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过去的逍遥人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七章:“盲目的爱情”

第五百七十七章:“盲目的爱情”

        好吧;要不人家都说,这爱情都是盲目的。

        虽然他对于朱霖的感情,那最多也就只能算是暗恋而已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还是觉得,他是需要稍微的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的。

        而很显然,那位朱霖尚未谋面的对象,这自然也就是成为了他“发泄”的对象了的。

        “哦----?王松;我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你这是在说我是一个骗子的对吧?”

        “怎么着,你要是觉得的我是一个骗子的话,那要不要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回到单位里,这把你刚才所说的话,那再给你们科室里的领导说一下的啊?”

        好家伙,这王松刚才的话,那确实就是差一点就是明着说,这陈凡可能是一个骗子了的。

        而就在柳一梅在听了他的话,这脸上都是有些难看的时候。

        这已经和朱霖一起出来的陈凡,那也已经十分主动的,就已经是出声了的。

        好吧;很显然,在这个世界上,那也是无巧不成书的。

        而这位王松的运气呢?那确实也是有些点背的。

        这不是吗?大家从陈凡的话里就可以知道,他跟陈凡应该就是在一个单位里上班的。

        只不过他和陈凡不同的是,他在陈凡他们单位里,那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办事员而已的。

        “谁------?是谁在背后里说三道四的。有本事你给我站出来。”

        好家伙,看来这位王松,那确实也是有些失去了理智的。

        这不是吗?因为陈凡说话的时候,那也是正好就是在他的背后的。

        所以这看不到人的他,那也是在一上来的时候,就是有些训斥的说到的。

        “哼;怎么?你既然可以在背后里说人家,难道人家就不能在背后里说你吗?”

        “哼哼;王松;你可真的是要大的官威的啊!”

        好吧;很显然,王松此时的话,那也是彻底的激怒了陈凡的。

        这不是吗?陈凡在这个时候,那也已经是决定,他今天要是要给这位王松,来一个无比深刻的教训了的。

        “哼-----;我官威大不大,跟你又------;啊-----?你;你是?你;你是内审司的陈副司长?”

        是的,这转过身来,正准备要发威的王松,这在看清楚了陈凡的样貌之后,那也是立马就被吓到了的。

        “哦;哼哼;看来你也是认识我的吗?”

        “行啊;怎么着,你现在有什么是要跟我说的吗?”

        “啊-----?陈副司长;您怎么会在这里啊?”

        “难;难道您就是我妈她们刚才说的,是朱霖的那个对象的吗?”

        “哼;不错,我就是你刚才嘴里的那个骗子的。”

        “怎么着,我现在人已经是在这里的,你来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骗子的啊?”

        “啊-----;陈;陈副司长,您听我解释,我刚才的话,那其实就是一时的口不择言而已的。”

        “你大人有大量,那也一定是不要往信心去的啊!”

        好吧;就跟陈凡认识他一样,这王松显然也是认识陈凡的。

        而这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这陈凡之所以会认识王松,那也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的。

        所以这不是吗?在他的这个能力之下,虽然陈凡在平日里的时候,那也是不经常的出现在他们的单位里的。

        但是他的脑海里,那却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现在他们单位里的每一个人的长相,还有他们的相关的职位的。

        至于说这个王松,为什么会认识陈凡?

        好吧;这陈凡不管怎么说,那也都是他们单位里,这有史以来最年起的正处级副司长的。

        所以虽然他是不经常性的,出现在他们的单位里的。

        但是陈凡作为他们单位里的风云人物,这王松在这个时候能够认出陈凡来,那自然也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了的。

        “哦----;是吗?可我刚才怎么听着,你完全就不是这么一个意思的啊?”

        “王松;我在之前的时候,那也是在单位里看过你的档案的。”

        “根据你的档案里的记录,你平时在单位里的时候,那应该也是一个挺老实的同志的啊?”

        “怎么着?你这在下了班回到家里之后,那怎么就好像是完全的,就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呢?”

        “哼------;看来你在单位里的老实,那应该也都是装出来的吧?”

        好吧;陈凡这个人,虽然在平日里的时候,那看起来也是非常的平和与大方的。

        但是他的这个平和还有大方,那指的却是,这人家在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的时候的。

        而很显然,这王松在刚才的时候,这不仅说了他的坏话的。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说,陈凡自然也是回到,这位的心里头,那应该也还是在惦记着他的媳妇的。

        所以这不是吗?在这种情况之下,这陈凡要是再不收拾他一下的话。

        那么陈凡的心里,这自然也是不会痛快的。

        “小松;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的啊?”

