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世公主超狡黠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破茧妖后

第七十六章 破茧妖后

        就在北极山李小凡深夜大闹比武大会的时候,在元素妖界深处,一座诡异的大山突然开始散发无穷的魔气,在这座大山内部竟然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祭坛,祭坛之上有八条铁链牵扯着一只三人大的白茧,它正在像人类的心脏一样噗通噗通的跳动着,每跳动一下,就有无穷的魔气散发开来,致使这座山峰完全被黑气笼罩,恐怖异常。

        此时,白茧跳动的频率猛然增强,就像刚运动过后的心脏一般,仿佛就要跳出体内。在漆黑的山洞里,白茧之中似有一只怪爪在内部拍打在了白茧之上,白茧一阵猛烈的收缩,怪爪又缩了回去,就像有什么东西被困在白茧之中。

        一阵怪叫传出,白茧红光闪烁,似乎是封印的力量在锐减,里面的东西就要出来了一般。终于白茧承受不住了,一只锐利的爪子捅破了白茧,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白茧之中流出,爪子用力破坏白茧,就像新生的蛋生动物一样,白茧之中慢慢钻出了一只龙角,再仔细看去,竟然真的是一条长龙,只不过这条龙通体紫红,爪子却是黑金色,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不断的收缩,随后只见它仰天长啸,嘴中一股不同寻常的元素能量喷出,直接击打在了山体内部,整座山峰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巨龙对砸在身上的岩石不为所动,身形在空中不断飘来飘去,最后在云雾中一转,变换成了一个美艳娇人。如果是黎羲在场,他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个不着片缕的女子像极了二十年前他那死去的娘亲,也就是上一代龙族族长的妻子。

        女子随手一招,白茧内一枚项链随之飘出,落在了女子的身上,似乎感应到了女子的心意,项链核心的红色小石头光色一闪,便有一套紫鳞铠甲附在了女子的身上,女子双手将头一拢,便有一座漆黑双角龙冠出现在头顶,刚好束缚住了刚刚还飘逸飞扬的长发。

        女子眼中红光一闪,随后便淹没在了漆黑的瞳仁之中,她嘴角冷笑:“狐族!我回来了!我妖后定要让你族血债血偿!”

        北极山上的比武大会被李小凡的突然出现给打断,他不但屠了神丹阁在场的满门,还剑斩仙宫双使,这使得在场的众人汗毛直立,一个个都咽下了不可思议的口水。要知道,这场比试可不仅仅只有元素师参加,在场的多得是隐藏的元素妖与元素灵,但都被李小凡强势血腥的手段给震慑住了,就连出发去找醉雪宫弟子的离莫黎羲两人也停下了步伐。此日过后,注定要有一个人再次扬名三界了!

        醉雪宫宮主王越双手颤抖的看着李小凡轻而易举的击杀了两大仙使,她声音发颤的说道:“李小凡,你真的不怕昆仑山的仙宫嘛?”

        李小凡无所谓的说道:“一般般吧,如果是仙宫那位亲自来追杀我,我还有些害怕,其他人嘛,我就不当回事了。我师父说过,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遇到了仙宫的十二金仙也有一战之力,看来这十二金仙还是有点本事的,不过这两个仙使,确实没啥本事。”

        在场的所有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算是今日北极山上的任何一个宗门的宗主,都不敢轻易说出与仙宫十二金仙能有一战之力,这小子,真是太可怕了。

        李小凡轻轻将乾坤剑插回那不伦不类的绿竹剑鞘之中,他满意的拍了拍宝剑,随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出口问道:“对了,你们现在没人敢抢我的神器了吧?”

        就在此时,北极山突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生怕稍微出一点声音被李小凡听到,一个不小心再将自己给误杀了。

        李小凡笑了,他大言不惭的说了一句:“谅你们也不敢了。”

        “嗖!”李小凡的身影消失在了擂台之上,但众人绷着的那根弦始终不敢放开,直到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问道:“他走了吧?”

        北极山这才又热闹了起来,有人说李小凡还真是少年英侠,还有人说他得罪了仙宫以后日子不好过咯,更有的宗门长老开始警告自家仍在泛星星眼的女子,不要与此人有一点关系,免得被仙宫连坐。可是他们似乎嘀咕了那些女弟子追捧的心思,她们就差直接喊李小凡相公了。

        “离莫兄。”黎羲突然出口问道。

        “怎么了?”离莫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他就这样走了?”

        “谁啊?”

        “李小凡啊?”

        “啊,走就走呗,怎么了?”

        “我们不是还要找他询问绿言在哪里嘛?”

