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九幽疯魔系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美人舌

第六十九章 美人舌

        宗门遇袭,甚至秦国少主都被掳走,不知道跟秦离走得最近的秦仙儿和胖子张云见他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陆凤舞的心乱,叶天的心更乱。想起仙儿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自己喊叶哥哥的情形,少女是将全部身心都放在了叶天的身上。

        再坚强的人,都有柔软的那一刻。

        高冷清幽的陆凤舞也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坚如寒冰,相反,越是像她这样的人,越是喜欢将所有的责任和烦恼往自己身上背,总是希望别人都过得很好。

        叶天看着流泪的陆凤舞,心骤然一痛,呼吸都变得困难。放肆的一把圈过在这一刻那般柔弱无助的美女宗主,坚强有力的臂膀狠狠抱紧美女曼妙凹凸的身体,温柔的舌尖轻轻沾去美人脸上的滴滴泪珠。

        耳鬓厮磨,高高的山峰被叶天宽阔的胸膛挤压成各种形状,叶天的手也越圈越紧。这一刻陆凤舞终于爆发了,不再顾忌世俗的猜忌,不再纠结于高冷的过往。此时此景,她只想将自己彻底放飞,让自己化作一只蝴蝶,去寻找梦中最甜蜜的花蕊。她只想能深深的融入叶天的身体内,不分彼此,永不分开。这一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宗主,不再是苦苦追求自己理想的独行者,她只想被呵护,被疼爱。

        窗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打芭蕉,发出“啪,啪”的声音,在这幽静的暗夜里,清脆悦耳。一只蜘蛛奋力的在向上攀爬,它艰难的越过平坦的腹地,慢慢向高远的地方摸索前行,前方有山,山峰圆润高耸,其势险,其形峻,蜘蛛虽有数爪,但被山势所阻,被滑腻的地表所拦,攀爬的道路曲折异常。所幸这只蜘蛛的毅力非凡,一次次的爬上,滑落,却丝毫未曾气馁,誓要将山峰玩遍。溪水里有鱼在畅游,穿梭于藕叶之间,嬉戏于山涧峡谷之幽,激起道道白浪,白浪荡开阵阵涟漪,惊起了一只大号的牛蛙,牛蛙受到惊吓,赶紧躲进温暖湿润的洞中。

        叶天心中突生明悟,大道讲求的是天人合一,阴阳调和。纵横数万里,终不及一剑封喉,这才是高手的境界。

        一场运动让陆凤舞香汗如雨,支起光洁发亮的胳臂,让充盈着无限生机的丰满轻轻地抵在叶天的手臂上,温柔的看着叶天,又给了他一个缠绵悱恻的长吻。当冰山沸腾时,其散发出来的热量最是炙热无比。那令叶天心颤的眼神深深地注视着他,展颜一笑道:“叶天,知道吗?有了你,凤舞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叶天心中暗叹,轻抚她如云的青丝,爱怜的道:“傻丫头,照顾好自己,天道一途,漫漫长路,我还要你陪我煮酒话天下呢!”

        陆凤舞听得叶天的话,心情大佳,香吻雨点般落在他脸上道:“好好活着,保重好自己,等我!”

        一句情话,又引发了一场风暴。

        快天亮的时候,害羞的宗主不顾步履蹒跚之苦,执意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美人也一样。

        为了保证陆凤舞的安全,叶天让赵青两兄妹护送她返回青云宗。不过陆凤舞说自己有玄元霸天兽在一起,只让赵青带上两只麒麟送她,这样返回宗门将快上很多。

        陆大宗主总是放心不下,叮嘱叶天道:“庙堂非江湖,又是一番争斗处,你身处这漩涡之中,万事小心。”

        叶天温柔的捋捋大宗主的被风吹乱的发丝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有些东西都是必须经历的。”

        陆凤舞甩甩头:“不错,走那条路都有可能崴到脚,何不放开心,大胆点走。回吧,别送了,我会照顾好你那两个小女朋友的。”

        说罢,忽然有些恼怒的跺跺脚,引发阵阵波涛汹涌,转过身去轻微的声音道:“谁叫我大些呢?”

        望着陆凤舞两个高耸的满月婷婷摇曳,叶天心中一热,感觉到叶天的炙热眼神,美女宗主悠然回眸,想起昨夜的疯狂,娇媚的横了眼叶天,红润的小嘴道声:“叶天,保重!”

