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哟,敢凶我?

第十八章 哟,敢凶我?

        轰!

        余小小身躯降落在地,震得大地尘石飞扬,紫金混天锤亦是猛地一收,原本茫然的眼神赫然出现了一缕难言的挣扎和愤怒。

        虽然一闪而逝。

        但是这时候操纵着余小小的纸道人却是面容都扭曲起来,愤怒的跺脚,“可恶。”

        纸灵附体术虽然能操作修为低于他的修士,但是如果被操纵者有极强的意志,他操纵起来就变得无比麻烦。

        正如此刻的余小小。

        先前操纵的妥妥当当的,但是现在,余小小赫然在挣脱着他的操纵,目光垂低,看着身前的陈默,余小小口中还在出声,“师...师兄...”

        紫金混天锤脱手,余小小无比痛恨的捂着头狂吼道,“安能打我师兄!”

        挣扎的意念越来越强烈。

        纸道人浑身抽搐,黄纸身躯发出呼啦啦的响声,咬牙切齿的低语道,“这该死的爱情。”

        计划出现了巨大的纰漏。

        堵都堵不上的那种。

        陈默免疫了纸道人的操纵,成为了纸道人真香大计最大的破绽,本以为爆发的余小小能补上,但是现在看来,这纰漏已经成为了致命伤。

        众人见状,才算是松了口气。

        而上官无极,则是突然间如释重负一般,露出了一抹带着余悸的表情。

        刚才余小小肯定是因为顾忌陈默,收了力,不然的话,陈默怎么可能接得住那一锤?敲尼玛,吓死我了,还以为陈默逆天到足以比肩化灵境了呢。

        “凝神。”

        陈默低语,面容严肃。

        余小小捂着脑袋不断的晃动着,而纸道人则是破罐子破摔,疯狂的提升着纸灵附体术,强行压制着余小小的意志。

        陈默眯了眯眼睛,陡然间说道,“小小,其实有句话我隐藏在心里很久了,我...喜欢你。”

        ???

        余小小的动作突然间有了刹那的僵硬。

        与此同时,纸道人整个黄纸身躯都似乎萎靡了下去。

        而在他身前,两道特殊纸人一个还是一动不动,另外一个,从不断摇晃变成了一抹漆黑,最终赫然腾的一声冒出了青烟,灰飞烟灭了。

        纸道人呆若木鸡,欲哭无泪,颤抖的喃喃道,“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你都说的出口?混账小子,算你狠。”

        毫无疑问。

        陈默的表白成为了余小小意志的超级buff,余小小冲破了纸灵附体术的枷锁,神志彻底回归。

        身上的墨浆纹路隐入体内,消失不见。

        她扭扭捏捏的双手不住的扭着衣角,脸色羞红的偷偷看了陈默一眼。

        陈默一看她的状态,顿时松了口气,擦了擦眉间的冷汗,说道,“差点出了大麻烦,好在没事了,上官无极,你应该看出来了,余师姐应该是被人操纵了。”

        上官无极脸色虚白,又难看至极,被余小小压着打,还险些被打死了,丢人呐,憋屈呐,可是,他又无法发作,心情简直糟糕透顶。

        “对不起了余师姐,刚才是想拉回你的神志,这才口出唐突之言,师姐莫要见怪。”

        陈默对着余小小歉意的拱拱手。

        余小小已经平静下来,虽然有些失落,也心知肚明陈默刚才不是真心话,但是还是欣喜无比,海灵宗的女修就是这么的纯粹,点点头说道,“没事的师兄,我明白,但是小小不会放弃的,你的话...也会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一群师弟师妹都围了上来。

        上官无极的几个师弟看着虚弱的师兄,心疼啊,赶紧上前嘘寒问暖。

        云楚楚三只师妹则是快速走到了陈默身边,还气鼓鼓的瞪了余小小一眼---这女人,令人羡慕。

        余小小则是被几个师妹围了起来,一个个开怀大笑,余小小嘴角翘起,似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陈默时刻都在关注着视窗之上的大红点,那大红点一动不动,看来是铁了心的要当一个龟缩侠。

        但是你以为,你缩在那里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么?

        待我祭出我的法宝--童姥,看你还往哪里缩。

        正思索间,远处响起了道道破空的轰鸣之音,下一刻,散阳道人一个加速,挪移到了上官无极的身边,一把捏住了上官无极的肩膀,急声问道,“无极,没事吧?”

        “没事。”

        上官无极心情不好,低声开口。

        金如花自然是窜到了余小小她们身边,不过见到一个个笑的仿佛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的几个弟子,金如花是满头雾水。

        而官九妖就比较直接了,闪到陈默身边,一口伶牙咬着,虎牙呲着,说道,“有人搞事?”

        陈默立刻说道,“有!童姥你摸摸我的身子先。”

        众人表情直接报以震惊。

        官九妖,“???”

        虽然这种羞耻的想法本座有时候也会产生,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那就变味了啊。

        “我身上应该有东西。”陈默解释道。

        官九妖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伸出小手,仰起小脸,白皙的手指在微颤,伸进了陈默的胸口。

        陈默,“...童姥,你觉得别人在我前面塞我胸口里东西啥的,我能不知道么?”

        “也对。”

        官九妖神色如常,把手缓缓的从陈默的胸口拿了出来,云楚楚她们近在咫尺,眼神羡慕---好想做那只手。

        “我来看看啊。”

        官九妖背负着手,绕着陈默转了起来,来到他后背的时候,蓦然间目色一凝,盯着陈默的背后心,冷笑道,“还真有东西。”

        也就在此时,一道灵光浮现,下一刻,一个纸人从陈默背后跳出,翻滚,挪移,一气呵成,在空中那双纹路组成的眼睛还似乎扩大了一圈,如狠狠瞪了陈默一眼似的,奶凶奶凶。

        “呵...在本座面前还想逃?”

        官九妖露出了讥讽的神色,小手一张,虚空赫然如同凝固,纸人的伶俐动作顿时迟缓无比,随着官九妖伸手一拍,便被拍到了地上。

        不过纸人落地,就立刻冒起了青烟,成为了飞灰。

        “余师姐身上也有。”

        陈默感觉心头一松,立刻对着金如花说道。

        金如花脸色微变,不过不等她去余小小背后找纸人,纸人就闪烁而出,并且这一次没跑,反而对着恶狠狠的对着陈默做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哟,凶我?”

        陈默暗自冷笑,待会有你受的。

        视窗可见,那大红点赫然还没跑,这是找虐啊。

        “是纸道人。”

        已经听几个伏天宗的小辈简单说了说始末的散阳道人已经是怒火万丈。

        “这该死的老东西,大了他的狗胆,竟然敢招惹我们三宗。”

        金如花咬牙切齿,一个弟子给她说了说缘由,当即是无比后怕啊,心有余悸啊。

        如果余小小真的暴杀了上官无极,毫无疑问,伏天宗会不惜发起战争,也得给其复仇。

        官九妖皱着眉头,说道,“看情况,是针对上官小子,散阳前辈,以我之见,你们不如去天州听天宫求购一种锁人方位的卜算法宝,把那老家伙给灭了,他虽有分魂纸人无数,但是不可能没有本体,只要宰了本体,再多的分魂纸人也是无用。”

        极远处。

        潜伏着的纸道人纹路脸立刻成为了怒火的形状,从陈默他们所在地的地面中一个分魂纸人上听到官九妖的话,顿时气炸了。

        不愧是闻名青州的女魔头,你这个娘们坏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