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荒野吃播在线阅读 - 第273章 运气不错

第273章 运气不错

        “我们这是...被无视了?”颜殊低声问道。

        “两种可能。”

        “第一,它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威胁,不值得上心。”

        “第二,它确实是由人类饲养长大的,见怪不怪。”牧清分析道。

        “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颜殊道。

        【嗯,就叫熊猫吧?】

        【叫黑黑,或者叫白白。】

        【叫团团多好啊。】

        【食铁兽多好,听起来就很酷。】

        【远古神兽,有格调。】

        【叫小王,刚好跟大王搭伙。】

        【就这,要跟大王合伙也应该叫大大王。】

        【巨王。】

        “嗯...”

        牧清沉吟了一会,朝着坐在地上的熊猫喊道:“嘿!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熊猫吃竹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半抬脑袋看了看上方,低头继续吃手里的竹子。

        “看起来它对我们真的挺不在意的。”颜殊无奈一笑。

        “人家不是一般的野生动物,约等于没有天敌那种。”

        牧清看着底下憨头憨脑正在吃竹子的熊猫,继续想它的名字。

        “你看它身上,不是黑就是白,叫太极粥算了。”

        双双沉默了一会,颜殊忽然开口说道。

        “其实,也不是非黑即白的,熊猫想拍彩色相片的愿望,很轻松的就能实现。”牧清忽然想起了一件趣事。

        “怎么实现?”颜殊不解。

        “这样,耶!”说着,牧清吐出半截舌头,摆出剪刀手在脸颊边。

        “我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大熊猫的舌头是粉红色的,我怎么没想到。”颜殊大笑着,连连用手拍打牧清。

        “不如就叫粉粉吧?”牧清问道。

        呃。

        颜殊的大笑停下来,嫌弃的看了牧清一眼:“这起名就非常的直男,叫太极算了。”

        “行,太极不错,太极粥不行,那个粥字实在是太诱人了。”牧清点头赞同。

        “嘿!太极!”颜殊双手拱着,从正在吃东西的大熊猫大声喊道。

        不知道是不是颜殊的分贝太大。

        太极抓着竹子,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

        看了一会,确定牧清和颜殊没有下一步动作。

        快速的吃完抓着的半截竹子,扭头往竹林另一边的林子里跑了。

        “你太吵,把人家都气走了。”牧清笑着说道。

        “呃...嘻嘻。”颜殊有些尴尬的傻笑。

        【太极,这名字不错。】

        【可盐可甜,可攻可受。】

        【还是殊爷会起名字,牧爷给大王起的就很随意。】

        【大王:我太难了。】

        【太极:这小妞在喊啥子喊?我还是走吧。】

        【这是吃饱了吧,有人在不好意思拉屎。】

        【也可能是因为拉屎的时候,攻击和防守的能力都会下降。】

        “叮。”

        牧清正要接茬,耳边忽然响起提示音。

        嗯?

        这就叮了?任务完成了?

        牧清纳闷的打开系统,页面上跳出一条提示。

        “恭喜宿主完成两百万热度成就,请领取任务奖励。”

        哎哟?

        这就两百万了?

        牧清记得上次看的时候还只有九十万+。

        没有什么想要兑换的就没管它,居然不知不觉就攒到了两百万。

        “领取奖励”

        “领取成就奖励,获得热度提示卡*1。”

        小气,居然才一张提示卡。

        牧清嫌弃了一句,默默的关掉系统。

        准备等晚上睡觉前再慢慢研究,看看能换点什么东西。

        “走呀,我们要去打水了。”颜殊催促道。

        “好。”

        牧清点点头,进屋把空的矿泉水瓶子都拿出来。

        带上砍刀到竹林里去找水。

        把被太极推翻的座椅扶起来,捡起地上的锅碗金额陶杯。

        舀了一勺水重新冲洗了一下。

        在灶台里升起火,把芋头放进去烤上,带上小陶锅到竹林里去找牧清。

        “快来,先接一锅水回去烧。”看到颜殊来了,牧清伸手招呼道。

        “这水应该不烧也可以喝的吧?”颜殊把锅递给牧清。

        “可以是可以,有条件我还是喜欢先烧开,这大概就叫强迫症,嘿嘿。”

        牧清自嘲了一句,把接好水的陶锅递给颜殊。

        自己继续在林子里找水。

        “快来吃饭,吃完我们去把昨天的向日葵给摘了。”

        林子里的新竹都被牧清砍了,老竹的含水量要低得多,今天找水的时间比之前要长了不少。

        牧清把五个瓶子都装满的时候,颜殊已经装备好了早餐。

        烤芋头,昨天烤熟了留着的半只兔子,一人一杯茅根茶。

        “我们还剩多少芋头?”牧清拿起芋头,边剥边问道。

        “整个的还有三个。”

        “不算多,省着点也够吃到回去。”牧清点点头盘算道。

        “吃就要好好的吃,真不够了最后两三天没有主食也没什么问题的。”颜殊说道。

        “你说得对,反正也也没几天。”

