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见贾赦大老爷

第十六章 见贾赦大老爷

        第十六章见贾赦大老爷

        进了荣国府,贾琏和林黛玉先是去了荣庆堂。

        荣庆堂虽说是个院子,但却也是个五进的四合院,放到现在社会,至少也是价值十几亿的。

        贾琏和众人见礼之后,就站在一旁看老太太在那里演戏了。

        老太太抱着林妹妹是一口一个好玉儿好玉儿的,可是实际上,据贾琏记忆中所知,老太太对林黛玉虽然不错,但是实际上也是打着凑成林黛玉和大宝玉的想法。

        别的就先不说了,就单单身份这一点就对林黛玉是个侮辱。

        林黛玉是什么身份,祖上四代列侯,父亲之前是正三品的朝廷高官,现在升了从二品,就更是朝廷大员了。

        而大脸玉呢,虽然祖上是荣国公,可是父亲贾政不光是荣国府的嫡次子,而在官场上也是二十年不曾上升,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工部主事了。

        一入朝就是正六品的工部主事,可以说贾政的起点已经很高了,要知道状元郎也不过是从六品,贾政比状元郎的起点还要高半级。

        可是能做到二十多年不动窝,贾政的能力可见一斑。

        工部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最容易出成绩,但又不最容易出事的衙门。

        可以说,只要是修什么东西,都是工部的工作,像修皇宫,修皇陵,河道疏浚,水利工程、军器建造,这些可都归工部,但凡有点能力干两件事,以贾家的实力,都能升个一级半级的,就算是你能力不够,可是你撒撒银子也可以啊,和同僚以及下边的官员打好关系,到时候报功的时候也可以加他个名字。

        像这种增加一个名字的事,再加上荣国府的头衔,只要不傻,相信都不会有人拒绝。

        但是呢,贾政是自己不会干,也不和同僚打好交道,整天就在家里和门客喝茶聊天度日。

        这么说吧,但凡有点能力的人,顶着贾家的名头都能轻轻松松的当个四品官。

        贾雨村这样一个投靠贾家的人,贾政都能给他某个应天府知府的缺,更何况是贾家自己人。

        想到这里,贾琏就有些不屑,什么好读书,祖父喜欢呀,还不都是老太太放出去的,相应的就是自己便宜爹贾赦,什么贪花好色,不学无术,不务正业啊什么的,也都随着传了出去。

        想到便宜爹贾赦,贾琏现在就想回去好好的问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不过还没等贾琏找贾赦问呢,就先有人找上了贾琏。

        这个人就是贾琏的便宜媳妇神仙妃子王熙凤。

        刚回到府中的时候,贾琏就见到了王熙凤。

        她外貌美艳,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出场时打扮彩绣辉煌,笑语先至,宛若神妃仙子。

        从荣庆堂出来之后,贾琏就被王熙凤拖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只见丫鬟婆子都快速的离开之后,王熙凤就拉着贾琏上了床……

        说实话,贾琏要不是有了吕布之勇,还真有些吃不消。

        这王熙凤看着也就二十来岁,如花似玉的年纪,竟然好似三十来岁的女人一样。

        让王熙凤心满意足之后,王熙凤这才红光满面的说起了府中的事情。

        “我问你,大老爷最近可有什么异常?”贾琏问道。

        “大老爷?”王熙凤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说道:“大老爷还能做什么,无非就是喝喝酒,玩玩古董扇子什么的,没什么异常啊。”

        贾琏沉思了片刻,这才说道:“一会我去大老爷那里去一趟,有些事情我还是想问问大老爷,不然这心里不踏实。”

        “什么事能让二爷你这么重视?”王熙凤好奇。

        在她印象中,还从来没见过贾琏这么严肃的时候。

        贾琏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我就想知道父亲这二十多年避居东院,到底是因为什么?”

        “还能是什么,不就是老祖宗不待见呗。”王熙凤随口说道。

        贾琏冷笑一声:“你可知道父亲的字是什么?”

        “恩候啊,我听我二叔说起过大老爷的字。”王熙凤很疑惑,这和字有什么关系。

        “不错,正是恩侯,可是你可知恩侯这两个字是谁取的吗?”

        “不是老太爷吗?还能是谁。”

        贾琏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老太爷怎么会给父亲起恩侯的字,这种字要是起了,那岂不是明晃晃的问圣上要侯爵的爵位吗,老太爷怎么可能犯如此大忌。”

        “不会吧?还能有这种忌讳?”王熙凤傻眼,然后疑惑道:“按你说的,不是老太爷起的,还能是谁起的?”

        贾琏悠悠的说道:“太上皇。”

        王熙凤傻眼。

        “这些你是听谁说的?”

        “在扬州的时候,我找了几个从府中出去的老人,从他们口中得知的。”贾琏说道。

        “那……”王熙凤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自己那个贪花好色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公公怎么能有这么荣耀的时候呢?

        贾琏没有理会王熙凤,在平儿的伺候之下,便穿好衣服去了东大院。

        三拐两拐之后,贾琏才算是来到了东大院。

        此时大堂之中已经坐着一个人了,此人约莫四十来岁,贾琏一看就知道眼前这人就是自己的便宜爹贾赦。

        “大老爷,琏二爷来了。”丫鬟说完,便退至一旁。

        “给老爷请安,儿子几个月没见到老爷,甚是想念,不知道老爷身体可还好?”贾琏连忙问安。

        贾赦诧异的看了贾琏一眼,然后开口说道:“我有什么好不好的,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倒是你,听说你在扬州帮你姑父做了不少事情,没想到出门一趟倒是长本事了。”

        贾琏嘿嘿一笑,越发的确定自己这个便宜爹是在藏拙了,不然扬州的事情怎么会传到他的耳中。

        “全托老爷的福,老爷给的那份名单可是帮了儿子大忙了,不然儿子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贾琏感谢道。

        “行了,少说这些。”贾赦不耐烦的说道:“说说吧,你找老子有什么事?”

        贾琏看了看贾赦,开口问道:“儿子想知道父亲为什么会如此自污?”

        贾赦闻言没有任何的惊讶,看了贾琏一眼,不耐烦的说道:“什么自污不自污的,浑说些什么,你看好你媳妇就行了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贾琏也没有在意,继续说道:“儿子以来都很疑惑,老爷明明什么都没干,为什么会背上那些不好的坏名声呢,而且老爷居然也不在意,儿子实在是想不通,还请父亲解惑。”

        贾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老子就告诉你。”

        “你老子我之所以避居东院,不管家不做主,就是为了躲避灾难,不然我贾家能不能存在还要两说。”

        贾琏瞬间就明白了,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便宜爹贾赦之所以破罐子破摔,一切都是为了自保,以自污的方式保住荣国公府。

        “那这灾从何而起?”贾琏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贾赦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片刻之后才长叹一声,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