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20 打秋风

220 打秋风

        “杀”。沉喝一声,古矛上蟠龙睁开龙目,蜷缩四爪缓缓张开,暗金古矛瞬化金色天龙,足下腾云,张口吟啸,冲着化蛇抓去。

        化蛇本想躲避,但不知何时,二十四颗碧蓝宝珠分部周边,大放光华,宛如二十四轮明月,两两交织,结成阵势,封锁虚空,位于其中的化蛇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天龙探爪,往它眉心按下。

        连惨叫声也未来得及发出,就被一股极端锋芒侵入体内,撕碎了妖魂,肉身失去主宰,再见天龙重新化作短矛之形,刺入眉心,将其定在半空,带走了最后一丝生机。

        汪子安把手一招,明珠回袖,古矛连带化蛇妖躯同时不见。

        “入水。”

        轻喝一声,再不理四周动静,骑乘龙马,往济水深处而去,早已跟过来的赤将等人自是跟上。

        龙马虽非避水异兽,但亦有避水奇能,可在水中行走,所过之处,水浪自行排开,直奔河底的水府而去。

        寻常河流中,水府多是显露于外,建在河底,施加各种禁法,闪耀神光,照亮水脉,象征神道统御。

        但四渎此类大河却不必如此,直接依托水脉,自然衍化出一方水府洞天,内中广大无边,足以与汪子安所得的丹山赤水天相媲美,再加上借着水脉本源衍化,在此方境域内,若是封闭门户,连大罗金仙都查探不到分毫。

        济水也是如此。

        在汪子安的指引下,龙马来到河底一块青石古碑之前。

        济渎。

        上有龙章凤篆,下有赤红大印,普通之中可见不凡。

        “想必此处便是水府入口了。”偓佺等人虽是初次见到,但也有所耳闻。

        “不错,唯有执掌此方本源者,方能将其打开。”赤将子舆接过了话茬,看向了汪子安。

        汪子安笑了笑,来到石碑之前,食指伸出,一滴清澈透明的水滴出现在了指尖,散发淡淡青碧光芒,竟映照得汪子安手臂骨骼脉络显现,奇妙异常。

        “虽只炼化了一丝本源,但也足以打开这方水府了。”轻轻一点,水滴落入石碑,化作青碧神光,顺着石碑蔓延。不多时,原本青色的石碑便被洗练成了青碧之色。

        “开。”

        把袖一甩,石碑旁侧开出一道十余丈高的金色大门。

        “走。”

        汪子安牵着龙马,当先走入其中,其他众人依次跟上,霎时景色顺变,不再是布满泥沙的河底,而是一片错落有序的宫殿群,檐下云雾缭绕,顶上碧青光华闪耀。

        而在众人身前,一足有数十丈高的白玉牌坊矗立,两旁白玉柱上有云龙盘绕,上书“清源水府”。

        汪子安脚下不停,顺着牌坊走了进去,这云龙已有灵性,察觉汪子安身上本源,也不阻拦,任由一行人走入。

        先是一条龙泉蜿蜒身前,好似凡间攻城的护城河一样,顺着眼前的宫殿群围了一圈,其内金鲤徘徊,时不时跃出水面。

        汪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顺着龙泉上的“至清桥”走过。

        这些金鲤只是寻常,并无稀奇之处,只不过居于此处水府洞天,才生出一丝灵性。

        至清桥后,便是清源门。

        城门两侧皆有高台,不知有什么用处,走过清源门后,看到了当中的清源殿,旁侧还有一楼一台。

        “你们先在此处,我去内廷打开法阵。”汪子安交待一句,顺着大殿,来到内廷,这后面便是他的寝宫等地所在。

        没有多留,穿过大片宫殿,又经过后花园,才来到位于最后方的灵源阁。

        这是一座并不高大的楼阁,以青石砖砌成,笼罩着一层碧青神光,似是某种禁制。

        但汪子安不管不顾,只是往里走,光华一闪,他便来到了阁中。

        此处别无他物,仅有半人高的石柱,好似寻常石幢,上面托着颗足有人头大小的透明宝珠,内里有一道水流,衍化济水河道之形。

        汪子安把手放在珠上,再将炼化的那丝济水本源运出,原本只是寻常的宝珠顿被点亮,散发碧青神光,向着八方蔓延,不多时,整做水府上空已是出现了一层碧青色的神光笼罩,这是水府禁制打开的缘故。

