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卧槽,我们暴露了?

第四十八章 卧槽,我们暴露了?

        “不可能!”

        凌天南有些失态了。

        昨天他可是亲眼看到安如君走进了客院,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

        如果安如君没杀死陈默,他怎么会露出那种嘿嘿嘿的表情?

        况且。

        安如君自己都联系了雇主,都去领奖了。

        现在你特么告诉我。

        是个乌龙?

        那开口的长老咽了口唾沫,说道,“老祖,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断然不会出错,老祖...您是不是搞错了?”

        凌天南沉默了。

        他蓦然起身,眼神之中寒芒一闪而逝,猛然窜出掌门大殿,凌天南迅速的前往客院,人在虚空,他远远的以法目清晰的看到...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陈默站在客院前的大石之上,做着各种伸展运动,脸上挂着阳光一样的微笑。

        他没有去看凌天南,但刚才从安如君裤脚分魂纸人感应到凌天南出来,就知道他肯定会来查看自己。

        他以动作表示,自己活蹦乱跳着呢。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你这个欠收拾的老银币。

        凌天南一张老脸顿时扭曲了起来。

        他身躯狂颤,那是恨不得立刻出手一掌镇杀陈默。

        然而。

        他不敢。

        他转身,退了回去,回到了掌门大殿,他冷着脸低喝道,“原来老夫被他骗了,安如君便是宗门的内鬼,此事等老夫详细问问再说,你们暂且退下。”

        一群长老懵逼而来,又带着懵逼脸而走。

        等到所有人离开,凌天南封闭此殿,目光死死的盯着安如君,咬牙切齿,拿出一枚丹药给安如君服下。

        啪啪啪。

        几个大嘴巴子抽过去。

        半响。

        安如君幽幽转醒。

        醒来的一瞬间,安如君就露出了惶恐、愤怒的扭曲之色,大吼道,“卸磨杀驴,你...”

        “你给我闭嘴!”

        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在安如君耳畔响了起来。

        安如君呆滞,扭头,便看到了状若魔神般的自家老祖,他懵逼了,“老祖?这里是...山岳宗?老祖你为何...”

        凌天南咬着牙低吼道,“先别管其他,我问你,你昨天到底杀没杀陈默?”

        安如君咽了口唾沫。

        老祖---都知道了?

        卧槽!

        老子暴露了?

        “老祖,我怎么会杀陈默?我...”

        安如君极力的辩解,但是话没说完,就看到凌天南大手一挥,一股浩荡大力落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打飞了出去。

        凌天南一步健越,俯身对着安如君如鼓风机一般咆哮道,“混蛋东西!你干的那点小秘密,你以为老夫不清楚?实话告诉你吧,从一开始,老夫就知道了!我给了你选择,然而你选择的,却是叛宗,一人得道,拿全宗的命来填!”

        安如君惶惶然恐惧的无以复加。

        他也算银币一枚,思量一番,他就悟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下棋之人。

        万万没想到。

        自己竟TM只是一枚棋子。

        亏得自己还洋洋得意,现在想想,简直就是大撒币!

        “哼。”

        凌天南直起身子,冷厉的喝道,“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昨天到底杀没杀陈默?”

        “杀...杀了。”

        安如君脸色煞白,事到如今,他自知能不能活命,全看老祖心情。

        “你还撒谎?”

        凌天南面容扭曲起来,指了指外面,大喝道,“那陈默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不可能!”

        安如君狂咽唾沫,坚决无比的说道,“我昨天已经把他打的爆体而亡!”

        凌天南深吸了一口气,他能感觉到,安如君---没撒谎。

        那么问题来了。

        安如君没撒谎的话。

        陈默为啥还活着?

        这TM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祖,那陈默没死?”

        安如君脑筋一转,就猜测到凌天南为何这般问自己,难以置信的说道,“可是,我明明已经杀了他,杀之前我还确认过,就是陈默。”

        “可能...你只是伤了他。”

        “...他都爆体而亡了。”

        “蠢货!”

        凌天南凶狠的盯着安如君,紧接着,便咬着牙,眼神闪过一抹疯狂之色,说道,“毒狼的报酬,老夫都收了...陈默现在却没死。毒狼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要是被他知道,麻烦就大了!”

        “安如君...你既然已经叛宗,那就应该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次,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待会,老夫把陈默叫去秘境...你出手杀了他!”

        安如君面如土色。

        凌天南平静下来,说道,“你必死无疑,老夫不可能绕过你,这个你应该清楚的。”

        安如君沉默了,半响过后,他略带凄厉的说道,“老祖,你才是最狠的人啊。”

        说罢。

        安如君颤颤的起身,眼神带着死志,麻木的说道,“陈默,我杀!希望老祖遵守诺言,给我一个痛快。”

        “放心。”

        凌天南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叹了口气,“你毕竟是我选中的人...其实如果你当初拒绝,或者...不利用本宗的话,老夫会把山岳宗全权交给你的。”

        “一切都晚了。”

        安如君自嘲一笑,摇摇头。

        “走吧。”

        凌天南以力量摄拿着安如君,先是把安如君禁锢在了秘境,紧接着,凌天南以安如君的名义,为陈默受伤赔罪的理由,发出了前往秘境参观的邀请。

        邀请的,只有陈默。

        事实上,哪怕邀请青莲和宇文舒师兄,陈默也不会让他们去。

        陈默慨然随着那传话引路的山岳宗长老奔赴秘境入口,那秘境就在山岳宗后山,入口处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深洞,石壁上镶嵌着光晕石,倒是不怎么黑暗。

        “进去吧。”

        山岳宗长老勉强对着陈默一笑,一群长老现在还啃着懵逼果呢。

        陈默欣然向着下方走去,许久过后,眼前视野变得空旷起来,在前方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地下溶洞,对面,是一道道发着光点的阵法光幕。

        中央处,安如君站在一处高石之上。

        黑暗中,凌天南隐匿着,冷眼盯着陈默。

        “陈默,你来啦...”

        安如君的禁锢已经消失,他向着陈默走来,脸上带着强挤出来的微笑,边走边拱手道,“之前你受伤,都是因本宗叛徒而起,我身为山岳宗掌门,深感愧疚,这处秘境,乃是我山岳宗意外发现,对修行有大好处,来来来,我亲自带你过去。”

        话说完。

        他靠近陈默已经不足五步远。

        也就在此时。

        陈默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灵剑,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如君,说道,“摊牌吧,你是想杀我,对不?”

        安如君刚要动手的动作僵住了。

        “???”

        隐匿着窥伺着的凌天南也懵了。

        “???”

        卧槽,糟糕,难不成,我们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