水君笑了笑,有些傲然地说道:

        “贤侄若为大济之神,此后便是一方神主,堂堂四渎大神,拥有自己的人马,麾下一切支流、湖泊之主皆要尊你号令。只要不违反天规,一切皆是自治。

        “不仅是四渎,就连五湖、九江等地,也多是如此。这也是我等执掌本源的神主与寻常神主的差别所在。”

        这算是拥有全部股份的董事长和寻常总经理的差别。

        一个是在自己的地盘,一个是请来帮忙管理的,确实相差太多。

        汪子安明白过来,但若是自治,他可缺少人手。

        迎上汪子安目光,折江水君说起第二个问题。

        “至于兵马,贤侄入驻之后,可招揽水域内水妖。按照规矩,在你入驻济水后,济水中所有水妖、水仙之辈,凡是带个“水”字的都要受你管辖。”

        但问题是,若是寻常水兵,招揽这些水妖还好,但要是以此辈为大将或是境域内执掌权柄者,汪子安可信不过这些野性难驯的妖物。

        折江水君单从汪子安皱起的眉头,就能知晓对方所想,接着笑道:

        “贤侄不必多想,这水妖虽多为野妖,但其中也有不少传承有序的较大部族,此辈通人言、知礼仪,若能再得神职加身,必会全力以报。”

        说起来,折江水君上任时,倒是没有这么多的苦恼,他为真龙出身,四渎五湖九江之中亲族太多,不论是嫡系或是旁系,都能招揽到不少兵马。而且真龙本就有统御万兽之能,以他法力境界,倒也不需担忧此辈不受管教。

        “其实说起来,贤侄乃防风氏后裔,同样身为龙种,足以统御寻常水妖之类。”折江水君出了个主意。

        汪子安摇了摇头:“小侄体内虽有龙气,能威压群妖,但并未修炼过此类法门,能力有限。”

        水君不由一笑:“区区法门,我传你一道便是。”

        “这怎么使得?”汪子安连忙推辞,上次连吃带拿就挺不好意思的,这才又是连要带拿的。

        “这法门并不算多么精深,哪怕是寻常蛟龙也多有习得,传于贤侄并不过分。”折江水君倒是并不在意。

        “这,世伯传法之恩,小侄铭记在心。”汪子安站起身来,拱了拱手。

        “无需如此。”折江水君摆了摆手。

        汪子安乃天皇圣人后裔,将要入驻济渎,论起地位还要在他之上,到了那时,所需之物定有各方人物奉上。他能在此时雪中送炭,也算是结了一桩善缘。

        “正好这几日收拾藏书阁,我将那天书带在身上,贤侄就在此参悟吧,若有疑虑,可直接问我。”水君自袖中取出一副卷起的图画。

        汪子安双手接过,随口笑问道:“世伯为何要收拾藏书阁?难不成阁内钻进了鼠虫不成。”

        “并非如此。我即将往青草湖赴任,登临此方湖神之位,要带领麾下人马事物一并前往。”水君说起此事,面带得意。

        青草湖,这可是五湖之一。

        汪子安吃惊不小。

        虽然九江与五湖平级,但权力上可差得太多了。

        这里的五湖并非后世五湖,而是青草湖(洞庭湖)、太湖、彭蠡(lǐ)湖(即巢湖,后因班固撰《汉书》时出错,将彭蠡记为鄱阳湖)、丹阳湖、谢阳湖(都阳湖)。五湖神主统称为五湖大神。成为其中主掌,便有掌管天下湖泊之权。

        “这,小侄来时不知此事,也未带什么礼物。”汪子安顺手掏出了一巴掌大的玉盒,幸好来时从武夷山得了这盒茶叶。

        “人都说‘莫道龙王无宝贝’,我这龙宫并不缺什么,贤侄不必客气。”水君接过,笑着说了一句,略一打量,便知究竟。

        “这武夷山中的茶叶不错,可惜是有主之物,不想贤侄居然有些。”

        “此茶树被武夷山散仙萧升带到我那洞天中,日后少不了世伯的一份。”汪子安笑了笑,开始参悟起这卷天书来。

        此书名唤“鱼龙图解”,上有无数龙种真形,以元神感应其上真形,便能得龙种传法。

        汪子安元神感应,放在其中一碧蓝天龙真形之上,霎时声声龙吟震响心内,道道龙文烙印于元神,汪子安元神一扫,便知晓其意。

        略作参悟,有不明之处出言询问,水君笑着解答,一问一答间,已过去两日。

        “世伯无需再送,小侄这便告辞了。”汪子安站在江水之上。。

        水君捻须而笑,说道:“贤侄且去赴任,届时我必会谴人送上大礼。”

        “那小侄就静候了。”汪子安拱了拱手,身形化作一道金光不见。

        折江水君踏着浪潮,看了许久,才回返龙宫。

        而汪子安这边,虽然并未寻得人手,但水君也答应,若是前往赴任时,仍未寻得人马,可先将余将军及麾下水兵暂借于他。除此之外,又得到一部水法功诀,算是意外之喜。

        “水兵可招揽群妖,但这大将人选,还需慎重啊!”汪子安暗叹,三军易得一将难求,绝对不是空话,最关键的是,还要寻得能被他信任的大将。

        不过,对于这些,汪子安倒也有了主意。

        正如萧升所说,他可招揽,这些散人之辈。

        “不过,还需找人帮忙。”

        遁光纵起,汪子安往二龙山而去。

        ......

