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从火影开始的无限技能树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破壳

第一百四十八章 破壳

        沙沙,沙沙,随着树丛的响动声,一张大脸贴了过来。

        从五官上来看,这个生物,不,她,这个女人很年幼。

        “纲手大人,这里有一颗特别大的蛋诶!”女孩的脸缩了回去,随后就有着声音传来。

        巨蛋很安静,没有任何反应。

        “什么?蛋?”树丛被拨开,一个金发的恐怖女人将脸凑了过来,巨蛋颤了几下。

        虽然它的意识还没能苏醒,但这不妨碍它产生危机本能,它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好惹。

        根据本能的意识判断,这种名为人类的生物,强大与否可以根据体格来判断,一般男人会强壮一些,而女人会偏瘦弱。

        可眼前的女人很不一样,从那无比发达壮硕的胸肌就可以判断出,她一拳可以打死十个男人。

        “嗯,没见过的颜色呢,而且这个大小也不一般。”金发的女人皱眉苦思:“不过看它五彩斑斓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蛋,多半是有毒的。”

        “诶?这不是只适用于蘑菇和蛇吗?”女孩不解。

        “啧啧啧,所以你只是个小丫头啊,太天真了。”壮硕胸肌女摇了摇手指:

        “这世上不管是什么东西,越是花里胡哨就越烂,这点准没错,走吧走吧,别浪费时间了,这附近很不对劲,赶紧穿过这片林子去赌场,我有预感,这次一定能赢!”

        声音逐渐远去,巨蛋也安静了下来。

        “可是,纲手大人您已经没有钱了啊。”

        哗哗哗,周围再次响起树丛被拨动的声音,恐怖的女人再次靠近。

        “你可真是提醒我了啊,干得漂亮。”女人一把抱起了巨蛋:“就用这个做赌资就好了啊,这种没见过的怪蛋肯定值钱!”

        “诶~~~”随之而来的是女孩拖长了的声音。

        巨蛋晃动了几下后又陷入了安静。

        ……

        “这里是…哪里?黑咕隆咚的,琴那混蛋,居然阴我?呵。”男人睁开了双眼,试图去抚摸那脑后必然存在的伤痕。

        他奉命去刺杀那只母蟑螂,却没想到被敲了一闷棍,不得不说那长发的男人还真有那么两下本事。

        男人挣扎了几下,可是却发现根本无法行动,不仅仅是身体,连手指都动不了。

        他啧了一声后就安静的闭上了眼,既然无力挣脱束缚,那就等待吧,反正那混蛋没有杀他,那自然是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可在安静下来后,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哄闹,让他再次睁开了双眼。

        “双!我tm直接梭哈,上不上天台就看这一次!”

        “双,我也双,倾家荡产全压双!”

        “单,根据我的直觉,这次肯定是单!”

        在一群男人中,女人的声音异常显眼。

        “是双!”

        “呀吼!”

        “谢谢你啊大肥羊!”

        “好人一生平安!”

        然后又是一阵嘈杂声,男人感觉地震了,关住他的整个房间都在颤动。

        随着颤动停止,那一直以来的束缚感开始逐渐消失。

        “头儿,咱真让那女人拿这么一颗破蛋就给打发了?”

        “哈,不然呢?那可是木叶三忍之一,你还能把她咋样不成?”

        “草,越想越气,这蛋又不是她下的,再少见能卖几个钱?”

        “指不定吧,说不定就有那种收藏家会看中。”

        随着脚步声,黑暗重新归来,一切都变得静谧。

        男人只感觉眼皮难以睁开,即便强撑,也很快就睡去了。

        ……

        再次睁眼,男人的视线所及之处仍旧一片漆黑,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这次可以活动。

        “咔咔”巨蛋发出了响动,上面逐渐布满了裂纹。

        “咔”巨蛋裂纹处被指头顶出一个小洞,刺眼的光线射入,让男人眯了眯眼,但随后,他眼睛大睁,猛地一使劲就从巨蛋中顶出。

        “呃,嗯,吭。”男人站出来转了转脖子发出了些意义不明的声音,紧接着他开始撑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哈~”他张嘴吐出一口气,视线开始在房间中来回扫视,先前他以为这是一处明亮的房间,但此时才发现,这里一片昏暗。

        但这对长时间待在巨蛋中接收不到阳光的他仍旧显得刺眼,他抬腿从巨蛋中走了出来,但在脚落地的一瞬,他就抱住了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哼声。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喘出一口气:“呵?我是我的分身?穿越了已经…快三年了?”

        他的身体小幅度的前后晃荡了几分钟,然后嘎嘣嘎嘣的扭了扭腰就推开了木门走了出去。

        走廊空无一人,他挑了挑左边的眉毛,让眼睛变得一大一小,随后佝偻着身子走向前方的大门。

        “砰”,他猛地将佝偻的上身往前一顶,用额头将大门撞开。

        “谁?你是什么人?从哪进来的?”赌场老板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略带慌张的看着面前这个裸(和谐)男。

        他可不是胆小,事实上作为一家不正规赌场的老板,他胆子大得很,若不是还有脑子,他甚至会试图下药把纲手俘获。

        实在是眼前的男人太过怪异了,仔细打量之后,才会发现,不穿衣服仅仅只是他身上的一个极为渺小的特点。

        男人的身材相当高大,即便佝偻着身子也超过了一米八,黑发就这么随意的披散着也不知道打理,上面还滴着恶心的粘液。

        狭长的眼睛以及生来自带的黑色眼线,高挺的鼻梁让五官极有立体感,瘦削的脸颊棱角分明,较为单薄却让人感觉合适的嘴唇让他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一些,甚至还是个帅到了极点的正常人,只是不像什么好人罢了。

        但让人惊恐的是,这个男人的下颚,他的嘴巴两旁的脸上还长着两张嘴,这是一个有着三张嘴的怪物!

