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在线阅读 - 230 吞天灭地、变故陡生

230 吞天灭地、变故陡生

        顶上升起淡金色庆云,金庭仙光照耀大千,内中云气沉浮,道果隐现。

        汪子安把手一指,背后升起五道通天彻地的各色神光出来,形如扇屏,如虹刷落。

        “区区五行大遁,能奈我何?”九婴虽是妖神,但对于这道门诸般法术神通也有所了解,面对五光侵袭,不闪不避,身后黑雾弥漫前来,挡在身前。

        这妖物乃先天水火阴阳合天地戾气化生,后天五行确实威胁不了对方。

        但五道神光落在黑雾之上,忽有电光流转、雷声轰鸣,五色光华交织成电,身前阴邪黑雾登时尽被扫空。

        细细密密的电光落在身上,虽未给九婴造成多大伤势,但却使其丢了颜面。

        “能将五行遁光与五行雷光结合,有点意思。”虽出乎意料,却还算正常,并未使九婴感到惊艳。

        “哦,是么。”汪子安一击未取得多大成果,也并不气馁,庆云一震,数百盏金灯拥簇其上。金赤火焰从灯上飞扑而下,结成数道火网往九婴四面八方罩来。

        “庆云金灯?不,内中含有三昧真火的气息,此招应唤作真火金灯才是。”九婴意在试探对方手段,也不耗费法力,任由汪子安再次出手,等火网近身后,才发现了这庆云金灯中的隐秘。

        三昧真火,天仙便可凝练,但此火由仙家精气神凝练,威力大小,全看施法者自身元气根基,而汪子安修炼《金庭仙经》,又重返防风氏真身,无论根基还是自身精元都远在寻常人物之上,这火烧出,水火凶神九婴竟敢灼烧之感,不由动用了真正神通。

        张口一吐,便是一道昏黄浊流从口中喷出。

        看似轻而易举,实则九婴已经动用了天赋神通,此水乃是浊流,炼有黄河之底的浊气,几乎堪比九曲黄河阵威势,能污人元神精气。

        以精元而成的三昧真火遇上这股浊流,像是遇上天敌,登时被灭。

        九婴见此,正要开口,却忽见那金灯上所照耀出的光华凝成一道浩浩金光,直往他眉心打来。

        “不,不对,不仅包含了庆云金灯与三昧真火,还有其他神通。”

        虽是猝不及防,但元神本能反应,身后黑雾钻出一只形如门板大小的深青大蛇头颅,一口将金光吞没。

        但此金光乃汪子安所修法门凝练的护体金庭仙光,邪气所化的大蛇吞下,如水火难容,金光在其口中爆开,大蛇吃痛,嘶鸣不止。

        汪子安见状,正要再放嘴炮,却见恼羞成怒的九婴并指点来。

        “小辈,本神接你两招,你也接本神一招神通。”

        指尖赤蓝光华闪动,交织成一股更加强大的晦暗力量,形如尖锥,破空杀来。

        汪子安不慌不忙,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面白濛濛小幡,轻轻一晃,同样有水火二气生出,凝成一朵半边天蓝半边赤红的莲花,悬于顶上,垂下光华。

        “水火之宝?”九婴冷哼一声:“可惜,在本神面前,又能发挥出几分力道。”

        尖锥刺来,水火光华竟应声而破,更往汪子安眉心刺来。

        面临死关,汪子安双目泛起光华,合成一道青白神光,迎向尖锥,使其定在半空。

        但还没等汪子安松口气,就见尖锥寒芒一身,定灵神光竟无法阻其逼近,再次往他身上杀来。猝不及防,只得再展太虚空洞法这道最强神通,眉心有一深邃暗洞陡然出现,轻轻一吸,那晦暗尖锥就消失不见。

        细细品悟,这竟是与太虚空洞的混沌相仿的力量。

        “原来,这九婴也以水火参阴阳,悟得这等力量。”汪子安吃惊不小,对方不愧是天地所生的凶神。

        而九婴也发现了汪子安身上的异状。

        “想不到,此子竟也参悟了混沌之力,先前毁灭洞天的,想必便是这种神通。

        “看来,得动真格的了。”

        目光一闪,九婴气势一变,不再是先前软绵绵的攻势,起手便是惊世神通。

        “九首·吞灭。”

        身后黑雾中,九头法相不再遮掩,百丈大蛇现于天中,九只头颅齐齐张开,一股吞噬力道笼罩方圆百里。

        云气被尽数撕碎,九天洒落的阳光也消失不见,天地一片昏黑,仅有厉风呼啸,哪怕是分出元神之力在旁观看的冯夷都觉无法阻挡,只能任由这丝力量被九婴再次吞下。

        汪子安身形不稳,差点跌入其中。

        “太虚·归元。”

