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25 乾黄之珠、玄妙之境

225 乾黄之珠、玄妙之境

        汪子安冷笑一声,把图卷收起,召回洞天世界中的水龙,顶上现了太虚空洞,无边吞噬之力传来,这方洞天竟被空洞尽数吞下,化作养料。

        往上方冷冷看了几眼,汪子安大袖一甩,往济水而去。

        这一路上,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安稳回到了清源水府中。

        过了牌坊,行过至清桥,桥下龙泉中的灵鱼早已不见,取而代之地则是一条条独角无爪的幼蛟。

        汪子安记得,这类幼蛟是龙柏以上好的灵鱼种子养成,若是能在灵泉中蕴养,必能使其成长。

        旁侧,师门正从腰间兽皮囊取出一枚玉瓶,不时倒出一些粉尘,撒入水中,似在喂食。

        “其他蛟种呢?”汪子安悄无声息地来到对方身后。

        “水君回来了。”师门扭头一看,忙拱了拱手,道:

        “那八百蟒蛟因所需元气较多,被臣安置在了内庭的龙池中,以禁法禁住。”

        内廷后花园中拥有龙池,其内藏着几处灵泉眼,与此方水府水脉相连,灵气比外面的龙泉可要强出太多。

        “至于那七百泥蛟,此种蛟龙身形小巧,后花园中还有几条小溪,臣将其放置其中,足以安身。

        “接下来,就等水君开辟岩浆火池,安置这五百火蛟了。”

        师门眼巴巴地看着汪子安。这类火蛟虽然稀少,但火行伤害极大,等他练成火龙兵,发挥出的力量可比寻常蛟龙要大多了。

        汪子安也就是随口一问,听到师门早已安置妥当,也就不再多管,说道:

        “我记得奇珍阁中有火焰气息,想来是上任水君放置真火之处。我等便在此处开辟火池吧。

        “火池之上放置真火,互相温养,勉强能够保持这些岩浆不灭。”

        “水君之言甚是,依臣所观,也是此处最为妥当。”在汪子安离开后,师门可是把整个清源水府上上下下搜寻了一遍,同样选定奇珍阁是最佳地点。

        “那么这便前往吧!”汪子安点了点头,一步踏出,便是数丈,经过清源门,行过清源殿,又过了渊德门,来到内廷,往左一转,来到了奇珍阁前。

        一路所过,居然看到一队队的灵鱼侍卫和鱼姬进出。

        “这些便是方回前辈点化的灵鱼么。”

        汪子安从这些灵鱼身上气息分辨出来,这分明就是原先龙泉中所养灵鱼。

        “不错。方回虽修为在我之下,但不愧精通丹药之道,再配合其凝练的甲木神光,轻而易举就为这群灵鱼增长了灵性。”师门提起方回,也颇为佩服。

        “甲木神光?”汪子安有些诧异,甲木乃阳木,主生机,方回能修得此种神通,足可见其在木之一行上参悟颇深。

        若非受功行所限,恐怕真仙都有可能。

        看着这群人身鱼尾的水妖,汪子安对方回的神通有了几分了解,先前他确实小看对方了。

        来到奇珍阁前,已经有鱼姬将此处打扫,推开大门,汪子安来到一层后室。

        此处没有其他东西,仅有一个空荡荡的凹洞,像是干枯了的池塘,在中间有一赤铜柱,上呈莲花型,空荡荡的,应是原本盛放真火的地方。而在池塘外围,则有九根龙首石柱,张开狰狞大口对内。

        汪子安见此,把手一翻,赤火瓶现于掌中,打开瓶盖,半蹲到池塘前,将瓶口倾倒,顿时火红岩浆如水倒出。

        这赤火瓶看似小巧,实则也是一空间类的法器,直到池塘即将填满,依然没有见到底部。

        汪子安见状,把玉瓶抛起,双手掐着法诀,对着瓶口一招,一团狂暴至极的深红火苗从内飘出,整个后室的温度节节攀升。

        “地肺真火。”师门精修火法,自然认出了火焰来历。

        “不错。”汪子安法力牵引,大袖一拂,将火苗扫至火池中心的赤铜柱上。

        接连取出几团,赤火瓶中还有不少,汪子安右手虚抓,法力凝成金灯,取出几团真火放在灯盏上,才将瓶口合上,抛到了师门手中。

        “你修炼火法,剩下的便给交给你了。”

