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长生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术起

第十八章 术起

        一脚横踢,便再有一人如同全身骨头尽数断裂,如一摊烂泥似的叠在了地上。

        “啊~”

        才几息的时间,第一批扑上来的几人,在青云眼前倒下去了最后一个。

        严涛瞳孔一缩,虽然说这几个的实力在这群人里是最低的。

        虽然自己也知道青云有些手段,但是看见他能够如此轻松的杀死这些人,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此地还有三五十人。

        就不信他能够撑住这么多人一起出手,还好自己安排周到,没有轻敌。

        他在心中安慰自己道,顿时有些得意。

        青云凭手上的功夫,确实抵挡不住这么多人。

        所以他想要擒住严涛,再来要挟此地众人,救出吴桥。

        因为这严涛此时独自一人站在山崖边上。

        可是刚才打斗之时,却偏偏越打越远,反而靠近了李天等人。

        他也不知道那严涛是什么修为境界,若不能瞬间拿下,便很有可能被身后众人群起而攻之。

        而且看那严涛的神情,有恃无恐,他必然留有后手。

        因为一个人的地位越高,就越怕死,谁都一样。

        根据他的观察分析,此人并不是一个鲁莽之人,肯定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他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那严涛突然说话了。

        他面容狰狞,好似一头饿狼看见了肉食一般。

        “你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我眼里甚至不如一粒草芥。

        是什么让你有胆子跟我对着干?

        杀了我的人,驳了我的脸面。

        还想在这世上活下去吗,谁给了你这么嚣张的资本?

        哈哈哈哈......你看这样如何。

        你跪在地上求我,求我不要杀你。

        我挺喜欢看人家趴在地上求我的,若是我心情好,便留你一条命,让你继续活着。

        只不过无聊的时候拉你出来,陪我练练拳,仅仅如此而已。

        但毕竟还是活着嘛,总比死了好啊。

        还有你那兄弟吴桥,你今日不是要来救他吗?

        好啊,我也给你这个机会,让你顺便感受一下那种无奈和愤怒。

        说不定你气急了,还能做出一些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这倒是让我很期待啊,看着别人急切要杀死我的眼神,却对我无能为力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极为美妙。”

        他说到最后,肆意狂笑,好像他就喜欢那种别人对他无可奈何的感觉。

        青云怒火中烧,却被他生生的压制在心。

        他知道,在不了解吴桥的处境之前,他还不能杀了眼前的这个人。

        最多就只能生擒,但是却又一直没有机会。

        那么只能等,等到一个好的机会。

        或者,创造一个机会。

        青云一边强行安抚自己的情绪,一边快速的思考对策。

        但在此时,那严涛似感觉到了胜算在手一般,说了一句话:

        “罢了罢了,我若是不给你点希望,你又如何会拼命呢。

        因为我最喜欢看到的,是那种愤怒到极致的人。

        然后再一点一点的死在我面前,那才是绽放在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说完,他又接着道:

        “把吴桥带上来,让他们兄弟团聚。

        等会弄死在一起算了,谁让我这人心肠软呢。”

        青云心内一动:“终于来了。”

        此时,那李天后方的树林里,又走出来一二十人。

        人群最后有两个壮汉,手上扯着一根绳子。

        绳子的末端捆着吴桥,老远的拖拉出来。

        地上初生的花草嫩芽,被划出一道带着血渍的直线。

        这些人来到此地,然后站在了李天他们的身旁。

        他顿时眼睛通红,泪水顺着脸庞,淌落而下。

        心中瞬间杀意肆虐,含恨开口:

        “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啊......”

        只见他竟然如那大修行者一般,双手抬起,不断变换。

        “他他在干什么?”

        “他在掐诀,他竟然在掐诀。

        凭空施展法术,不是只有地仙境的大修行者才能做到的吗?

        他区区聚灵期两层,如何能够掐诀,肯定是在虚张声势”

        “这是假的,大家不要被他骗了。

        一起上,杀了他。”

        人群中顿时有人看出来了青云的意图,不可置信的失声叫到。

        他们虽然不相信,但也不敢仍由青云继续下去,不敢去赌那万中无一的可能。

        严涛一人在侧,看得分明,却也不敢相信。

        聚灵期的人,不能施展法术,最多只能引灵气入体,这是修行界亘古不变的认知。

        聚灵术前五层,是改换仙人血脉。

        后四层,即为筑仙骨。

        九层圆满之后才能突破,踏入仙魂境。

        但就算是仙魂境,也不能凭空掐诀施法。

        他到底是谁?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严涛心中狂跳,一阵强烈的危机感,涌现全身。

        此地李天身旁聚集了将近六七十人,从聚灵术一层到五六层皆有。

        他们一拥而上,想要趁机打断青云掐诀,更想要在他诀法完成之前杀了他。

        而青云此时右手往身后一转,好似一个普通人扔石头般的动作。

        手中火光点点闪烁,用力往前一抛,口中暗喝:

        “就是现在,混元五行,火!”

