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24 截教掌教、西方金仙

224 截教掌教、西方金仙

        汪子安着实没有想到,宝物在前,这几位截教弟子居然会如此轻易退去,没有丝毫留恋。

        他当然不知,在封神之战中,他手上染了不少截教弟子之血,早已被残余的截教弟子当成煞星般的存在,加上如今主持截教事务的金灵、云霄等人刻意叮嘱,基本上没有几个截教弟子敢与他为难的了。

        不过他也只是略有不解,就不再多想,收回目光,看向了身前这八位散发着庞然妖气的真仙大妖。

        “几位能修炼到此种境界,纵未化形,想必也早通了人性。

        “这枚珠子,本君要了,还请几位速速离去。”

        但与知晓他本事厉害的清角等人相比,这些整日沉睡在阴暗地下的妖物,可就不知他的威名了。

        听闻此言,瞬间大怒。

        除去那金甲毒蟾早已气力尽失、无法动弹外,其他八只真仙大妖竟联手攻来。

        “找死。”

        面对此种攻击,汪子安身周金光萦绕,化作一道金光激射向其中一只被灰色雾气包裹的妖物。

        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数道惨叫嘶鸣,这灰色雾气缓缓散去,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一只生有蟒头、蜈蚣身体的大妖趴在地上,身上甲壳已经紧随,脑袋上残留着深可入骨的拳印,两眼一翻,竟昏死过去。

        见到此幕,剩下的七只妖兽皆是大惊,不仅是此人神力惊人,其竟丝毫不受那大妖身周的毒雾影响。

        他们只以为是对方手中那枚克制毒物的神物之效。

        相视一眼,哪怕明知非其对手,也催动全身血脉妖力,向着汪子安杀来,誓要毁掉这件克制他们的神物。

        汪子安见此,面色渐厉,把足一跺,身形狂涨,转眼间化作一足有十丈高的巨人,把臂一挥,身后一风一水两道龙卷向着七只大妖杀去。

        “死。”

        而在这边陷入大战的同时,清角所化清风已是遁出百余里外,重新现出了三人身形,脸上虽有不甘,但更多的确是逃脱大难后的庆幸。

        “师兄为何如此着急?我等纵然不是此人对手,但坐山观虎斗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黑面道人心中不甘。要是清角能得到那神物,借此突破金仙,他也能沾上一些光的。

        听到此言,还未等清角说话,就听那双头怪人冷笑道:

        “哼,不知死活。你想送死,可别带上我和清角师兄。”

        “你......”黑面道人不由怒视对方。

        “哦?师弟可是看出了什么?”清角诧异地看了双头怪人一眼。他这师弟是异种妖物出身,颇有几分天赋神通在身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将其带来,一同取宝。

        双头怪人右边头颅目光闪动,说道:

        “这汪子安先前就有诸般神通、宝物在手,寻常金仙压根非其对手,听说就连赵公明师兄都栽在此人与其他人联手之下。

        “而方才据我观察,此人气息圆融如一,想来是经过封神之战后,修为大进。”

        “你是说此人已经凝练道果,成就金仙?”黑面道人闻言自然大惊。这汪子安真仙时就少有敌手,若被其进阶金仙,那还了得?

        “并非如此。”怪人右边头颅晃了晃:

        “此人并未成就金仙,但也与清角师兄一样,只差半步,只需外力推动,便能轻而易举堪破玄妙之境,成就金仙。”

        “原来如此。”黑面道人心中一松,神色间隐隐有些轻视。

        察觉道人神色,双头怪人嘎嘎一笑:“但你以为只有如此吗?”

        “什么意思?”道人不解。

        怪人右边头颅晃了晃,闷声道:“据我观察,此人身上可不止有道门法力,还有一股极为强大的本源加持。若真要战起来,就算清角师兄凝成道果,怕也不是其十合之敌。”

        “这怎么可能?清角师兄可是有金灵师姐代替教主传下的神通剑诀在身的,再加上金蛟剪这件至宝。若真凝练道果,恐怕大罗金仙也能一战。”黑面道人可知道清角的根底,有些不大相信地反驳道。

        “呵。”怪人左边头颅冷笑一声:

        “我这还是保守估算。实际上,就算是真正的大罗金仙在前,恐怕这位汪子安师兄也丝毫不惧的。”

