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神秘珠子(4000)

第二百五十一章 神秘珠子(4000)

        “我曹子脩一生桀骜,要我坐以待毙,休想!杀!”

        吴良紧跟在痋虫巨人后面冲入墓道,立刻便听到了曹昂那视死如归的吼声,心中又是一沉。

        很显然,曹昂非但没有听他的话向主墓室撤退,竟还打算与这痋虫巨人以命相搏。

        而从曹昂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也知道此举绝无获胜可能,只是不愿太过窝囊的死去罢了……

        通过曹昂此刻的状态,吴良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典韦、白菁菁与于吉等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他们肯定也没有听他的话。

        哪怕是平时总是表现的贪生怕死的于吉,在这种情况下也颇有自己的主意。

        就像之前面对云阳的时候,虽然明知古城遗址下的密道极其凶险,但为了解救杨万里的性命,他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密道,而且还走在了前面。

        “……”

        吴良心中更加绝望。

        虽然前面的痋虫早已将整条墓道填得密不透风,他根本就不可能越过这些痋虫看到曹昂等人现在的情况,但他记得他们方才所在的位置。

        除此之外。

        就算吴良没有白菁菁那异于常人的听力,也照样能够听得出曹昂发出的吼声很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马上就要与这些痋虫短兵相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

        “诶?!”

        吴良的身子忽然被猛拽了一下。

        是捆在腰上的蚕神宝丝!

        此前因为吴良迅速折返回救,捆在腰上的蚕神宝丝早已不再吃力,即使典韦奋力回收拖拽也不曾对吴良产生任何影响。

        但在这最后的时刻,典韦终于还是将多余的蚕神宝丝回收完毕,力道传递到了吴良身上。

        吴良此刻双腿本来就已经有些脱力,再加上典韦的力道不但很足,来得还十分突然,以至于吴良一时之间没有防备,竟直接被拽的重心不稳向前扑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但这还不算完。

        如今痋虫巨人刚刚经过,地面上已是留下了更多的腥臭黏液,变得更加湿滑。

        吴良扑倒在地之后便又在地上顺势滑动起来,重重的撞向墓道右侧的墙壁。

        本能让他连忙抱住了脑袋,将整个身子都蜷缩起来……

        最终。

        伴随着一声略显沉闷的“咚”声。

        吴良的后背撞在了墙壁之上。

        确切的说,是他一直背在背后的那只从梁孝王墓中得来“神秘小鼓”撞到了墙壁之上,因此才会发出这样的动静。

        与此同时。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眼前那一大团将墓道填的密不透风的痋虫巨人,竟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极为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而伴随着这下抖动,无数痋虫竟无法再与那痋虫巨人聚合在一起,仿佛失控了一般掉落了下来。

        那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尊沙雕上面的沙子正在不断散落解体?!

        吴良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看得一清二楚,就在“神秘小鼓”发出声响的同时,痋虫巨人身上所有的痋虫都像是在与“神秘小鼓”发生共振一样,扭曲的身体随之颤动起来。

        而这,才是出现眼前这一幕的根源!

        “小鼓?难道这鼓声竟对这些痋虫有效?!”

        吴良顿时精神一振。

        在这之前,他一直忽略了随身携带的这只神秘小鼓。

        因为这只小鼓除了在最开始的梁孝王墓中对犼起了一些作用之外,之后便再没有发挥过任何作用。

        而此前在海昏侯墓的时候,面对那一大群疑似“食尸虫”的虫子,这只小鼓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所以当他看到这些痋虫的时候,他便习惯性的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甚至因为嫌这只小鼓碍事,还早在之前便特意将其移到了背后。

        再加上此前痋虫步步紧逼,屡次出现极为凶险的情况,更是令他一直都没有想起用小鼓进行尝试。

        这是无疑是一种疏忽,认知盲区导致的疏忽。

        但事到如今,吴良哪里还有没有自我检讨的功夫,意识到“神秘小鼓”似乎有效的同时,他便已经将其解下来,又重重的拍了一下。

        “咚!”

