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进击的大唐驸马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我猜到了事情的开头,却没猜到事情的结局

第九十五章 ?我猜到了事情的开头,却没猜到事情的结局

        禄东赞之所以敢做出如此承诺,敢对大唐太子提出一个月十万册佛经的要求,那也是做过深入的市场调研的。

        首先是大唐纸张的价格,其次是油墨的价格,然后是书籍的价格,再经过统筹研究,深入分析,最终得出结论。

        大唐的书籍价格之所以如此高昂,纸贵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受限于印制流程过于繁琐,仅雕版一项就占用了书商大部分的利润空间。

        再加上大唐刚刚结束与突厥的战争没有多久,国力空虚……。

        综上所讲述,禄东赞认为,大唐绝不可能在一个月内印制出十万册佛经,就如同吐蕃不可能在一个月内武装起十万人的军队一样,不是没有经济实力,而是综合实力达不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这次的博弈,自己一方稳了,否则那些高傲到不行的大唐官员怎么可能一连半个月都没有出现。

        吐蕃副使桑布扎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些日子鸿胪寺的官员几乎从未出现过,有什么事情往往也是简单的派个吏员来通知一声,不像以前那么‘热情’。

        主官的轻松影响了整个吐蕃使团,所有人都有一个同样的信念:这回赢定了。

        “大相神机妙算,简简单单一份契约,便让那些唐人不敢再我们面前出现,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哈哈哈……,那是当然,如果那些个唐朝官员敢来,我一定要问问他们,佛经印了多少,要是十万册都印完了,那不再中印十万,我出双倍的价钱,哈哈哈……”

        “切,说什么呢?    那可是十万册佛经。要我看啊?    唐朝皇帝现在估计正动员所有大唐的读书人抄书呢吧,你别说?    大唐的读书人可不少?    要是动员一万人,一个月时间每人抄十本还是能抄完的。”

        “傻了吧?    书印好了我们也是要抽查的,字迹不一样?    就是不合格?    爱卖谁卖谁去,反正咱们是不要。”

        “哈哈哈……,对,咱们不要?    到时候让他们抱着十万册佛经哭去吧。”

        外面的议论声传入房间?    禄东赞与桑布扎听在耳中,不禁露出宽容的微笑。

        喝着高原上完全可以算得上极品的茶,禄东赞说道:“桑布扎,回头告诉他们一声,莫要得意忘形?    我们到底还是在大唐的土地上。”

        桑布扎点头应是,随后说道:“大相放心?    下面的人心里有数,刚刚那些话都是用吐蕃语说的?    唐人根本听不懂。”

        “小心无大错,大唐有句老话?    叫君不密则失臣?    臣不密则失身?    总之,小心为要。”禄东赞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并不认为桑布扎说的有什么错。

        唐人高傲,根本不屑去学习番语,自己这些人就算站在院子里骂皇帝,估计那些唐人听了,说不定还会笑呵呵的。

        桑布扎倒是会做人,见禄东赞干布如此说了,立刻起身去外面吩咐了几句,很快,外面兴奋的讨论声低了下去,渐不可闻。

        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有人对他说了什么,坐到禄东赞对面,挑着眉毛说道:“大相,这都半个月了,也不知道书印的怎么样,你看咱们是不是去问一问?”

        禄东赞愣了片刻,多少有些心动。

        作为这次博弈的胜利者,如果不去失败者面前炫耀一下,发表一下胜利宣言,简直就像菜里面不放盐一样让人浑身别扭。

        可要说炫耀,大唐不是吐谷浑,也不是尼婆罗,万一恼羞成怒怎么办?

