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我全知全能,就问你怕不怕!

第四十九章 我全知全能,就问你怕不怕!

        有心算无心。

        本以为能快剑一闪。

        但是现在剑还没拔出来,安如君就被硬生生的给按住了。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强挤,强挤,总算是挤出一个笑脸,干笑道,“陈默,你这话是从何而起啊?我岂会杀你?岂敢杀你?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啦?”

        在安如君看来。

        只需给陈默稍稍解释一番,陈默就能信了。

        白天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不该信的,他全都信了。

        然而。

        陈默突然间嘿嘿一笑,“你昨天杀我的时候,可是挺狠呐。”

        “啊?”

        安如君顿时懵了。

        寒意一刹那疯狂涌来,面对着陈默似笑非笑的目光,安如君有种浑身上下都被看透的恐惧感,颤声道,“你竟然---知道。难怪...难怪你没死...”

        话说到这里。

        安如君突然间宛若一道惊鸿,赫然向着陈默冲了过来。

        话尽于此,还有啥好说的,刚才没能乘其不备,现在也就无需拖延。

        杀了陈默。

        求个痛快。

        他安如君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一剑横扫。

        四周猛然出现了一道道巨大无比的山岳虚影。

        冲击的这地下溶洞山壁都是簌簌脱落着石块。

        化灵巅峰的安如君,一出手就是山岳宗最强剑诀,一往无前,但求对陈默一击必杀。

        噌。

        也就在此时。

        伴随着一道难以想象的凌厉剑光在虚空一闪而逝,陈默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灵剑归鞘。

        而原本气势无尽的安如君,已然僵在了那里,还做出长剑横扫的姿势,却在无法向前。

        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眼底闪过强烈的嘲弄。

        不是嘲笑别人。

        他是在嘲笑自己。

        可笑。

        简直可笑至极。

        本以为自己智珠在握,没想到却只是老祖的棋子,而到了最后安如君才发现,自己要害的是何等一个恐怖的家伙。

        化灵巅峰的自己。

        只需一剑,便破掉了自己的护体元力。

        连同自己的防御灵器,一同寂灭。

        剑斩入体,自己的丹田都直接崩溃,此时生机正在急速流逝之中。

        “哈哈哈...”

        安如君疯狂大笑三声,戛然而止,身躯轰然向前栽倒,死前的表情,带着解脱。

        被老祖凌天南道破一切的时候,安如君的三观就崩塌了,早已心存死志,如今正好,死在陈默手中,不冤。

        陈默目光瞥了一眼前方,那里应该就是山岳宗真正的秘境了,就是不知里面有什么神奇之处。

        不过现在不是探索秘境的时候,陈默轻咳一声,目光陡然看向某处,沉默了几秒,说道,“光偷窥有何用?赶紧出来正面刚。”

        ...

        ...

        阴暗一角。

        凌天南早已感觉三观崩塌陷落。

        陈默能提前发现安如君的阴谋,凌天南自然是十分震惊的。

        但是随后。

        更震惊的来了。

        陈默竟然一剑杀了安如君。

        轻而易举的就仿佛喝了口水,吸了口气。

        安如君可是化灵巅峰之境啊,就那么轻轻松松的一剑斩杀了。

        大河剑宗。

        陈默。

        竟恐怖如斯!

        这小子据说才特么只是金丹修啊。

        不是传闻,他的战力固然奇高,但上限是化灵后期么?

        这传闻是特么几年前的?

        被陈默的实力吓住的凌天南,甚至都有种转身欲逃的冲动。

        哪怕他是凝婴巅峰,但是,陈默一剑斩化灵巅峰,实力肯定也达到了凝婴境。

        他怕了。

        这种大宗天命之子,太特么可怕了,这还是人么?

        而就在他思绪浑噩之时,耳畔,响起了催命一般的声音,“光偷窥有何用?赶紧出来正面刚。”

        ???

        这说的。

        莫不会是我?

        凌天南心头发寒,决定按兵不动。

        过了几秒。

        “说你呢。还藏?屁股都露出来了。”

        凌天南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不是我,老祖我露出来的是脑袋。

        不过。

        这里还有其他人么?

        “凌天南!”

        陈默带着不耐的声音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手中灵剑一甩,一道剑光窜动而来,在凌天南身前不远处炸裂,掀起一道道石尘,“说你呢!”

        凌天南,“...”

        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眼有些发直。

        陈默竟然发现了。

        连他的藏身处都近乎指明了。

        毫无疑问,刚才陈默叫的,就是他凌天南。

        这怎么可能呢?

