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牛逼的赦大老爷(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八章牛逼的赦大老爷(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八章牛逼的赦大老爷

        当官分为三种,一种是文官,一种是武官,还有一种,就是太监了。

        太监就不用说了,把韦小宝的七个老婆都给咱,咱也不能干。

        如果不能泡妹纸,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至于文官,贾琏想了想,文官这职业太操蛋了,十年八年能生个两三级都算你命不错,想要升到让皇帝注重你的地步,没有个二三十年是不行的。

        贾琏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现在距离贾家被抄家也就只有四五年的时间了。

        所以,想要不被抄家,那就只能马上封侯了。

        贾琏再怎么说也是荣国公嫡长孙,如果有便宜爹的人脉,贾琏怎么也得从六品武官开始干吧。

        毕竟荣国府本身就是靠着打仗起家的,而且两代荣国公都是位极人臣,再加上隔壁的宁国府,也是战功赫赫,可以说宁荣两府的人脉,怎么都能让贾琏一开始当个六品官。

        所以从军才是对贾琏最合适的,相信有了宁荣二府的名号,再加上自己那吕布的武勇,或许两三年就能重振贾家声势。

        这也是贾琏一开始就考虑好的,所以当即也就不在犹豫,直接便和便宜爹说道:“父亲,儿子想要去军中搏一搏。”

        “哦?怎么想起去从军了?难道在府里待着不好吗?”贾赦有些诧异。

        “父亲,您老人家可能不知道,我贾家现在已经离抄家不远了。”贾琏苦笑道、

        “此话怎讲?我们什么都没干,皇上怎么会抄我们的家?”贾赦不相信。

        “父亲,您可能是什么都没做,可是别人却都替你干了。”贾琏将自己猜测的一些事情说了一些:“我那好二婶可是拿着您的帖子在外面包揽诉讼,逼死了不少人命,另外还打着荣国府的名义放印子钱,害的不少人卖儿卖女,家破人亡,这些可都要算到您这个袭爵人的头上。”

        贾赦闻言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紧接着便愤怒了起来:“混账,府里是缺她吃了还是缺她喝了,竟然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简直是目无王法,不行,我要找老太太说个清楚,这锅我可不背。”

        贾琏见状连忙说道:“父亲稍等,这些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在事发之前平息了也就不算什么了,可是眼下还有一件要命的事情,足以要了咱们父子的命。”

        “什么事?比包揽诉讼放印子钱还要要命?”贾赦大惊。

        贾琏苦笑道:“父亲可知隔壁东府的蓉儿媳妇。”

        “秦氏?”贾赦皱了皱眉头,不解:“秦氏能有什么问题?”

        “父亲,您可知道秦氏的身份?”贾琏直接将秦可卿的身份说了出来:“这秦氏虽然名为秦业的养女,可是实际上却是义忠亲王的私生女。”

        “什么?”贾赦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贾琏继续说道:“原本这秦氏虽然身份是个污点,但怎么说也是皇室血脉,又是一女儿家,皇上知道之后为了显示大肚也会对咱们贾家网开一面,可是呢,贾珍这混蛋,却强迫秦氏行了苟且之事,父亲可知这秦氏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不是说是病死的吗?”贾赦现在越发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好用了。

        什么时候这贾家的水这么深了?

        包揽诉讼?放印子钱?现在还出来一个先太子之女,这也就算了,可是这私生女却被自己的公公给那啥了。

        贾赦表示自己很一脸懵。

        这还是自己知道的贾家吗?

        贾琏冷笑道:“父亲就没有怀疑过元春封为贤德妃的原因?没有功劳,也没有子嗣,原本只是一宫女,前脚秦氏刚死了,这元春突然就被封为了贤德妃,是不是太巧了点。”

        贾赦这时候却不说话了。

        无论这事和二房有没有关系,秦氏死了是事实,而贾元春很有可能就是将秦氏的身份告诉了皇上,不然贾元春何德何能会被封为贤德妃。

        贤德妃?

        突然,贾赦想到了这个称号。

        自古以来妃子封号都是一字,只有贵妃才会出现两个字的封号。

        而且,贤德这两个字也不是谁都可以用的。

        贤,多才也。从贝、臤声。

        内德有成曰贤,明德有成曰贤,宠至益戒也曰贤。

        德就更不用说了,也就是品行的意思

        惠和纯淑曰德;富贵好礼曰德;忠诚上实曰德,忧在进贤也曰德。

        这两个字单独用怎么都合适,可是放到一块,就让贾赦不得不想了。

        见贾赦不说话,贾琏便继续说道:“父亲,这皇室血脉再如何也是皇室血脉,就好比在咱们家,您有一私生女,可是却被府里奴仆娶回家,却如此对待,还擅自给杀了,你会怎么想?”

        “秦氏再怎么说也是皇室血脉,哪怕皇上再讨厌,那也是皇上的事,皇上能杀,做臣子的岂能私自动手,这可是擅杀皇室血脉,所以,父亲,儿子想去军中搏出一个出路,省的到时候咱们全家都跟着倒了霉。”贾琏说道。

        贾赦这时候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贾琏也没有催促,自从知道自己这个便宜爹是在躲祸自污之后,贾琏就对便宜爹有了改观,说不得便宜爹会有其他的办法也说不定。

        过了好一会,贾琏才听到便宜爹说道:“这事等我进宫回来之后再说。”

        “进宫?”贾琏有些无语。

        还能这么做吗?

        赦大老爷年轻的时候那么牛逼吗?

        贾琏没想到的是,赦大老爷说做就做,第二天一早就早早的进了宫。

        等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后半晌了。

        回来之后,贾赦就将贾琏叫到了书房,说道:“这事你就不用管了,现在说说你吧,你想去什么地方从军?”

        “儿子想去有战事的地方,如果只是去个地方混日子,那儿子还不如待在府里,所以儿子想要去北方,北方的鞑子年年都要扣关犯边,儿子想着去北方或许能闯出一番名堂来。”贾琏正色道。

        贾赦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对于自己这个嫡子贾赦是再清楚不过了,一向是贪花好色,本以为去从军也只是去镀镀金,没想到却是想要去战场上搏命。

        “你可要想好了,这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到了那时候你可就什么都没了,娇妻美妾,爵位家财,可都会是别人的了。”贾赦说道。

        贾琏有吕布的武勇,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些,只要不是遇到几千人上万人的鞑子,贾琏都有自信能够冲出来。

        “父亲且放心,儿子这些年来虽然一直表现的贪花好色,不务正业,可是暗地里却一直在练习祖父留下的功法,别说做万人敌,但是千人敌还是可以的。”

        “哦?”贾赦这就惊讶了:“你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