        说完,也不再去管,而是看向了眼前的火池。

        赤铜柱上,几团真火缓缓融合,化作一头颅大小的火焰。而随着真火放在其上,池塘外的狰狞龙首也有岩浆吐出,不断落在池塘,隐隐结成阵法,不使此处岩浆熄灭、火气流失。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汪子安见此,拍了拍师门的肩膀,转身离去了。

        刚出大门,就看到了往此处而来的偓佺。

        “你来的正好,这是地肺真火,此火不灭,你将之炼化,足以保证炼丹所用。”

        汪子安虚虚一抓,法力所化的金灯便出现在了手中。

        “此火虽然厉害,但相比起炼丹,还是更适合炼器。”乍然得到此类真火,偓佺并没有多少喜色,反而是摇了摇头。

        汪子安不通炼丹之道,对此倒是没有多少了解,想了想后,说道:

        “目前除去用来培育诸多幼蛟的丹药外,其他丹药也用不上,你先以此暂用,等我抽出空来,再去寻几朵天地孕育的真火。”

        “哈哈,臣不过发发牢骚罢了,有了此火,总比使用自身法力真火的好。”偓佺经此一说,倒是露出笑意。

        “既得此火,臣也可以觅地炼丹了。”

        “灵源阁位于后花园中,元气充沛,又有几处凉亭,你可将丹炉放于其中,在那处炼丹。”虽然那里是汪子安的御花园,但目前一切还未安定,先让偓佺在那处将就将就也是可以的。

        “那臣这便去了。”偓佺拱手离去。

        等偓佺一走,汪子安从西面的奇珍阁,经过渊德门后的渊德殿,来到了东面的闻道院所在。

        此时,院中摆放着一张玉案,方回跪坐其后,看着案前等待的鱼姬和灵鱼侍卫,不时交待着什么。

        而得到命令的鱼姬和灵鱼侍卫则是在玉案上取了玉签,领命而去。

        等案前的灵鱼散了个干净,方回又收拾了一下乱糟糟的玉案,才起身往汪子安这边而来。

        “臣见过水君。”与其他人相比,方回倒是尽到了礼数。

        汪子安摆了摆手:“如何,可还需要什么帮助?”

        方回闻言,也极为认真地回答起来:

        “目前这类灵鱼虽然勉强化作半人之形,但体内法力浅薄,打理其他事情仍是力有未逮。再加上,水府广大,这区区不到百数的灵鱼也不够用。

        “还有,臣掌闻道院,可目前闻道院中除去一些基本典籍外,并无多少炼气法诀,更无修炼神通。”

        闻得此言,汪子安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件大事。

        先不说这类灵鱼,目前没有炼气法诀,水府中就算人手再多,也增长不了多少实力。

        “只能去打打秋风了。”汪子安下意识地想着,但嘴上确说道:

        “此事我记下了,但目前着急也没有用,只等水府彻底开放,济水群妖前来朝拜时,在此辈身上想想办法。”

        方回也是如此打算,而且顺带着给汪子安出了个主意:

        “目前这济水中,除去水府外,还有诸多水妖,此辈凶性难驯,绝对做过吞食血食的勾当,甚至依仗法力,滥杀凡人的也不是没有。

        “水君可将此辈罪状记下,等群妖朝拜时,一一清算。

        “罪深者,直接打散妖体,以真火祭炼妖魂,到时候此辈所修法诀便会落入我等手中。

        “罪浅者,可以以诸多珍奇之物,无论是天材地宝,还是修炼法诀来减轻罪责。”

        好狠。汪子安不由深深看了方回一眼。

        要真这么做了,济水中的水妖估计都得跑光了。

        似是猜到了汪子安所想,方回又给出了个主意:

        “水君何不学习黄河河伯,以水脉本源之气为诱饵,使此辈听从信服。

        “这类妖物最是重利,有本源在手,只要此辈还想精进,不愁不听差遣。”

        这倒也是。

        当然,为了防止水脉本源出现消耗太多甚至是透支的情况,还需谨慎处理。

        “此事,就由你拿个章程吧!”汪子安没有反对。

        方回闻言,拱手称是,又去忙了。

        汪子安见状,摇了摇头,又来到清源殿旁的点将台前,此时赤将子舆正在此传授邬文化弓箭之道。

        邬文化身躯庞大,一身力气自是不小,若能将此用于弓箭上,恐怕寻常仙家都难以保全性命。

        目前水府中,赤将子舆较为清闲,便代替汪子安传法于邬文化。

        “水君。”