        以他的修为隐匿起来,怎么可能会被陈默这等修为发现?

        压抑着内心的慌乱,凌天南咬咬牙,眼底杀机一闪,现身而出。

        翻身站到了一座高石之上,凌天南一身黑袍无风自动,凌厉无比的喝道,“陈默,你竟杀害了本宗掌门!你好大的胆子!今天哪怕杀了你,大河剑宗也绝无理由降责于我。”

        陈默面无表情,灵剑摆出一个拔剑瞬杀斩的起手式,淡漠的说道,“无需废话,今天你必死无疑,来战吧。”

        金丹战凝婴。

        还是凝婴巅峰。

        这看似不可能,但是在陈默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话音刚落,陈默足底已经是灵纹闪烁,纵天九踏,鹰飞而出。

        宛如流光闪烁,直奔凌天南而去。

        伴随着一道惊鸿剑光,凌天南呼吸一滞,一股磅礴无比的压力冲击而来,让他险些心魂失守。

        好可怕的一剑。

        难怪安如君被一剑斩杀。

        心头咆哮一声,凌天南同样掠出,张开大手,一道道印光出现,化作几道巍峨无比的山峰虚影,大吼道,“撼山!”

        轰隆隆!

        剑光冲撞着山峰,毫无疑问,剑光瞬息粉碎。

        爆炸性的力量蜂拥而至。

        陈默顿时感觉自己的丹田都是震荡了起来,肉身不堪重负,发出强烈的痛楚。

        然而。

        陈默却是酣畅淋漓的大笑了起来,“给点力!这点力量,不够!再来!”

        身影被打飞,陈默提剑再次冲出,无剑的左手张开,下一刻虚空中便出现了道道云雾大手印,仿佛一张牢笼,向着凌天南倾覆而下。

        与此同时,右手灵剑再次闪烁,接连数道拔剑瞬杀斩流星一般斩向凌天南。

        快速!

        凌厉!

        且霸道!

        凌天南双手一招,一道道山峰虚影强烈的闪烁不休,心魂无比的震撼。

        面对陈默,他甚至都做不到碾压。

        做不到一击必杀。

        这小子,真不知是何等的怪胎。

        继续施展撼山诀,陈默一次次被凌天南打飞,然后很快又虎扑而止。

        手上的灵剑发出一道道剑吟。

        地面上已经多出来很多道被陈默吐过的血痕。

        身上的衣衫被打的破烂,皮肤之上多出来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陈默足底纵天九踏诀从未停下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凌天南惊恐的发现---

        自己看似强大如山。

        但却有一种无比强烈的寒意在心底滋生,这是心血来潮,这是死亡开端。

        他想转被动为主动,然而他却连陈默的速度都追不上,就在这一方空间之内,陈默瞬时的爆发力,超出他一大截。

        “斩!”

        带着莫名威严的大喝响彻而起。

        陈默突然间再次提速,眼神决绝。

        拔剑瞬杀斩斜斩而出,体内的丹田似乎坍塌一般颤抖,巨大的金丹之上,九道紫纹已经是闪烁的透出无尽的紫芒。

        仿佛要把一切淹没,又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破丹而出。

        无法形容的一剑,快到了极致,登峰造极。

        强大的剑势压迫的凌天南简直难以呼吸。

        大吼一声,无数道山魂似乎被其拘拿而出,化作一道道镇压四方的恐怖山影,磅礴的力量汪洋倾泻,奔腾涌出,冲关,破关。

        刹那之后,陈默这次不闪不避,赫然实打实的承受了凌天南这一击。

        但是虚空之中,那稳固的山魂大印之中,一道诡异的剑光已然穿破虚空,同样斩到了凌天南身上。

        凌天南身躯摇晃,眼露寒芒。

        轰!

        陈默被轰飞。

        人在半空,口吐鲜血不止。

        但是他的目色很平静,目光看着此时状若疯狂,作势欲扑的凌天南,陈默不禁笑了。

        破而后立。

        体内的金丹,已然龟裂。

        其内闪烁出道道璀璨的光芒,仿佛大道的光,照亮了整个丹田。

        等到金丹全部裂开,一股若有若无的魂意诞生于丹田之内。

        无数道玄奥无比的符文被元力显化而出,组成了一道道血管般的纹路,全部汇聚于中央处。

        在那里,破碎的金丹似乎变成了一个虚幻的身影,那是陈默。

        化灵境!