        昆仑山,樊桐峰,一身披蓑衣的老者脚下腾风,托着身体,来到山腰处的危崖,手中持着玉锄,对着眼前如青竹一般节节生长却通体纯白的灵草轻轻敲下,发出“叮叮”脆响。

        每挥动一下玉锄,便有一节灵草落下,无风自动,飘入背后药篓。

        等到顶端到石缝间再有三节的时候,老者才止住了动作,带着几分喜意。

        “多亏此番王母讲法,被我悟出一张药方,如今主药已全,再得一些辅药,便能炼制丹药,助我金精炼顶,成就仙之上乘。”

        老者名唤偓佺(woquán),帝喾时人物,因误服松子,得以炼气,曾向尧帝献过松子,后又得了半部丹书,炼成仙丹,得以长生驻世,人间不死。

        但时间一长偓佺也就明白过来了。

        他服下丹药,虽得长生,但不过是中乘之法,成为地仙,想要再做突破,除去散功重修这条路外,只能苦修不辍,抽铅添汞而金精炼顶,玉液还丹成为神仙,而经过此步,再于人间传道,才能得成天仙,追求更高境界。

        先前虽无人指点,但因王母常于瑶池讲法,加之他所得天书多是炼丹之法,听了几次讲法,也就悟出一种丹方,能助他更早突破。

        所以,才会有了在此采药的一幕。

        也幸好这昆仑山中,诸般灵草无数,才能被他寻到药材,准备炼制。

        心想着,偓佺便打算去寻辅药。

        但他刚准备动身,就听得半空一声鸾鸣,双目一望,放出尺许青光,看清了正向他飞来的一点青光。

        原来是只鸾鸟,背上好像有人。

        不过,青鸾乃王母座下神鸟,能骑乘此鸟之人,必定是瑶池仙子。

        数个呼吸后,青鸾来到了偓佺身前,现出了背上人影。

        一见此人,偓佺忙拱手一礼。

        “见过龙吉公主。”

        他可知晓,这龙吉公主乃是天帝之女,身份尊贵,且已修得真仙之境。不过,对方奔他而来,还不知有何事情。

        “如果贫道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偓佺吧!”龙吉虽是公主,却一身道装,自称“贫道”。

        偓佺不明对方来意,只能点头称是。

        “昨日母后讲法时,我见你似有所悟,想必神仙之境不远了吧!”龙吉接着说道。

        “不曾想,这等小事,也没瞒过公主法眼。”偓佺笑答一句。

        龙吉笑了笑,赞道:“我曾听闻,你偶得半部丹书,精于炼丹之道,在一众散人中颇为有名,哪怕是玄女姐姐也听闻过你的大名。”

        “玄女”二字一出,偓佺神情激动。

        这位可是王母亲传弟子、主管瑶池之人,在天庭亦是大名鼎鼎的女战神,能被其记住名字,若能再得指点,那他登临天仙绝对不在话下。

        “可惜。”龙吉话音一转,偓佺神情一动,凝神细听。

        “你虽悟得丹法,但因常年吞服松子灵果,导致一身木气太盛,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此患不除,纵使炼得丹药,神仙之境也离你太远。”

        龙吉说的确实是实话。

        这偓佺虽成地仙,但浑身长有七寸青毛,远远看去,倒和个青色猴子没什么两样儿。

        偓佺闻言,面色一变。

        他这副模样确实古怪,否则,那次向帝尧献松子时,对方也不会不吃了。

        “还请公主教我。”偓佺知道,对方既说此话,必有缘故,忙拱手说道。

        龙吉见此,眼中闪过笑意,面上确是不显,沉声道:

        “你虽习得炼丹之法,但此丹法不成系统,且传承太过残缺,若有直通神仙之境的完整丹法助你,才可登临此境。

        “而要除去木气之患,则需以真水化解,不仅能解了此患,更能借助真水之力将之炼化,助你增强法力。”

        偓佺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原来,说到底,还是因为传承问题,但在这天地间,正宗法门本就稀缺,除去几位教主门下外,并无多少正传,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修炼千年却依旧未得天仙的散人之辈了。

        而他以丹法成仙,若想再进,只能借助相传一脉的丹法,弥补丹书缺失。

        不过,他所得丹书太过久远,经他数百年打探,也没能探出一点消息,又怎么可能轻易补全。

        接着就听龙吉公主说道:

        “正巧,你所修《乙木丹经》,在我瑶池玉阙中,藏有全本,若是你答应本公主一件事,我可将这部丹经赠你。

        “不仅是天仙之境,甚至真仙亦不再话下。

        “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