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23 皇人之山、威名所慑

223 皇人之山、威名所慑

        云中子打出法诀,盖好炉盖,用炉火温养新练的通天神火柱,才看向了汪子安:

        “人都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你来我洞内,是又有什么事情?”

        饶是汪子安脸皮颇厚,闻言也不禁讪笑。但他也不敢隐瞒,忙将来意道出。

        “真火?岩浆火池?”云中子闻言一笑:“这倒是巧了。”

        “还请师叔告知。”汪子安忙说道。

        其实岩浆火池倒还好说,他先前杀那地火鳄蛟时,其所居的山下便有岩浆火脉,到时他可前往截取一段。

        倒是这真火么,比较罕见。要么是天地孕育,要么是精于火法的金仙采集天地之气炼就。

        “你难道忘了,贫道这终南山有地肺山之称,藏有火脉,区区几朵真火,还是能找到的。”

        果然找对人了。汪子安心中一喜。

        在天地间,被称为“地肺”的仙山可有不少,终南山也只是其中之一。

        “那弟子该如何收取?”

        “不用,我这炼器炉火直通山下火脉,助你一次,也并非不可。”云中子摆了摆袖,笑道:

        “不过,如今你算是自立门户,为一方水君,自有身份地位,不能白白受人恩惠。

        “正巧,金霞童儿地仙之道将成,贫道需炼制一炉丹药,助其稳定功行,眼下缺了一株龙伯芝,你可前往采摘,以此交换。”

        龙伯芝,五芝之一,服之可成仙。

        对这种基础知识,汪子安还算了解。

        “也好,那弟子便走一趟吧!”汪子安应下此事。

        云中子元神一动,算出地点:“皇人山有龙伯芝将熟,你可前往一观。但此山中亦藏有妖物,你要多加小心。”

        皇人山,传闻曾有柏皇氏在此居住,而柏皇氏同样是风姓一脉,伏羲女娲之后裔。

        “弟子这便动身。”汪子安足下腾云,往西面的皇人山去了。

        一路疾驰,不过片刻功夫,一黛青大山出现在了眼前。

        汪子安停下云光,掩了自身气机,借云隐形,略作打量。

        草木莽莽、怪石嶙峋,处处散发着一股荒芜气息,隐有妖气蛰伏其中。

        “咦,此山竟藏有雄黄之宝。”汪子安目中泛起光华,看出了山内动静。

        青色的山衣下横亘着一条赤黄矿脉,而在其源头之处,赤黄光华闪烁不停,好似在孕育某种神物。

        而在这条矿脉周边,远远围着数不尽的蟒蛇、毒蜂、蜈蚣等身怀剧毒的蛇虫,其中甚至有数道不在他之下的气机隐现。

        虽然并未细观,但这无尽蛇虫的情绪透出体外,散入虚空,让汪子安感应到了这些蛇虫的想法。

        畏惧、忌惮、贪婪,既怕又爱,蠢蠢欲动。

        略一思考,便明白了这些蛇虫的打算。

        这等雄黄宝物,天生最克蛇虫毒物,若是落入他人之手,简直就是针对蛇虫之类的大杀器。

        但眼下,这矿脉元气尽数汇聚在那团光芒之上,阳和之气外泄,它们纵然想将之毁去,也因畏惧雄黄气息,不敢上前。只等宝物蕴成一刻,其内气息收敛,再动手不迟。

        除此之外,又有一部分修为较高的妖物,打着以此神物突破的打算。

        这雄黄宝物确实克制它们不假,但若能扛住这股克制之力进行蜕变,那自身便没了弱点,说不定还能突破血脉极限,修为突破。

        “这倒是不好办了。”汪子安敏锐地察觉到,除去这些妖物外,还有数位仙家在此停留,所以并不打算节外生枝。

        但奈何,这龙伯芝根须却扎根在雄黄矿脉源头处,那宝物蕴成之时,便是仙芝成熟之时。届时宝物蕴成,必有大战,仙芝也必被此辈殃及。

        “看来,只能做一回黄雀了。”

