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纸灵符!

第二十章 纸灵符!

        玩意?

        本座纵横九州,谁不对咱忌惮三分?到你嘴里本座只是个玩意?

        纸道人的符文脸几乎化作了一道道沸腾的烈焰形状,火冒三丈,大骂道,“混账小子,你有种,本座发誓,要跟你不死不休。这具分魂纸人本座不要了便是,宁死也不受你侮辱。”

        噗噗噗。

        被困天红绫卷着的纸人冒出一缕青烟,转瞬间其上的纹路也消失不见了。

        “可惜了。”

        陈默抿了抿嘴巴,很是遗憾的说道。

        官九妖神色如常的把困天红绫连同纸道人分魂纸人残躯收起,对着散阳道人拱拱手,说道,“前辈,这次历练出现这样的意外,已经不必继续下去了吧?”

        散阳道人心情自然是很糟糕,闻言烦躁的摆摆手,“到此为止吧。”

        上官无极都险些身死,还历练个屁啊。

        纸道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肯定是还有幕后黑手。

        联想到前段时间九州邪盟内传出的隐秘警告,散阳道人内心的杀意是越来越盛,也有些微凉。

        ...

        ...

        虽然历练中止,但是奖励还是有的。

        所有三宗弟子集中起来之后,以录影符内记录的斩杀魔物算积分。

        算来算去,自然是上官无极第一,这货给了魔猿致命一击,四阶极限的九幽魔猿分量自然是最足的。

        “大长老,第一名奖励的地皇草,弟子受之有愧,还是送给陈默吧。”

        上官无极突然开口,引得散阳道人很是吃惊。

        鉴于所有录影符中,关于被陈默抽耳光的影像已经被上官无极半强迫半求恳的要求删除,此事也便成了上官无极最羞耻的秘密。

        区区一株地皇草,放到外界能引起无数人争抢。

        但是对散阳道人自然是算不得什么。

        也没有细问,心情急躁急于回宗汇报的他直接把地皇草扔给了陈默,便抬手招来一朵祥云,带着伏天宗弟子疾驰而走。

        上官无极站在云端,捏着拳头目视着下方越来越小的一道身影,暗自咬牙。

        再见了,陈默。

        下一次见面,我必化灵。

        而你,跟我的差距会越来越远,我上官无极,才是未来领导青州的领军人物。

        你只是我生命中无数颗踏脚石中的一颗,罢了。

        ...

        ...

        “哼。”

        “哼哼哼。”

        伴随着几道冷哼声,官九妖和金如花几乎同时招出飞舟,两宗弟子上去后,以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云端。

        金如花看着一直笑容止不住的余小小,眉头微皱,问道,“小小怎么了?”

        一个师妹立刻举手,怪笑道,“我知道,师姐肯定是被陈默师兄表白,高兴傻了呗。”

        “啥?”

        金如花一脸震惊,随即便是震怒,“该死的臭小子,这么短的时间能确定什么是真爱?他这是在玩弄感情,此事我必要找官浪蹄子给我个交代。”

        “师尊。”

        余小小猛然回神,而后羞涩中带着不满,说道,“师兄哪有您说的那么不堪,师兄当时表白,只是为了唤醒我的神志。”

        说起这个,金如花的脸色就有些阴晴不定了,沉默半响,叹息道,“小小,你身有上古图腾战修血脉,事关我海灵宗诸多隐秘,儿女之情,对我们海灵宗女修,只是奢望罢了,再说了,那些男人,都是骗子。”

        “师兄跟那些男人不一样,而且,等我血脉三次蜕变,我就能瘦下去,我感觉我瘦了会很漂亮。”

        余小小似乎生气了,转了转身子,看向了另一方云海。

        金如花苦涩一笑。

        不一样的男人呢?当初师尊也曾这样想,最后还不是被骗财骗情唯独不给骗色?

        徒弟啊,你还是太天真了。

        ...

        ...

        飞舟缓缓降落在了大河剑宗掌教大殿之前。

        掌教陆金枝听到消息出来,满头雾水,这一来二去,才多长时间?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默可没耐心听掌教大人的碎碎念,跟三只师妹和师弟们道了别,又从官九妖那里要来了一个储物戒,便快速回到了后山。

        进入茅草屋,陈默开启了禁制,盘溪坐在床上,立刻挥手。

        嗖。

        一道纸人轻飘飘出现,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陈默低头,看着地面上的空白纸人,停了半响,笑道,“出来吧。”

        纸人毫无反应。

        陈默见状,也不以为意,只是笑嘻嘻说道,“再不出来,我出绝招喽。”

        纸人,“...”

        等到陈默下了床,并且开始解裤腰带,一刹那,潜伏在纸人深处的纸道人分魂立刻明白眼前这个混账小子想干啥了。

        挖槽。

        你好毒啊!

        空白的纸人之上,纹路逐渐清晰,片刻后,纸道人伏地挺身,纸人身躯呼啦啦晃动起来,突然间一跃而起,厉声喝道,“小混账,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单独跟我独处,纳命来。”

        陈默毫不在意,任由茅草屋中的灵潮起伏,跌宕。

        一根手指高高抬起,以指代笔,在虚空划来划去,灵潮逐渐湮灭,刹那后,纸道人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你怎么会...难道你也学过纸灵符?”

        陈默心道,自己取名字的水准简直超神,还真叫纸灵符,轻笑一声,陈默说道,“你这具应该是纸灵符的主体分魂纸灵,炼制极难,想必你也不会甘心放弃吧,答应我几个要求,我放你走,如何?”

        “本座要走,你拦得住?”

        纸道人色厉内茬的喝道。

        “你可以试试,这里是大河剑宗,法相无数,窥道可见,而你,在我的眼里,怎么躲怎么跑,都轻易可见。”

        纸道人的气势顿时萎靡下来,阴声道,“也罢...说出你的要求。”

        陈默正色道,“首先,关于我的事情,我需要你保密。”

        “...”

        纸道人沉默了一下,说道,“可以。”

        “你在撒谎。”

        陈默突然目视一凝,皱眉看着纸道人。

        纸道人心中大骂一声,严词否认,“没有撒谎。”

        “可惜了。”

        陈默叹息一声,自己的信息纸道人掌握了不知多少,流传出去,终究免不了后患。

        纸道人慌了,他确实撒谎了,陈默他们离开之后,他就以其余的分魂纸人去见了尸傀宗和阴鬼宗的两个大佬,把陈默给卖了。

        但是谁知道陈默放他离开的代价是这个。

        而且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撒谎了?真是邪了门了。

        “既然你都没用了,那你还是走吧。”

        陈默突然间出手,手指在虚空划来划去,赫然化作一道道神秘的纹路,涌入到了纸人之中。

        下一刻,纸道人只感觉自己的分魂似乎被纸人排挤,眨眼间便丧失了对这具主体分魂纸人的操纵权。

        而陈默,则是把纸人招入手中,平坦的放在了自己身前,开始了鸠占鹊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