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不由己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走好

第八十六章 走好

        宁北川脚下一滑,一株小树拖着他不断地向远处遁去。

        尽管枯木体型增长了数倍,但是度非常的快,如跗骨之蛆,三息时间便栖身近前,水桶一般粗细的手臂闪电般的劈下。

        宁北川连忙扔出金光符,抵挡着枯木的攻击。

        不行!金光符不多了。没过多久,宁北川脸色猛地一变,手上的金光符只剩下三十张,顶多只能在抗两下。于是他反手一招,震天铃化作小山一般大小,朝着枯木砸了过去。只见枯木身形一阵闪烁,竟然轻松躲了过去。随后猛不丁的出现在宁北川的身后,粗壮的大腿扫了过来,风驰电掣。

        “啵啵啵”一阵乱响,十几道金光瞬间破碎。宁北川脸色越来越苍白,再来一下,自己保命用的金光符就消耗完了。

        而且兽化之后的枯木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九级妖兽了,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宁北川一咬牙,震天铃出四道音波,交织成网,斩向枯木。

        枯木冷笑一声,一拳砸向肉眼可见的音波,音波轰然破碎,而他的拳头上面,仅仅只是留下四道血痕。

        宁北川见状,毫不犹豫的扔下金光符,朝远处遁去。在遁走的瞬间,用“拔”术将白九和巴哥带到自己身边。他意识到,兽化的枯木,不能和其硬拼。

        此刻白九胸腔整个憋了下去,五脏六腑都被砸成了浆糊。宁北川连忙将灵气输送到他的体内,只是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吞灵功也来不及修复,除非配合固体丹这种丹药,否则是救不活了。

        白九虽然犯下了难以饶恕的杀孽,但是弥留之际,宁北川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滴魂血,按在了白九的眉心,让他恢复了自由。

        “咳咳咳……谢谢……为了能够不受人欺负,我七岁被带到山门,每天逼着自己修炼,因为血魔门中有规矩,十八岁没有达到练气一层的,都会成为血蝶虫的养料。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惊恐中渡过,直到成功修炼。之后随着修为增进,我们四处造成杀孽,享受着出常人的力量,带给我们的欲望,那一刻,我觉得我解脱了,我修的长生大道,我是幸福的,我再也不用为吃饭跟乞丐打架。但如今将死,刚才终于是看透了一些事情。我这一生,修的也只是一个空壳的欲望罢了。”白九叹了口气,接着道:“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做我自己,继续待在那个破瓦房里,能够吃一个肉包子都很满足的日子……”

        随后,白九生机断绝。一团青色光团从白九的眉心中钻了出来,这是白九的神魂,若是不立马找到一个宿体,神魂会立马消灭。强如无崖子,没有了黑色石块,也会很快也就消散了。

        “走好!”宁北川望着青色光团,缓缓开口。

        “嘿嘿,敢背叛血魔门,还想善终,白九,你难道忘了背叛我的的下场吗嘛?”就在青色光团快要消散的,突然自其中冲出道道黑线,黑线相互聚拢在一起,凝聚出一个黑袍人,出了一声不知是男还是女的声音。

        这黑袍人就是血魔门的掌门,血云裳!

        “掌门!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神魂中。”青光中传出了白九的声音,随后放生大笑:“哈哈,老子已经死了,你又能奈我何。”

        “你以为这样我就对付不了你了?”血云裳冷哼一声:“枯木,将白九神魂带回炼魂殿。”

        “聒噪!”宁北川神识覆盖上去,直接卷住了血云裳,阵阵吞噬绞杀之力不断粉碎着血云裳的神识。

        血云裳扭过头盯着宁北川说道:“宁北川,不曾想你真的太上修真路了,你比我想的要厉害许多,连神识都能够吞噬,我有些好奇你修炼的功法了,期待和你的见面,我相信不会太久。”

        宁北川闻言,心中一惊,血云裳竟然认识自己。自己之前只是一个凡人,他又如何认识自己?不过宁北川还是直接将他的神识给粉碎,然后化作最精纯的魂力被自己吞噬。

        “谢谢!”青光中传来白九最后的声音,随后仿佛听见一声叹息,青色光团化作点点星光,随风飘散。

        白九。

        彻底死了。

        宁北川将白九的尸体收到储物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白九犯的错,本身就难逃一死。

        只不过这种死,更有尊严罢了。

        “宁北川,原来你叫宁北川。”枯木忽然笑了起来,随后笑容忽然收紧,面色比冰还要冷。

        刚才掌门话里的意思,这宁北川不像是夺舍重生,而是刚刚修炼的愣头青。若真是如此,那就真的太可怕了,练气三层,逼的自己底牌尽出,这要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岂不是?想到这,枯木打了个冷颤。

        “哪里逃!”枯木度再快几分,大手张开,黑色的圆锥形的指甲出刺破空气的尖啸声,从宁北川覆盖而下,他决定先废了宁北川的丹田,将他控制住。但正是由于他从杀人的念头改变为抓人的念头,让他的出手慢了几分,而且力量也减少了几分,也正是这种细微的变化,给了宁北川一丝机会。

        宁北川眼神一冷,大喝一声:“斩!”

        一道三尺长的剑形灵气在他并拢指尖上凝聚,然后斩向枯木抓过来的手腕。

        “修”术正式施展!

        铿锵一声!剑形灵气如同碰到了同等坚硬的钢铁,出了振聋聩的响声。但仅仅只是一瞬,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后面就像是切豆腐一般简单,只出细微的噗嗤声。

        一个脸盆大小的手掌从枯木难以置信的脸庞面前飞过,手腕处出现一个光滑平整的伤口,甚至连鲜血都还没有流出来。

        吼!

        枯木怒目圆凳,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声浪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空气匹练,撞在宁北川的胸口上,将他朝着地面轰击过去。

        “去死!”枯木将血云裳的交待抛诸脑后,双眼血红,直接冲向宁北川,想要将他直接撕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