        若有机会收了此宝,他倒也不介意。

        如今他执掌济水,水道内不乏蛇妖等族,此宝在手,或许能大放光彩,助他一臂之力。

        想到此处,汪子安尽量收敛气机,同样等待起来。

        而随着时间推移,山腹中的光华也逐渐强盛,阳和之气逐渐攀升,顺着山石隙缝溢出,惹得围在山外的蛇虫一阵悸动。

        甚至一些运气不好的毒物被这气息一冲,竟仿佛被烤干了体内所有的水分,浑身干枯而死。就连妖魂也都一同散去。

        这一幕看得汪子安不由咂舌。

        这克制之力也未免太强了。

        除了不露踪迹的汪子安外,北面的一片云团上,同样有数道人影停留。

        这几人身周笼罩着一层淡淡光华,与周边云气交融,外人难以看到身影,天边劲风一吹,云气散去,但光华却又诡异地融入碧蓝天空之下,仍是没有现出踪迹。

        为首人物是一头生独角,唇下生出两条青须的青衣之人。身后还跟着一面如锅底的黑面道人,以及一位肩扛两头的怪人。

        忽地,垂落的青须轻轻一颤,引起了青衣人的注意:“嗯?”

        “怎么了,师兄?”身后一黑面道人见此,问道。

        “好像有人发现了我们。”青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模糊不清,好似蛇蟒吐信。

        黑面道人闻言,不由诧异:

        “怎么可能?这水云纱可是云霄师姐赐下的宝物,能遮蔽自身气机,更能瞒过元神之力探查,怎会被他人发现?”

        说着,目光又在外面光华外扫了扫,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踪迹。

        “不会是你感应错了吧!”

        另一双头怪人闻言,左边的头颅冷哼道:

        “清角师兄一身神通大半在这对龙须上,怎会感应出错?

        “你看不到对方,只是因为修为浅薄罢了。”

        黑面道人好似有些畏惧这怪人,闻言不敢反驳,但见对方笑个不停,目中尽是轻蔑,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风火师兄如此说话,想来定是发现对方踪迹了。”

        “呵呵。”双头怪人右边头颅轻笑一声:

        “我自然也没发现对方踪迹。

        “当然,我也从没说过我修为有多高。”

        “你......”黑面道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最后还是被称为清角的青衣人制止了两人的动作:

        “此人虽然隐去身形,但我这对龙须也能察觉其身上气机。

        “只是此人停留于此,怕是与我等目标相同,待会若真打了起来,你们两个还需小心,免得为对方所趁。”

        青衣人神情严肃。

        对此,身后两人自是拱手称是。

        “若能得到那雄黄奇珍,师兄便能褪去体内残余的妖蟒之气,届时化身天龙,必能凝练金仙道果。”黑面道人有些羡慕。

        但他羡慕的不是对方修为突破,而是云霄师姐答应,若清角真能凝练道果,便将金蛟剪彻底交于对方之手。

        像金蛟剪这类杀伐宝物,截教弟子手中并没有几件的。

        听得道人之言,清角右手摸了摸腰间皮囊中物,目中闪过一丝火热,沉声道:

        “师弟放心,若我能成道果,拜见掌教师尊,届时自会请教主赐下秘法,助你二人突破。”

        “多谢师兄。”

        这下,哪怕是双头怪人,也异口同声地真诚道谢。

        教主闭关不出,仅有突破金仙时可入宫拜见、得传法门,要真能得到教主赐法,他们二人说不得也有突破金仙之望了。

        “宝物要出世了。”两道青须感应到天地元气逐渐紊乱,再次颤动,清角忙出言提醒。

        三人一同望下,原本寂静的山林间有窸窸窣窣的轻微声音开始传出,草木颤动、蛇虫低鸣,无尽蛇虫鼠蚁等物不断出现,向着那道阳和之气的源头处爬行。

        但是,修为最高的几人,以及山间的其他大妖,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看着。

        汪子安同样如此。

        在他元神之力的感应下,那股溢出的阳和气息不断收缩,直至化为一个小点,微微颤动,在封闭的山腹内传出嗡嗡低鸣,随后浓缩到极点的力量逐渐变得狂暴。

        随后,猛然炸开。

        轰隆隆。

        足有数十丈厚的山壁,居然被炸出了无数小洞,就像是凡人用竹片编织而成的筛子一般,比之先前还要浓郁的阳和气劲尽数从孔洞之中激射而出。

        刚刚爬近的蛇虫毒物首当其冲,如临末日。

        赤黄光华所过,仅留满地枯尸,被风一吹,化作齑粉而散。

        宝物,出世了。

        守候在外的诸多大妖以及截教的清角等三人明白过来,这才动身往山腹中而去。

        但他们刚要动作,却忽然感觉到,在矿脉源头蕴养宝物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清正气息。