        所有的痋虫都随着神秘小鼓发生的声音颤动起来。

        痋虫巨人的抖动也是愈加严重,仿佛一团疯狂扭曲的淤泥,而那些痋虫散落的情况也变得更加严重,甚至可以将其称之为解体。

        与此同时。

        “杀!”

        曹昂的吼声再次响起。

        “唰!”

        只见痋虫巨人最中心的位置随之划过一道寒光,伴随着这道寒光,上面竟撕开了一条长达两米的口子。

        而随着痋虫的不断掉落,这条口子也在逐渐扩大。

        一个做冲杀状的很是勇猛的人物形象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痋虫巨人身上凸显了出来,那个人物形象手中的长剑则早已刺穿痋虫巨人,露出了一截银色的剑身。

        那正是曹昂的佩剑!

        吴良之前曾用过他的佩剑,认得剑身上那两道很有特点的放血槽!

        下一刻。

        “嘶……嘶……”

        聚合在一起的痋虫已经被这个凸显出来的人物形象强行撕裂,曹昂那身熟悉的甲胄与脸庞呈现在了吴良面前。

        脸上还保持着狰狞而又无畏的表情,充满了杀意与决绝!

        而紧随他一同出现的,还有那名幸存下来的亲卫……

        “咚!咚!咚!……”

        来不及与他们打招呼,吴良接二连三的拍击神秘小鼓,鼓声变得更加密集。

        “簌簌簌……”

        在这密集的鼓声之中,痋虫几乎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偌大的痋虫巨人竟在顷刻之间完全解体,无数痋虫如同潮水一般瞬间摊开,将整条墓道变成了一条翻涌着痋虫的河流。

        就算如此,吴良也丝毫不敢停歇。

        哪怕痋虫巨人已经解体,这些无处不在、甚至已经淹没到了他膝盖处的痋虫,也能够瞬间将他与众人吞噬。

        他必须不断的敲击神秘小鼓,令这些痋虫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才能够为众人求得活命的机会。

        此刻。

        随着痋虫巨人的解体,吴良已经可以清晰看到了对面的典韦、白菁菁,还有于吉。

        这三个人从未见过神秘小鼓发挥作用,此刻也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脸上尽是惊异之色,但眼中流露出来的更多还是惊喜。

        吴良还活着!

        还好端端的站在他们面前!

        身上除了多了一些污迹与黏液,应该并未受到什么严重的损伤,只是敲鼓的姿势略有些难看,典韦不由想到了吴良当初在曹家给曹铄边唱《忐忑》便跳大神的画面,有点没眼看……

        “竟、竟如此轻易的冲杀了过来?”

        曹昂此刻也是一脸懵逼。

        他已经做好了承受万虫啃噬、埋骨于此的准备,怎么都没想到竟毫发无伤的从痋虫巨人之中穿体而过。

        我这一剑竟有如此威力?!

        曹昂自然不会相信,因为在他即将与痋虫巨人短兵相见的时候,伴随着一个十分突兀的鼓声,那痋虫巨人便已经出现了异常,当时他与痋虫巨人距离最近,自是比任何人看的都要更加清楚。

        所以……

        这到底是什么鼓,竟有如此功效,吴良此前又为何不曾祭出?

        “咚!咚!咚!……”

        吴良依旧奋力的拍打着小鼓。

        他能够感觉到,这些痋虫虽然不断随着鼓声颤抖,但同时也在奋力扭动,向远离他的方向逃窜。

        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叫众人逃跑。

        地上的痋虫已经没过了众人的膝盖,这时候移动起来十分困难,若是不慎摔倒便会被淹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倒不如等这些痋虫退去之后再有所行动。

        但数秒之后,异象却又生了出来!

        “啪!”

        伴随着一声轻响。

        吴良也吓了一跳,连忙循声望去,只见退变一条痋虫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竟如同摔炮一般爆了酱?!

