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魔将军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定情之物

第八章 定情之物

        看着钟小妹那蠕动收缩的长舌头,小雨产生了无尽的遐想!

        民间传说中,钟馗嫁妹那是一段儿佳话啊!也就是说,钟馗的好同学杜平,那是个靠谱的好男人,可钟小妹.....为什么会是上吊而死的呢?

        再者讲,有那么牛逼的一个哥哥,生活中什么样的坎儿过不去.....会让她内心郁结,以至上吊呢?钟馗会眼睁睁的看着妹子变成“老吊爷”?和黑白无常一样?这说不通嘛!

        虽然说,很多美丽的“佳话”背后,真相其实是丑陋的,但小雨也觉得.....这反差有点儿大,一时难以理解。

        舌头缩回进了红盖头里,小雨悬在嗓子眼的心却再也无法平复了,这太闹心了!自己和一个老吊爷同床共枕,百年之后,还要永远的和她在一起。这事儿.....怎么想怎么坑啊!

        他鼻息微喘着,依旧高度紧张的看着钟小妹的“侧脸”,内心不停的呐喊......时间啊,你为啥就不能走得快点儿呢?

        这等到明天晌午,可够自己煎熬的!

        正在小雨郁闷得直抿嘴儿时,突然.....他看见,那盖头里的红舌头,又贼溜溜的钻了出来,像是一条蛇探出了头,这一次.....那舌头不再“左顾右盼”,而是直勾勾的冲着小雨的面门而来!

        “啊!”小雨吓得浑身一哆嗦,身子猛的往后靠。与此同时,那钟小妹猛然坐起,手拽着自己的舌头塞回了盖头里。

        “你.....!为何要偷看我?”钟小妹纤细的指尖指着小雨,厉声呵斥!

        小雨惊颤间,努力的咽了口吐沫,回应道:“娘子,你冤枉我了,我没有偷看你,是你的舌头.....你的舌头朝我伸了过来,我.....”

        一听小雨这么说,那钟小妹缓缓的放下了手臂,捂住自己的盖头竟嘤嘤的哭了起来:“让你好好的躺着,不要乱动,为何不听......偏要看我,呜呜呜......”

        见钟小妹梨花带雨的这般哭泣,小雨紧张的心,总算是.....稍稍舒缓了些,哭可以啊,比扑过来掐自己强!老话不是说么.....宁可听鬼哭,莫要听鬼笑。

        “娘子,我错了,你莫要生气,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小雨也并非没“眼力见”的人,赶紧起身安慰钟小妹。哪知.....那钟小妹越哭越伤心,居然还咳嗽了起来。

        “娘子,对不起,我.....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想看你的模样,你我明日之后,阴阳相隔数十载,总要让我记住你的轮廓,一生不忘,所以才侧过身来,但.....我并未违背娘子的意思,越雷池一步,擅自揭开你的盖头,只是深情的望着你而已.....”

        小雨悲感间.....动情的说着,他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肉麻,但在这种“命悬一线”的场合里,不会应景儿做戏的人,绝对活不长。

        听小雨这么说,钟小妹止住了哭泣,“脸”微微的转向小雨,仿佛陷入了沉思中,小雨能感觉到.....自己的话也确实“感人”,她应该被触动了。

        “咳!”钟小妹长长的叹了口气:“相公,不怪你,我之所以不让你看我的模样,就是害怕你还阳之后,心里会抵触我,厌恶我.....可是,不该看见的,也让你看见了,你现在一定很讨厌我吧。”

        “没有没有!娘子,你不要瞎想!我只是有些替你不平!”小雨连连摆手道。

        “替我不平?我有何不平?”钟小妹不解的问。

        小雨长长叹了口气:“咳!娘子,实话实说,你温柔贤淑,蕙质兰心,善解人意,才情并茂,真个女中的君子,又是神祗的亲妹,焉何生前,会....会是这样凄惨的死法,为夫甚是心疼你......”

        “咳......”听小雨这般问,钟小妹哀怨的摇了摇头:“前尘已过,往事不提,难得.....在我死后,还能遇见你这般痴情的人儿。看来这天下的男儿郞,并非都是负心之辈。”

        她这话里有话,小雨唏嘘间.....浮想联翩,心说.....难道那杜平真是渣男?

        要说沟通这门学问,绝对需要极高的情商,尤其是哄人,一味的赔礼道歉,阿谀赞美都是愚蠢的,如何能把“针”顺着别人的心缝儿插,这需要很深的功夫。

        只有设身处地的代入进对方的世界,想她之所想,忧她之所忧,方能实现共鸣!小雨这一点,做得就很不错!

