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又填一员猛将!(4000)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又填一员猛将!(4000)

        吴良也不知道这两颗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附近除了这两颗珠子已经没有其他的物品,所以吴良只能将方才看到的红色幽光与它们联系在一起。

        当然。

        在搞清楚这两颗珠子的成分与功用之前,吴良肯定不会贸然触碰,只是用手中的工兵铲将其自痋虫浆液中铲出来细细查看。

        这两颗奇怪的珠子通体呈血红色。

        从沉甸甸的分量上判断应该是实心,材质并不通透,表面也不光滑,而是比较平整的磨砂状态,有点像是天然形成的卵石珠,却又是十分标准端正的圆形球体。

        “贤弟(公子),这又是什么东西?”

        众人也很快便被吴良找到的这两颗珠子吸引了注意力,一脸好奇的望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

        吴良摇了摇头,耐心对众人说道,“不过这两颗珠子是从痋虫巨人身上掉下来的,此前我在痋虫巨人身上看到了两团红光,因此怀疑那两团红光与这两颗珠子有关。”

        “贤弟说的可是那邪物的眼睛?”

        曹昂立刻将话接了过去,微微蹙眉道,“方才这邪物冲入墓道时化作了一张巨脸,彼时它的眼睛便是两团红光,看起来十分慑人。”

        “正是。”

        吴良回头问道,“子脩兄可知这是何物?”

        “哈哈哈,不知。”

        曹昂干笑了一声,摇头说道。

        “老夫虽也不知这珠子究竟是何物,但心中却有一个猜测。”

        于吉却在这时候主动说道。

        “老先生请讲。”

        吴良又看向了于吉。

        “老夫听闻有些东西千年不死便可能生出妖珠,龙珠在颌,蛟珠在皮,蛇珠在口,鱼珠在目,鳖珠在足,龟珠在甲……妖珠乃是这些东西的智慧与生命凝集而成的精华,乃是它们日积月累修得的道果。”

        于吉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座陵墓已保存了近千年,这些痋虫或许比这陵墓寿命更长,倘若老夫听闻的这些传闻是真的,它们也是有可能生出妖珠的,只是这妖珠究竟有何用处,又或者是不是妖珠,老夫就不得而知了,尚需公子明察。”

        老玄幻了。

        一开口就是后世玄幻小说的设定。

        吴良心中暗忖。

        不过这妖珠的说法确实在先秦时期的一些文献中出现过只言片语。

        而据吴良所知,后世玄幻小说中的一些设定,其实就有许多就是作者根据古代文献改编创作而来,还有一些修炼境界的设定,天材地宝的设定,甚至就连修炼与提升的方式也可以在一些古代文献中找到类似的描述。

        在天朝的历史上,追求长生不死、得道成仙便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抛开老百姓不说,光是沉迷此道,最终作死成功的皇帝就不知道有多少个,但这种风气却从未断绝过,甚至哪怕到了后世,也依旧有不法之徒借用这个话题行骗,并且依旧有人相信……

        也是因此,与此道有关的民间传闻也是不胜枚举,各种版本层出不穷。

        以史为鉴,吴良原本是不太相信这方面的传闻的。

        毕竟考古在后世其实也是一项科学研究工作,考古学者都是十分严谨的科学工作者,而不是玄学工作者。

        不过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尤其是方才见过那个似乎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智商与自我意识的痋虫巨人之后,吴良也只能对于吉的说法持保留意见。

        最重要的是,方才发出红色幽光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两颗珠子。

        仅凭这一点,吴良便觉得很有必要对其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与试验了。

        “老先生所言,倒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

        吴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也没有贸然去直接接触两颗珠子,而是取出一个布袋将其层层包裹起来,暂时放入不远处的青铜棺材内,准备带出去之后再慢慢研究。

        事到如今。

        这座齐哀公墓的发掘工作便已经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就算墓中还有其他的痋虫存在,吴良也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完全不足为惧。

        不过后续的工作还有许多。

        比如那方“太公印”,再比如那个“木甲人”,还有刚刚发现的两颗珠子。

        这些东西身上还有许多疑点没有解开,能不能解开也还是个未知数,这都是亟待完成的后续工作。

        比较遗憾的是。

        吴良在齐哀公墓中并没有找到与海昏侯墓一样的“筑墓志”,也没有发现其他详细记载这些陪葬品的文献,所以之后的研究工作便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难度可想而知。

        或许仅仅只是埋头研究也是不够的。

        吴良此前所学到的考古方法中便有提到过另外一种解开考古谜题的方法:继续发掘更多的同一时期、或是与墓主人有所关联的古墓。

        同一时期的古墓有着相同的文化背景,因此这些古墓便可以串联起来进行平行研究。

        一座古墓中发现的文物,很有可能能够在同一时期的另外一座古墓中找到相关的文献,以此来得到答案。

        有所关联的古墓也是如此。

        齐哀公墓中的殉葬品,也很有可能在他先辈或是后辈、甚至是友人的古墓中找到相关的文献记载……

        所以。

        有关《齐史》的研究还要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

        吴良还打算从自己所知的历史中列出同一时期前后的重要历史人物,而后回顾后世学习或是了解过的考古发掘案例,将能够明确具体位置的春秋古墓找出来优先进行发掘,或许也有可能找到相关的文献记载。

        “且不说这两颗珠子的事,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见吴良似乎已经办完了事,曹昂接着又连忙问道。

        怪只怪这些痋虫浆液太过恶心,味道也是极其下饭,不只是曹昂,众人也是一刻都不想继续待在这种地方。

        “各位已经缓过劲来了么?缓过来的话,咱们就准备出墓。”

        吴良笑道。

        “缓过来了,缓过来了。”

