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玩纸,你只是小朋友!

第十九章 玩纸,你只是小朋友!

        “哼,想找我本体?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纸道人缓缓起身,冷笑着嘀咕一声,已经准备退了。

        真香计划失败的彻彻底底,还把自己给套了进去。

        本来是一石三鸟,现在却是鸟毛都没弄到半根。

        太失败了。

        不过,虽然自己已经暴露,纸道人也只是忌惮,郁闷,无奈罢了。

        大不了先躲起来避避风头,过几年再出来。

        上官无极没死,伏天宗还真能上听天宫上门求黑?绝无可能。

        而陈默他们那里。

        散阳道人脸色一黑,有些不愉的瞥了一眼带着鼓励之色的官九妖,暗骂了一声,

        天州听天宫,虽然自称有卜天之术。

        但是指望他们找纸道人本体?或许能找到,但是,还不得被黑出天际啊。

        “童姥,我能感应到那家伙的分魂纸人,有一个应该分量很足,就在荡魔山内。”

        陈默突然开口,石破天惊一般。

        官九妖大喜,散阳道人大惊,金如花眼神杀意纵横。

        而纸道人。

        踏空的黄纸身躯蓦然一顿,惊疑不定的自语道,“假的吧?我信你个鬼。”

        “快带路。”

        官九妖眉飞色舞。

        纸道人停在虚空,冷笑道,“诈我?小子,你把本座想的太简单了。”

        然而。

        这时候陈默赫然突然间一个加速,以一种极为霸道的姿势单脚抬起,对着某地重重一踩。

        噗嗤。

        一道分魂纸人从泥土中惊慌失措般窜出,发出呼啦啦的响声,就要窜走,但却被陈默一剑挑中。

        不动声色的把分魂纸人收入储物戒,陈默转身,看着震撼的众人,对着官九妖笑道,“童姥,那家伙肯定会跑,咱们得加速了。”

        ...

        ...

        纸道人真的在跑路。

        不跑不行啊,当陈默一脚踩到他的一道分混纸人身上时,纸道人就立刻明白了,陈默先前免疫了他的操纵,并非意外,而是这小子身上,或许带有天生克制自己的东西。

        而现在。

        似乎还能查找到自己的踪迹。

        官九妖正带着陈默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向着他的主体分魂纸人这里袭来。

        对纸道人而言,不啻于死神手提着镰刀要给他来一个死神斩。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九妖就来了,我敲尼玛...

        察觉到官九妖的速度,纸道人几乎是连纸灵都快散掉了。

        官九妖手环手搂着陈默的腰,踏空而行,其速度直接让身后跟着的散阳道人都险些吐血,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金如花亦是没有好脸色,她可是把官九妖当成宿敌的存在,自然心情糟糕。

        “你暴露了。”

        陈默小声的说道。

        官九妖微微抬头,“什么暴露了...往哪?”

        “左...你速度忒快了,嗨过头了。”

        官九妖转了一点方向,瞥了一眼身后的散阳道人,眼底闪过一抹阴色,“切,这算什么,伏天宗嘚嘚瑟瑟的,也是时候敲打一下了...而且,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算计我们大河剑宗,这纸道人,老娘承包了。”

        这话说的霸气。

        陈默笑了笑,便不再多言,大河剑宗的高层长老有多么的傲娇,陈默早就体会过了。

        没过多久,前方已然出现了一道黄纸云团,正在极速穿行。

        这次不用陈默说,官九妖就赫然再次一个加速,先是把陈默甩向身后,紧接着就宛若飞虎扑食,雷霆而动,双手之间出现一道紫红色的丝带,娇声喝道,“想不到吧,纸道人,你完蛋了。”

        纸道人根本没吱声,只是突然间,黄纸云团爆开,化作一只只黄纸飞鸟,散落四面八方。

        这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然而。

        紧随而来的散阳道人却是蓦然发出一道冷哼。

        虚空之中响起了道道嗡鸣,眨眼间的功夫,一道道裂纹出现在四面八方,像是一张巨大无比的蜘蛛网,空间封锁,化作浩荡天幕,无数黄纸飞鸟噗噗噗撞入,被散阳道人双手一压,动弹不得。

        “纸道人,大了你的狗胆。”

        散阳道人充斥着怒火和威严的声音响起,窥道大佬的气势仿佛真龙降世,让人不敢直视。

        “找到你了。”

        官九妖冷笑一声。

        双手间的绝品道器困天红绫仿佛红色的天桥,搭在了虚空。

        尖端散发着令虚空震荡的波纹,下一刻直接把其中一只黄纸飞鸟姥姥的锁住,拉了回来。

        其它的都是分魂纸人,现在这个才是纸道人的主体分魂纸人,此时已经变作了人形。

        符文脸上带着扭曲之色,纸道人疯狂大骂,“两个打一个,你们枉为正道,臭不要脸。”

        “你有脸么?”

        官九妖鄙夷的看着眼前的小巧纸人,困天红绫化作一道丝线牢牢锁着他,只留下了脑袋。

        纸道人突然间双眸诡异的看向了走过来的陈默,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陈默脑袋伸过来,打量着纸道人,随后说道,“我跟纸有不解之缘,当我单身二十年的卫生纸是白撸的?玩纸,你只是小朋友。”

        纸道人,“???”

        你这家伙再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童姥,这家伙让我摸摸。”

        陈默搓了搓手,下一刻赫然手掌伸出,直接摸到了纸道人的脑袋上,纸道人立刻尖叫起来,“可杀不可辱,有本事灭了我这具分魂纸灵,但是以后你们大河剑宗休想安生。”

        撸了撸纸道人的脑袋。

        陈默眼前的视窗便开始剧烈闪烁起来。

        “提示:未知符篆一号样本正在破解,正在载入符篆分类数据库,正在分析...”

        “提示:恭喜宿主,未知符篆一号样本破解成功,系统已根据样本属性推算成功此未知符篆根源组成。”

        “提示:恭喜宿主,选择任务完成,您已完美掌握此未知符篆,鉴于本名未知,请宿主给其命名。”

        陈默顿时大喜无比,脑海中,无数未知符篆的信息融入到他的灵魂深处。

        粗略的体感了一遍之后,陈默暗赞不已,心头默念道,“暂时叫【纸灵符】吧。”

        “提示:宿主命名成功,【纸灵符】已收录,宿主果然棒棒哒(大拇指的表情)。”

        陈默注意力从视窗上收起,收回手之后,蓦然转身,对着散阳道人和金如花拱拱手,微笑道,“两位前辈,这玩意我很感兴趣,准备带回去研究研究,两位前辈不介意的话,开个价吧...”

        (感谢【天生狂妄】兄弟的打赏和祝福,昨天下了班睡了会,没想到睡到了凌晨,也是醉了,赶早码了一章,准备上班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