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宁毅苏檀儿小说在线阅读 - 第一〇五四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一)

第一〇五四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一)

        晨曦吐露东方的天际,朝广袤的大地上推展开去。

        乳白的雾气浸润了阳光的暖色,在地面上舒展流动。古城江宁以西,低伏的山川与河流从这样的光雾之中若隐若现,在丘陵的起伏中、在山与山的间隙间,它们在微微的晨风里如潮水一般的流淌。偶尔的薄弱之处,显出下方村落、道路、田野与人的痕迹来。

        丘陵与田野之间的道路上,往来的行人、商旅不少都已经启程上路。此地距离江宁已颇为接近,不少衣衫褴褛的行人或形单影吊、或拖家带口,带着各自的家当与包袱朝“公平党”所在的地界行去。亦有不少身背刀枪的侠客、容貌凶悍的江湖人行走其间,他们是参与这次“英雄大会”的主力,有的人远远相遇,大声地开口打招呼,豪迈地说起自家的名号,唾沫横飞,分外威风。

        外来的商队也有,叮叮当当的车马声里,或凶神恶煞或面容警惕的镖师们拱卫着货物沿官道前进,领头的镖车上悬挂着象征公平党不同势力护佑的旗帜,其中最为常见的是宝丰号的天地人三才又或是何先生的公平王旗。在一些特殊的道路上,也有某些特定的旗号一并悬挂。

        公平党在江南崛起迅速,内部情况复杂,破坏力强。但除却最初的混乱期,其内部与外界的贸易交流,终究不可能消失。这期间,公平党崛起的最原始积累,是打杀和掠夺江南诸多富户豪绅的积累得来,中间的粮食、布匹、兵器自然就地消化,但得来的众多珍玩文物,自然就有秉承富贵险中求的客商尝试收货,顺便也将外界的物资转运进公平党的地盘。

        这类生意最初的风险极大,但获益也是极高,待到公平党的势力在江南连成一片,于何文的默许甚至是配合下,也已经在内部孕育出了能与之分庭抗礼的“平等王”、“宝丰号”这等庞然大物。

        到得公平党占据江宁,放出“英雄大会”的消息,公平党中大部分的势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趋于可控。而为了令这场大会得以顺利进行,何文、时宝丰等人都派出了许多力量,在出入城池的主干道上维持秩序。

        如此一来,从外界过来试图“富贵险中求”的商队、镖队也愈发增多,希望进入江宁这个中转站,对公平党过去一两年来搜刮富户的积累进行更多的“捡漏”。毕竟普通的公平党人在杀戮富商豪绅后不过求些吃穿,他们在这段时日里刮了多少珍玩奇物仍未出手的,仍旧难以计数。

        穿着一身缀有补丁的衣裳,背着离家的小包裹,肩上挎了只布袋,身侧悬着小药箱,宁忌风尘仆仆而又步履轻松地行走在东进江宁的道路上。

        他目光好奇地打量前行的人群,不动声色地竖起耳朵偷听周围的谈话,偶尔也会快走几步,眺望不远处村落景象。从西南一路过来,数千里的距离,期间风景地貌数度变化,到得这江宁附近,山势的起伏变得缓和,一条条小河流水悠悠,晨雾掩映间,如眉黛般的树木一丛一丛的,兜住水边或是山间的小村落,阳光转暖时,道路边偶尔飘来香气,正是:大漠西风翠羽,江南八月桂花。

        上个月离开通山县时,原本是骑了一匹马的。

        为了这匹马,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打了四次的大的架,足足有三十余人陆续被他打得头破血流。翻脸动手时固然爽快,但打完之后未免觉得有些丧气。

        打架的理由说起来也是简单。他的样貌看来纯良,年纪也算不得大,孤身上路骑一匹好马,不免就让途中的一些开旅馆客栈的地头蛇动了心思,有人要污他的马,有人要夺他的东西,有的甚至唤来衙役要安个罪名将他送进牢里去。宁忌前两个月一直跟随陆文柯等人行动,成群结队的未曾遭遇这种情况,倒是想不到落单之后,这样的事情会变得如此频繁。