        翻身跨上麒麟,赵青向叶天一抱拳,看了看妹子,嘴中喝叱,大黄,二黄足尖蹬地,腾空而起,转眼便不见踪影。

        叶天久久矗立当场,心道:“樊刚,你快祈求秦仙儿她们都没有什么事,要不然,就算是你找个乌龟壳躲在天边,我也要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走吧,都没影了!”赵小倩的话语有些酸味,看向叶天的眼神却发着光,熠熠有神。没办法,谁叫这位黑衣刺客的一颗芳心早已沦陷,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洒脱自在。

        情感,让人着迷,也让人着魔,明知道自己因此变傻,变笨,也无怨无悔。

        “回吧!”叶天落落而行,一颗心却随美女宗主飞回了青云宗。

        满怀心事,一路走走停停,没想到抬眼处竟然来到了苏无易的无易坊,无奈笑着摇摇头,正准备怪责赵小倩怎么不提醒自己走错路时,身后一个清脆柔美的声音响起:“公子既然来到无易的地盘却不进来,是看不起无易还是无易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开罪了公子?”

        好家伙,过门不入被主人家抓了个现行。

        叶天笑着道:“叶天不知,原来苏坊主如此伶牙俐齿。”

        苏无易宛然一笑,看看叶天脸上的疲惫之色,再看向叶天身后赵青担忧的面容,热情的招呼二人上楼。

        闲来无事,叶天也没推脱,只是赵小倩有些不愿意,不过叶天进去了,她也不得不跟上。

        苏无易径直将他们带上四楼,宽广的大厅中稀疏的摆放这一些高阶的灵草,灵器,两个衣着犹如工作制服的绝色美女笔直的站在厅门两侧,见到苏无易上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进到里间,应该是苏坊主平时在坊里短暂休息之所。淡淡的女儿体香充斥整个房间,非常诱人。

        陆凤舞身上也有一种清淡好闻的迷人体香,但没有苏无易这般浓烈。就好比一个是青莲,一个是牡丹,美得各有千秋。

        细碎的阳光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户斑斑点点的映照进来,打在那张精致的檀木床上,红色的锦被许是才温暖了苏美人喷香的身子,还未来得及整理,散乱的覆于床尾。让叶天不禁想起了那句夜深交颈效鸳鸯,锦被翻红浪的佳句。

        看到叶天在打量那张散乱的绣床,苏无易雪白俏丽的小脸一红,娇嗔道:“注意人家女子的绣床可不是君子行为哦。”

        动静之间媚态天成,勾人心魄。

        惹得赵小倩不满的嘟起嘴。不过,苏坊主乃玲珑剔透之人,转眼便将赵小倩哄得服服帖帖,亲热的叫她苏姐了。

        叶天笑笑移开目光。房屋当中居然放着一张硕大的黄花梨木的书桌,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边上一个青铜器里面还插着一朵娇艳的牡丹。书桌上有一幅快要完工的画作,水墨写意。

        远山近水,万千竹林,孤孤单单一剑士。笔法精湛,意境悠远。

        站在叶天身后的赵小倩看着那副抽象的画“咦”了一声说道:“这剑士不是你吗?看那身形,那神态,多像啊!”

        苏无易看着桌上的画,心中又是一阵羞急,冤家,怎么就忘了收起来呢。

        叶天赶紧接过话头道:“你说像我,我看还像你哥哥呢。”

        赵小倩再一看,还真有几分神似,“噗嗤”一笑,再也不提像谁之事。

        叶天细看那画,虽然是寥寥数笔,却将作画之人心中所思,所想,所念,尽付笔尖。不觉一时兴起,随手提起置于砚台上的狼毫,醮了醮墨汁,一气呵成,狂书而就。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诗画双绝,相得益彰。

        苏无易看过叶天所作,心中更是翻起滔天巨浪,不禁赞叹道:“公子之才,浩若明月,无易倒是献丑了。”

        叶天偷拿他人之作,自不以为然,反倒是对苏无易的才情赞叹有加。

        苏无易给叶天二人奉上茶水,香气氤氲,直透心肺。叶天微微泯上一口,茶香清纯淡雅,继而渐转浓烈,回味又有些涩苦,再慢慢变得淡然,刺激所有感官由松到紧,再由紧放松。仿若一个女人完整的一生。

        “好茶!”叶天沉醉的道。

        “确是好茶!”连不懂茶道的赵小倩都情不自禁的赞扬道。

        “这茶名叫美人舌,你们可知它的由来?”苏无易道。

        “这名字我倒是听过,好像说这茶乃清明时节前一周方能采摘,采摘时不可用手,乃是千挑万选年方十五,样貌绝美的处.女,用她们的嘴唇采摘新鲜的叶芽,且每次只能将一芽一叶藏于舌间,然后存放在采茶少女的胸部,通过采茶女的体温对茶叶进行“初烘”,茶叶吸取了采茶女的精华,每片茶叶都自带采茶少女的体香,待得茶叶晒干,炒制时也是由美人香舌翻炒,但凡有条索不完整者,皆需剔除。如此得来之茶少之又少,说来珍贵至极,其实不过是帝王将相穷奢极侈的又一个有力佐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