        黑面道人这下是真的震惊了。

        “原来如此,难怪我刚才面对此人,隐隐感觉到几分压制之力的。”清角并未反驳双头怪人的话,反而有几分恍然大悟地道。

        “此人能得本源加持,想必已踏入神道,身上水气浓厚,应是某处河流执掌本源的水脉神主。”双头怪人点了点头:

        “清角师兄乃是玄水真蟒出身,遇上这类水中正神,确实如遇克星。”

        “不仅如此。此人身上还有一股极为纯正的天龙气息,足以让我等妖类为之胆寒的。”清角嘴角抽搐,说出了一番话来。

        “不对啊,这汪子安乃是人族出身,就算偶然得到些微龙气,怎会克制师兄?要知道,师兄你的天龙真躯也仅差半分,就能够彻底完成的。”这下子,倒轮到双头怪人不解了。但他也知道,清角一身神通大半在那龙须之上,感应极强,十有八九不会出错的。

        “错不了的。”清角不由苦笑:“那龙气虽并不多,但却极为精纯,品质也是极高。恐怕就算我成就真正的天龙真躯,在此人面前也绝对要受到压制的。”

        “这怎么可能?”双头怪人张大了嘴巴,紧跟着心中闪过猜测:“莫非,此人身上的龙气,乃是得自于祖龙身上的?”

        传闻中,凡是天龙之属,都要受到那位祖龙的压制,在其面前,十成力量能发挥出五成都是好的了。

        “哪怕并非如此,也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清角摇了摇头,打断了接下来的话:“好了,既然此次无功而返,我等还是速速返回教中,将方才之事告知几位师姐。”

        “那师兄该如何蜕变,凝结道果?”黑面道人这才回过神来,关切问道。

        清角沉吟片刻,说道:

        “此番教主闭关不出,多宝大师兄不见踪影,掌教之人乃是金灵师姐,听闻教主已将紫电锤赐下,作为师姐身份象征。

        “如今这雄黄奇珍已失,只能兵行险招,请求金灵师姐以紫电锤中雷电本源助我蜕变了。”

        “紫电锤?这可是教主随身宝物。”双头怪人也大吃一惊。

        “不错。”清角点了点头,笑道:“有了此物,足以助我蜕变,说不定还能从其中悟出几道威力强大的雷电神通呢。”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便赶紧回去吧!”黑面道人倒是比清角还要着急。

        “也好。”清角把袖一挥,带着两人化作清风再次不见。

        ......

        对于这边发生的事情,汪子安自然不知,此时在他的各种神通接连运使下,基本上都未动用灵宝,身前的七只真仙大妖已经是纷纷倒地不起,没有一丝生机。

        “可惜啊!”

        摇了摇头,取了众妖妖丹、筋骨、精血,汪子安往终南山而去。

        玉柱洞中。

        “不错,这龙伯芝自矿脉源头孕育,足有万年药龄,比之寻常的龙伯芝效果还要好上一些的。

        “得此相助,再经贫道炼制,足以让金霞童儿借此一路直登神仙之境的。”云中子看着身前的灵药,不由笑道。

        “恐怕并非如此吧!”汪子安见状也笑了笑:

        “如果师侄没有看错的话,这龙伯芝扎根于雄黄矿脉,能吸纳天地灵气,早已生出几分少阳之气,虽是只有几缕,但得此次灵宝出世之助,已有先天之相。

        “师侄若能将此炼化,金仙之道就在眼前的。”

        汪子安总算是明白了云中子的苦心。这是要助他圆满道行,凝练道果。

        “哈哈。”云中子抚须一笑:

        “既知缘由,还不速速返回闭关,早日凝练道果,成为我阐教第二位突破金仙的弟子。”

        “师叔之恩,弟子不敢有忘。正好此次得了这枚宝珠,就将此物留给雷震子师弟吧!”汪子安把手一翻,一枚赤黄色的普通珠子静静躺在掌中,看不出丝毫稀奇。

        这就是雄黄矿脉源头所凝结的宝物了。虽然底蕴太浅,但勉强也算是一件先天灵宝,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眼红。

        “不用,你接下来还要用到此物,还是将此物带在身上的好。”云中子神秘兮兮地道。

        听到此言,汪子安只得收回宝物。

        紧跟着,就见云中子取出一火红玉瓶。

        “这是赤火瓶,专能容纳火行之物,你要的岩浆便在其中,那几团地肺真火也在内蕴养。”