        甚至于途中的这些人看起来甚至都不算是开黑店的惯犯,也就是看他好欺负,便不由得动了心思。按照宁忌最初暴烈的性格,这些人一个个的都该被重手法打成残废,然后用他们的一辈子去体验什么叫乱世的弱肉强食,但真到能够动手时,考虑到这些人的身份,他又微微地手下留情了一些,唯一被他直接打残废了的,也就是那名想要将他抓住的衙役。

        打第四次架是牵着马去卖的过程里,收马的贩子直接抢了马不愿意给钱,宁忌还未动手,对方就已经说他闹事,动手打人,随后还发动半个集子上的人冲出来拿他。宁忌一路奔跑,待到半夜时分,才回到贩马人的家中,抢了他所有的银子,放走马厩里的马,一把火点了房子后扬长而去。他没有把半个集子上的房子全点了,自觉脾气有所收敛,按照父亲的话,是涵养变深了。心中却也隐隐明白,这些人在太平时节或许不是这样活着的,或许是因为到了乱世,就都变得扭曲起来。

        因为事情都比较乱来,因此他没有在这几次事件里留下“打人者龙傲天”的名号。倒是这四次的架打完,他也觉得无奈了,已然处理掉那匹好马,他也干脆换了打补丁的衣服,扮成个贫苦人家的少年人上路,途中也不再投宿太好的客栈,如此这般,倒是再没有受到这样的骚扰。

        至于加入某个商队,或者结识伙伴一路同行的选项,已被宁忌刻意地跳过去了。

        如此这般,时间到得八月中旬,他也终于抵达了江宁城的外围。

        这一天其实是八月十四,距离中秋仅有一天的时间了,道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忙,不少人说着要去江宁城里过节。宁忌一路走走停停,观看着附近的风景与中途碰上的热闹,有时候也会往周围的村落里走上一趟。

        中原陷落后的十余年,女真两度搜山检海,在江宁附近都曾有过屠杀,再加上公平党的席卷,战火曾数度笼罩这边。如今江宁附近的村落大都遭过灾,但在公平党统治的此时,大大小小的村庄里又已经住上了人,他们有的凶神恶煞,挡住外来者不许人进去,也有的会在路边支起棚子、贩卖瓜果甜水供应远来的客商,各个村落都挂有不同的旗帜,有的村落分不同的地方还挂了好几样旗子,按照周围人的说法,这些村落当中,偶尔也会爆发谈判或是火拼。

        宁忌最喜欢这些刺激的江湖八卦了。

        他一路走、一路偷听,偶尔看见路边贩卖东西、面容和善的大妈大婶,也会带着笑脸过去买点吃食,顺便询问周围的状况。他昨天下午进入公平党实际掌控的地界,到得这天上午,便已经弄清楚不少事情了。

        公平党的这些人当中,相对开放、和善一点的,是“公平王”何文与打着“平等王”屎宝宝旗号的人,他们在大路边上占的村子也比较多,较为凶神恶煞的是跟着“阎罗王”周商混的小弟,他们占据的一些村子外头,甚至还有死状惨烈的尸体挂在旗杆上,据说乃是附近的富户被杀之后的情况,这位周商有两个名字,有些人说他的真名实际上叫周殇,宁忌虽然是学渣,但对于连个字的区别还是知道,感觉这周殇的称呼分外霸气,实在有反派大头头的感觉,心中已经在想这次过来要不要顺手做掉他,打出龙傲天的名头来。

        “高天王”占的地方不多——当然也有——据说掌握的是半数的兵权,在宁忌看来这等实力很是厉害。至于“转轮王”楚昭南,他是大光明教林恶禅的狗子,那位大光明教教主这两日据说已经进入江宁,周围的大光明教教徒兴奋得不行,有的村子里还在组织人往江宁城内涌,说是要去叩见教主,偶尔在路上看见,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外人觉得他们是疯子,没人敢挡他们,于是“转轮王”一系的力量现在也在膨胀。

        “公平王”何小贱与“平等王”屎宝宝虽然都比较开放,但两边的村子里是不是的为买路钱的问题也要讲数、火拼。

        “阎罗王”周商据说是个神经病,但是在江宁城附近,何小贱跟屎宝宝联手压着他,因此这些人暂时还不敢到主路上来发疯,只不过偶尔出些小摩擦,就会打得非常严重。

        “高天王”手下的兵看起来不惹大事,但实际上,也常常插手各方势力,向他们要油水,时不时的要加入火拼,只不过他们立场并不明确,打起来时往往大家都要出手拉拢。今天这拨人跟何小贱站在一起,明天就被屎宝宝买了去打楚昭南,有几次跟周商那边的疯子拼起来,双方都死伤惨重。

