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这注定是个悲剧!

第三十七章 这注定是个悲剧!

        陈默嘴巴里啧啧有声,心头则是默默的叹了口气。

        以他先前的苟属性,肯定不至于让人来伏杀,唯一能引起这种待遇的,绝壁跟纸道人那贼厮脱不了干系啊。

        “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陈默皱眉思索,他现在掌握着纸道人的小金库。

        这老东西跟松鼠似的喜欢藏宝贝,陈默真给他一扫而空,他哭都没地方哭。

        思索间,对面的七大金身强者为首的月牙刀疤老者,已经开始全力调动虚空法阵,不断的轰击着飞舟。

        让他意外的是,这飞舟的防御阵超乎想象的稳固。

        “莫非,是道器?”

        道器都带有灵性,极为难得,绝品道器甚至能产生器灵,自主作战。

        月牙刀疤老者先是一喜---这是意外收获啊。

        随即就瞳孔一缩,有些惊疑不定---这小子就算有道器,也不能这般平静啊,莫非有强者暗中守护?

        只不过。

        根据探子的信息来报,陈默是独自一人离开的祖龙宫啊。

        而且他们七人刚才早已暗中跟随飞舟很久,探查八方,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工作才开始暗布伏击大阵。

        遮蔽消息封闭空间,力图不留痕迹的杀了陈默。

        既然没有强者跟随。

        这小子怎么就这般平稳,而且看他们的眼神---似乎在看撒币?

        他们却是不知道。

        陈默刚开始确实是自己离开的祖龙宫。

        但是架不住敖浅浅的死皮赖脸啊,离开没多久就偷偷摸了上来,把陈默抓到了自己的飞舟上。

        至于探子...

        既然能当探子,能指望他们修为有多高?发现敖浅浅那是痴人说梦。

        这---注定是个悲剧。

        ...

        ...

        “姐姐。”

        陈默摇摇头,晃去了心里的烦闷,接着就开始不断的跺脚。

        哐哐哐。

        踹了几脚甲板之后,陈默挥挥手,身下出现一个小板凳,面前出现一个小桌子。

        瓜子拿出一大滩,散在桌子上。

        陈默翘着脚,兴致盎然。

        活着不好么?

        为什么非要作死?

        我都那么好心的提醒你们了,咋就不信呢?

        说了你又不听,听了你还不信,信了---你丫就死了,因为来不及了。

        月牙刀疤老者等七大金身此时的眼睛立刻瞪大,一个个浑身颤抖起来。

        这是气的。

        尤其是月牙刀疤老者,更是脸色铁青。

        他们是万邪宗的杀手,他们么的感情,但是被人以吃瓜看戏的姿态这般侮辱,谁能受得了?

        “小子,待会抓住你,老夫肯定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简单,我曾掌握一门剥皮抽筋断骨融魂的秘法,绝对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月牙刀疤老者凶戾无比的盯着陈默,操控着阵法轰击着飞舟,阵法更加的狂暴了。

        “加油。”

        陈默对着月牙刀疤老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并且握拳给他们鼓励。

        “一起动手,我操控阵法,你们合力,先把这个飞舟的防御阵破了再说。”

        月牙刀疤老者感觉到了巨大的蔑视。

        就仿佛他们是骚扰着巨龙的小虫子,巨龙低眸抽了他们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给点力的大兄弟。

        刹那间。

        月牙刀疤老者操纵大阵,其他几个金身境杀手全部爆发,眨眼之间,一道道神通秘法化作洪流,向着飞舟淹没而下。

        飞舟的防御阵法似乎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音,防御光幕波纹流转,像是很快就能破碎一样。

        不过。

        就在此时。

        随着一道身影走出飞舟舱,原本动荡的飞舟阵法,转瞬间消失不见。

        月牙刀疤老者他们本来还大喜无比呢,然而片刻之后,他们便懵逼了。

        因为走出来的身影,手指对着四周虚空轻轻一点。

        四方虚空侵袭而来的黑色剑气,停滞,崩溃,化作灵光倒卷。

        操控着阵法的月牙刀疤老者首当其冲,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了一缕血丝。

        阵法都被压制了。

        出现的自然是敖浅浅,脸上气鼓鼓,像是小包子,眼睛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月牙刀疤老者七大金身。

        那眼神似乎在说---敢打扰老娘炼丹?待会就先把你们炼了。

        所有的攻击停歇。

        月牙刀疤老者目视着敖浅浅,第一时间与脑海中那些不能招惹的对象比对,一息过后,七个人全部吓尿了。

        敖浅浅!