        同时,河底“济渎”石碑空无一物的背后,开始出现了大片宫殿群,与清源水府中的布置一般无二。

        这是汪子安运转水府核心,将水府显化于界外,如此一来,水中众神处理事务,也能方便不少。

        而且只要核心不失,纵使遇上外敌,也随时能关闭水府。

        做完这些后,汪子安并未停手,将自身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宝珠内,像是打开了某种更深层次的力量,整个济水河道有微波荡漾。

        “开。”

        大喝一声,水府上空笼罩的碧青神光再次蔓延,囊括了整个河道,并且向着下游不断蔓去。

        光华所过,原本被化蛇妖气毒死的诸多水族尸体逐渐消失,化蛇妖血也被洗练,就连在大战后留下的诸般痕迹,也开始缓缓恢复。

        但凡济水境内界域,只要被这光华照到之人、妖、灵、鬼等有意识的生灵,都知道济水来了一位新任的水君。

        不仅仅是外界,而汪子安自身,也借着神光照耀济水境域的时候,元神观看到了自己下辖境域的所有状况。

        一花一草一木一石。

        济水所有情况都在他掌控之中。

        忽地,眉头一动,忍不住冷笑一声:

        “我已掌控济水核心之地,这些小手段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

        在他有意识地操控下,碧青神光冲向了有问题的地方,藏于河底的手段一个一个被接连扫灭,就连前来暗中布置的水妖,被神光扫过,一身精元尽散,化为齑粉,充实济水本源。

        不多时,已将整个河道清理了一遍。

        但在元神感应中,北边的那条河道中,有一股诡异气息牢牢阻挡着神光侵入,不让他查看其中情况。

        “且待日后再说。”眼底闪过一丝寒光,汪子安将南济水纳入掌控,在察觉到几处洞天气息时,更借助神光,将自身意念传入洞天之中。

        随后,才缓缓收回了力量。

        把袖一甩,身上现了万流归宗白龙袍,身后碧青神光照耀,衍化济水之形,内有二龙戏水,顶上则现出一尊千水清源白玉冠,真水凝成细小玉珠,结成九旒,垂落下来,神光遮掩面容,神威浩瀚,不可揣度。

        汪子安身上的威严气息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我的地盘我做主,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一步踏出,出现在了清源殿上。

        正在闲聊的偓佺、赤将等人心神一震,就看到了殿中白玉龙座上的威严身影。

        气息虽是熟悉,却比之先前强大出不知多少。

        甚至在赤将子舆的感应中,先前见过的金仙在龙座上那人身前,也得俯首称臣。

        这就是本源加身的好处么。赤将子舆当先拱手拜下。

        “拜见水君。”

        “拜见水君。”偓佺等人也反应过来,纷纷拜下。

        “不用多礼。”汪子安右手抬起,作虚扶状,众人再难拜下,自丹田而出的声音经过神光润饰,犹如玉磬敲击,传入众人心中。

        “本君虽入驻水府,但本源仍未完全炼化,还需过些时日,才能敕封众神。

        “这几日,便有劳几位在殿中静待了。”

        “谨遵水君之令。”偓佺原本想说笑一句,但在水君威严之下,老老实实地拱手称是。

        见到此幕,汪子安才放下心来,把袖一展,身形化作水光不见。

        等汪子安离开后,偓佺看向赤将子舆,忍不住说道:

        “方才水君在此,老夫总感觉,性命操于他人之手,一个念头就能让我丧命。”

        不等赤将说话,方回也点了点头:

        “不错。”

        “此是情理之中,一方本源加持,实力自然非凡。”赤将笑了笑,接着说道:

        “济水虽本源浅薄,但到底是四渎之一,地位高贵。

        “依某之见,若是水君能踏入金仙,大罗来此,也要俯首。”

        “不仅如此。”一直闭口不言的师门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什么意思?”赤将等人看了过去。

        “本源加持,刺激了他体内血脉,龙气更盛,开始向他这一脉的血脉源头逐渐蜕变了。”师门难得的说了一大句话来。

        在场几人,除了脑子不太灵光的邬文化外,皆是上古时期的人士,自然知道,防风氏一族乃是龙种,更知道,这一脉血脉源头乃是何等人物。

        想到那位至高存在,几人思绪万千,一时沉默下来。

        最终还是赤将子舆打破了寂静:“嘿,此次某倒是抱上了粗大腿。”

        偓佺更是笑道:“看来,老夫修为突破有望了。”

        虽是龙吉以利诱之,但偓佺可清楚,自己的目的,乃是借着这方水脉化去体内木气,圆满法力,使修为突破。

        说着,又看向了方回:

        “方回老弟,你呢。老夫看你无欲无求的模样,总不会是来此打发时光的吧!”

        方回抬眼看了偓佺一眼,淡淡道:

        “或许吧!”

