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水浒新秩序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要这等废物作甚

第九十九章 要这等废物作甚

        正所谓危难之时显英雄,英雄豪杰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既体现在天赋和日常细节上的与众不同,更体现在关键时刻的能为人之不能为上。

        当数千陷入绝地的宋军慌乱逃命之时,韩五这名小小的都头却不以位卑,挺身而出,自发聚集了数十仓惶无助的败兵,欲要逆流冲击夏人军阵。

        这,怎么可能?!

        以宋军士卒此时的士气和体力状态,靠这几十号人,根本就不够夏军一个反冲锋的。

        因此,听到韩五喊出“杀回去”时,楚四赶紧接腔反问。

        “五哥,咱们真要一路杀回乐州去?”

        “楚四,你娃怕了?怂货就站到老子后面,洒家没死,你娃肯定死不了!”

        “去,去,去!你那么大一个块头挡在前面,俺还砍个毬的狗子!”

        “不怕就闭上鸟嘴,听五哥说话,跟着五哥,啥时候吃过亏!”

        楚四和苏格二人的对骂,化解了些许紧张的气氛。

        当年,王进离开延安时,曾劝韩五多读书,莫要误了“将帅之姿”,其人能被见多识广的王进如此高看,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见众人稍稍冷静下来,韩五道:“是要杀回去乐州去,但靠咱们这些人还不够,俺要先杀回阵中,去寻经略相公,有相公在,狗子来的人再多,咱们也不怕!”

        刘法确实是西军将士心中的擎天之岳,哪怕刚刚吃了败仗,仓惶逃跑的败军听到“经略相公”四字,也感觉身上来了力气。

        昨日打了一整天都没打赢,跑了一晚后,军士们有饿有累,战斗力大减,这种状态下,刘法也没办法带着宋军反败为胜。

        但只要有经略相公在,众兄弟有了主心骨,不到处乱跑,一心出重围,让大部分人回到乐州却是不难。

        聚在韩五身边的,基本都是本指挥的兄弟,众人皆知他勇猛异常,向来敢冲阵在前,战场上也绝不会抛下兄弟。

        韩五此计明白着要死中求活,反让众人安心,跟着他兴许能博出一条生路,总比乱糟糟地乱跑,把小命交给夏狗要靠谱一些,想通此节,众人纷纷表示愿意跟随。

        人心极度复杂,在这种全员崩溃的情况下,看着四周到处乱跑的同袍,勇士也会变成只知逃命的懦夫。

        而受人正面激励,很多一心只想逃命的懦夫,也有可能变成舍生忘死的勇士。

        韩五知道这种激励不能持久,见众人热血上头便不再犹豫,带领这几十人,逆着乱跑的溃军,回身一头扎入敌阵之中。

        对数以千计行军面拉得很开的部队实施包围,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战术动作,需要很多主客观条件综合作用,才有可能实现这一战术目标。

        而且,包围也不可能是真的将敌军围成一团,水泄不通,让其无路可逃。

        敌军又不是傻子,你想围就给你围?那么宽的战斗面,要多少人才能围得住。

        其实,所谓的“包围”,是相对于大部队整体而言的。

        发起攻击的一方只需要在预定战场内,堵住几个重要的路口,让敌军失去整体机动迂回的可能,就算完成了包围。

        尔后,便可以凭借对战场的掌控权,选择敌军防守薄弱的位置,派出精锐部队穿插分割疲惫且混乱的敌军。

        这种情况下,敌军若是收缩阵型,严防死守,攻击方则不断缩小“包围圈”,直至形成真正的包围态势。

        被围困方若是盲目突围,又会受地形限制,在战场局部形成以少打多的不利态势。

        至于官兵化整为零,从一些大部队无法顺利通过,也没有严密封锁的复杂地形逃跑?

        身在敌境,没了严密组织,也缺乏给养的小股人群,那还叫部队?

        真当血性十足的夏国牧民很纯朴么?

        实际上,刘法部宋军的战力是要强于夏军的,刘法能以弱势兵力扛住敌军,并在战斗一整日,还能趁着夜间从容撤军就是明证。

        此时,只要有人能及时站出来集合敢战的士兵,朝一个方向猛攻,还是很容易突围的。

        但人性如此,再是精锐的部队,连续作战行军一天一夜后,再落入敌军包围中,也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混乱状态。

        尤其是主帅与部队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混乱持续的时间还会更久,部队也越危险。

        因此,韩五带人返身突入夏军以寻找刘法的做法是正确的。

        其人凭借敏锐的战场洞察力,选择的突击部位非常巧,不仅成功突入夏军阵中,还吸引了部分苦战的宋军跟随。

        结果,韩五带人跑了一路,除掉战损的人数外,还也只增加了三十多人。

        但令人沮丧的是,到了众人印象中刘法所在的位置,却没有寻到经略相公。

        处于敌阵之中,每多待一刻,都意味着莫大的危险,众人正心急时,眼尖的楚四看到了一个仓惶跑路的军汉,赶紧将其拦下。

        这人据说是东京来的,借着着拐弯抹角的关系找到了刘经略,凭着一手好武艺兼嘴皮利落,得了经略相公赏识,做了亲卫。

        其人身近六尺,体格魁梧,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须,相貌特征非常明显,所以楚四印象非常深刻。

        “兄弟,经略相公在哪里?”

        那汉跑路中被楚四拦住,本来要发作,却见雾中又陆续走出不少人,瞬间换了表情。

        “你们来得正好,相公在那边,被狗子缠上了,洒家就是来搬救兵的,你们快去!”

        楚四情知军情如火,不敢耽搁,赶紧向韩五复命。

        韩五已经听到这边的动静,返身上马,带着众人就望那汉子指引的方向杀去。

        “五哥,为啥不带上那汉子?万一他骗咱们咋办?再说这人身手的确了得,总归是个帮手。”

        青面汉子体貌特征醒目,又加之骤然“幸进”,在军中“名气”不小,楚四识得,苏格也识得,韩五照样识得。

        苏格回头见那青面汉子没有跟上,反而隐入雾中,有些不放心,赶紧追上韩五问。

        韩五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不屑地道:“哼,就凭他?敢!一个丢掉主帅跑路的缩卵货,要这等废物做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