        汪子安忙双手接过。

        这玉瓶看似火红,但入手却有一股凉意,令人舒爽。

        “好了,没事的话,你还是速速赶回府中吧!等下一次见面,你雷震子师弟便能出关,到时候必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云中子摆了摆手。

        “难不成,雷震子师弟要凝练道果?”汪子安猜测道。

        对此,云中子也不解释,只是摆手让汪子安赶紧离开。

        汪子安深深一拜,转身离去了。

        当然,他并未第一时间赶回清源水府,而是回到了丹山赤水天内。

        眼下,他还要带走金蛟,以及金睛驼此兽。

        看到薛定与萧升两人尚在闭关,汪子安也未打扰两人,取了两兽后,就转身离去了。

        但还没等他走出四明山地界,身前虚空陡然破开,有一道清净金光从其中透出,往他身上照来,透过缝隙,隐隐看到一方金色世界在内孕育,更有一尊金色身影端坐世界中心,手捏法印,正朝着他印来。

        “西方教?洞天?金仙高人?”看到熟悉的光华,汪子安眉头一挑,足下生出金光,急忙往后退去。

        但那尊金色身影法印成形之时,四周虚空被一股力量禁锢,只能被金光照在身上,再被对方法印加身。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汪子安冷笑一声,心内确是不敢大意,把袖一挥,二十四道滢滢宝光已是结成一串珠子,在身周游走,所过之处,原本凝固的空间顿时恢复正常。

        就连照来的金光,也被珠子散发滢滢水光,挡在身外。

        只有洞天世界中的身影,手中法印不停,向他身上印来。

        这一印落下,竟有种携带洞天世界一齐压来的感觉,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汪子安好似只能选择被这股力量镇压。

        “大胆。”汪子安面色一寒,怒喝一声,身后笼罩的济水神光中,二尾白龙破水而出,仰天发出长吟,径直顺着大开的洞天之门游入洞天世界之中。

        这两条白龙乃济水本源所化,挥动龙爪、仰天长吟间,原本金灿灿的世界中生出无尽碧青潮水,随着时间推移,整片世界已被淹没,连那尊坐镇中心的金色身影都无法阻挡。

        “孽畜。”

        见到此幕,那尊身影怒喝一声,法印一变,竟向着两尾白龙摄拿而去。

        这法印非同凡俗,好似某种天生克制天龙之属的神通,一拿之下,两尾白龙竟不由自主,往对方掌下投去。

        对此,汪子安也不阻拦,只是面带冷笑。

        眼看白龙将被摄拿,龙吟阵阵,这两条白龙竟把身一合,化作一道碧蓝色的浩荡洪流,所过之处,根本无物可挡,就算那尊身影有金仙法力,但面对这股天地本源,也毫无还手之力。

        水光淹没洞天,原本的金色世界被彻底染成了碧青之色,化作了一处水色洞天。

        自身开辟的洞天被侵,金色身影自是大怒,连连施法抵挡,甚至祭出一件可容纳江河的紫金钵盂,但在这股济水本源的浩荡威力下,钵盂传出声响,通体遍布裂缝。

        以这件明显在灵宝品阶的宝物,竟然无法承受济水本源。

        宝物受损,再加上那股洪流不断冲刷他的身躯,每次浪潮所过,体内就有法力被其抽走,短短片刻功夫,十成法力仅剩下七八成。

        不敢大意,那身影就想从洞天内逃出,直面汪子安,再逞凶威。

        但汪子安岂会如他所愿。

        把手一翻,一副卷起的画卷出现在了身前,并指一点,画卷缓缓展开,竟是一副绘有九曲黄河的图画。

        化作一缕金光的身影刚刚飞出洞天,就被堵在洞口的图卷收走。

        而原本仅有黄河咆哮的图卷上,也出现了一面带惊恐的人影。

        汪子安并指再点,图卷起了变化,黄河奔腾咆哮,内中浊气上冲,铺满整个画卷,那道金色人影被浊气沾身,立时发出怒吼。

        这下子,不仅连法力在流失,就连道行也在被不断消磨,元神都被缓缓散去。

        “老实待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