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不由己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准备(二)

第七十章 准备(二)

        宁北川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一个玉瓶,这是最后一瓶黄精丹了。他有些懊恼,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竟然将所有的凝气丹和灵石都用光了,浪费了最起码三分之二。

        丹药真的是好东西,省了自己打坐调息的时间,就连战斗时使用,也能快速恢复实力,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丹药,符箓,阵法……看来每一门都博大精深,妙用无穷。

        而此刻,宁北川也能理解了赢天娇他们谈到宗门时的无限向往,宗门内,丹药、符箓、法器,功法都可以兑换,或者被赏赐。不向散修,两眼一抹黑,只能靠探索遗迹或者打家劫舍才能获取自己的机缘。

        嚼了两颗黄精丹,宁北川的气血快速恢复了一些,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咧开嘴笑了起来。

        现在终于可以修炼“修”术了,万植宝典中第三个术法,也是记载中唯一一个带有攻击性的法术。这么法术对于灵气的要求非常高,只能突破到练气三层才能够使用。

        宁北川刚开始时还对长青功,吞天功,万植宝典产生质疑,把无崖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现在想想真的是“无知者无畏”,逐渐了解深入之后,才知道这个传承的可怕。

        “浇”“拔”“修”三术看着简单,但诚如无崖子所言,这是长青门所有术法的根本,只有熟练掌握以后才能探究更高深的术法。况且,这三术本身就强大无比,比宁北川掌握的上品法术“烈雨”还要高深,以他目前的眼力,自然看不出深浅。

        有了对“浇”“拔”两个术法的研究,对于“修”术的参悟并没有那么难。

        一炷香过后,宁北川食指和中指并指,体内灵气喷涌,上面窜出一道三尺长的碧绿色灵气,外形如同一把绿色长剑,夹带着一股锋锐的气息。

        手指在艾叶花纹玉石铺成的地板上轻轻一划,绿色灵气长剑如同切割豆腐一般,插入地板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要知道艾叶花纹玉石乃是赵国最为坚硬的玉石,即使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劈砍在上面,都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果真强大!宁北川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旋即掏出一张金光符,在面前撑起一道金色光弧,手中绿色灵气剑轻轻一斩,金色光弧没有任何阻碍被斩成两半。

        这道下品金光符,原本可以能抵挡练气三层修士全力一击,没想到这么轻松就破碎了,怕是练气六层修士的灵气护罩也能轻松斩破吧。

        宁北川惊喜不已,旋即一阵咋舌,这“修”术不能离体释放,近战才能发挥作用,这便有很大的限制了。只有向妖兽那般强大的肉身,才敢正面厮杀,修真者法力通玄,肉身孱弱,近身厮杀无异于送死。

        不过传闻有修士利用秘法修炼肉身,和妖兽一般无二,十分了得,此刻在配合这“修”术,那可真的天衣无缝。

        修炼成“修”术以后,宁北川便回想起血遁术这一门秘术。

        血遁术在前往云州之前必须要掌握的一门秘术,黑色木马宁北川不打算在使用了,因为日后他想参悟其中的符文。

        白九这几日跟宁北川介绍符箓的时候曾经着重提到过,符箓的应用是变化多端的,十分珍贵,甚至比一些秘术都不遑多让。

        这一点,宁北川也深有体会,在和水元象斗法时,也是依靠符箓进行周旋。战斗过程中直接丢一张符箓过去,比自己累死累活战斗要轻松的多。就算是低级符箓,一下扔出去上百张,筑基修士也要避其锋芒。

        要想以小博大,光靠勇气还不行,还得有谋略和算计,而支撑谋略和算计的便是手段了。

        白九曾言,永朝一级宗门黄枫谷有一位弟子,名唤蔡徐乾,练气六层便斩杀了一个筑基中期的散修,声名鹊起。他便是一位制符高手,据说直接用符箓硬生生耗死了筑基中期的修士,是个天才。

        李元留下的那本《符遗》宁北川现如今还没有时间翻阅,等此间事了,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尤其是黑色木马上面的符文,宁北川觉得非常不简单。

        遁逃的速度奇快,而且还不伤及元气,不似血遁术,一身精血要损耗干干净净,还损伤根基。就算是宁北川能够恢复,估计极限只能施展三次,超过三次就身体就扛不住了。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符文之道可没有这么容易便能悟透,不仅需要天赋还需要大毅力。

        去!

        宁北川长喝一声,手中掐起一道法决,开始运转血遁术。猛地刹那,他整个人肤色泛起一道红光,随后从血液从毛孔中不断地渗透出来,看上去十分恐怖。不一会,就见他染成一个血人。

        随后血液脱体而出,在面前形成一个圆形的血盘,血液在圆盘内旋转,圆盘外围是一圈黑光,散发着一种黝黑深邃的感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血色的通道一样。

        宁北川豁然起身,脸色惨白,身形消瘦,好像是被狐狸精吸干了精元。此刻他略带浑浊的眼神凝望着血盘,毫不犹豫直接迈了进去。

        而从外面观看,随后整个人被吸进了血盘之中,随后化作到一道血色闪电,“嗖”的一声破窗而出,朝着皇城外冲了出去。

        五个呼吸!

        宁北川瘦弱的身影慢慢在皇城外中显现出来,心中有了比较。血遁术五息时间,二十里。而黑色木马,十息时间,三十里。相比较而言,血遁术速度还要快上一丝,但是距离确实有所缩短。

        不过,只要不是面对筑基期的修士,宁北川即使不敌,如今也有信心立马遁走。况且自己能够施展三次,在别人的意料之外,有心算无心,保命的几率更大了。

        宁北川没有返回皇城,而是用“修”术挖了一个山洞,就地恢复起来。此地在一片密林之中,又恰逢夜间,也不怕有人来打扰。

        学会了“修”术和血遁术之后,宁北川对于云州之行更加的有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