        但心里什么想法,只有他自己知晓。

        几人说了片刻,便寻了位置,各自打坐休息起来。

        这水府灵气充裕,不下大地上各种洞天福地,正适合他们修炼。

        而在济水上空,一朵毫不起眼的云团中,两道身影负手而立,看到水中蔓延的碧青光华,其中一人才大笑道:

        “看起来,子安师侄已掌控水府核心了。如此一来,纵是大罗来犯,也有法可挡。”

        “黄龙道兄所言甚是。”另一道人影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感叹起来:

        “可惜,我昆仑门人太少。若有截教十之一二,也足以助子安师侄斩杀北面那一干孽障,稳定局势了。”

        “哈哈,云中子道兄说笑了。这些事情可不是我们该去想的。”黄龙真人笑了笑:“已成功掌控水府,加之本源在身,接下来如何,就看子安师侄自己的选择了。”

        热心肠的黄龙,此时也选择了旁观。

        “不错,此毕竟是神道之事,我等不便插手。”云中子点了点头:“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子安师侄是如何斗那河伯冯夷的。”

        说着,云中子眉头一动,忽然看向北面:

        “看来,已经有人忍不住了。贫道倒是很好奇,这些人会如何说服北面的这群妖孽,对子安师侄出手。”

        黄龙真人闻言,拿出了作为师兄的风范,笑着道:“道兄忘了,这群妖孽可有不少是大禹时逃命而来,其中不乏与防风氏结下大仇的。”

        “倒差点忘了此点。”云中子拍了拍额头:

        “若非是怕坏了天皇圣人的布局,贫道都想助子安师侄抢先下手,斩杀几个妖孽。”

        “哈,小辈已经成长,我等还是在后面看着吧。实在不行,你让雷震子前去帮忙。

        “走走走,我等还是回转洞中,完了那盘未了之局吧!”黄龙真人说了一句,想到洞中残局,忍不住催促道。

        云中子见状,也未推辞,两人一道驾云离开了。

        ......

        黄河,河伯府中。

        四渎之中,其他水府皆是各有名称,只有黄河水府,名唤河伯府。

        伯,即第一。

        河伯府便表示,其中居住的乃是四渎中排名最先的黄河河伯。

        此时的河伯府中,冯夷靠着宝座,鱼尾垂落地上,不时抖动。

        他乃是堂堂大罗尊神,又为水中主宰,在水中轻轻甩尾,卷起的波澜涌至河上,已化作惊涛巨浪,不断拍向河道两岸,冲毁农田、房屋,带走生灵性命。

        殿中诸人对此视若无睹,不敢多言一声。

        “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看着众人一声不吭,冯夷笑着问道。

        紧跟着,面色由晴转阴,冷声问道

        “难道你们真的怕了那小辈背后之人不成?”

        众神闻言,各自腹诽。

        他们虽不乏金仙、甚至是大罗高人,但在河伯与那位济渎水君之间,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尤其是那位水君身后之人,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河伯不要命,那是知道自己被那位至高存在盯上,随时可能玩完,才在这一个劲儿地作。但他们可都是要命的。

        况且,他们皆是出身各个水中部族,多是一族长老、族长,与部族未来息息相关,要是自身出了问题,部族便会衰落。

        当然,要让他们直言顶撞河伯,那也是不敢的,毕竟这位执掌本源,为黄河主宰,他们要在这里讨饭吃,可不敢得罪这位。

        人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河伯与那位济水水君面前,这些个水中大能跟凡人几乎没什么两样儿。

        看到这群出身水中部族的人物都在装哑巴,冯夷心中也是恼怒。

        为何那小子会成为济水之神,还不是盯上了本君的河伯之位。

        要是被那小子成功,你们到时可不会像在本君麾下这么自在,将水脉本源分润于你等部族修炼。

        以本源为利,使水妖为之所用,这是冯夷招揽人的招数。

        反正黄河本源充裕至极,足够供养众多部族修炼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黄河本源流失太多,才会接连发生水患。

        “龟相?”心中恼怒,冯夷看向了旁侧的龟背老者。

        这龟相平日里虽不大服从他的命令,甚至是和他反着来,但在关键时刻,他最信任的人,还是这位龟相。

        龟相想也不想,直接说出了一番话来,令冯夷面色难看至极。

        “四渎与四海争端又起,如今没了天皇圣人支持,河伯可争不过四海那几位。

        “值此关键时刻,河伯应该以统一四渎及各水脉神灵为首要大事,怎能不断挑起内乱,使四渎之间起了干戈。

        “如此一来,岂不为他人所趁?”

