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29 焚日葬月、正面开战

229 焚日葬月、正面开战

        正在清源水府内忙碌的赤将子舆等人只觉天色忽然变绿,又忽然昏黑,紧跟着,又恢复如常。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众人大惊,不知发生了何事。

        “无需多虑,只是有不长眼的蟊贼来犯,你等各司其职,守好水府便好。”

        汪子安语气平静,仿佛带着清净镇定的力量,让几人平静下来。

        赤将子舆出言问道:

        “水君,不知何人来犯,可需臣出手应对?”

        “来犯妖孽名唤九婴,赤将前辈虽有奇能,但对付此贼,还是力有支绌。”汪子安道出了来人身份。

        “什么?九婴?”刚刚静下来的赤将子舆等人顿时大惊。

        这可是上古凶物,他们中有人还亲眼见过这恶神凶威,所过之处,几乎是一片死寂,再无生机。

        “不是说,此妖已被大羿射杀于北方了么?”赤将子舆不由问道。

        “想必其中另有内情。”汪子安说了一句,便匆匆收回元神力量,开始感应水府神阵,等待九婴新一轮的手段。

        就在他刚刚稳住阵法刹那,一道充满杀意的声音响彻方圆之间。

        “焚日。”

        接着就见,悬于九头法相上空的那轮赤红烈日轰然砸落,济水好像烧开的水一样,传出咕咚咚声响,泛起水泡,原本就没有多少生灵的济水再次化为死寂之地。

        隐藏于水脉中的诸多水妖忙将洞天之力运转,护住自家族类。

        汪子安见此,调动济水本源、水府神阵,迎了上去。

        清澈水流缓缓凝结,化作庞然百丈天龙,通体白鳞,张开四爪,身后碧青光华如波涌起,以可与大罗金仙比拟的力量,张开大口,往赤红烈日迎去。

        白龙吞日。

        火焰气息散发,白龙哀嚎,水光被化成水雾,笼罩济水上空,迷蒙之中,唯有红日沉浮。

        “此乃本神水火神通之一,不知水君以为如何。”不知何时,济水河面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一身身着黑袍,身后黑雾弥漫,隐有恶兽咆哮,正是九婴。

        九婴负手而立,眼神低垂,看向了河底被神阵笼罩的水府。

        “烈阳焚川,寻常生灵遇上几乎死绝,这等威力着实令人赞叹,不愧是上古凶神。”汪子安似是赞叹的声音传来。

        “小辈,你是在讽刺本神只会欺凌弱小么?”九婴眉头一挑,明晰了汪子安话中含义。

        “原来你这邪物也有自知之明。”汪子安不屑一笑,这副模样顿时将九婴再次激怒,右目中有天蓝光华闪耀,与天中那轮弯月遥遥呼应,将手一指:

        “这一招,本神破你水府大门。

        “葬月。”

        碧蓝弯月无声沉落,散发死寂寒气,竟使得济河之水为之冻结,凝成寒冰,且势不可挡,直往水府外的碧青光阵撞来。

        双招一遇,未分胜败,其澎湃威能已是尽数显露,弯月如刀,水府外的阵法则像是弹性极好的皮球,刀光之下,皮球被斩得凹陷进去,几乎快要被分出一条细长口子,但在碧青神光狂闪下,却始终维持着自己的底线,不使对方入侵。

        九婴见此,沉喝一声,将手再点,如刀弯月威能倍增。

        汪子安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实则也使出全部力量,源源不断地水脉本源加持之下,使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法力,维持水府法阵。

        如刀弯月隔着阵光,几乎触碰到至清桥时,终是不敌济水本源之力,被轰然崩散。

        就连九婴伸出的食指也骤然炸开,散出无数惨绿血滴,落入水中。

        “不愧是四渎之一,纵使本源弱小,却也不是寻常大罗金仙能够抵挡的。”九婴面色微变。

        说到底,他虽法力滔天,但此时不过一具化身,所使神通威能有限,面对济水本源,仍是力有未逮。这也是他带来朱龙的原因所在。

        “朱龙,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九婴法力一运,炸掉的食指重新长出,而后看向了朱龙。

        朱龙也不答话,径直走上前来,把手一翻,一尊碧青玉印在掌中沉浮,其上烙印济水河道之形。

        九婴见此,目光一亮。

        这分明是以济水本源炼成的灵宝,看其威势,应是朱龙先前所用的水君大印。

        “朱龙兄弟,这大印内济水本源稀少,恐怕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你还是直接以元神勾动济水本源,与这小辈争夺吧!”九婴打量几眼,看出究竟。

        但紧跟着,朱龙这边传来的动静就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此人将印祭于半空,右手虚抓,一柄龙头玉杖出现在了手中,龙头点在玉印之上,口中念念有词。