        “相公.....”钟小妹突然拉住了小雨的手,深情的呼唤了一句,她的手指很硬,而且很冰,小雨感觉.....就像是几根冰溜子搭在了自己的手上。

        “恩,娘子,”小雨忍住不适,深情的回应。

        “我....愈发的中意你了,都有点儿舍不得你还阳了.....”钟小妹轻声喃呢道。

        一听这话,小雨菊花一紧,胸中叫苦不迭,心说坏了!自己装逼装过火了,演技太好反受其害,天呐!这可咋说的?

        没等他想好怎么回应钟小妹,钟小妹顿了顿继续说:“可是.....越是爱你爱的紧,越舍不得让你这么年轻就死,我要你好好的活,谁....也不许欺负你,安安生生的走完一辈子。”

        小雨如获大赦般的......嗓子眼使劲的咽了下,故作潇洒豁达状,笑道:“娘子说笑了,我又不是惹事之人,谁会欺负我呢?”

        钟小妹摇了摇头:“相公.....你读书读傻了,这阳世亦不太平,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不比阴间的少,为妻送你一件器物,可保你一生平安。”

        说罢,她把手伸进盖头里,一个劲儿抠着,瞅那架势.....像是在从衣领子里掏东西。

        少时,但见这家伙,竟然从盖头下.....抽出了一根儿麻绳儿来,大拇哥粗细,三尺多长......

        小雨的心一突突,心说这他娘的啥玩意儿?不会是当初.....吊死她的麻绳吧?把这玩意儿给自己,啥意思?

        “娘子,这......?”小雨皱眉疑惑的看着钟小妹。

        “相公莫怕!”钟小妹将麻绳缠好后,交于小雨的手中,说道:“没错,此物.....正是当年我悬梁所用,随我来到了阴间,受地府阴气炼化,已经成了九阴扣,可捆缚天下厉鬼邪魔,有了它.....任何脏邪也不敢靠近你。你还阳后,把它带在身边,就好像.....我在你身边一样,思念我时,就看上它一眼......”

        钟小妹说到这儿,言语间忍不住悲切哽咽.....极尽相思难舍之意。

        小雨手里捧着这上吊绳子,心里那叫个懵逼无语啊!简直欲哭无泪!

        你说.....这情人之间送礼物,有送戒指,送项链,送手镯的,哪有送上吊绳儿的?真他娘的扯得不能再扯!这玩意儿多晦气啊!

        这钟小妹死了估计也有一二百年了,上吊绳子在她脖子上拴着,都快沤成老坛酸菜了,现在交给自己.....还让每每思念她之时,就看上一眼!擦!如此重口味的定情之物,也亏她想的出来!

        不过,人和鬼的世界观价值观都不同,凡事还是别较真儿!

        “娘子.....我.....”小雨悲悲戚戚,欲哭无泪,欲语还休,极尽“感动”之情。

        “好了,相公,你我夫妻迟早有团圆之日,因为爱你,所以不想让你有遗憾,你在人间......赏完无限江山后,也能安心的和我在一起,”钟小妹动情的说道。

        “是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

        小雨非常善于抓节奏的应了一北宋秦观的诗,听得钟小妹直接身子软了,微微缱绻的钻进了小雨的怀里。

        “相公,你的文采,真堪压李杜了.....”钟小妹痴情的喃呢道。

        小雨感觉身上一阵刺骨的冰凉,就像一袋冷冻鸡骨架贴在了身上,嗖嗖的往骨头缝儿里灌凉气。这钟小妹.....似乎也不顾阴鬼的“丑态”了,直接身子往上靠!

        难受归难受,但此一刻.....小雨似乎有点明白了,为啥之前.....那钟小妹的舌头,会不由自主的从盖头下面钻伸出来,朝自己游探。

        那是因为.....自己现在虽然是灵魂的状态,但也是阳魂,可以呼吸的,并非钟小妹那种彻头彻尾的阴鬼。

        一开始,两人都是仰着躺睡,还不影响,但自己把脸转向了钟小妹,呼吸吐纳间,有些许的阳气游走,从而......把那红舌头给勾引了出来。

        当是时,钟小妹应该是睡着了的状态,对自己的舌头钻出,并不知情!

        回想之前,倘若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观察,那舌头会慢慢的缩回去的,但一喘气.....它又贼溜溜的钻出来了。

        这么反复一琢磨,小雨终于想通了。

        躺靠在小雨的怀中不消片刻,这钟小妹又立刻坐起,惭愧道:“相公,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没事,没事,我们是夫妻么,”小雨冷的不由打了个摆子。

        “那也是的,现在的你我,不宜太亲近,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们睡吧,这次.....脸别冲着我了,”钟小妹娇滴滴的柔声细语道。

        “了解,了解!谨遵娘子之命!”小雨连连点头。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整个钟府剧烈的颤了下,像是要地震一样!

        ps:你们太给力了,前天求了推荐票,今天仙侠新书分类榜冲到了第3名,新书总榜也冲到了40多了,咱们加把劲,手里的推荐票都砸给我,冲一冲新书总榜前十吧,前十可以首页曝光。前十加更,上分类强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