        情况危急,再运自玄妙之境中悟出的神通,太虚空洞现于顶上,同样传出庞然吞噬力道,分出一缕元神再观战局的冯夷猝不及防,竟又被吞下这缕分神。

        心中mmp几声后,不敢分出元神,只以神通凝水成镜,在殿中静观。

        与九婴的吞灭神通不同,汪子安此法并非杀伐之招,且范围并没有对方那么大,但却也足以护住自身,不被对方影响。

        稳住身形后,汪子安目光一闪,顶上庆云中跃出一尊金色葫芦,轻轻一跳,葫口打开,葫芦嘴朝下,倒出无数金色剑光,介于有形无形,如奔腾江流,借着太虚空洞开辟出的路径,往九婴身上落下。

        在汪子安想来,这九婴既属妖类,那想必元神之力并不强大,面对金光剑葫这等杀招,应该没有抵挡之下。

        但他却不知,先天后天,一字之差,带来的确是天差地别。

        九婴乃天地所生,精气神三宝天生混为一体,面对这些剑光,只见其目带轻蔑,把拳挥出,一拳之下,剑光尽碎,就连济水河道都一时断流。

        三宝混一?

        三宝混一的状态,就像杨戬所炼的八九玄功,精气神合为一体,不死不灭。

        汪子安终于知道,这类凶神与寻常仙家的差别所在。

        吞灭神通未伤汪子安分毫,九婴收了通天法相,再次一拳砸下,普普通通,不见任何异象。

        但,这一拳不仅仅有自身之力,还有洞天之力,几乎相当于一个世界的力量,岂会如表现那样平凡。

        察觉其中威能的汪子安终于神色大变。

        他的太虚空洞之力在其面前像是铺开的纸张,在对方拳头面前没有阻挡之力,被撕得粉碎,方圆时空仿佛都被冻结、凝固,只能眼睁睁看着拳头砸落。

        但在最关键的时候,“呲啦”一声,九婴额头陡然裂开一个血痕,有惨绿鲜血涌出,顺着额前滑落。

        原本无暇的拳下顿时出现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破绽,但天生灵目的汪子安还是看到了那个破绽,并且牢牢抓住。

        一身血脉在他催动下,本能地化作防风氏真身,龙首牛耳,身高三丈,运转天赋,身后有风水之力涌现,在汪子安的催动下,风吹水、水乘风,两者逐渐相合,化作一道通天风水之柱,内中隐隐有啼鸣声传来。

        轰隆一声,啼鸣的那物破开通天风水柱,青光一闪,出现在了汪子安脚下。

        细细一看,这竟是一只身体如鱼、却生有鸟翼的古怪鸟类,双翅一挥,掀起狂风,竟带着汪子安飞离拳头之下,离开了这片水域。

        鲲鹏?

        所有将目光投在此处的人都大吃一惊。

        但紧跟着,他们便发现了不妥。

        此物虽有鲲鹏之形,也含有鲲鹏气息,但与真正的鲲鹏体型与神通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汪子安刚刚避过,就见拳劲落下,以拳头为中心,方圆百丈,尽数化作一片黑暗地域。

        这种黑不是简单的颜色,而是吞没一切。

        空间崩塌。

        在这片黑色地域中,万物不存。

        被拦腰断住去路的济水再次出现了断流情况,上流之水流入黑色地域,消失不见,而下游没有上游的水补上,自是逐渐露出沿岸泥沙,直到露出了最深处的河床。

        好在,空间自发弥合,黑域缓缓不见,才使得济水重新流通起来。

        汪子安看着此幕,心中大寒。

        好险。

        若非防风氏天赋神通被他修炼到了极点,再借着上任前龙吉所赠送的“神?(nài)精血”使其化成神鸟鲲鹏之形,恐怕就要葬送在对方这一拳下了。

        这神?精血取自神?身上,而这神?自然就是先前两人在天池之下所见到的神兽胎卵。

        那是鲲鹏之卵,先前葬身的那只鲲鹏一身精元所化。

        “鲲鹏的气息?”九婴见到汪子安躲过,心中也有些诧异,打量几眼,就看出了内情。

        鲲鹏双翅挥动,便能调动风水,更亲近空间,能在此招下脱身,算是情理之中。

        汪子安看着九婴,心知单凭自身之力,难以拿下对方。

        哪怕对方仅仅是化身前来。

        心底暗叹,终是用出了最后一张底牌。

        “最后一招。”汪子安沉喝一声,一身力量、法力、元神力量尽数向着右拳之上涌来,竟隐隐有种与先前九婴三宝混一的法门相同的气息。

        元神运转,太虚空洞中的力量竟似乎被引出几分,加持在右拳之上。

        因肉身孱弱,无法驾驭这种力量,右手皮肉炸开,血肉飘飞间,仅留一白骨之手缓缓握紧。

        脑中回忆起与杨戬闲聊时,对方所讲解的经验,还有在万仙阵中时,乌云仙所运的破灭之道,再想到刚才九婴所运的神通。

        “太虚·破灭”。

        几乎与方才九婴所使同样的神通。

        普普通通,一拳砸落。

        九婴心神大惊。

        因为,这一招,他接不下。

        正要施展法门避开,背后却忽有一股杀气袭来,九婴猝不及防,当即被对方打飞。

        察觉那股熟悉气息,不可置信写到了脸上,口中不断滴下鲜血的同时,看向了身后那道身影。

        “是你?

        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