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世公主超狡黠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第一个上场

第七十二章 第一个上场

        第七十二章  第一个上场

        王越朗声道:“现在,我来说下规则。规则很简单,共设四个擂台,各大宗门的人可以轮番上阵,胜者留在台上,继续等待挑战者,直到台上之人无人在被挑战,便是此擂台上最杰出之人,随后四人进行轮番较量,决出高低。”

        “不要说这样不公平什么的,你要是有定力又有实力完全可以后上场,然后战到最后,好了闲话不多说,有哪位弟子率先上台啊!”

        听完王越的话,底下的人沉默了好久。

        凌风仙使看了看,又说道:“此次仙宫派我来,并不是来选最强者,而是来选资质上佳,聪明决敢之人,尔等不用在乎排名,用心打过便可。”

        台下的人听过,眼球乱转,均在考虑怎样才能更好入得了两位仙使的眼。就在这时,有一身穿秀雪花的白衣弟子站了起来,走上了擂台之上,恭敬地对王越与凌风行了个礼后说道。

        “弟子醉雪宫辛程,愿意做这第一位守擂人。”

        王越欣慰的点了点头:“好,各位远来是客,该当我醉雪宫起这个头。”

        凌风也欣慰的笑了笑说道:“好苗子,我看好你。”

        台下的黎羲对离莫说道:“这个人好心计,这一手就赢得了越宮主与凌风的好感,只要不是败下的快,日后定能得到越宮主的重用。”

        “是啊,反观那些蹉跎不前的人,白白丧失了这大好良机。”

        凌风与王越一同走到了台下。

        其他人看到辛程拿到了隐形的好处,均都快速的抢占了其他擂台的守擂人。

        “在下,涟水堂古三路,想领教一下辛师兄高招。”

        离莫:“这古三路也是蛮聪明的,他知道辛程是第一个上场的,关注度一定比其他擂台高,便来挑战,想博那两位仙使的眼球。”

        黎羲:“哈哈,这勾心斗角的,就算一会决出了年轻一代的四杰,我不信他们就能毫无戒备的谈论乾坤剑的归属问题。”

        离莫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乾坤剑啊,铁定是要落到仙宫的手上的,只不过仙宫啊,不想出人,便搞了个比武大会,明面上是选出各大宗门的杰出人才去仙宫,实际上就是换个方式找些免费人力而已。”

        “那他们怎么就心甘情愿的帮忙?”

        “他们啊,明知得不到乾坤剑,便想着能够进入仙宫,去做那人上之人。”

        “呵,人心啊。”

        台下两人交谈的这一小会,台上的两人已然交起了手。

        辛程的手中一闪,仙兵鬼木,便跃入手中。

        古三路看到鬼木楞了一下,随即脸色涨红:“你居然拿一木剑羞辱于我,今日,我定要打败你!”

        辛程笑了一下:“古兄莫怪,我这木剑威力无穷,并不是有意羞辱古兄。”

        “好,你且接我一招‘烈风斩’再说。”

        黎羲看到鬼木出现的瞬间,瞳孔一缩说道:“那是离沫的仙兵鬼木。”

        离莫:“这是她师父送与她的,”

        “看来离沫出了大事。”黎羲说完便向前走去,想要找辛程问个清楚。

        离莫赶紧将他拉回:“稍安勿躁,也许是离沫与那御空强者大战,掉落下来了而已,况且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盎然去问,被人看出你的真身,就算有仙宫的人在,你一个元素妖,也决计讨不到好处。”

        “那你说怎么办?”

        “不急,一会,我上去与那辛程交手,顺便问清鬼木的来路。”

        “只怕他不会轻易告诉你。”

        “这倒是个问题。”

        台上辛程鬼木一横,便轻松挡下了古三路的烈风斩。几个回合下去,古三路发现近身格斗打不过辛程,便想拉开距离斗法术。

        辛程诡秘的一笑,脚下轻迈几步,便跟上了古三路的爆退。鬼木变横为竖,直直的向古三路刺去。古三路一惊,爆退的更加急切,但辛程依然不紧不慢的跟的迅速。古三路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抬手一刀想将鬼木打偏,却不想两刃相碰,古三路的刀瞬间变成两半。

        辛程面带微笑的将鬼木停在古三路的喉咙处说道:“古兄,承让了。”

        “辛师兄高招,在下佩服。”

        看台之上,凌风仙使笑着对王越说道:“你这个醉雪宫的弟子,有点意思,脚下的步伐有点道行啊。”

        越宮主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

        又回头问向身旁的弟子:“这是陈长老手下的弟子吗?怎么会陈长老家早已失传的玲珑九步?”

        “这弟子,只是我们醉雪宫一位普通弟子,并非陈长老座下,我也不知他怎么会的玲珑九步。”

        “看来只有等比武大会结束后再去问问陈长老了。”

        而现在越宮主口中的陈长老,却一脸怒气的对着他那宝贝儿子。

        陈长老怒道:“我给你的祖传玲珑玉佩呢?你是不是给了台上那个小子?”

        那纨绔子弟,眼睛向看台上瞟了一眼,便认出辛程就是当天他用玲珑玉佩打发走的一普通弟子。

        “爹,那玲珑玉佩确实是孩儿交给他的,只是孩儿不曾想,他能在玉佩中悟出玲珑九步。”

        “你这个不孝子,家传玉佩都能送人,你等着,等回去,看我怎么罚你。”

        那纨绔公子眼珠一转,便急忙说道:“爹,那玉佩我并没有在人前送与他,只是说玉佩丢了,让其帮忙寻找,如果,如果我们说是他却找到不曾归还,怎样?”

        陈长老眼色一咪说道:“你真是糊涂啊,如此一来,我们还怎么在他口中得知玲珑九步,这事啊,你还是别管了,爹自然有办法。”

        纨绔公子一喜:“那孩儿这惩罚?”

        陈长老就这一个儿子,看那纨绔程度就知道平日里定是宠的不像样子,哪里肯真正罚他,刚刚只不过是吓唬他一下而已。

        又说道:“行了,这玲珑玉佩在陈家百年也没人解出其中奥妙,你此次做法虽有不妥,但终究给了我陈家一点希望,近年来,我陈家投靠这不甚出世的醉雪宫,是为了自保,但这玲珑九步一找回,哈哈哈,定当是我陈家出头之日。”

        “对对对。我早就不想在这个什么醉雪宫呆的不耐烦了。”纨绔公子急忙附和道。

        “好了,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毕竟有仙宫的人在。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再去找那辛程!”

        “都听爹的。”纨绔公子开心的坐下了,但当目光扫向擂台上意气风发的辛程身上时,眼里却是一抹寒芒扫过。

        天色逐渐变暗,四座擂台,其中三座之上的人都换来换去,只有辛程这座,他仗着仙兵鬼木与玲珑九步,一时间竟立于不败之地。

        辛程心道:“接下来上场的应该都该是有点本事打酱油的了,我凭借着木剑与那还练的不成熟的玲珑九步,坚持到现在也该是吸尽了看台上的眼球,只是不知,能否入了仙宫两位仙使的法眼。也罢,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坚持下去,就算不能进入仙宫,以后再醉雪宫也能横着走了。”想到此处,辛程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

        看台上,黎羲拍了拍离莫说道:“我看那辛程步法还不是很纯熟,就算有鬼木,坚持到此,也已是极致,你再没有想出主意来,等一会他败下阵来,你再去找他,怕是有些麻烦。”

        离莫叹了口气:“只好先不打听鬼木的事情了,先上去与他结交一番,日后再看吧。”

        黎羲:“哎,目前,也只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