        “嗡~”

        顷刻之间,一团大火猛然烧起。

        耀眼刺目的火光,势头迅猛,瞬间包裹了前方所有的人。

        “啊......”

        顿时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此火好似有灵性,更如实质一般。

        有人熏得睁不开眼睛,慌乱之中想要跑出去。

        在即将要踏出之时,只见身后竟然有一条长龙般的火焰,束缚在那人身上,将他又拉了回去。

        火中噼里啪啦的作响,好似血肉骨头都在燃烧一般。

        严涛看着眼前一幕,泛起一股无力之感,心生恐惧。

        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青云也是内心震撼不已,虽然施展这法术几乎掏空了他体内的所有元气,但是此术的威力却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刚修习时,以为此术平淡无奇,最多就是燃起一团火焰用以退敌。

        没想到威力竟有如此恐怖,那炙热的高温,连他自己都不敢靠近。

        站在远处都被烤的额头冒汗,可怕至极。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回头看了一眼那严涛,此人已然吓得魂不守舍,不知言语。

        便暂时丢下他不管,径直去到被束缚的吴桥身旁,替他解开了绳索。

        “呜呜呜......他们昨天告诉我说你惹到大人物了,被人追到深山里了。

        还说想要取你性命,告诉我你在这里,我就自己来了。

        谁知道我来到这里,并没有看到你。

        却见到了十几个李天的朋友,他们一起对付我,我打不过。

        最后被他们给绑了,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呜呜呜......”

        那吴桥被解开后,竟像个孩子一般哭了起来,虽然,他已有二十多岁了。

        青云满心感动,眼眶泛红,紧紧抱着他,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两人来到了先前施法的地方。

        那火虽然还在烧,却已然小了许多。

        露出烧黑了的土壤,但是并未见到尸骨。

        好似所有人在烧碎了后,被那火焰挤压成了一团。

        他们走到悬崖之上,那瘫坐在地的严涛跟前,青云正欲出手将他击杀。

        但此时却有一阵水雾席卷而来,浩浩荡荡,其内似含有无穷之力,但却只将二人往后推开了数尺。

        那雾中似有一人,若隐若现。

        青云面色凝重,站在原地看去,那白雾中的人影,此时渐渐显现出来。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骨瘦如柴,站在雾中。

        一身水蓝色衣袍,随风吹动,双目明亮。

        看似简简单单的立于崖上,但是他给人的感觉极为不同。

        脚下仿佛生根,如长在此地一般,好像成为了这山上的一部分。

        身形虽然单薄,却有一种极强的威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位老者出现后,蓦然一挥。

        只见那严涛与吴桥二人顿时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你是谁?”

        青云骇然问到。

        此人能够突然出现在这高山之上,而且能够拦下他出手杀人。

        修为必然高深,而且看其穿着,这水蓝色,应该是为星河门的衣袍。

        突然的出现,及时的保护了严涛。

        这些举动在他看来,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肯定是严涛或者那严华的长辈,来此保他周全。

        那老者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那即将烧成一堆的尸骨遗骸,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小友,你杀人了。”

        青云此时元气所剩无几,已经无力出手拼杀,吴桥也昏迷过去。

        昨夜在山下,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他必须一次将人全部杀干净,因为体内的元气,不足以支撑他再用第二次。

        现在,他已是强弩之末,就连逃跑,都不一定能走很远。

        而眼前的老者,能够乘雾而行,定然也逃不出去。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他索性挺起了胸膛,毫无顾忌的说道:

        “杀人,又如何。”

        那老者纹丝不动,并未出手,声音仿佛不带丝毫感情问到:

        “你杀了不止一人,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在我星河门内,此番行径与妖魔无异,你可知罪吗。”

        青云心中已知,今日必死,但是绝不能如此的窝囊,满怀憋闷而去,故而又反问道:

        “笑话,这世上只许别人杀我,却不能让我去杀别人么。

        此地众人威胁诱骗我来此,妄图夺我灵丹,取我性命。

        为何我不能还手。

        至于你说的手段残忍,更是可笑。

        因为,我只管杀人。

        至于他们死的惨不惨,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