        “。。。是哦。”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先找那个醉雪宫叫辛程的弟子了。”

        眼看着仙宫双使被斩,这手持乾坤剑的李小凡也走了,这比武大会再开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但已然是深夜了,众宗门也不能现在就退走,便就在醉雪宫早已安排好的住处住了下来。

        经过好一阵的打听,离莫两人终于来到了辛程的住处,却被告知辛程在比武大会一结束就被宗门的陈长老叫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两人无奈,只好在此处等待着辛程回来。

        太阳照进了辛程会客房内,照到了用手撑在桌面上睡觉的黎羲两人的脸上,黎羲一个踉跄,没撑住,突然醒了过来,他用手遮着看了看日头,推了推离莫说道:“离莫兄,醒一醒,这都一晚上了,辛程怎么还没回来啊?”

        “嗯?是啊!”离莫迷迷糊糊的回应道。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去陈长老那问问?”

        “好,我们这就去问问。”

        两人打听了陈长老所住位置后,便慢慢找了过来,只是当两人过来后,竟然又被告知陈长老已经闭关修炼,不见客了。两人对视一眼,辛程那边的人说他被陈长老叫过来了,而这边又说陈长老闭关修炼了。

        离莫在黎羲耳边悄悄嘀咕了一句:“有猫腻,我们先退下,一会偷偷潜入看看。”

        黎羲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两人谢过守门弟子后,便假意退了下去。

        随后两人又不动声色的潜入了陈长老大殿外围,离莫将大殿之上的窗户纸捅漏,向着大殿之内看去。黎羲刚想要效仿离莫的做法,便被离莫打断,他说:“你警戒一下四周,一有风吹草动咱好溜!”

        “行吧。”黎羲不甘的说道。难道这两人都有偷窥的小爱好?

        离莫偷偷看去,只见大殿之内陈长老坐在主位,两侧各有一人,左侧坐着的正是辛程,大殿之内只有这三个人,想来是在说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大殿之内沉默了好久,陈长老喝了一口茶,抬头微微瞧了一眼辛程,又看了一眼右侧之人那不耐烦的样子,终于出口说道:“也不知辛贤侄考虑的怎么样了?”

        那不耐烦的弟子也出声说道:“是啊!辛师弟,我爹已经说可以收你为亲传弟子了,这你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啊!这都考虑了一个晚上了。”

        辛程把玩着手中那块不属于自己却又是自己的玲珑宝玉,眼神上下乱窜,一看就是在盘算着什么小久久。又是良久,他才出声说道:“陈长老您说,收我为亲传弟子,方能继续修炼这玲珑宝玉中的玲珑九步,可是我此次在比武大会之中已经入了宮主的法眼,实在是不想错过宮主的青睐。”

        离莫这才搞懂,原来那右侧之人,正是陈长老的儿子,而辛程的玲珑九步是自那玉佩中学得,难道陈长老想将那玉佩据为己有?可是这般霸道行事,就不怕得到宮主的惩罚嘛?离莫一时想不清楚,便继续听了起来。

        大殿之内那看似纨绔的陈氏弟子,不耐烦的说道:“说到底,你还是想在宮主手下做事,但又不想放弃玲珑九步的修炼权,对吧?”

        辛程微微一笑说道:“陈兄说的是,在下也知道这玲珑九步是你陈家的不传之秘,但一直以来,你们修炼的都是点滴残卷,像我在玲珑玉佩中直接悟出身法的弟子根本没有,这样说来,我还帮了你陈家一个大忙,可是你陈家却想收回我修炼权,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我爹不是说了嘛!只要将你收为亲传弟子,你就可以继续修炼了啊!这怎么就过分了?”

        陈长老打断了儿子的话,他和蔼的笑道:“依辛贤侄的意思,就是看不上本长老的本事咯?非要去宮主手下讨个差事?”

        辛程也抬头笑了一下说道:“也不是非要去宮主手下讨差事,只是大家都知道这玲珑九步是你陈家的不传之秘,我要是拜在了陈长老您的门下,未免让外人多想了去,万一我哪次出去执行任务,一不小心出了事情,这加害弟子的名声让外人传扬了出去,多有损您的颜面啊?”

        陈长老听到此处脸色一黑,随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微笑道:“辛贤侄考虑的对,本来是看中贤侄的资质,即能窥得宝玉秘密,我也就生起了爱才之心,既然贤侄不愿意拜在陈某门下,陈某也不好强留。那要不然就这样,我也不收回你的修炼权了,贤侄开个价,我用什么东西才能换回家传玲珑九步的完整功法?”

        辛程不知为何,听着陈长老口中的家传二字甚为刺耳。