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叫什么前辈?叫姐姐!

第三十三章 叫什么前辈?叫姐姐!

        祖龙宫,药殿深处。

        一个个巨大无比的炼丹炉矗立在空旷的炼丹室之中。

        每一个炼丹炉下方都坐着一个龙族的精神小伙,但此时他们的脸色却是微苦,小心翼翼的瞅着站在正中央的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女人身上。

        女子手里捏着一个皮鞭,脑袋微昂,一袭黑色长裙,裙底龙须边随着她的走动不断的甩着,精致的脸蛋似乎透着水光,仿佛刚洗过的水蜜桃。

        如果不参考她的脾气的话,应该谁都想咬一口。

        而她的脾气...

        啪!

        随着长鞭一甩,炼丹室内的所有龙族丹师都是龙躯一震,下意识的挺直了身躯。

        “看丹炉,看我作甚?我能变成丹药给你们吃还是咋滴?敖云海,泰罗果最佳熬炼时间是多久?”

        敖浅浅两眼似乎挂着寒霜,突然间看向了其中一个丹师。

        那丹师眼睛顿时瞪大,心头暗自叫苦,但还是近乎本能的快速接口道,“是一时三刻。”

        “啪。”

        敖浅浅手里的长鞭突然间在敖云海的身前炸裂一般,发出啪啪啪的甩动声,娇喝道,“那你还不赶紧控制药汁,等火候一过,你这炉罗厄丹就废了。丹药废了,你猜我会不会先把你废了?”

        敖云海心头大骂一声,赶紧集中注意力放在了炼丹上面。

        只不过那颤抖的身躯清晰的告诉众人,他有多么的惧怕被敖浅浅废掉。

        这女魔头向来是说一不二,千万别怀疑她说话的实践性。

        “哼。”

        敖浅浅冷哼一声,手里的皮鞭甩的啪啪响,冷漠的说道,“今天这次考核,谁要是不通过,我要他好看。”

        诸多龙族丹师仿佛鹌鹑低着头,默默流泪。

        龙族敖浅浅,放眼九州都是极为耀眼的存在,数百年前就力压九州丹师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丹道大师。

        而且最让人惊惧的是,敖浅浅此女虽然修为不到窥道,但却掌握一身毒功,尤其擅长炼制毒丹,曾做出过十颗毒丹组成阵法毒杀窥道的壮举,震撼九州。

        这女人。

        一身是毒。

        脾气也有毒。

        动不动就要废人。

        动不动就甩她的鞭子。

        蛮横的修为,恐怖的天赋,令人绝望的毒功,女王一样的姿态,霹雳火一般的性格,使得敖浅浅成为了龙族最不可得罪的存在。

        嘎吱。

        炼丹室的大门被推开。

        敖浅浅立刻看过去,看到来人,这才忍住了甩鞭子的冲动,走过去微微躬身说道,“师尊。”

        龙族首席炼丹师,药殿前主人的敖飞炼瞥了一眼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的药殿丹师们,心头默念了一句祖龙保佑,而后招招手说道,“出来说。”

        敖浅浅面露难色,“我这正主持考核呢。”

        敖飞炼无奈的摇摇头,“出来,有大事。”

        说完,敖飞炼转身就走,敖浅浅没辙了,冷眼扫视了一圈,长鞭一甩...

        “都给我老实点,认真点,等我回来。”

        等到炼丹室房门关闭,一群龙族丹师仿佛脱力了一般半滩在了地上,互相对视一眼,都是眼泪汪汪---早知道,做tm狗屁丹师,好好修炼不香么?

        ...

        ...

        “什么玩意?血脉丹?这种离谱的事情师尊你信?长老殿也信?”

        敖浅浅一连数问,眼神带着不屑。

        还透着一抹怒火---行骗到龙族头上来了,这是吃了天肝地胆。

        敖飞炼轻咳一声,严肃起来,“先别下定论,据说敖山长老已经亲测了好几个小辈,血脉都已经提升了,这不,便叫老夫去看看,走吧,都等着呢。”

        师徒俩一边说一边走。

        敖浅浅自然是万分不信---肯定是哪里不对,肯定是搞出了鬼。

        来到敖山殿前,敖飞炼和敖浅浅进入,里面的空间阵法已经被拉开,一道道龙族长老悬浮在虚空中,陈默就站在敖山身边,不卑不吭。

        “飞炼长老。”

        敖山以及其他龙族长老纷纷拱手行礼,态度恭敬。

        这位,可是九州之上少有的丹道宗师,一身丹道惊天动地,早已退居二线。

        敖飞炼一一回礼,目光随即落在了陈默身上,微笑道,“这就是研究出血脉丹的陈默?果然是...”

        没等他说完。

        敖浅浅突然间一步走出,冷笑道,“果然是行骗从娃娃抓起,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骗术。”

        敖飞炼,“...”

        行,你虎,师尊都不如你虎,你先上。

        陈默带着微笑,拱手道,“这位姐姐...”

        “姐什么姐?我年级都能当你奶奶了。叫前辈。”

        敖浅浅雷厉风行,长裙的龙须边甩动,几个踏步就靠近了陈默,上下打量了陈默一眼,冷声道,“我知道你,最近传的是流言漫天,据说你只是金丹修,却有化灵后期的战力?”

        “嗯。”

        “啧,被我气势所摄,是不是在寻思该怎么骗我?我告诉你,你骗得了长老们,骗不了我,莫以为龙族上下都是白痴---诸位长老莫怪,我不是针对谁,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敖山脸色很黑。

        其他长老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然而一个个的,尽皆沉默,因为敖浅浅有飘的资格---你天赋不如她,地位不如她,你甚至都打不过她,她怼你两句怎么了?怎么了!

        陈默很是无语的看着眼前仿佛女王般的敖浅浅---她腰间竟然还盘着鞭子,这女人很可怕啊。

        “骗人不骗人,你亲自试试不就知道了?”陈默试图跟她讲理。

        敖浅浅却是大手一挥,讥诮的说道,“还想骗我?行,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丹药拿来。”

        陈默神色自若的送上了一枚血脉丹。

        虽然一号血脉丹估计对敖浅浅无用,但是以她的丹道造诣,能清楚的察觉到着血脉丹到底行不行。

        双手接触,陈默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丹药被敖浅浅接下,先是瞥了一眼陈默---颤抖吧骗子,随后才放入了口中。

        药力滚滚而入。

        敖浅浅眯了眯眼睛,随后陷入到了一种迷茫的状态,许久过后,陈默见她还不说话,便问道,“前辈...”

        两个字出口。

        下一刻,就看到敖浅浅突然间眼睛瞪大,并且露出了一副十分古怪的笑脸,手指点了点陈默嗔道,“你这小子,见外了不是,叫什么前辈?”

        “叫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