        虽然九婴没太听懂这道秘咒内容,但在他感应下,原本重归平静的济水居然再次颤动起来,似是与这法咒呼应。

        紧跟着便见,原本清源水府外笼罩的碧青色阵法光华居然有隐隐散去的趋势。

        “好,朱龙兄弟神通果然不凡。”九婴赞叹一句,接着道:

        “为防此子将水府隐于水脉洞天,且让本神施展手段,定住这方洞天。”

        把手一伸,一杆尺许金色短棍出现在了手中。

        这便是这九婴近日来的收获,为防汪子安退入清源水府死守不出,他根据大禹定海之法,练就了这么一根神铁,虽无法定住大海,但对付这区区济渎却足够用了。

        将之一抛,金光一闪,短棍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清源水府上空,迎风就涨,化作一根百丈神铁,立在半空。

        随着此宝出现,汪子安忽然感觉,原本与他几乎合为一体的济水本源反应迟钝,传来的力量断断续续,好似随时可能消散,而依仗济水本源所开辟的清源水府洞天显化在外,自然同被定住,无法重归于洞天之中。

        甚至,就连水府大阵,也遭受到了这股定鼎虚空的力量。

        “也是时候出面一战了。”

        汪子安一步踏出,来到至清桥前,看向了河上的凶神九婴。

        此时的九婴,脖颈上的八只蛇头已经不见,剑眉指天,目含神光,一副英气逼人的少年模样,身罩黑袍,倒颇显气度,渊渟岳峙,令人不敢小觑。

        身后黑雾中隐现的九头大蛇法相,倒更映衬得其凶威难测。

        随后,他又看向了旁边的另一人。

        模样丑陋,面带伤痕,口中法咒不停。

        汪子安能清晰感觉到,丝丝缕缕的济水本源正从自己身上剥离,往对方身上投去。

        尤其在九婴出手,定住水脉的刹那,本源之力如水般像其涌去。

        若是对方愿意,此时一念之间,就能与他相争济水水君之位。

        但诡异的是,对方停手了。

        更诡异的是......

        汪子安眼中闪过异色。

        “小辈,水府已被定住,还不出来与本神决一死战。”九婴也发现了汪子安的身影,冷喝道。

        “也好,今日,本君就出手降服你这头上古妖魔。”汪子安丝毫不惧,元神传音,让赤将子舆前往灵源阁,收住水府阵法核心,莫要为他人所趁,便走出大阵,来到了济水水面之上。

        就在他走出瞬间,无数目光从三界各处向着汪子安身上投来。

        济水毕竟是四渎之一,地位非凡,但凡出点问题,都会引来各路大神、诸教仙家的注意。

        更别提,此时出现在济水的,乃是凶名赫赫的上古凶神九婴,自然引来了更多的目光。

        甚至有人已经摆好灵果,打算好好看戏。

        这两人身份都不一般,无论哪一方死,最后的结果都会引动局势变化。

        阐教几位得空的仙家隔空望来,甚至有人打算随时出手。

        火云洞中,三尊身影并坐,看着殿中青光照出的济水上空三道身影,不知在说些什么。

        而与济水相邻的黄河河伯冯夷,见到汪子安的动作后,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家伙果然是个蠢货,面对九婴,居然敢现身一战。”

        连他这等大罗金仙都不敢直面九婴,汪子安这刚刚成就的金仙,是想找死吗?

        汪子安自然不是找死。

        “你,就是汪子安。”九婴目光落下,发现眼前这位神光黯淡的少年模样平静,目中自信十足,且以他的本事,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竟接连崩散,难以看出对方深浅。

        “此子乃是阐教亲传弟子,又是那人后裔,如此淡定,莫非是还有手段未出。”

        “想不到你这邪物,也知晓本君大名。”汪子安被这凶神一盯,心神也忍不住一颤,强运法力,催动“太虚空洞法”,使自身化作漩涡,吞纳身周有形无形之物,壮着胆气,淡定说道。

        “死到临头,还敢在本神面前口出狂言,就是不知你是真有本事,还是无知无畏。”九婴同样不敢放松,将全部心神落在汪子安身上,法力运转,随时出手。

        “先前本君已经说过,本君本事如何,你这邪物稍后便知。”汪子安仍是从容淡定,随即便是朗声大笑:

        “如今,你这妖孽既已送上门来,那便受死吧!”

        汪子安一口一个“邪物”,一口一个“妖孽”,语气高高在上,早已惹得九婴怒火攀升,只因忌惮对方底牌,才并未动手,打算先以言语试探。

        想不到,这小子在大放厥词之后,居然抢先动手了。

        谁给他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