        “陈副司长?什么陈副司长啊?”

        “难道朱霖的这个对象,竟然是一位副司长的吗?”

        好吧;要不说这王松的母亲,那到底是生活在“天子脚下”的人的。

        这不是吗?虽然她本身是没有多少的文化的。

        但是因为她是生活在首都城里的,而且这家里本身就是有着公职人员的关系。

        所以她对于一些政府部门官员的职称,那自然也是会知道一些的。

        而很显然,这司长的这个官职,那也正好是在她知道的范围之内的。

        好家伙,说实话,她在这个时候,那要是可以的话,那情愿也是希望自己是不知道陈凡的这个身份的。

        这不是吗?她在知道了陈凡的身份之后,那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里,那就已经是被吓得是脸色蜡白了的。

        “哎呦;王姐;您这是怎么了啊?你这是不是犯了什么毛病的啊?”

        “王松;你快来看看你妈吧;她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的。”

        嘚;这不是吗?这位在知道了陈凡的身份之后,这除了是脸色当场就是大变了之外,这脸上和心里的变化,那也是很快的,就已经是反应到她的身体上的。

        这不是吗?她在这个时候,那就已经是有些站不稳了的感觉的。

        而这就在她开始有些摇摇晃晃的时候,这在她身边的李姐等人,那也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已经是发现她的异常的。

        好在这位王姐的身体,那也还是非常的不错的。

        这不是吗?她在缓了一会之后,那就已经是回过了神来的。

        而就在她缓过神来的第一时间里,她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想要请求陈凡的原谅的。

        “哎呀;陈;陈副司长;我们家王松刚才的话,那可都是有口无心的啊?”

        “您要是真的是想要怪罪的话,那就怪罪我这个死老婆子好了。”

        “我们家王松为了能够到你们单位里去上班,那可已经是费劲了心思的啊。”

        “您这要是再不给他一条活路的话,那么他这一辈子的前途,那可就算是完了的啊?”

        “我------;我-----;只要您在这一次,是能够原谅他这一次的话,那我老婆子在这里,就已经是给你跪下了的。”

        好吧;这华夏自古以来作为父母的,那就是没有一个,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爱好的。

        这不是吗?这王松的母亲为了能够叫陈凡放过王松,那也是一下子的,就是要给陈凡跪下了的。

        “哎呀;王阿姨;您这是干什么的啊?”

        “您说您这一个作为长辈的,这怎么好给他一个晚辈跪下的呢?”

        “陈凡,你也不要光是在那里看着的啊?你没看见王阿姨都已经是要给你跪下的了吗?”

        “在这种时候,你倒是说两句话的啊?”

        好吧;这在看到王松母亲,这是想要给陈凡跪下的这个举动之后。

        这朱霖的心里,自然也是有些不忍心的。

        所以这不是吗?她也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已经是上前,一把就扶住了她的。

        而很显然,虽然朱霖已经是在半路上,就已经是将她给扶住了的。

        但是这位王松的母亲,为了叫陈凡能够原谅自己的儿子,那也是没有想要放弃,这是要给陈凡磕头的意思的。

        而此时朱霖的心里也很清楚,在这个时候,那现场唯一可以改变她心意的人,那恐怕也就是只有陈凡他一个人了的。

        所以这不是吗?她这个时候,那自然也是一边扶着王松的母亲,防止她给陈凡跪下,而这另外的一边,就是开始对陈凡示意了起来的。

        “哎-----;算了,王阿姨;您啊,这也就不要在下跪什么的了。”

        “王松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当是什么也是没有发生过的。”

        “王松,我们这次的事情,我就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就已经是这么算了的。”

        “当然了,在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我也是希望你是可以将它当成是一个教训,铭记在你的心里的。”

        “毕竟这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我自然也是希望,你在将来的时候,那也是要改掉你自身的一些毛病的。”

        好吧;在此情此景之下,这陈凡显然也是没法再拿王松怎么办了的。

        毕竟如今已经是新社会了的,他要是真的敢叫人家的母亲,在这里给他跪下的话。

        那么他在接下来的时候,那恐怕也是会有有些麻烦缠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