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四十五章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山岳宗云雾山。

        以先天奇雾闻名。

        在山巅之前,便是无尽的云海,之中的涛涛云雾,似汪洋,但又不断的幻化成各种珍奇异兽的模样。

        栩栩如生,极为逼真。

        引得很多人对此赞叹。

        安如君顺着山阶,来到了山巅,目光扫去,就看到了正在惊叹着的陈默三人。

        “哈哈哈...”

        先是一口爽朗的大笑,安如君引起注意之后,便背负着手走了过来。

        “掌门。”

        那陪着陈默来的长老见状,微微笑着拱手,“我正准备给他们介绍云雾山有如此异象的原因呢。”

        安如君笑道,“你继续说,青莲三人出自大河剑宗,可是我们山岳宗近年来少有的贵客,自然要以最高礼遇对待,看完云雾山,咱们便去吃饭,我已让人准备大宴。”

        陈默三人自然是客气一番,那老者继续讲解,巴拉巴拉...

        安如君心不在焉的听着。

        目光时而不经意的瞥向山阶处。

        闲聊中观景,几人各怀鬼胎,气氛倒是融洽。

        不过陡然间。

        伴随着一道满身是血的身影窜上山阶,出现在众人面前,气氛顿时大变。

        “啊啊啊...”

        来人先是一声惨叫,面色狰狞,看到陈默他们之后,则是立刻露出了死灰一般的眼神,瘫倒在地,喃喃自语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想跳崖自尽都做不到?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山岳宗抓我村民,致我们于死地,我逃脱无望,但为什么想死都死不了,我太难了...”

        漂亮。

        安如山脸色大变,心头则是狂笑而起。

        死士甲靠不住。

        死士乙还是很靠谱的。

        完整又很是声情并茂的把他传给的话完整的说了出来。

        眼神偷偷瞥了一眼陈默三人,安如君立刻高喝道,“哪里来的小贼,竟然能闯入本宗,横加波脏,你是何居心?”

        说完话。

        安如君便在内心深处狂呼---开始吧,大河剑宗青莲。开始吧,大河剑宗陈默。开始吧,大河剑宗---???剩下那小子叫什么来着?

        开始质询吧。

        开始头脑风暴吧。

        万事就怕联想。

        关键是,你们联想到的还是事情的真相。

        隐谋败露,近在咫尺,掀开一角便是天崩地裂。

        只需我小小加一把火,定能引发诸位长老的灭口之心。

        “混蛋。”

        安如君只是打嘴炮,然而那长老已经是惊怒交加,眼底深处闪过强烈的恐惧,发出一声厉喝,便犹若一道流光窜向死士乙。

        “信口雌黄!岂能饶你!”

        那长老含怒出手,仿佛雷霆炸裂,化灵巅峰的修为,近乎凝于一掌,伴随着一道轰鸣巨响,死士乙根本连一个字都没机会再说,就在无比不甘中爆体而亡。

        “哼...死,死不足惜。”

        那长老轻哼一声,脸色---

        很紧张。

        忐忑不安。

        他勉强平静了一些,这才转身,脑海开始了头脑风暴,思索着斟酌着说辞。

        安如君呢?

        他已经是带着几分镇定,但又带着几分显露出来的慌色,对着陈默三人说道,“你们...别乱想,这肯定是有人在栽赃陷害我山岳宗,肯定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青莲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宇文舒强装无所谓的样子,目光看着远处的云海。

        陈默则是十分随意的说道,“嗨,掌门你说笑了,我们怎么可能会怀疑山岳宗?山岳宗可是传承已久的修仙大宗,岂会干灭绝人性的掳掠凡人之事?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坑蒙拐骗,修仙界的坏人太多了,我们肯定不会相信的。”

        这话一出。

        那长老呆了呆,眼神闪过狂喜之色,接着便大笑着走了过来,“哈哈哈,哈...小友实在是让老夫刮目相看,多谢小友信任啊,老夫真是欣慰,来来来,我再来给你们详细说说这云雾山的几个传说...”

        气氛。

        又开始融洽了。

        安如君呆若木鸡。

        站在那里,目色涣散,脑海一片空白。

        什么。

        情况?

        这tm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们怎么就信了?

        我们山岳宗,就这么值得你们信任?

        这送上嘴的人证,真铁一般的黑脏水倒过来,你们轻轻松松竟然自动给洗白了?

        卧槽!

        就不查证一下?就不好好问问?你们三个人哪怕有一个不是棒槌,老夫这剧本也不至于这般难写。

        被陈默不按套路出牌的安如君已经有些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也就在此时。

        就看到陈默突然间走向安如君,来到他身前,笑着拱手微微躬身道,“安掌门,我们三个对云雾山很有兴趣,准备在山岳宗逗留几日,希望前辈能允许,当然,如果有...哎呀?”

        话正说着。

        异变陡生。

        下一刻,就看到陈默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身躯似乎被一股大力击中,弯成了虾米,紧接着整个人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跌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陈默脸色苍白如纸,口吐鲜血,赫然晕迷了过去。

        安如君,“???”

        空气似乎凝固。

        下一刻,一道厉喝响了起来,“安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宇文舒已经快步跳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质问,“为何无缘无故,对我师弟出手?”

        已经走到陈默身边,把陈默抱的半坐的青莲似乎松了口气,“丹田受损,但好在性命无碍,安掌门,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那老者身躯颤的发麻,也走上前来,目光看着安如君,眼神带着不解,透着愤怒,惶然间本能的解释道,“这肯定有什么误会,掌门,你...你快说话啊。”

        我说屁啊!

        安如君是真懵逼了。

        出没出手,自己会不知道?

        毫无疑问,陈默被“打飞”,跟自己那是毫无关系的。

        既然如此,那为何陈默会被打成重伤?刚才的一切又用什么来解释?

        安如君彻底的懵了,不过他知道,此时想不明白,没关系,重要的是...

        麻蛋!

        得先把自己摘出去。

        如今不是山岳宗密谋暴露,是自己“瞎鸡毛”出手,没有山岳宗长老们打头阵,自己可当不起残害大河剑宗天骄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