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说谁傻?恐怕你才是个傻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说谁傻?恐怕你才是个傻子!

        炼丹房里的状况比起之前的炼器室,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

        满地的瓶瓶罐罐,全都空空如也的不说,就是炼丹炉好像也被人搬走了。

        房间里虽然还飘着一股子挥之不散药香,但是哪里还有丹药的影子。

        宋大蛤蟆转悠了一圈,只在一个架子上发现了一堆玉简。

        神念探入其内,却发现全是一些无用的上古丹方。

        玲珑仙子也走了过来,只是扫了一眼,便往别的地方走去。

        因为众所周知,上古丹方这种东西,几乎已经和时代脱了节,即便其中记载的丹药功效强劲,可时代变迁,那些配药主药大部分都已经绝了根,根本无法炼制。

        所以玲珑仙子是一丁点的兴趣也没有。

        而宋钰却将其全部收了起来,在他看来,万一要是像造化丹那样,真就碰到了上古奇物,这些丹方兴许还用的上。

        二人在这里兜兜转转了几圈,再无发现,便失望透顶的离开,再次回到大厅的两人,目光又看向了另一个甬道。

        于是无话可说的两人,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可没一会儿的功夫,当看到甬道的尽头时,两人的神情不由得都是微微的一呆。

        眼前所见的一道无比巨大的封门石,他们可是认得的。

        这里是入口?

        却谁也没敢走过去,因为害怕那个可以传送的机关。

        玲珑仙子和宋钰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是闭口不言的沉默不语。

        因为二人的内心里都生出了某种不太好的想法!

        宋钰的眼角不停地跳动着,垂在两侧的手,已经握紧了拳头。

        他扭头看向玲珑仙子道:“你不觉着咱们好像是被人耍了吗?”

        玲珑仙子一声冷笑:“确实很像!”

        二人之间的心照不宣,让两者不禁升起了一股同仇敌忾的情绪。

        而最该被怀疑的……

        宋大蛤蟆恨的牙根痒痒!

        “好一个钱不易,原以为是一个人傻钱多的死胖子,没想到却是一个精于算计的老骗子!”

        能说出这番话来,宋大蛤蟆自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联想起之前的林林种种总结出来的。

        从金霞城开始,当钱胖子向他提及双绝老人的秘藏洞府的时候,恐怕便已经布好了局!

        因为他个人属于一个生产修者,对于斗法争斗并不擅长,却并不代表他不擅长与人争斗!

        前者玩的是武力?    后者玩弄的是人心!

        因为本身笨拙?    所以即便是得到了双绝老人后人的洞府玉简,钱不易根本不敢孤身一人的闯入。

        所以他找寻了四个人?    也就是宋钰?    萧远,玲珑仙子。

        果不其然?    先是海眼的藏匿被玲珑仙子破除,再就是守在海眼传送口上的章鱼怪。

        想想那时?    唯一没有受到章鱼怪袭击的好像就是这个胖子。

        而后便是洞府门前的机关?    万箭齐发时,也只有这个看起来极其笨拙的胖子毫无无损,虽然表现的狼狈,但是他……

        想到这里?    宋大蛤蟆不禁伸出了舌头?    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唇角。

        再后来入门以后的机关踩踏。

        怎么就这么巧,两次都是这个胖子触发了洞府的隐藏机关,而最后一次,就是那次传送……

        一念至此,宋钰扭头看向玲珑仙子道:“你跟我说实话?    被传送了出去以后,是否遇到了麻烦?”

        冷面女修点了点头:“遭遇了一头假丹期的独眼怪鱼。”

        那就是了!

        这一次宋钰算是彻底的想明白了?    入门之后,钱不易看似误打误撞的触发了机关?    实则处心积虑的有意而为之。

        将四人分隔开的传送,很有可能只是传送了三人?    而第四人并没有被传送出去?    只是借机隐匿了起来。

        能够做到如此的?    必然是对双绝老人的洞府,极为熟悉的人干的。

        而他们四人当中,只有钱不易和双绝老人的后人接触过。

        所以这个第四人到底是谁,不言而喻!

        这之后,当宋钰他们各自面对不同的麻烦时,这个精于算计的死胖子,则大肆的搜刮,也就是宋钰他们前面看到的情况。

        “那个法阵会不会只传送了咱们俩,萧远和钱不易都留了下来,毕竟当初汇合时,他们二人是一起来的。”

        玲珑仙子也不傻,早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只是心里不忿,因为这次探宝之旅,她出力最多不说,却落得眼下的境况,心中的恨意连绵,要不是她强忍着,早就暴走了!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总之这一次,咱们是彻底的被人家当枪使了!”宋大蛤蟆冷着脸的说道。

        玲珑仙子则没有立马回话,而是沉默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身。

        宋大蛤蟆于起身后愣了一下,不过连忙跟上:“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玲珑仙子没理他,而是重新回到了洞府的大厅里,看着和之前一样的情形,宋钰想不出这里还有什么可看的。

        玲珑仙子却道:“如果这里真是双绝老人的洞府,你不觉着少了点什么吗?”

        宋大蛤蟆扫视了一圈,猛然间想到:“尸身呢?难道是在地下?”

        说到这里,他不由看向了最开始进来时的那条甬道,玲珑仙子却是摇了摇头,而是瞅向了那一排排的木架子。

        “双绝老人号称丹器双绝,怎么会将这些再普通不过的金银玉器摆放在大厅之内。”

        “兴许是人家就喜欢这些精美的物件,全当摆设,闲暇之余瞅上两眼呢?”宋钰拿起一件金制的兽雕,虽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但是心里经过对方这么一提醒,也觉着有些不对。

        到底是金丹期的大修者,又是炼器炼丹的大行家,这些架子上就是摆一些低等级的法器,也比这些金银玉器要强。

        又不是普通人家的地主老财,没必要玩这些平常的物件。

        而这时的玲珑仙子,已经在这一排排的架子上翻找,宋大蛤蟆也过来搭把手。

        可就在他随手要拿起一个碧玉的小壶之际,居然怎么用力也拿不起来。

        玲珑仙子见状,连忙上前,双手扶住了宋钰的手,往左右都试着一推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咔咔声,忽然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二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瞅,原来是不远处得那块镂空了的奇石,此时正向着一旁缓慢的移动着,并露出了一个向下的甬道。

        宋钰和玲珑仙子对视一眼,再看那条甬道,心中感叹,这双绝老人还真是鸡贼的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