        “这是......”清角唇下两条青须一颤,让他明白过来,这道气息,就是刚才被他所察觉的那道人影。

        元神之力透过出现无数孔洞的山壁,看到了那道人影正想孕育出的宝物抓去。

        “出手。”

        低喝一声,师兄弟三人齐齐出手。

        而隐藏于山林间的数位大妖比他们还要心急,在清角思索片刻的时候,已经是驾驭着庞然妖气携带无匹之威轰然砸向被掏空的皇人山。

        在这一刻,冲霄妖气遮天蔽日,方圆数十里内,天地暗淡无光。

        “嘶嘶嘶。”

        蛇虫嘶鸣。

        在这近十位真仙大妖的联合下,早已被掏空的皇人山轰然崩塌,原本足有数百丈之高的山峦竟已化成一片丘墟,惊起烟尘,埋葬了不少蛇虫毒物,就连山下林间也被一同埋葬。

        如此情况下,就算处于山腹间的那人没死,也绝对不会好过。

        但让人诧异的是,在他们的感应中,那道气息始终如一,就像是黑暗中的灯火,虽偶尔被风吹得扑闪,但却明亮如故。

        “一起上。”

        心中惊讶,围在外面的九只大妖中,就有一头生独角、浑身金甲的蟾蜍毒物嘶鸣一声,张口一吐,一点金芒闪烁,有异样香气弥漫开来,哪怕是同为毒物的赤练蛇等毒蛇闻到这丝气息,身躯都尽数化作脓水,渗入大地。

        这竟是一只金甲毒蟾,其舌头已被炼成一桩能够洞穿防御的利器,再加上所蕴养的本命奇毒,寻常真仙,触之必死,金仙也要小心。

        但是......

        一股浩浩荡荡的威压伴随一道惊天长吟从内传出,在这声长吟下,身为水中妖物的毒蟾身形一颤,浑身酥软,趴在地上,使不出半分力道,原本如枪矛激射而出的金芒舌头更是如同被掐住三寸的毒蛇一样,软绵绵地掉落在地。

        “真龙?”刚刚准备出手的清角忍不住惊呼出声。

        但还没等他确定对方身份,就见有耀目金光从丘墟下渗出,满地砂石尘土尽被卷起,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身着白龙袍,头戴白玉冠,背后有一圈碧青神光悬浮,衍化出一道二龙夺珠的奇景,身后更有一道黄风、一道碧水如龙卷起,仿佛掌控了风水的神祇,头上生有一对金色龙角,面上却诡异地仅有一道狭长独目,闪烁青白光华,目光所过之处,众人纷纷感觉到双目刺痛。

        哪怕是修为几乎臻至半步金仙的清角也不例外。

        “不对,不是天龙?”察觉到对方面目不对,再加上那股龙威与寻常真龙之威仍有差别,清角排除了对方出身真龙的可能。

        但紧跟着,脑中出现了一个与眼前这人模样极为相似的人物出来。

        “龙首牛耳,生就独目。你是阐教弟子汪子安。”清角惊呼出声,目中隐有惧意。

        身后的黑面道人与双头怪人听到清角叫出的名字,更是面色狂变。

        “今日出门没看日子,怎会遇到此人?”

        没有人比他们截教弟子更加了解对方的手段。

        汪子安左手捧珠,右手袖下则是数株被护得完完整整的奇异仙芝。

        婴儿手臂粗壮,如交龙相负,通体青色,有丝丝氤氲气息从内散出,结成龙形,绕着仙芝本体盘旋不定。

        正是龙伯芝。

        “没想到,你们竟认得我?”汪子安有些惊讶,他在这天地之间居然也算是名人了么,看来以后外出得遮掩样貌,免得被人认出,上前来要签名。

        把袖一甩,收了仙芝,汪子安看了那头生独角的青衣人一眼。

        “难怪这气息有些熟悉,原来是截教法门,你是截教弟子?”

        “在下截教清角,见过汪真君。”清角没有察觉杀意,也不敢转身就跑,落下云光,来到一旁,拱手见了一礼。

        遇上此人,哪怕他们三人齐上,恐怕也不是对手,万一激怒对方,还会将性命留在此处。

        他眼下即将成就道果,可不想在此送死。

        “汪真君乃有道真人、道德真仙,实乃此宝天定之主。

        “在下修为浅薄、无品无德,恐是与此宝无缘,就不在此多打扰了,告辞。”

        溜了溜了。

        深深一拜,见得汪子安还是没有任何动作,清角心中一松,把袖一甩,带着身后两位师弟化作清风而去。

        汪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