        见得汪子安前来,赤将子舆交待了邬文化几句,让其继续射箭,就迎了上来。

        “我近日又要闭关一次,赤将前辈修为高深,水府一切便先暂托于前辈之手。”汪子安说出来意。

        “有某在此,水君大可放心。”赤将点头应下。

        汪子安身后玄光一转,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地上。

        “这碧目金蛟与五云金睛驼也交由前辈指点吧!”

        碧目金蛟只等渡过雷灾,就能成就仙体,至于这五云驼,速度极快,极为罕见,也大有潜力。

        “也好。”赤将子舆没有推辞。

        再交待了几句,汪子安才往内廷的济水宫而去。这座宫殿,乃是他的寝宫。

        来到殿内,顶上镶有夜明宝珠,照得四周金碧辉煌,华贵无比。

        汪子安径直来到玉床上盘坐下来,取出了几件东西。

        一件,便是自皇人山所得的灵宝。

        此物虽然威能不大,但对于蛇虫之类拥有奇效,汪子安决定将其炼化。

        赤黄宝珠普普通通,汪子安右手抚过额头,现了一尊身披金庭仙光的元神出来。

        与先前相比,此时的元神变化不定,时而化作龙首人身相,时而又衍化龙头鱼身相,颇为诡异。

        而在元神身下,不知何时,弥漫有碧青水光,仿佛置身于江河之上。

        意识一动,化作鱼龙的元神张口一吐,一道金色流光牵引赤黄宝珠,以精元炼化起来。

        不多时,一道灵识出现在了汪子安的心中。

        乾黄珠。

        汪子安知道了这件灵宝的名字。

        此物是一道先天少阳元气落在雄黄矿脉,吸收天地间阳和之气所成,所以扎根于矿脉源头的龙伯芝才会染上几分少阳气息。

        这灵识懵懵懂懂,如初生幼儿,与四海瓶、天皇金网等宝物比起来,实在差得太多。

        汪子安略作祭炼,也就没有多管,放在元神中以法力温养。

        收了元神,他又看向了身前的几株龙伯芝。

        沉吟片刻,他伸手一点,法力侵入仙芝之中,以元神力量牵引藏于其内的少阳气息。

        不多时,一团青黄二色纠缠的气息出现在了身前。

        这龙伯芝毕竟罕见,若能不伤其身而取出元气,自是最好。

        接连几次后,藏于仙芝中的少阳元气被剥离得七七八八,汪子安才将仙芝收起。

        元神运转,顶上现了“太虚空洞”,此时的太虚空洞仅能笼罩三丈范围。

        想也不想,汪子安一指身前元气,将之抛起,太虚空洞如有感应,轰然一震,一股极强吸引力从深邃空洞中传出,把青黄光球吞了进去。

        刚一入内,汪子安便觉处境已变。

        不再是堂皇气派的济水水君宫殿,而是一处莫名所在。

        对于这处,汪子安并不陌生。

        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宗无祖,幽幽冥冥,溟涬蒙鸿,混沌太极。

        此乃混沌之境。

        汪子安意识虽被带至此处,但还是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眼下的情况。

        玄妙之境。

        这是凝结道果前所遇到的玄妙之境。

        既是劫难,也是机缘。

        入得此间,以自身行走之道与天地之道发生碰撞,若能以自身之道胜过此方天地之道,打破玄妙之境,便能突破金仙。

        而若是无法的话,元神意识便会被天地之道碾碎,重新回到躯壳,处于一种破开真仙关窍却又并非凝结金仙道果的玄仙之境。

        明白了这些后,汪子安不慌不忙,意识一动,再次运转“太虚空洞”之法。

        四象元气归返混沌气象,而对应他的玄妙之境便是这处混沌。

        “此境虽难,但还挡不住我。”

        汪子安轻笑一声,把手一指,原本深邃、幽暗、空虚的太虚空洞轻轻一震,有气生出。

        阴阳未判,黑白不分,此乃太极元气。

        此气一出,周遭混沌顿时起了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