        算了,大不了自己说的含蓄一点,言语上多尊重一下对方好了。

        “好吧,那本相一会儿就去问问,到底是一衣带水的邻国,没必要因为几本书闹的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嗯,大相说的对,实在不行,书的事情就算了。”

        ……

        礼部尚书李孝恭这几天很忙,倒不是忙着书的事情,而是忙着每年二月的春祭。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春祭,皇帝陛下竟然破天荒的要求大唐所有三品以上官员、勋贵全部参加,并且每家分配了近十亩的荒地。

        不吹不黑的说,李孝恭觉得,除了武勋,几乎没人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他并不怀疑文官和士族没有决心和毅力,而是担心他们的体力。

        十亩地,放在经常劳作的百姓身上可能算不得什么,放在脑子里都长满肌肉的武勋身上同样不算什么,可走几步路都能喘半天的文官,围着十亩地转一圈估计也就剩下半口气了,谁还指望他们能够耕作。

        正焦头烂额的时候,禄东赞来了,一进门就笑盈盈的拱手说道:“哈哈……,吐蕃使者禄东赞,拜见河间王。”

        “原来是大相啊。”看到禄东赞,李孝恭的心情好了许多:“来来来,快请坐,来人,上茶。”

        禄东赞还礼谢过,大喇喇在边上坐下:“郡王不客如此客气,东赞冒昧来访,没有打扰到郡王的公务吧?”

        “哈哈哈……,大相说笑了,礼部哪里有什么正经公务,不过都是些琐碎事情,不打扰,不打扰。”李孝恭摆摆手,饶有兴趣的看着禄东赞问道:“大相今日前来,该不会是为了十万册佛经的事吧?”

        够直接,我喜欢。

        禄东赞正不知怎么开口询问十万册佛经的事,被李孝恭一问,立刻接过话头:“唉,不瞒郡王,东赞此来,的确是为了佛经一事。”

        “哦?大相可是有什么困难?莫非是……钱财方面有问题?”

        “不不不,钱财方面没有问题,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一册一贯,超过十万册,有多少要多少。”

        听禄东赞说钱不是问题,依旧还是原来的价格,李孝恭表情微微一松:“嗯,那就好,我还以为大相在钱财方面有问题呢。

        若是这样,我们那些书可就白印了。

        你知道,在大唐印书可不便宜,我这书都印出来了,若是大相拿不出钱来,礼部又徒费了如此多的钱财,印了许多没用的佛经,本王在陛下面前却是不好交待。”

        禄东赞认真的看了看李孝恭,总觉得这位是在虚张声势。

        上来就问自己有没有钱,说的好像书都已经印好了一样,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实力呢?

        想到这次自己前来的目的,禄东赞微微一笑:“郡王说笑了,吐蕃虽不富裕,但却最讲信用,既然说了一册一贯那就绝对不会后悔。只是,东赞想要提醒郡王一下,咱们签定的契约是十万册为基,如果郡王一个月后拿不出十万册佛经,这钱吐蕃是不会付的。”

        “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契约既然已经签了,我大唐自然没有反悔的道理。”

        李孝恭打了个哈哈,都是官场老油子,他自然能够看不禄东赞是来向自己示威的。

        原本他还顾念着之前李承乾与杜荷跟自己的交代,千万不要提前泄露佛经已经印好的事情,以防吐蕃人狗急跳墙来个不告而别。

        可是现在嘛,顾不上那些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禄东赞目瞪狗呆的嘴脸了。

        十万册佛经……,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老子做十五。

        想着,李孝恭对禄东赞说道:“对了,既然大相今日来了礼部,咱们就去仓库那边看看如何,事关数十万贯钱财,见到实物,也能让大相放心一下。”

        “固所愿也。”禄东赞没想到李孝恭会如此直接,一时间有些摸不清他的脉络,不过话都说到这了,他自然也不会拒绝,大不了见机行事好了。

        说不定是李孝恭想要私底下跟自己打声招呼,打算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说不准。

        出了礼部正堂,绕了一个不大的圈子,在几个礼部文吏的指引下,禄东赞被带到了礼部后面一个不怎么起眼的院子。

        院子里是一间间的仓库,仓库的外面是几个硕大的简易距帐篷,此时正有十余辆马车停在帐篷口,可以看到一些杂役正在从上面往下搬东西。

        就在禄东赞猜测马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边上李孝恭指着其中一间仓库说道:“大相请看,那里便是存放书籍的地方,里面有印制好的佛经十五万册。另外,外面这些临时搭建的帐篷也是用来存放佛经用的,现在里里外外加起来,大概有二十万册左右。”