        接着还不待吴良找出原因。

        “啪啪啪啪啪……”

        只听墓道中忽然接连不断的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无数痋虫不鼓不胀,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爆裂开来,痋虫那粘稠恶心的身体组织在墓道中纷飞,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不过爆浆的强度并不算大,即使贴在吴良腿边的痋虫爆裂时,他的腿也仅仅只是感觉到一丝微微的震动,并不会伤到他的身体,更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这又是……”

        吴良有理由怀疑这情况就是“神秘小鼓”造成的。

        所以拍打小鼓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

        果然。

        随着鼓声不再那么密集,痋虫爆浆的数量也减少了一些,就连那此起彼伏的“啪啪啪啪”声也稀疏了许多。

        随后吴良又加快了拍打小鼓的频率。

        “啪啪啪啪啪……”

        爆浆的声音立刻连成一片,画面简直不要太壮观。

        这么厉害?

        吴良心中震惊不已。

        他也不太确定到底是这只神秘小鼓因为未知的原因导致威力增强了,还是因为它对这些痋虫本就有着难以解释的克制作用。

        但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在梁孝王墓中对付那头犼的时候,神秘小鼓的鼓声最多也只能对其造成短暂的震慑,哪怕敲了再多次,也没有对犼造成任何的伤害,更不要说像这些痋虫一样直接爆浆。

        至于那方刚刚到手的“太公印”。

        吴良倒是略微有了一些认识,那玩意儿对于痋虫这种邪物似乎确实有那么点劝退的作用,而且具有一定的范围性,效果类似于后世一些游戏中的被动光环……

        想到光环,吴良忽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

        游戏中的被动光环通常分为两种效果:要么增益友军;要么削弱敌军。

        如果“太公印”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解释的话,显然是属于削弱敌军类型的光环,而这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变相增强“神秘小鼓”的威力?

        当然。

        这只是吴良的猜测,暂时还做不得数。

        至于“太公印”是否还有其他的功用,暂时也还是个未知数,需要逐步进行探索。

        与此同时。

        “啪啪啪啪……”

        看着遍地痋虫依次爆浆的壮观场面,其他人也是一脸的惊疑。

        没见过,没想过,没听说过……

        不过他们也很快就意识到,痋虫发生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与吴良手中的神秘小鼓有关,于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又一起用质询的目光看向了吴良。

        所以,这些痋虫现在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攻击人的能力,可以算是得救了么?

        ……

        随着吴良不断拍击小鼓,痋虫爆浆的频率也是越来越快。

        如此过了半晌之后。

        墓道之中已经只剩下了满地腥臭浑浊的虫浆,此刻正汩汩的向远处蔓延,已经流出了很远的距离,就连随侯珠的幽光都已照不到尽头。

        “呼——”

        众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反应,终于确认了已经获救的事实,紧接而来的便是难以克制的脱力感。

        腿软。

        胳膊软。

        身子软。

        全身疲惫,仿佛身体被掏空。

        但看着满地那令人作呕的痋虫浆液,他们还是用最后的力气靠住了墙壁,谁也不愿倒入这些浆液之中。

        “有才贤弟,你那小鼓……”

        曹昂杵着自己的佩剑苦苦支撑,却也没有忘记吴良手中那只并不起眼的神秘小鼓。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此乃当初与安民兄一同发掘梁孝王墓时所得,似乎对邪物有些效果,因此我便随身携带用来辟邪,不过却极少能够起到作用,我也不敢依仗于它。”

        吴良如实说道。

        这神秘小鼓曹禀也是知道的,肯定不可能瞒过曹家人,不过如果仅仅是用来盗墓辟邪的话,他们应该也没有太多的兴趣。

        “原来如此,这次倒多亏了这鼓,否则我们必定要葬身于此了。”

        曹昂直到此时才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或许是天不亡我们吧。”

        吴良也是艰难的苦笑了一声,却又坚持扶着墙壁来到曹昂身旁。

        曹昂所在的地方,便是痋虫巨人溃散的位置。

        而在痋虫巨人溃散的过程中,吴良便留意到那两团像极了眼睛的红色幽光有关坠落在了地上,随后幽光便消失不见了。

        此刻,地上正有两颗桌球大小的桌子滚落在痋虫浆液之中,只是黯淡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