        众人连连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吴良总算下了命令。

        于是吴良、典韦、曹昂、亲卫四人再一次将青铜棺材抬了起来,白菁菁与于吉前面开路,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墓外行去……

        ……

        一行人自墓中出来时,太阳已经到了山脚,天边烧起了一片艳丽的火烧云。

        其实从午饭过后前往此处进入墓穴,再到现在出来中间经过的时间并不多,不过众人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尤其对于曹昂这样的新手来说,心中更是说不出的沧桑与疲倦。

        至于另外一名被痋虫巨人“拥抱”过的亲卫,当众人在返程的过程中再见到他时,他已经完全变成了痋虫的乐园。

        那些痋虫正在他的遗体上肆无忌惮的钻进钻出,血水混杂着绞肉机绞过一般的肉泥随着痋虫的涌动,正缓缓的从他的七窍中缓缓流出……看得出来,虽然没有像鍪子坟中的尸首一样被封口,但这些痋虫依然打算将他吃成空壳,然后当做繁育虫卵的温床,这似乎是这些痋虫的本能。

        曹昂没有犹豫,施了个礼之后便在那名亲卫的尸首上浇上了用来制作火把的火油,一把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而在这之后,所有的人心中那劫后余生的喜悦也少了一些,全都陷入了沉默。

        再至于齐哀公墓的回填工作。

        吴良的计划是将古城遗址之下的整条密道都进行填埋隐藏,曹昂当即大包大揽,很快便安排手下的嫡系部队前去秘密办理。

        如此倒是给吴良与瓬人军省了一些力气。

        吴良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

        翌日。

        吴良又一直睡到晌午才醒来。

        肌肉酸痛,浑身乏力,这是昨天在墓中用力过猛之后的后遗症。

        如此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屋子,却见其他人已经都醒过来了,只不过大家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甚至就连典韦都睡肿了眼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典韦再强也是人,昨天出的力气可比他大多了。

        “公子,不久之前曹将军来找过你,见你还没醒来便没有打扰,只是叫你睡醒之后前去见他。”

        典韦走上前来拱手报道。

        “应该是想询问瓬人军接下来的行动。”

        吴良点了点头道,“如今这座墓也盗完了,他不但收获了数千降军,还收获了那么多珍珠,定时心满意足喜出望外,巴不得早些回去复命给使君一个惊喜呢。”

        “那咱们呢?”

        于吉凑上来问道。

        “如今虽已入春,但气候依旧有些寒冷,这次兄弟们出来吃了不少苦,咱们也先回陈留修整一些时日,待天气暖和了再做打算。”

        吴良说道,“对了,那套《齐史》也在陈留,劳烦老先生回去之后继续对其进行研读,那里面或许还有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东西。”

        “公子放心。”

        于吉喜滋滋的道,他这把老骨头最近确实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知公子打算何时动身?属下好提前去做准备。”

        杨万里又适时过来问道。

        “还要看曹将军的意思,这次咱们与曹将军一道返程,如此既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又有人照料能走得舒服一些。”

        吴良笑呵呵的道。

        “是。”

        杨万里应了一声,却又是一副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还有事?”

        吴良奇怪的问道。

        “倒、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只是……”

        杨万里依旧是一副吞吞吐吐,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瞧你那点出息,还是老夫替你说吧!”

        于吉终是有些看不过眼了,接过他的话茬对吴良说道,“公子,杨万里今后也想跟随公子一同入墓,愿为公子出一份力,就是不知公子瞧不瞧得上他。”

        “哦?”

        吴良审视的看向杨万里,正色问道,“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回公子的话,公子对属下有再造之恩,属下一直在想如何才能报答公子……方才听了公子等人昨日在墓中的遭遇之后,属下便越发的惶恐不安起来。”

        杨万里连忙抱拳说道,“属下虽是一员降兵,但跟随公子已有一些时日,再不济也比于老先生要早,公子能带于老先生一同入墓,与于老先生同生共死,却从未带属下入墓,不给属下与公子同生共死的机会,因此属下惶恐,斗胆恳请公子成全,属下定会拼上性命维护公子周全,与公子共同进退!”

        “杨万里啊,这你可就多虑了。”

        吴良此前倒没想到杨万里还有这种心思,笑着又为其宽心道,“常言道,术业有专攻,我见你你比较擅长刺探消息,所以将刺探消息的任务全部交给了你,大家只是分工不同罢了,并未有厚此薄彼的意思。”

        说着话的同时,吴良心中还在想,这次回去之后就把已经计划好要给的戒指分给于吉和杨万里,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核心地位,免得有人心中委屈。

        “公子可是担心属下本事不够,恐怕会拖了公子的后腿?”

        哪知道杨万里竟又坚持道,“不敢瞒公子,这次属下虽因那棵妖树险些丧命,但却也是因祸得福,身体出现了一些难以想象的变化,若非如此,属下也不敢前来主动请缨。”

        “哦?什么变化?”

        吴良奇怪的问道。

        “这变化乃是属下昨天夜里才发现的,公子一看便知。”

        杨万里又拱了下手,而后小跑着来到院子旁边的砖墙前面。

        砖墙上正有一个四边形的方形小洞,小洞中又用砖石砌出了一个十字,最终将其分割成了四个更小的方洞,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窗户造型的装饰花样。

        吴良看得出来,这样的小洞最多只能容得下一个成年人的脑袋钻过,所以他暂时还不明白杨万里到底想要他看什么。

        紧接着。

        令吴良瞠目结舌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杨万里来到砖墙前面之后,先是将一条手臂伸入小洞之中,而后整个身子便忽然扭动起来,全身上下的关节都随之“啪啪”作响,仿佛要将自己撕裂一般。

        下一刻。

        杨万里猛地向前一挤,非但脑袋穿过了小洞,比小洞宽出许多的肩膀竟也极为神奇的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