        “多,多少?二十万册?!”禄东赞脸都绿了,声音堪比男高音,眼睛瞪的差点爆开。

        “嗯。”李孝恭依旧笑呵呵的,好像根本没有看到禄东赞见了鬼一样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大相放心,之所以半个月才印出这么一点,是因为匠人们对佛经不怎么熟悉,等以后熟悉了,速度还能更快一点,争取在最后期限给大相凑够五十万册。”

        二十万?五十万?

        禄东赞到底是见过风浪人的,很快恢复了镇定。

        不是虚伪的镇定,而是真正的镇定。

        什么二十万册,五十万册,虚张声势罢了,真以为老子看不出来。

        以为吓唬老子一下,老子就会怕了,然后主动要求终止契约,然后大唐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是吐蕃不想要书了,不是我们印不出来。

        怪不得今天一到礼部,李孝恭就邀请自己来参观,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想得真美啊!

        如果换成桑布扎来,或许还真有可能被吓住。

        不过,老子是什么人,老子什风浪没有见过,看老子怎么拆穿你的把戏,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哭。

        禄东赞对自己刚刚失态的表现很是愤怒,决定要给李孝恭一点颜色看看。

        “如此,东赞多谢郡王成全,这些书运回吐蕃,我国赞普定会高兴异常。只是,这书的质量……,郡王,东赞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能否让我查看一下书籍的质量?若是质量有问题,怕是东赞回去不好交待。”

        “没问题,那个谁,你带上几个人,跟着吐蕃大相去查验一下书籍的质量,一定要配合好,不管大相要看那一本,都全力配合。”

        “诺!”李孝恭身后,走出一个中年文吏,引着禄东赞去了存放佛经的仓库。

        库房打开,里面透出一股新鲜的油墨味道,仓库两侧的墙壁上,整齐的码放着一包包已经封装好的巨大包裹。

        一心想要戳穿李孝恭把戏的禄东赞毫不犹豫,手指连点,连续指了十多个位置,有上有下,完全是随机挑选的。

        中年文吏得了李孝恭的交待,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拖沓,禄东赞点了哪里,立刻指挥人搬到哪里,等所有包裹都搬下来了,也不等他开口,直接说道:“全都打开,让吐蕃大相查验。”

        此时,禄东赞突然有些后悔,如果对方是在虚张声势,那么现在表现的也太淡定了,自己抽取的这些样品完全就是随机的,对方就算是有所准备,总不能连自己选哪个都能猜到吧?

        或者说,对方真的已经印出了二十万册佛经?接下来半个月还能再印三十万?

        不,这不可能。

        十万已经是极限了,五十万,开什么玩笑。

        禄东赞摇摇头,暗中给自己鼓了鼓气,伸出略有些颤抖的手,在成堆的书籍中抽出一本打开。

        白纸黑字,字迹清晰,纸是最好的纸,墨是最好的墨,禄东赞看了半天完全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放下手中一本,再去挑下一本,然后从其它的包裹中挑选……。

        佛经一本一本的拿起,又一本一本的放下。

        小半个时辰之后,禄东赞觉得整个人都裂开了。

        特么李孝恭没有说谎,这里的的确确有二十万册佛经,接下来得时间里,还会再多出三十万。

        苍天啊,谁能告诉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五十万册佛经,那就是五十万贯,换成黄金就是五十万两,赞普如果知道自己用五十万两黄金,买来堆没用的经书,估计会杀了自己吧。

        不,不是估计,而是一定,自己死定了。

        我明明猜到了事情的开头……,可惜,却猜错了这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