        终于破境了。

        束缚打破,底蕴爆发,体内的元力疯狂的奔腾,大轮回功自动运行。

        强大无比的元力吞吐,引得整个地下溶洞都似乎出现了无数道狂风,鲸吞大海一般,可怖的吓人。

        轰!

        陈默身躯撞在了石壁之上。

        降落,

        陈默缓缓起身,目光一抬,看向了这时已经下定决心冲过来的凌天南。

        然而。

        陈默这一个目光过后。

        凌天南他怂了!

        刚才陈默破境,说来缓慢,但一切都在丹田内发生,快速无比,强大无比,堪称蛮横的天地元气的掠夺让凌天南明白,陈默似乎---破境了。

        蓦然驻足。

        凌天南被吓得肝胆俱裂!

        被突破的陈默,他都打不死,仿佛不死小强。

        一剑快过一剑,一剑比一剑可怕。

        现在破境而出,自己还能是陈默的对手?

        凝婴巅峰的修为?

        凌天南无法保持自信,他面前的,可不是寻常修士,这是大河剑宗的天命之子。

        深吸一口气,凌天南无比凝重的开口低喝道,“陈默,老夫...原谅你了。”

        陈默,“...”

        “你杀了本宗掌门,老夫本该复仇,但是现在我决定放你一马。”

        看着一副认真脸的凌天南。

        陈默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不怕毒狼会来报复你?”

        嘎?

        什么叫掀底牌?

        这就是了。

        陈默一句话,仿佛九天轰雷,一刹那间就把凌天南给掀翻了。

        他惊恐无比的看着陈默,脑海懵懵一片,颤声道,“你...你怎么能知道...”

        陈默身躯蓦然动了。

        破境,水到渠成,时间每过一分一秒,他就强大几分。

        金丹破化灵。

        力量的增长是几何式的,因为他的底蕴太足了。

        哪怕距离彻底巩固境界,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陈默自信---现在的凌天南,已经不再是对手。

        踏步上前。

        陈默缓声道,“安如君干的事,我知道。”

        “你干的事,我也知道。”

        “毒狼干的事,我全知道。”

        “我全知全能,还能未卜先知。”

        “你怕了?”

        凌天南彻底懵大了。

        看着走到近前的陈默,凌天南压抑着暴起的冲动,身躯颤抖不停,脸皮上的褶子已经皱在了一起,不断的晃动着。

        他蓦然间咬了咬牙,随后,宛如炮弹一般冲出,直奔秘境出口的通道。

        他怕了?

        何止是怕了。

        简直要吓尿崩了好么?

        当阴谋诡计都被敌人看透,摸的死死的时候,强大的落差感,能活生生把人折磨死。

        “想走?”

        陈默朗声开口。

        下一刻,一道剑光先凌天南一步,落在了通道处。

        随着通道山石粉碎,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凌天南戛然而止,难以置信的转身,看着陈默。

        强大的一剑。

        哪怕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但是凌天南敢保证,这一剑,绝对超过了凝婴境!

        “陈默,你既然早已知道,为何又...”

        凌天南如丧考妣,失魂落魄起来,智商,他感觉自己被按在地上摩擦了,实力---他感觉自己被骑在身上摩擦了!

        陈默面无表情的说道,“各取所需罢了,好在你做的不错,我正缺一场生死之战,你完成的很好。”

        凌天南,“...”

        合着我配做一块踏脚石?

        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你现在给毒狼发消息,让他过来,当然,我觉得以前辈的智商,应该不至于泄露真相,毕竟...这一切都是毒狼害的,对吧?”

        陈默对着凌天南展颜一笑,这俊秀帅气的脸,深深的烙印在了凌天南的心魂深处---

        智商,实力,不提也罢。

        比颜值,年轻的自己都踏马给人家提鞋都不配---这么想想的话---自己简直啥也不是。

        默默的拿出了传讯符。

        凌天南心头蓦然涌起了无尽的怒火。

        还带着一股强烈的幸灾乐祸!

        没有错。

        我凭啥要提醒毒狼,让他不要来?

        我tm偏偏就要把他勾过来。

        若不是他,老子何至于此?这个该死的杀千刀的万恶的混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

        触碰到了什么禁忌。

        大河剑宗的威胁,哪有陈默的正面挺身直刺可怕!

        而远在某地的毒狼,已经摸出了传讯符,感应一番,顿感兴趣。

        凌天南---

        秘境惊现半仙之器,我一个人应付不来,你若帮忙,一切所得,咱们平分。

        速来!

        (睡了一觉,一通码字,一起发了,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