        整个江宁城的外围,各个势力实在乱得不行,也老实说,宁忌实在太喜欢这样的感觉了!偶尔听人说得面红耳赤,恨不得跳起来欢呼几声。

        他早两年在战场上固然是正面与女真人展开厮杀,但是从战场上下来之后,最喜欢的感觉自然还是躲在某个安全的地方坐山观虎斗。想一想如今江宁的情况,他找上一个隐蔽的高处藏起来,看着几十几百的人在下头的街上打出狗脑子来,那种心情简直让他兴奋得战栗。

        回想去年成都的情况,就打了一个晚上,加起来也没有几百个人火拼,闹哄哄的起来,然后就被自己这边出手压了下去。他跟姚舒斌大嘴巴呆了半晚,就遇上三两个闹事的,简直太无聊了好吧!

        ——而这边!看看这边!时不时的就要有上百人谈判、谈不拢就开打!一群坏人头破血流,他看起来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人间天堂啊!

        宁忌攥着拳头在小路边无人的地方兴奋得直跳!

        爹没有来。

        瓜姨没有来。

        红姨没有来。

        陈叔没有来。

        杜叔没有来。

        大哥没有来。

        姚舒斌大嘴巴没有来。

        宇文飞渡和小黑哥没有来。

        ……

        这么热闹这么有趣的地方,就自己一个人来了,等到回去说起来,那还不羡慕死他们!当然,红姨不会羡慕,她返璞归真清心寡欲了,但爹和瓜姨和大哥他们一定会羡慕死的!

        宁忌高兴得就像条小野狗一般的在路上跑,待到看见大路上的人时,才收敛情绪,随后又偷偷地靠向路上的行人,偷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日中午,宁忌在路边一处驿站的大堂当中暂做歇息。

        对于眼下的世道而言,多数的普通人其实都没有吃午饭的习惯,但上路远行与平日在家又有不同。这处驿站乃是前后二十余里最大的落脚点之一,其中提供茶饭、白水,还有烤得极好、远近飘香的鸭子在柜台里挂着,由于门口挂着宝丰号天字招牌,内里又有几名凶人坐镇,因此无人在这边生事,不少商旅、绿林人都在这边落脚暂歇。

        宁忌花大价钱买了半只鸭子,放进布袋里兜着,随后要了一只面饼,坐在大厅角落的凳子上一边吃一边听那些绿林豪客大声吹牛。这些人说的是江宁城内一支叫“大龙头”的势力最近就要打出名号来的故事,宁忌听得津津有味,恨不得举手参加讨论。这样的偷听当中,大堂内坐满了人,有些人进来与他拼桌,一个带九环刀的大胡子跟他坐了一张长凳,宁忌也并不介意。

        “大哥哪里人啊?”他觉得这九环刀颇为威武,说不定有故事。讨好地开口套近乎,但对方看他一眼,并不搭理这吃饼都吃得很猥琐、几乎要趴在桌子上的小年轻。

        宁忌讨个没趣,便不再理会他了。

        那边说“大龙头”故事的人唾沫横飞,与人吵了起来,没什么好听的了。宁忌准备吃掉饼子走人,这个时候,门外的一道身影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年级比他还小一些的光头小和尚,手上托了个小饭钵,正站在驿站门外,有些畏缩也有些向往地往柜台里的烤鸭看去。

        有一拨衣着怪异的绿林人正从外头进来,看起来很像“阎罗王”周商那一票人的脑残打扮,为首那人伸手便从后头去拨小和尚的肩膀,口中说的应该是“滚开”之类的话语。小和尚咽着口水,朝旁边让了让。

        脑残绿林人并没有摸到他的肩膀,但小和尚已经让开,他们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除了宁忌,没有人留意到方才那一幕的问题,随后,他看见小和尚朝驿站中走来,合十鞠躬,开口向驿站当中的小二化缘。接着就被店里人粗暴地赶出去了。

        微风正在聚集。

        这是八月十四中午在江宁城外发生的,不起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