        “内部不和,如何对外?这话龟相就不要再说了,本君自有主张。”冯夷冷声道。

        龟相闻言,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龟相靠不住,冯夷目光再转,落在其中一人身上:

        “七首,你与北济中那人有旧,这次就由你上门游说。

        “告诉那人,当年欠我的人情,现在可以还了。”

        被称为七首之人乃是一人身蟒头的大汉,上身赤裸,下身围着兽皮,而在左右脖根,各有三个小巧蛇头冒出,不断吐着信子。

        听得此言,七首沉声应下:

        “谨遵河伯之命。”

        “好,你持此物前去,莫要让我失望。”冯夷右手一翻,取出一巴掌大的水玉宝盒,抛了过来。

        七首双手接过,冷笑一声:

        “我可不是左右这群废物可比,河伯大可放心。”

        殿上其他水妖闻言,面上虽有怒色,但面对这位狂开地图炮的七首,居然也不敢出声反驳,哪怕是大罗妖物,也不过是皱了皱眉,再没有其他动作。

        见到此幕,七首冷哼一声,也不再说,将宝盒装好,转身离去了。

        而冯夷见状,看了众人一眼,也甩袖离开了殿中。

        其他水妖也跟着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

        清源水府,内廷,济水宫。

        汪子安端坐玉床上,顶上现出龙首牛耳一目的元神,身前悬浮着一碧水盈盈的宝珠,随着呼吸吐纳,宝珠不断散出青光,被元神吞下。而在散出青光同时,宝珠体型也逐渐缩小。

        这便是济水本源所在。

        虽然济水相比起其他三渎来,本源最为稀少,但也不是汪子安能轻易炼化的,先前不过是炼化一丝,好掌控清源水府罢了。

        时间推移,整整七日功夫,宝珠体型缩小至米粒大小,轻轻一跃,没入元神不见。

        意识一动,背着金光葫芦的元神双手虚抱,怀中现出一人头大小的碧青水珠。

        到了此时,本源才算是尽数为他掌控,一呼一吸,都得本源之力加持。

        元神一动,无需水府核心之力,他便能清晰感应到济水每一处发生的事情。

        汪子安并未急着收功,而是运起另外一部功诀出来,这是自鱼龙图上得到的,汪子安将其称之为《鱼龙宝书》。

        这道功法一运,元神在无形之力下开始拉长,就连模样也开始发生变化,不再是人身模样,而是一尾头生两角、龙头鱼身、浑身白鳞的鱼龙模样。

        张口一吸,本源所化的碧青珠子便被吞进鱼龙腹中,丝丝水雾开始从珠子中溢散,不断化入鱼龙体内,而鱼龙的形态也隐隐约约发生变化,不断拉长,由原本的臃肿模样变得修长。

        这便是《鱼龙宝书》上所记载的元神变化——天龙法相,由鱼化龙,化龙之后,便能驾驭龙气、统帅水族。

        汪子安虽是初学,但在体内原有龙气支持下,倒也化出鱼龙,再借着本源加持,化成天龙相用不了多长时间。

        想了想后,元神再运,一深邃、幽暗的无形空洞出现在了身前。

        而顶上元神变化成的鱼龙见此,张口吐出一道幽幽水气,没入空洞之中。

        “轰隆隆。”

        原本能笼罩身周十丈的空洞范围并未扩大,而是开始缩小,直至再有三丈左右大小,才止住收拾。

        对此,汪子安也有了猜测。

        “太阴气已自水中而得,再缺一道少阳气,便能使空洞圆满。而在那时,空洞笼罩范围尽数收缩,回归空洞之内,便是太极元气生出之时。”

        “届时,立地金仙,绝对不是虚话。”

        而若以太极成就金仙,接下来要走的,便是将太极衍化。这是一条直通大罗,甚至是直通上境的路子。

        而他若能成就道果,执掌太极元气,世间万物、阴阳五行,力量不到皆无法伤他,那几个不过半废的大罗水妖,在他手下根本掀不起半点风浪。

        汪子安无比清楚。

        传承上的差距越是往后,便越能显露出来。

        他这“太虚空洞法”乃是真正的圣人法门,可不是几个水妖能够比拟的。

        “不过,还需再做些准备。”

        意识一动,将保持着鱼龙模样的元神收回体内,让其借着本源蕴养而蜕变,自身则是来到清源殿中。

        在此打坐的赤将子舆等人纷纷起身。

        汪子安摆了摆手,温和道:

        “无需多礼,你们且先在府中休憩,师门,随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师门不解,现在不应该先招揽人手、打理济水内事么。

        汪子安闻言,含笑说道:

        “我既为济水之主,也是时候去见见邻居了。

        “当然,顺带打打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