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在线阅读 - 93、距离产生美

93、距离产生美

        贞观二年八月。

        官营性质的印刷局首次面世。

        随之进入大众视线的还有第一批用雕版印刷制作出来的《千字文》线装本。

        对于所谓的雕版印刷,人们知之甚少。

        但随便拿上一本《千字文》打开,可以发现每一页纸上的文字相当工整,排列有序,全篇没有一个错别字,也没有涂涂改改的痕迹,看着极为舒爽。

        一本就算了,更难得的是每一本都一模一样,可谓是“千篇一律”。

        人们纷纷猜测这是怎么办到的。

        一时间这个版本的《千字文》成了抢手货,长安民众争相收集。

        有着猎奇心理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雕版印刷术的出现,会对当代以及后世产生多么至关重要的影响。

        另外,高士廉也完成的《氏族志》的修订,在朝堂之上呈献给李世民。

        李世民当场打开阅览。

        排名第一的正是皇族李氏。

        其后完全按照各个世家大族在红榜上的慈善排名所列。

        李世民看完龙颜大悦,厚赏高士廉,并命其将《氏族志》昭示天下。

        同时《百家姓》也已完成重新排序,和《三字经》一起进入雕版印刷的制作之中。

        毫无疑问,随着《氏族志》的问世,传统的五姓七宗将逐渐式微,一大批新兴世族开始为世人所熟知。

        ……

        又是新的一天,罗太岁照例要去皇城司当值。

        朝九晚五且可以找人代替打卡上班的日子里,怎么能少得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贞观年间最常见的早餐还是面片汤或者芝麻粥、杏仁饧粥之类,当然还有各种面饼。

        你绝对猜不到,这时候居然还有煎饼。

        煎饼是一种时令美食,用荞麦去壳,磨而为面,摊作煎饼,配蒜而食。

        按照惯例,百官在三月三的时候都要吃煎饼。

        罗太岁也喜欢吃。

        但他会更多的加入自己的做法,在里面夹上各种蔬菜、水果、酱之类的。

        当然还得配上一碗自己亲手磨的豆浆。

        快活得很。

        同样快活的还有偃师。

        她已经明着在罗府住了十多天,过着饭来张口,但却没有衣来伸手的日子。

        趁罗太岁不在的时候,还可以四下搜寻杨公宝库,同时一点一点的研究那已经组装完成的侦查木鸢。

        当然,白吃白喝的也不是她一个。

        这不,裴行俭也来蹭了顿早饭。

        自从偃师在罗府住下来之后,这小子就来得很勤快,甚至频繁出言试探……

        “大头啊,你说……你罗府这么多房子,空在那里没人住,就这么荒废下去是不是太可惜了?”

        “大头,我苦啊,在裴家寄人篱下,整天被逼着念书,唠叨着要守规矩……兄弟我快受不了了,大不了离家出走你愿意支持我吗?”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大头啊,三年不见,甚是想念……”

        “大头,你们家还缺打杂的吗?”

        ……

        有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罗太岁那还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

        不就是看上偃师了吗?

        好小子,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喜欢御姐类型的。

        但罗太岁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这种时候干脆就装聋作哑,或者视若无睹。

        不然要怎地?

        难不成等他们这对狗男女成了,成天住小爷的房子里,吃小爷的饭菜,使唤小爷给他们洗锅抹碗、当牛做马,还要被他们硬塞狗粮?

        守约啊,距离产生美,兄弟也是为你好。

        ……

        早饭过后,偃师守家,裴行俭上学,罗太岁则去上班。

        “诶,那边的……那个谁,不知道朱雀大街不让摆摊吗?收了收了,快点,不要让兄弟们难做。”

        “哦,老张啊,上次那李子真甜,有空再弄点过来,记得找王知事付钱。

        不过在这之前,先把摊子支到拐角去……”

        “嗯哼!那边的骗子,我数到三,立即给小爷消失!”

        “什么?你说你是乞丐?穿一身破烂就是乞丐?那昨天在怡红院门口装大爷的是谁?

        你已经上了皇城司黑名单了知道吗?

        立即滚蛋!再给小爷死皮赖脸的,一棍捅死你!”

        “大娘,这里……诶,诶,别动手,这里真没有柴鸡蛋领!

        算了,给你十文钱,您老自个儿买去。”

        “那啥,兄弟们也是混一口饭吃,有失礼的地方请大家多包涵!

        都是街坊邻居的,谁都不想让人戳着脊梁骨骂,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

        秦师道跟在罗太岁后面,看他扛着个混铁棍一路清场,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把皇城司的公卿子弟全加在一起,就没见过像他这种路数的。

        这才几个月?

        好像整个长安城的贩夫走卒、引车卖浆都和他很熟一样。

        “罗副使……”

        看了半天,秦师道终于忍不住唤道。

        “怎么了,秦兄?”

        罗太岁回头,混铁棍在秦师道头顶半公分处呼啸而过,又是令他一阵暗自心惊。

        “如今不良人的案情再次进入死胡同,大家整天无所事事,我担心这么下去,皇城司就要沦为他人的笑柄了。”

        秦师道显得忧心忡忡。

        “皇城司的建立,大家都抱有很高的期待。

        以为聚在一起足以在长安呼风唤雨,创下一番事业。

        不曾想现在却沦落到巡街维持秩序……”

        “这不挺好的?”

        罗太岁不以为然的道:“贴近底层民众,融入基层生活,共创和谐长安……”

        “罗副使!”

        秦师道正色道:“大家都想干一番大事业,不是来玩玩的。”

        砰!

        混铁棍被杵在地上。

        罗太岁缓缓转过身来,眉头紧皱的看着秦师道。

        秦师道心里咯噔一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罗太岁紧紧盯着,竟然生出一种无形的压力。

        “好像你说的也对。”

        罗太岁将混铁棍靠在肩膀处,腾出手来互相一捶,若有所思的道:“各位都是人中龙凤,皇城司如此寂寂无名,恐怕是配不上各位的身份了。”

        秦师道又感觉压力潮水般的退去。

        “罗副使到底何意?”他微微皱眉。

        “我的意思是,皇城司庙小,容不下大神,要不……”

        罗太岁咧嘴一笑道:“各位就干脆退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