        颜殊嘻嘻笑着,把一块大的芋头递给牧清。

        吃饱喝足,两人把地上的生活用品全都搬回了房间。

        “这个呢?”颜殊看着兔笼有些犯难。

        【当然是搬回屋子里。】

        【兔子味太冲了,放进屋子里晚上房间没法睡人了。】

        【放外面会不会被太极吃掉?】

        【不至于吧?地上还有竹子。】

        【熊猫是杂食动物,不是只吃素的。】

        【没见过熊猫捕猎是什么样子。】

        【熊猫是懒得捕猎,如果有这种不费力气的肉,它也是吃的。】

        “还是放进去吧,我们的肉就只剩这三只小兔子了。”

        牧清犹豫了一下,把兔笼搬到了屋子里。

        “走吧,去摘葵花籽咯!”

        颜殊欢呼一声,往背篓里面放好水瓶,把背篓背好。

        “带上一个塑料袋去吧,葵花就不带了,直接把籽弄好了带回来。”牧清提醒道。

        正在用竹条把窗户捆好,防止熊猫破窗而入,去吃屋子里的竹子或者兔子。

        “对对对。”

        颜殊连声回应,从背包的侧袋拿出折的好好的塑料袋,塞进口袋里。

        地上的竹子被吃掉了一部分。

        牧清又抱了一些竹子出来,一根根往地上扔把它们随意的扔在地上。

        “为什么要这样?”颜殊出门问道。

        “看起来没那么刻意一些,虽然它已经看的我们了,而且根本不放在心上。”

        牧清说着,用一个长长的竹条,把门和缠绕了好几圈捆绑在一起。

        一心记挂着葵花籽。

        两人选择了昨天清理过的旧路,目标明确的朝山顶上走去。

        “你看对面那些花,每一朵都蕴藏生命!”再次看都向阳而生的向日葵,牧清激动程度一点都没比前一天少。

        “明明就是脂肪和蛋白质。”颜殊瞥了牧清一眼,大步往林子里走去。

        “唉,媳妇儿一点都不浪漫怎么办?”

        牧清叹息着,跟着一起往山下走。

        一直往下走到了山坳处,在一堆杂草丛里,一棵倒下的枯树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牧清和颜殊笑着对视了一眼。

        在野外,枯树可是个好东西。

        “走走走,看看有没有收获。”颜殊搓着手就要上前。

        “小心有蜜蜂。”牧清拉着她提醒了一句。

        从地上捡起几块大一些的石头,往枯木上扔去。

        砸了好几下,确定没有危险,才走到枯木边上。

        顺着枯木的一个裂缝伸进去,用力撬下一段树干来。

        “看来这几只小兔子运气不错,又能多活几天了。”颜殊上前说道。

        被牧清撬开树干底下,好几条又肥又嫩的蠕虫正在挪动着身体。

        “不错,这个头还大的。”牧清拎起一直递到镜头前。

        【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客气了,客气了。】

        【不吃不吃,谢谢。】

        【说起来还是棕榈树蠕虫最大。】

        【这个也就小了一个号而已,在虫子里算大的了。】

        【丛林烤串已送达,请注意接收。】

        【这个还是油炸好吃,刚好有猪油。】

        牧清把树干一点一点剖开,认真的寻找着藏身在里面的虫子。

        “喏,这个给你。”

        颜殊从背篓里拿出一个带盖的竹篓递给牧清。

        自己也拿着砍刀,在另一边哐哐哐砍起树干来。

        这棵枯树不小。

        牧清掂了掂装满虫子的竹篓:“至少有一斤多。”

        “晚上烤烤,一顿肉又有了。”颜殊笑着说道。

        “这么多虫子,我决定晚上把它弄得更好吃一点。”

        牧清说着,把竹篓的盖子盖好,放进背篓里,纳闷的向颜殊道:“你为什么不问我准备怎么弄?”

        “知道了以后就要我做了,我才不问呢。”

        颜殊说完,笑着往前走去。

        “等等。”牧清叫住了她。

        “怎么了?总不会还有一棵枯树吧?”颜殊回头问道。

        牧清伸手指了指右边的草丛,咧着嘴笑起来。

        颜殊纳闷的走回来,沿着牧清手指的方向走去。

        “我去!真的还有一棵枯树啊?居然还长了不少黑木耳。”颜殊惊。

        “现在不仅仅是脂肪和蛋白质,晚上的蔬菜也有了。”

        牧清说笑着,撬下一块树干来查看,树干底下并没有虫子。

        “我们来迟了一周左右,这些木耳很多都坏了,估计只能选出一小盘子了。”

        颜殊摘了一朵木耳下来,边缘的位置明显已经腐化了。

        “一小盘子就足够了,新鲜的黑木耳带有一点毒性,本来也不能多吃。”

        牧清安慰了一句,低头一起寻找黑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