        男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随后他右脸的嘴吐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男人如血红鬼影一般短距离连续闪烁着来到了他身前和他脸贴着脸。

        “琳。”他左边的嘴巴开口道。

        “奈泉琳。”中间的嘴巴晃动了一下舌头开口道。

        “叫我琳就好。”右边的嘴巴也紧跟着说道。

        “不需要客气。”三张嘴齐声说道。

        赌场老板被男人怪异的表现吓到,大声呼喊了起来:“来人啊,快来人!”

        真是冤枉,琳明明只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却被他当成抱有强烈恶意的怪人。

        他的话音落下没多久,一伙纹身壮汉就手持棍棒冲了进来,仅一眼,他们就明白了老板惊恐呼喊的原因。

        “吨吨吨。”在老板的储酒柜前,怪异的男人双手持着两瓶啤酒往两边的嘴猛灌,中间的嘴巴叼着一瓶红酒正在牛饮。

        奈泉琳闻声回头,然后把酒瓶往地下一丢,将红酒瓶从嘴上拿下:“我太渴了。”

        他晃晃悠悠的凑近了站在最前面的打手,佝偻着身体尽量让自己比打手矮上半个头,然后侧着脑袋斜眼看着他:“你渴的时候,会干什么?”

        打手咽了口唾沫:“喝水或者喝酒。”

        琳快速且小幅度的点动了几下脑袋:“这就对了。”他把酒瓶抵在打手下巴上,逼得他扬起了头。

        琳挺直了身体,探着脖子看着把脸向上扬起才能和他对视的打手,中间的嘴巴用悄悄话的音量开口道:“那你tm来干什么?嗯?”

        “大,大哥。”打手一旁的小弟有些惊恐。

        打手咽了口唾沫:“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来看看老板叫我们有什么事。”

        他把问题全都踢皮球一般踢给了自己的老板,实际上他并非是胆小之人,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特别害怕眼前的男人。

        即便那男人并没有展现出什么超出常人的力量。

        “我知道我都知道,别害怕。”琳把酒瓶扔到了一边,像是哄小孩一般轻声嘟囔着,并将打手的脑袋揉成了一团,然后随手丢到了一旁,翻滚的圆球在地上留下了血液污渍。

        然后琳若无其事的走到了老板身边,随手拿着他的西装擦干了自己手上的血,然后就挑着眉毛看着赌场老板,一直看到他浑身都开始哆嗦。

        “这时候,有眼色的人都知道自己该干嘛。”琳左边的嘴巴吐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不,他可称不上有眼色,如果他一开始就为我们找一件衣服,那根本不用死人,我们并不嗜杀。”琳右边的嘴巴嘲笑道。

        而琳本人,就这么继续挑着眉用下垂的视线看着老板的脸也不说话,但是右腿一直在高频率的抖动,可抖的频率却越来越慢。

        “快!快去给他准备一件衣服!”老板大吼道,他预感到了,当那条腿停止抖动,就意味着眼前的男人失去了耐心,那也是自己死亡的时候。

        “啊哈~”琳把两手举到脸边甩了甩,表情像是恐怖片中的小丑一样浮夸:“这是个傻子,他不知道我喜欢带血的衣服。”

        “噗”,他一手提起老板的衣领把他举起,一手将他的心脏挖了出来。

        “吃了它的人,可以活到最后。”琳在穿上衣服之前随手便把心脏丢给了那群打手,然后坐到了老板椅上。

        三~二~一~,闭眼默数了三秒后,他打了一个响指,然后鼓起嘴巴扬起脑袋发出了拟声词:“嘭~”

        眼睛重新睁开,一地的碎肉块,全死了。

        “哦?”琳用右嘴砸了咂右手食指:“这是…血肉炸弹?西卡卡的能力?呵,真是对不起。”

        他九十度弯腰对着一堆碎块行了一个谢幕礼。

        他是想让吃过心脏的人被炸死,可...这也不能怪他啊,谁让西卡卡的能力威力这么大,直接就把所有人都炸死了,连半个活口都没留下。

        他从正门走了出去,一路向外走去,看到门便一脚踹开,很快就来到了赌场大厅。

        “你是谁?老板呢?”在摇色子时常耍老千的工作人员略带慌张的问道。

        他听到了里面的响动,更被面前的怪脸男人惊吓到了。

        “我?哦,我是。”

        “赌场的新工作人员。”

        “老板要我来给你们表演个小节目。”

        三张嘴分别开口道。

        啪啪啪,一众赌客同时拍手吆喝,他们被眼前男人那惊人的化妆术给折服了,太精彩了!

        琳瞪大狭长的双眼看着他们,三嘴同时张开:“我还没表演呢。”

        “好!”

        “再来一个!”

        琳无奈的翻着白眼耸了耸肩:“好吧好吧,诸位。”

        他抬手下压示意众人噤声,随后用沾着唾液的食指连点了几下:“接下来,我给大家表演个魔术。”

        他又拍了两下手。

        “大~变~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