        卧槽!

        是tm敖浅浅啊!

        祖龙宫毒霸,曾毒杀过窥道境大佬的恐怖敖浅浅!

        “加油。”

        陈默磕着瓜子,还不忘对他们继续微笑,握拳鼓励。

        月牙刀疤老者七人,“???”

        加你妹啊!

        你特么还是不是人啊!

        你随身带着敖浅浅,你咋不早说呢?刚才你都让我们跑了,你咋不更干脆一点透露一点真相呢,你早说的话,我们肯定会拱手道一声后会无期。

        “误会!都是误会!”

        月牙刀疤老者身躯狂颤,这次是害怕的,欲哭无泪,拱手道,“我...我们肯定找错人了,您别介意,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话音刚落。

        就看到敖浅浅突然间吐出口气,虚空似乎闪过一道乌光。

        下一刻,站在月牙刀疤老者身后的某金身杀手直接呜咽一声,翻身倒地,气息全无。

        尸体刚坠落了两三米,赫然就化作了一滩血水,木有了。

        ???

        月牙刀疤老者彻彻底底的吓尿了,这就毒死了一个?我们甚至都没怎么看见她出手啊,她只是吐了一口气啊---好可怕!

        “这真是误会啊。”

        月牙刀疤老者哀嚎起来。

        刚才跳的有多欢,现在就有多惨。

        只是。

        “呵呵。”

        敖浅浅冷笑一声,又是一口气吐出。

        七大金身,现在剩下五个了。

        又倒下了一个同伴,月牙刀疤老者如遭雷击,呆滞当场,脑海一片空白,卖惨是不可能有用的,这都死了俩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做什么?

        跑?

        殊死一搏?

        “噗通!”

        一道道气爆声响起,月牙刀疤老者剩下的五人全跪了,甚至跪出了气爆之音,脸色惨白,颤抖无比的对着敖浅浅疯狂磕头。

        “饶命啊!”

        “前辈饶命!”

        “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求前辈开恩,开恩呐。”

        “呜呜呜...”

        都是大老爷们的,甚至有的都哭了,可见死亡对人的摧残有多大。

        敖浅浅撇撇嘴,瞥了一眼陈默,突然间眼珠一转,盘膝坐在了陈默对面。

        双手搭在桌面上,目光灼灼的说道,“陈默你看,我要是不跟来的话,你是不是就嗝屁了?”

        陈默眼角一抽,“你想表达什么?说重点。”

        敖浅浅得意无比的说道,“我现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就不给我点福利什么的?”

        “比如在陪我十天半个月啥的。”

        “我突然间发现,虽然你之前在炼丹基础上打击到了我,但是我的基础赫然突飞猛进了。”

        陈默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虚空中跪伏颤抖的月牙刀疤老者他们,迎着敖浅浅带着期待的眼神,严肃的说道,“陪你半个月...”

        “那是不可能的,咱卖艺不卖身。”

        “不过我可以教你一种分丹之术,这是我自己研究的,可让成丹数量至少提升一倍,想不想学?”

        敖浅浅咽了口唾沫,“成丹提升一倍?”

        “嗯。”

        “分丹之术姐姐当然要学,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宝藏男孩,姐姐都以为知道了你的长短,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更长。之前你不说,是不是因为姐姐用高阶炼丹知识打击你了?哼哼,别这么小气嘛,大不了以后你再教训我的时候,我不回击行么吧。”

        敖浅浅拍着胸口,努力保证,“尽情的蹂躏我吧,我不反抗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